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亦如星辰——十一月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需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偶然,都是偶然,你我的相遇是偶然,人最初的诞生也不过是偶然,星球的诞生是偶然,生命出现还是偶然,宇宙在某种偶然之内运转。

  于是,在某个正常运转的宇宙之内,某颗诞生在摇篮里的星球,在某种化学反应之下偶然诞生了生命,生命偶然进化,由单细胞到多细胞、水生到陆生、低等到高等,终于不知道过了多少万年,人类的足迹开始遍布这颗星球,再经过不知道多少代的繁衍,你我的父母偶然相遇,又在极低极低的概率下偶然有了你我,你我偶然生活在同一个地方,偶然在某处相遇,偶然开始我们的故事。

  是偶然,也是必然。

  在未发生之前是偶然,发生之后便成了必然;我们的人生,也正是由这无数种偶然与必然交织而成。

  在此之前,我是不相信缘分这种东西的,我认为所有的事物都是偶然发生,偶然结束,但是直到那句相同的话,在时隔多天之后再次在我耳边响起的时候,好吧,我开始相信这种看不见摸不着且玄之又玄的东西了。

  那句莫名耳熟的话语,从雷电中迸发、在乌云中激荡,带着瓢泼大雨、顺着伞骨滴答,落到地面溅起朵朵水花,落到我心里乱了方寸。

  我低下头,没有应答,那句话再次响起——

  “同学,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在一个月之前,倒霉的一天,从小到大霉运似乎一直伴随着我,从未离开过。被人排挤,受人欺负,我不喜欢他们,一点都不喜欢,这些老师、班级、同学,没什么好喜欢的,我只想呆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写字、听歌、发呆……干什么都好,只要是我一个人就好了。

  我丝毫没有气馁,因为我知道,在所有的这些霉运之后,会有非常非常幸运的事情发生,比如美好的爱情,比如真挚的友谊,又比如买彩票中大奖摇身一变成为千万富翁,我总是这样跟我最好的朋友说。

  然而她就总是笑我,傻亦如,没有谁会一直好运或者一直倒霉的,今天你这样倒霉,很快就要有好事情发生啦。

  这个时候她正帮我揉着腿,今天运动会跑八百米,算是把我的腿给跑废了。我明明没有报名,也不知道是谁帮我填上去的,真倒霉,怎么这些事总是要落到我头上呢。

  下晚自习,意味着我和小雨要分开各自回家了,对了,这是我最好的朋友的名字。

  她跟我不同班,却在下了晚自习之后还过来看我,还帮我揉腿。分别之时已经有些晚了,我一瘸一拐的往停车坪走,还好有车,不然就要走着回去了。

  天上没有月亮,只有满天的星光,一闪一闪的朝我眨着眼睛。这时路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我跨上自行车,一踩踏板,”哗啦“一声,车却没有动,完蛋,掉链子了。

  我从来没有修过这个,不会啊,怎么办,难道要走回去了吗?在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奋斗无果之后,就在我要下定决心放弃的时候,那个声音响起来了。

  “同学,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是个男孩子的声音,怎么办,是个男生欸,我要不要理他呢?

  我该怎么办?

  就在我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他却自顾的走到我旁边来了,蹲下身。

  我低着头,幸好头发遮住了脸,才不至于被人看到我这般窘迫的样子。怎么办,我要不要说些什么呢?

