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亦如星辰——五月

  唔,醒了吗?

  有多久没有这样好好的睡上一觉了,十天?半个月?还是快一年了?每天不是睡不着就是半夜从梦中醒来,盯着空荡荡的天花板出神发呆。

  爱情是什么?

  爱情就是一种令人心碎的东西。可还是那么多人争先恐后的去追寻,那么痛,那么心甘情愿。

  我有过爱情吗?哪怕是曾经短暂的拥有。

  嗯,有的!真的有过,很美好。那是我的爱情。

  却不是他的。

  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已经九点多了。亦如支起她如猫一样灵敏的鼻子,试图嗅到空气中,哪怕一丝丝甜美的气息。

  妈妈今天又没做早餐,又要出门去觅食了,这个天气,出门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不想出门,出门意味着又要洗头,还要好好的梳妆打扮,要搭配好和今天气质相符的衣服、包包、鞋子。哎,我又不是去相亲,干嘛弄那么漂亮,给谁看啊。女人还真是麻烦,我要是个男生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穿好我的人字拖,哒哒哒三秒钟不到就可以出门了。

  不想出门,没有我想见的人,就不出。

  冰箱,柜子,杂货间,她试图从家里的某个角落找到一点点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

  可是,徒劳无功,家里有个馋嘴的弟弟还真是一种无奈。

  “老弟,你给我出来”

  “怎么了,姐”,我看着他战战兢兢的从房间里溜了出来,人字拖,小背心,嗯,很完美的穿搭。

  “我饿了”,说着就把手一伸,“拿来吧,我知道你还有”。

  就在亦如拿着从老弟那里贡献过来的零食,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铃铃铃”,电话很不合时宜的响起来了。

  嘴里塞着一块蛋糕,很不情愿的拿起电话来接,看着手机显示的联系人名称,王姨。

  “陈亦如,我上次给你介绍的那份工作还要不要了,人家都打电话给我催你去面试了,你还在哪里浪呢?”

  “噢噢,面试是今天啊,我晓得咯,一会就去”,嘴吧里还塞着东西,一边模糊不清的回答着。

  看来今天还是逃不过要出门的命运啊,心满意足的舔了舔嘴角,把残余的蛋糕渣子处理好,穿起刚买没多久的高跟鞋,想了想,还带着一把伞。

  按照惯例,出门后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翻到那个的联系人,点开,语音通话。

  “叮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熟悉的铃声响了好一会儿,电话通了。

  “什么,你又谈恋爱了”

  “好吧,好吧,你开心就好,好好对人家”

  “什么嘛,你居然又问人家这种问题”

  “emmm让我好好想一想”

  “今天是我分手第307天了,怎么样,我厉害吧”

  “好啦好啦,我没事,你不要老担心我”

  “我现在挺好的,抑郁症好了,也不失眠了,吃好喝好睡好,除了没钱花哪哪都好”

  “对了,你赶紧攒钱哈,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又跑来跟你借钱了”

  “什么嘛,好看的女孩子自带烧钱属性,这你都不懂”

  “我现在在去面试的路上,等我面试上了就可以自己赚钱了”

  “当然好啊,不累,挺轻松的,还有空调”

  “好了,不跟你说了哈,我就要到了,回去的时候再跟你打电话”

  “拜拜”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习惯了这样通电话。

  也没有经常,就是偶尔,走路或者骑自行车去哪里的时候,无聊就打上一通电话。

  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内容,就聊天扯扯皮,说一下近况,开着不痛不痒的玩笑话。

  星辰这个家伙,当当朋友还是挺好的。

  主要还是好借钱,嘿嘿。

  听说他也开始了自己的恋情,也还是蛮不错的嘛,不知道那个幸运的姑娘有没有我好看。

  哎,到了。

  这些工作还真是无聊,真想回去睡觉,一点营养也没有,换个人谁都能做嘛。

  像我这样好看的小仙女,当然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好去享受生活啊,怎么可以这样天天坐办公室。

  还总有几个跟屁虫一样的人,小仙女不谈恋爱,仙女和凡夫俗子贪恋爱是要受天谴的,才不要搭理你们呢。

  一个人多自由自在,不用看谁脸色,不要等待,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多好!

  想想过去的那些日子,才像是一场梦呢。一点儿也不真实,到处都充满了虚幻。

  去他丫的狗屁爱情,老娘不要了,有钱花才最重要。

  星辰这家伙,老说什么,像你这样的人,要么迟早穷死,要么被一个爱的人包养幸福死。

  这都什么话嘛,末了还要贱贱的来一句,等我以后赚大钱了来包养你怎么样,看你长得这么难看,估计也没有人会要了。

  简直都是放屁,老娘这么好看。

  不行不行,还是要保持一点儿淑女的仙气的,不能被星辰那家伙气到了。

  好了,淑女,淑女,小仙女是不能说脏话的,都收回。

  曾经的荷西对三毛说,你是不是一定要嫁个有钱人。

  三毛回答他说,如果我不爱他,他是百万富翁我也不嫁,如果我爱他,他是千万富翁我也嫁。

  荷西:。。。说来说去你还是要嫁有钱人。

  三毛:也有例外的时候。

  荷西:如果跟我呢?

  三毛:那只要吃得饱的钱也算了。

  荷西思索了一下:你吃得多吗?

  三毛十分小心的回答:不多,不多,以后还可以少吃点。

  你看我也是这样嘛,我也可以花的少一点。

  可是他为什么就是要离开我呢,我是那样的爱他。

  星辰还说什么,你这样一颗好白菜,怎么就被那样一头猪拱走了呢?

  我有什么办法呢,我活了这二十多年,七千八百多天,一万八千多个小时,六亿多秒,久吧。

  这么久的时间,我才碰到这么一头猪。

  星辰说,那不是还有好多人在追你嘛。

  那些啊,那些都是别人的猪,不是我的,我的眼里只有一头猪,可他还是跑了。

  是啊是啊,就像你是我的猪,我不是你的猪一样,星辰对她说。

  去死,你才是猪,我是白菜。

  不,我是仙女。

  时间过得好快啊,一眨眼我就二十多岁了,一眨眼我就分手三百多天了,一眨眼一天就过去了。

  夕阳西斜,天边残留着一片不愿褪色的云朵,星星开始点缀天空,一弯白色的月牙儿从另一侧升起。

  头顶传来飞机的轰鸣,我抬起头却没有看见它的踪迹。

  都走了吧,为什么走了还要让我知道,为什么走了还要继续影响我的生活。

  路旁昏黄的灯光下走过一两个行人,一只猫灵巧的从巷子里奔袭而过。我们呢,我们从哪里过,我们该怎么过。

  哭过,笑过,互相搀扶着过。

  你哭的时候,我逗你笑;你要是笑的话,我就逗你哭好了。

  虽然总是我在哭,而你总是在笑着。有什么那么好笑的呢,生活那么好,让你有足够开心吗?

  星辰啊,你不像星辰,你像太阳光,那么刺眼,灼热,温暖得我心疼。

  幸好,你离我那么远。

  真的像星辰了。

亦如星辰——五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