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0章 打得一手好算盘

  “怎么,不想进来听?”

  男人嗓音清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峭峭忍不住咂咂嘴。她能说她不想进去听吗。

  可是,即使躲在门后,她也能清楚的感觉到某男人幽冷的视线,一直凝在她身上,好像如果她不进去的话,他就会亲自来抓她似的。

  算了算了,进去就进去吧,她只是一只狐狸而已,抛弃所谓的羞耻心吧,这可是他非让她吃的瓜,不吃白不吃。

   再说了何悠悠今天这么欺负她,这会儿看何悠悠在夏启阳这里吃瘪,也算是间接替她出了口气。

  峭峭想着,迈着小短腿,慢悠悠的走进书房,越过何悠悠,来到夏启阳的腿边。

  夏启阳弯腰,将小小的奶狐狸抱在怀里,因为怕弄疼它,所以他的动作放得极轻,那温柔的样子,和刚才面对何悠悠时冷漠的模样,简直是判若两人。

  某奶狐狸惬意的享受着男人力道恰到好处的顺毛,不时掀掀眼皮去看站在夏启阳面前,手里端着托盘,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何悠悠。

  夏启阳完全当她是空气,就连峭峭,都替她感到尴尬。

  或许是不甘心被忽视,何悠悠抿了抿唇,张口道:“夏先生......我......”

  “何小姐,”夏启阳顺着奶狐狸的毛,漫不经心的打断了她的话,“听说我的狐狸今天很不听话,咬伤了你?”

  闻言,何悠悠面色一愣,眼中满是来不及掩饰的欣喜,她急忙摇头道:“没事没事,峭峭大概就是一时顽皮,也有可能是哪里不舒服,所以才有了攻击性,具体情况我还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才能知道。”

  听到她的话,峭峭差点没炸毛。

  我顽你大爷的皮,之前怎么没发现这女人这么会演戏?果然在某些方面,女人是天生的演员。

  何悠悠这三言两语,既表现出了自己的大度,同时暗示了夏启阳,狐狸是生什么病了,才有的攻击性,这样作为兽医,她就能顺理成章的留下来。

  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不过嘛,峭峭一点都不担心夏启阳会就这么上当,毕竟,夏启阳已经知道何悠悠今天对她下手的事情了。

  “不用了。”

  “嗯?夏先生你......”何悠悠不太懂夏启阳的话。

  夏启阳一手撸着狐狸毛,抬眼,沉冷的目光直直看向面前的何悠悠,眸中,寒光泎涌。

  “我家小狐狸今天,的确是不舒服。”

  何悠悠忽然站立不稳,身子晃荡一下朝后退了一步。

  “夏先生......”

  “何小姐,我家峭峭受了满身的掐痕,于情于理,你说它是不是该还回去?”

  他声如寒峭,字字句句都如一颗重石,压在何悠悠的身上。

  何悠悠的脸上霎时没了血色,手中的托盘忽然脱手,重重砸在地上,温热的粥混合着瓷碗碎片洒得到处都是。

  “我,我...夏先生......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她一边慌乱的跪下身去收拾满地狼藉,一边语气凌乱的说道。

  “不明白?”夏启阳冷冷的眯眼,“伤了我的小狐狸,一句不明白就想蒙混过关,何小姐你未免太天真了。”

第50章 打得一手好算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