  我还在纠结的时候,他却已经修好了。

  “谢谢”,我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就匆忙踏上单车走了。

  至始至终也没有抬头看他一下。

  时间过了一个月,我渐渐的淡忘了这件事。可是霉运却再一次降临到我的头上。

  这回比上次还要惨,用悲惨来形容都不为过。

  早上出门忘带伞,中午回家被淋湿;下午换了一身衣服,带了伞,带了雨衣,可是放学时候雨太大,只能在学校吃,跑到食堂发现忘记带钱,晚上回家发现车胎没气了,只能走路推车回家。

  早知道就不把车停在教师停车棚了,为什么要这么倒霉啊,老天都在和我作对。

  似乎是听到了亦如的呼唤一样,风好像更凉了一点,雨也更大了,即使撑着雨伞也无济于事,雨在空中飘着被风席卷过来,顺着雨衣的领口往脖子里灌。

  其实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所有的委屈都在一瞬间涌了上来,好像自己就是一个溺水的人一般,即将要被悲伤淹没。是这般的孤独与无助,连根救命稻草都不曾有,就要沉沦。

  突然,那句似曾相识的话语又在耳边响起——

  “同学,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悄悄的耸了耸鼻子,确定眼泪和雨水混在一起分不清,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

  其实我想跟他说不用了,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这么落魄的样子。可是他好像没有想要离开的样子,单脚踩住停在我前面。

  “同学,我是上次帮你修单车的那个啊,你还记得我吗?”

  “这里离你家还有那么远,我带你回去吧。”我站住停在他面前,算是默认了。

  可我还是一直低着头,不叫他看见我的脸。然后他又接着说。

  “带着你,还有你的车不方便,这样吧,我刚好有个朋友在这附近住,把你的车停到他家楼下去,明天再来推吧。”

  “不了吧,我的单车没有锁”,那小声的话语似乎只有我自己可以听见。

  “那好吧,这样我也能走”,他自信的笑了笑。

  这时我看到他朋友还在不远处等着他,就问,那你朋友怎么办?

  他说没事,让他先走吧!

  我大概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幕了,在那个雨夜里——一个男生,单手骑车,另一只手扶着我那没了气的自行车,我坐在他自行车后座,给他撑着伞。

  这样狼狈的组合,这辈子也只能有这么一次了。

  有这一次就该知足了吧!

  他让我把雨衣脱下来放到自行车篮子里,然后收起自己的伞,叫我坐到他自行车后座上去,单脚撑地,右手扶住自己的车把,左手扶着我的自行车把手。我承认,那一幕帅呆了,可是我同谁也没有讲。

  起步了,第一次没有成功,第二次也没有成功,向前冲的力不足,骑不动。这时他问我会跳车吗,我点了点头。然后他就先骑起来一段距离,我在后面一段小跑助跳,就稳稳当当的坐上后座了。

  雨大、风大,我们骑得很慢,其实我很怕气氛会尴尬,可是在他那里这个完全不是问题。他很健谈,总是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话题跟我聊,我就稍微应和几句,这短暂的旅途竟也显得十分自在。

  突然他叫了起来,把伞抬高点,抬高一点,我看不到路了。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手有些酸,竟然不知不觉的在放下来,还遮挡了他的视线。我赶紧换了一只手,重新又举高来。

  是错觉吗?

  我突然觉得风没有那么冷了,莫名之间也有了些许暖意,雨似乎也小了很多。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虽然狼狈,但我真的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些许的开心过了。很快就到了要分别的时候,那个岔路口,距离我们各自的家不会超过三百米。

  我下了车,跟他道谢,然后他就骑着车走了。

  突然我发现风还是一样的凉,雨也还是一样的大,果然是错觉啊?

  不对,应该都是他帮我挡住了。

  我急忙对着他的背影大喊——

  “欸,你回来……”

  所幸,他走得还不算太远,还能听到我声音。

  这时他骑了回来,停在我面前,我看着他全身湿透的衣服,和被风吹得通红的脸庞,突然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那个,我加你一下QQ吧”

  “可是我没带笔和纸啊,你带了没?”他说。

  完蛋,我也没带。

  “没事,我可以记住的,你说吧,我回去了就加你”

  “那好吧,3290834408,你回去了加一下”说完就走了。

  “欸,你再回来一下”,过了一会儿,他又回到我面前,脸上还是带着笑意,没有丝毫不耐烦还是其它的东西。

  “我没记清楚,你能再说一遍吗?”

亦如星辰——十一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