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儿情6

  冰肌挽都开始怀疑这个人究竟是不是那个铁面无私的秦广王了,冰肌挽仍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只见她利索的在岁寒知身上摸索了一番,她身上淡淡的清香让岁寒知一瞬间又恍惚了起来:挽儿

  听着他意乱情迷的呼唤冰肌挽停了下来,看了看他:无耻

  只见她拿起岁寒知身上的那块玄铁牌,她的举动瞬间让岁寒知醒悟:你可别乱动

  “这莫不就是传闻中的那块可以在阴界呼风唤雨的令牌”冰肌挽故作好奇的观看着手中的令牌

  “我要它有何用!”说完冰肌挽毫不在乎的将令牌扔在了他的胸上

  岁寒知无力的捡起令牌:那你想要什么?

  冰肌挽听后俯身凝望着他随后缓缓伸手轻柔的拔出他头上的发簪:就这个吧!

  “故意对本王冷冰冰的还不是对本王的贴身物品迷之执着”岁寒知高傲的说

  “阴界冥王的贴身之物落在我一个小女子的身上传出去也不知别人怎么想,那您以后还怎么在那些阴灵面前树立威望”

  岁寒知尖锐的目光投向冰肌挽,明明那么卑鄙的话她却还是一副目无表情的说了出来,明明自己才是那个生活在地府的人可她更像是阴界出来的人,寒意袭人

  “本王倒也不在乎这些,你若真是有求于我但说无妨,”

  “哦,我且记下了”

  说完冰肌挽踏水飞升,一转眼早已离开了竹筏,岁寒知躺在竹筏上看着她从头上飞走,嘴角微微上扬起一个弧度,眼里流露出一抹趣味,时间可以治愈一切,它便是一剂良药,有一种病却是不治之症,而他就是那种患者……

  第二日整个城里下起了朦胧细雨,大街上一阵哀乐奏起,漫天飘洒着冥纸,数百人身穿孝衣,几十个人抬着那口装着林夫人的棺材,整个陈国似乎都蒙在一层悲哀中,林城树一身孝衣手里抱着的是林夫人的灵牌,身高跟着的是林末

  林城树不断的回头脸上的眉头紧紧绷着:城儿,如果可以我愿意替你去死,你还那么年轻,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忽然一手上的温度打断了她的思绪,撇过头只见林末那张憔悴的脸朝着她点了点头,林末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眼里全是伤情:城儿……城儿……他的心底似乎在深深的呼唤着女儿的名字

  朦胧的细雨拍打在他的脸颊上,朦胧了他的眼睛,他回头看着活在城树身体里的夫人他心底似乎不再那么痛了,仿佛女儿还活着,夫人也还在,他们一家还会跟从前一般她们都没有离开过他,想到这里林末忍不住看了看身边的林城树

  一茶楼里冰肌挽冷漠的看着街道上的林末和林城树,她回过头看了看潸然泪下的林树城:你虽然已经签了契约可你若是悔悟了,还可以回到林末的身边,人各有命,你这是何苦?

  “殿主不知母亲是父亲的命,你可知我为何叫城树……”林城树伤情的看着冰肌挽

  冰肌挽疑惑的看向她

  “我的名字是父亲取的,十八年前父亲在城外的大树底下捡的我,所以我叫林城树,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我不是,我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我难过,我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可是我越发觉得我对父亲产生了莫名的感觉,我竟然爱上了他,女儿怎么能爱父亲呢?从我知道我们关系的那一天我就在压抑着自己……”林城树刚开始还很平静可提到后面她的声音却已经哽在喉咙

  冰肌挽诧异的看着她,她低头沉思了一刻,她不是林末的亲生女儿她自然是知道的,可她怎么会对林末产生了情愫呢?十八年前她替她改命运录的时候上面也没有写呀,没想到她跟林末还有这一段缘分,她不禁的用一种愧疚的眼神看向了林城树

  “男欢女爱,世间常事,你为何这般模样,莫不是这样的感情见不得人”

  冰肌挽故作冷静的看向她,她着实不懂她口中的爱,究竟有何说不出口,难不成女儿不能爱父亲,六界各有各的规距,她可以理解,可她们不是父女不是,有何不可呢?

  林城树先是一瞬间震惊于她说的话,随后却释然的说“你们那里三纲人伦,难怪姑娘能说出这般惊人的话”

  冰肌挽瞬间沉默了许久,到底她还是不懂,为何肤浅的人能懂的东西,她却懵懂无知

  林城树的眉梢眼底流露出一缕缕的凉意与思念

  冰肌挽仔细的观察着她的表情,究竟什么样的情感能让一个人变成这样,既然如此难受何不去争取?

  枯盏竹无声无息的走了进来:您交代的事情,都办好了,您放心

  “嗯”

  冰肌挽的冷若冰霜无时无刻不透露着一种拒人千里的气质,她的眼睛十分的干净,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好似那千年寒玉既冷却又清透自然,枯盏竹知道历届的引魂人,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她们从头到尾都很干净干净的好似不食烟火,这是因为她们身体里除了自己在没有别人别的东西,所有的杂质过去,以后都已经被尘封,只是她好似与其她有些不一样……

  自从那日后将军府一片和谐,只是朝中偶尔传出些对林将军不利的流言蜚语

  “小姐,您快下来,小姐老爷看见了要怪罪的,您当心着”

  “快快快,快点找几个会功夫的人把小姐弄下来”

  一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围在院墙下十多米的墙啊天知道她怎么上去的,一身粉色长裙墨色的华发被风轻轻拂面,圆溜溜的大眼睛格外的灵气十足,面色如玉般清透,她丝毫不管下面那群忙的面红耳赤的下人安静的坐在墙头看着远方……

  “快去找梯子”管家大声的叫着

  林末一步步的走在回廊上太阳照在他的身上,如今的他而立之年三十五岁的年纪虽然这么多年征战沙场留下了不少沧桑,可他小麦色的肌肤充斥着男人魅力与风采高高竖起的发髻,修长的身材温文儒雅,玉树临风,听林城树说,他年轻的时候也是陈国第一美男

女儿情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