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儿情5

  林末的眉头不知何时已经微微皱紧,她恍惚间竟然看见了夫人的背影,他的手紧紧的握起

  “是我,将军我没死,我没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林城树忽然回头看着林末非常震惊,可她的脸上写满了纠结和痛苦

  林末只觉得身上一股冷风从脚底一直转到了他的头,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城儿?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醒来就成这样了,我明明是陈繁珄,我怎么会成了这样”林城树紧紧的看着林末现在林末就是她唯一的办法

  林末一步步的走近城树从一开始的惊恐到眼睛里布满泪水渐渐模糊了他的双眼

  只见城树迟疑的伸出手缓缓的伸到他的耳朵上轻轻的扯了他的耳垂,林末紧紧的盯着城树如果说之前他还觉得是城儿在胡闹,可是这一刻他相信这就是她的夫人,他恍惚又回到了从前,从前她们年少轻狂,青梅足马,他曾经信誓旦旦的说他要娶她,她轻轻扯了扯他的耳朵只唤他一声:傻弟弟

  一瞬间他恍惚沉浸在了那个梨花满园的院子里,她浅黄色的长裙在梨花树下绽放的像及了凤尾蝶

  他一把的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珄儿,对不起,对不起

  陈繁珄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这一声“对不起”说的语重心长,她不由自主的看向那幅还未完成的画作

  那里四面环山,一条河流在中间蜿蜒流淌,河面上漂浮着一艘竹筏,竹筏上一蓝衣女子身子纤长,墨发在风中轻轻拂过,只感觉河面上的水流突然拂起一阵涟漪,一双清澈的眼睛机警的微微上扬

  站在竹筏上只觉得脚下轻微的震动,忽然竹筏瞬间被一阵莫名的力量涌起,冰肌挽一脚轻踏竹筏,瞬间直升上空飘起,迅速的一脚立在竖在河中的竹筏头上,一手放于身后,只觉得自己的身后一阵寒意袭来,这是专属于阴界的味道只有长年生活在阴间的人才会有这等寒气,她机警的飞身躲过竹筏也在一瞬间落入河中,她顺势站在竹筏上,回头一看,只见那个黑袍男子立于水面,静谧美好

  “你是何人,为何故意引我来此,莫不是看上了我”岁寒知嘴角露出浅浅笑意

  “人间听闻,秦广王铁面无私,狮眼虎鼻,今日一看原不过就是个发情的毛头小子”

  冰肌挽一副风轻云淡的看着岁寒知,

  “本王且当你在夸赞本王,可即便嘴甜似蜜,本王也要追究你那盗魂之事”

  地府的人都这般的厚脸皮吗?冰肌挽心中不禁的猜测

  “广王可别错怪,你可有证据”冰肌挽反驳

  “你这般美好的女子怎么除了会偷东西,撒谎的修为也颇高”

  岁寒知一步步的踏水走向冰肌挽,两手背于身后,风轻轻吹起他的衣角,他的笑越来越近

  冰肌挽只觉得心跳的频率越来越快他的每一步都仿佛走在了她心的边缘,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却又陌生得不曾见过,转眼他离她只有几步只摇,冰肌挽却怕及了这种感觉,抵触已经占满了她所有的情绪中,她一步步的往后退,岁寒知的嘴角的笑却越来越有魅惑

  毫无预兆的她瞬间一脚踏入水中就在她掉进水里之时迅速的转身h不得已施法这才一瞬间回到了竹筏上

  冰肌挽的脸上莫名的多了一缕红晕,再一看岁寒知却是一副强忍笑颜的模样

  岁寒知看了看她那湿透的衣角不由得笑出了声:哈哈,本王的俊美六界皆知,即便是你这个偷儿也没躲过本王的容颜

  冰肌挽不由的的鼻子里沉吟了一声,这些正儿八经的当官的莫不是都这般猖狂:你自我欣赏的态度可真是让人望尘莫及

  “你不必这般讨好本王,你最好将你如何盗取灵魂的事情交代与我,本王会给你择一个好人生”岁寒知浅笑嫣然

  冰肌挽的眼珠转了一下,一步步的走近岁寒知,冰冷的眼睛瞬间柔和了不少,岁寒知的脑海里像闪电般本来都忘了的人突然浮现眼前,他纠结的看着冰肌挽声音无尽的温柔:你~究竟是何人?

  冰肌挽眯着眼睛看着他,对于他这突如其来的转变疑惑不已,可那也是一瞬间的感觉,她的衣袖轻轻拂过岁寒知的脸颊

  突然只觉得自己浑身发软,岁寒知谨慎的盯着冰肌挽,他努力的想运功,可身体的灵力根本使不出来,忽然只见他直愣愣的背向河面,身体软塌塌得到朝着河里倒下去,他无力的睁着眼看着冰肌挽“美丽的女人聪明伶俐,像她这样既貌美又聪明的女人简直就是条毒蛇”

  就在他倒在河面的那一瞬间,冰肌挽一把抓住他的胸口:得罪了,下次别再盯着女人看,容易发生意外~

  “是不是只能盯着你看”岁寒知有气无力的说

  冰肌挽的脸上瞬间泛起一阵红晕,只见她一把的把岁寒知扔到了竹筏上,

  岁寒知躺在竹筏上,嘴角浅浅微笑,没想到她这么冷的人害羞起来竟然如此娇媚,还好没摔下去,不然回到阴界岂不是要被那九个殿主老鬼笑掉牙,他们酒桌上的花生米,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他惊慌的看着冰肌挽:你这女人还不会要偷本王的灵魂吧?

  冰肌挽惊愕的看着岁寒知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岁寒知忽然放松了警惕

  经她这一提醒冰肌挽这才想起来,阴界的十殿冥王不都是属于灵魂的嘛,不过他们是六界正儿八经的官员自然是有身体的,看他这模样冰肌挽第一次觉得心中有束白光照进了她的身体:我要你那老掉牙的魂魄有什么用,你且放心

  “老掉牙?”岁寒知咬了咬牙,要不是这时候没法运功,他真的会起来跟她打一架试试谁才是老掉牙的“老妖怪”

  不过此刻他关心的是她的目的,既然这件事在他的管辖之内他就会调查清楚

  冰肌挽一步步的走过去随后蹲在他身边:我对你不感兴趣,若不是你三番两次为难于我,我也不会这般对付你

  “那你想怎么样,我都这样了你就尽情的揉虐我吧”岁寒知无赖般的两手一摊无所谓的看着她眼里还有一丝期待

  

女儿情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