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儿情9

  微风拂过她的墨发,她身上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小公公一时间竟然差点迷失

  林城树一手搭在凉亭的围栏上旁若无人的看着御花园中的景色,本来觉得也没什么事了,可是突然听到一个一个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御花园中一个穿着华丽,气质高雅的女子走了过来,仔细看去穿着一身青色纱衣,手上还带着一串铃铛手链,额角印着红色彼岸花的花钿,好诱惑人高挺鼻梁皮肤如白玉一般吹弹可破,一双明晃晃的眼睛十分清澈眼珠微微泛着黄色,身材十分高挑,集性格妩媚于一身

  “把白鹭抱上来”

  只见一个宫女小心翼翼的抱着一只浑身雪白的狗狗走了上来,看上去十分可爱,可为何毫无活力,仔细一看它的腿上竟然缠着布条,布条上还有血迹

  一时间御花园中的气氛紧张了起来,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这是飞妤娘娘,见到娘娘还不行礼”

  “娘娘万安”

  众人一听赶紧的行礼

  “本宫最不喜你们陈国这套子虚礼,今日也不知是你们其中的哪一位伤了本宫的爱犬,本宫向来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人,必要彻查,现在站出来让我知道便也算了,若让本宫查出来,管你们是谁一律按本宫的方法替白鹭讨说法

  飞妤娘娘的声音虽然很温柔却流露出浓浓的霸气与生气

  所有人一时间沉默了

  “一个连小动物都如此怜爱之人又怎么忍心伤害人呢?”

  林城树声音很轻却还是让后面的小太监听见了

  “宫里竟然有这么个性格直爽的娘娘?”

  林城树一边说一边看向了太监,小公公看了看她干脆直接坐了下来,林城树诧异的看着他“懂不懂规矩”

  小公公也不理她直接说了起来“她是邻国的和亲公主永暄国的人本来就豪爽女子更是如此,林姑娘打小就跟林将军在外行军自然不知,她如今可是皇上最宠爱的娘娘,宫里人都怕她,只因她整人的法子一大堆可不是你说的那般良善”

  林城树点了点头从他的口里就听出他似乎对这个公主很是讨厌

  只见张令润嘴角微微露出一抹暗淡的笑容,似乎是想起来什么,她看了看张倾炎眼中闪过一抹阴暗

  见没人说话飞妤公主缓缓从袖中拿出一块玉佩:这东西竟是在白鹭身旁找到的,奇怪了,谁告诉本宫这究竟是谁的

  张倾炎一瞬间慌张了起来,她明明记得自己今日没有带进宫里,或许又不是她的?

  张令润瞟了眼身后的女子,只见身后的女子轻微点了点头,眼中划过一抹得意

  “张姐姐这玉佩好生眼球,妹妹记的姐姐是不是又一块”女子站了出来

  这一说所有人都看向了张令润

  “张小姐你倒是说说啊,本宫等着,”飞妤娘娘不满的看着张令润

  张令润眉眼藏不住的笑意尽管她隐藏的很好林城树还是看到了

  张令润拨开自己外面的长袍露出了腰间那一块一摸一样的玉佩:不知道妹妹说的是不是这块,倒是很像不过我的在身上从未离身

  飞妤一手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脸趣味的看着她:接着说

  张令人故作小心的看了看张倾炎,支支吾吾的沉吟了片刻

  “你们陈国的女人便是这般扭扭捏捏做什么,哑巴了”飞妤不耐烦的说

  “回,回娘娘这玉佩的确是我们张家的当年父亲寻得这块宝玉便做了三块玉佩,一块给了臣女,一块给了我大哥,另一块……”

  她一边说一边看向张倾炎,只见张倾炎突然上前紧张的跪在了地上,眼睛里全是惊慌:回禀娘娘这玉佩确是臣女所有,可……

  “可什么,一个小小庶女竟然敢加害本宫的爱犬”飞妤气愤的说

  “娘娘,奴才从未见过白鹭何来加害之说”她赶紧的解释

  “狡辩,来人把这个贱人押进婕妤殿,本宫亲自发落”

  说着几个太监便狗仗人势的走了上来二话不说就驾着张倾炎

  “长姐救我,长姐”张倾炎大叫着

  却只见张令润一脸无辜的看着她“妹妹放心我这就去求爹爹”

  她一边说嘴角却隐藏一抹阴笑

  就在张倾炎绝望之刻,却听见几个押着张倾炎的太监大叫着出了声便松了手

  飞妤狠狠地看了他们一眼,在场的人诧异的看了看周围,飞妤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她看着地上的几棵珍珠便知道有人暗中帮助张倾炎:什么人,胆子还挺大

  “咳咳”

  林城树诧异的看着站起来的小太监,刚刚那些太监难不成是他多管闲事了

  他这一咳几乎所有的人都看见了他们,林城树回过头看着亭子下那些排挤的眼神,下面人嘴里不停的嘟囔着,只见飞妤娘娘好奇的看向她

  林城树咬了咬牙冷笑的看着小太监:你一个太监想多管闲事干嘛把我扯进来

  “这便是你偷听墙角的代价”

  林城树简直不能理解一个太监都能有这样的胆识,更多的是没规矩,不过现在总不能把事情推到一个小太监身上吧,自己姑且也是将军夫人,不,是将军小姐他们也不能拿她怎么样,不过这小太监可就惨了,想到这里,她大方的站起身拿着折扇一步步的下了石梯,看她走了过来大家都仇视的看着她,一身浅色青衣墨色长发,干净利落一股清风袭来的感觉,也不知是哪里来的

  “娘娘万安”

  飞妤打量着眼前这个不卑不亢的女子,倾城的容颜,不像其他贵族千金那般的刁蛮,一股子如清泉般的气质十分高雅:本宫竟然不知宫里何时多了这么个人物,也没听说皇上封了什么贵人,那你是哪家的竟然敢管本宫的事情……

  林城树浅浅的笑了笑:回娘娘,臣女乃是林末之女林城树,娘娘说笑臣女哪里敢管娘娘的事情,只是臣女看着倾炎小姐这胆小懦弱的性子多半也不会有那个胆子加害白鹭,万怕娘娘审错了人,娘娘性子豪爽公正严明,国色天香怕别人误会了娘娘

  正好说明了张倾炎的性子,也吹捧了贵妃

  林城树心中暗想

  “哼,马屁”

  林城树刚说完就听见那个小太监轻微的声音“你是主子,我是主子”林城树暗骂

  小太监的声音虽小却也落入了飞妤耳中她看了过去只见她本来就冷漠的脸又冷了几分,她随后笑了笑:你有何证据证明本宫错怪了她

女儿情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