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3章 幽闭恐惧症

  夏启阳见奶狐狸抗拒的模样,只以为它是怕疼,原本冷硬的嗓音不由得放缓下来。

  “我会轻一点。”

  峭峭迷蒙的眨眨眼,唔,这根本不是轻重的问题好吧,这是一个女人活了二十五年羞耻心的问题。

   话说,他什么时候买的药膏啊?

  很显然夏启阳不想再这么和她磨蹭下去了,只见他一把控制住奶狐狸的身子,奶狐狸瞬间动弹不得。

   眼看着男人的手离自己越来越近,峭峭激动的嗷嗷大叫,然......这并没有什么作用。

  奶狐狸被某男人强压着涂上了药膏,全身雪白的毛发因为黏黏的药膏而黏成了一坨,模样看着颇为滑稽。

  整个书房里全是苦涩难闻的药膏味,尤其这味道还来自于自己的身上,峭峭差点没被熏晕过去。

  她闷闷不乐的趴在书桌面上,一双金绿色的眼睛看着没有神采。

   这才成为夏启阳的宠物半个月而已,该看的不该看的都被他看遍了,她的人生真是够了。

  奶狐狸全身都是药膏,有些轻微洁癖的夏启阳大概也不知道该怎么抱它,所以直接拎起了它的脖子。

  然后,把它丢进了宠物房,转而回了自己的房间。

  峭峭怀揣着内心满满的心酸,爬进了自己的小窝,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开始休息睡觉。

  今天这一番折腾,对于一只小狐狸来说,的确是够累了。

   峭峭再次醒过来时是在半夜。

  入眼,是一片浓浓的黑,黑暗在她的眼里扩大,蔓延得无边无际,几乎要将她吞没了似的。

  因为某些事情,所以她很害怕一个人待在封闭黑暗的地方。

  换言之,她患有幽闭恐惧症。

  之前何悠悠在的时候,因为和她朝夕相处,所以渐渐摸出了她的这个习惯,因此她的宠物房从来不会关灯。

  可是今晚,何悠悠不在了,没人知道她怕黑,没人知道她害怕一个人待在黑漆漆封闭的房间,不知道是谁,趁她睡着把灯关了。

  幽深的黑暗侵袭着她的所有感官,她的大脑一阵晕眩,心脏剧烈跳动起来,就连呼吸也开始变得艰难而急促。

  小小的狐狸缩在小窝里,那双金绿色的眼眸在黑暗中亮晶晶的,胆怯而无措。

  不行,她不要一个人待在这里,她害怕,她要逃走。

  小小一团的小狐狸强撑着早已经没什么力气的身体,脚步虚浮的一步步朝门边走。

  明明只有几步的路程,她却生生花了好几分钟才走到。

  此时的她四只狐狸爪子都在发抖,后背冒出一阵阵的虚汗。

  夏启阳为了方便奶狐狸能够自由进出,所在在别墅的房间门上,都安装了一个可供宠物进出的小门。

  奶狐狸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小门里钻了出去。

  然而迎接她的,是另一片黑暗。

  整个别墅的灯都已经关了,走廊里黑漆漆一片看不见尽头,好像要一直通到地狱。

   她几乎要昏厥过去了,用力在自己的爪子上咬了一口,巨大的疼痛又使她清醒过来。

  也不知出于什么心里,她摸着黑来到夏启阳的卧室门前,从小门钻了进去。

  夏启阳已经睡着了。

  奶狐狸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睡熟的男人,吞了吞口水,忽然用力跳上了床。

第53章 幽闭恐惧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