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儿情13

  古繁珄笑了笑看了看他随后故作舍不得的模样把铁棍递给他“千里眼”

  只见九殿下傻呼呼学着她的模样看了起来

  “看到了,看到了,”

  “哇,我看到了太子哥哥又在偷懒了,以后他在欺负我我就告诉父皇他又去斗蛐蛐了”

  那日齐阳店里一片笑声不断,倒是苦了林末找了她整整一日

  忽然一阵锣鼓喧天,敲锣打鼓之声不绝于耳,听了去好不欢快,她的思绪跟着声音回到了宴会之上,迎面而来的是一支乐队,一人敲鼓,一人吹箫,一人打锣,一人弹奏琵琶,可真是不协调的一支乐队可奏出了一支欢快喜庆之乐,这多半是边塞小国的乐队,陈国多半以古筝独奏为主以萧为辅,也不知是何人竟然能寻集了这些民间高手,可媲美宫廷乐师了

  忽然只听节奏加快,从天而降打扮着寿星公模样的人,穿着红色寿星公的服装,等他站立眼前的时候,她差点没笑出声,只见那人穿着寿星公的服装就算了,脸上竟然还带着寿星公的面具,哇,他脑袋上那坨肉,得好几斤吧,只见他不快不慢的舞动起来,刚开始看还觉得十分滑稽穿着扮着寿星公的模样竟然跳起了慢舞,可忽如间水袖甩将开来,衣袖舞动,似有无数花瓣飘飘荡荡的凌空而下,飘摇曳曳,一瓣瓣,牵着一缕缕的沉香,可又不似那般阴柔,反之透着一股浓浓的阳刚之味

  她从未这般专注的看过什么?可她却喜欢上了些种阳刚之美,可她分明觉得那股炙热的眼睛也在看着她,她赶紧的回过神不在看那跳舞之人,面具下那双眼睛微微的眯起似乎对她的反应很是满意

  忽然他纵身一跃站立于皇上皇后身前,桃子落在他的头上竟然稳稳的也没有掉下来,从他袖中滑落两副字

  上联

  瑶觞春介齐眉寿

  下联

  锦砌晖承绕膝花

  众人一阵惊叹不已,这般用心讨好,可真是好生孝顺

  就在大家在猜测皇上究竟会有什么封赏之时,皇上皇后互视一笑,只见皇上脸上面露喜色,那也只是一瞬间的表情,让人仿佛产生了一种错觉,刚刚那个会笑的皇上似乎是不存在的

  只见他缓缓将桃子放到皇后桌前,虽然皇后面露微笑,可还是让林城树捕捉到了她一闪而过的不悦与阴暗

  “还不把面具拿了,这般打扮成何体统”皇上的声音霸气冰冷

  只见他一个旋转就好似变魔术一般,身上那喜庆的寿星衣服已经落在了一旁,只见他修长的手指缓缓的拿下面具,林城树瞬间似乎十分的期待着见到这个不一样的男人,

  林城树似乎高挑秀雅的身材。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

  “儿臣住母后容颜永驻,岁岁有今日,年年有今朝”那笑容颇有种风流公子的不羁

  她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御花园里那个小公公的模样,“他不是那个胆大妄为的小公公吗”

  “小公公”她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身份

  林末回头看了看她只见她一时间脸色苍白,双眼惊恐不已

  “可是不舒服,可有不适”林末的声音里透着无尽的宠爱和心疼

  她摆了摆手“没事,相……父,父亲”

  他终究是感谢上天的可是他要的从来都是她,可她要的从来都不是他,也不知是从何时她连叫他“相公”二字都这般艰难,林末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困在了无底深渊中,而这一次不是敌军,更不是她,而是他自己,这一次他怕是留不住她了……

  “你已经十八了这么大了人了还是这般顽劣,行径这般不规矩”

  虽然他的声音冰冷无情,可她依旧听出皇上对这个小儿子的喜爱,毕竟天下父母谁不宠小儿,她亦宠着城儿……城儿,城儿

  只见九殿下一副无辜的表情“父皇,儿臣日后定奋发图强,刻苦用功,以便为父皇分忧”

  “你这话都说了多少遍了,行了行,赶紧坐下吧,别丢人”

  皇上的指责更让皇后和一众皇子不安,越是这般模样便更清楚陛下究竟对九殿下有多少期望,更何况陛下宠爱这个九殿下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

  只见他一副潇洒翩公子的模样,翩然入座与她的对面,她忽然觉得身上一阵凉意循着看去,只见九殿下朝着他抛了一个媚眼,仿佛如那青楼酒馆中的纨绔子弟,轻浮浅薄,她禁不住摇了摇头感叹道:果真是三岁看老,小时候不正经,这般大了更加的不规矩了

  回过头看见对面的一个文官正端起酒杯看向了林末,林末礼貌的端起酒杯

  “您浅酌便可,妾……”

  林末油然生出一种期待,期待着她向以前一般,拦住他似从前从他手中抢过酒杯,不让他喝酒,因为他每次喝酒身上都会长红疹,他可以理解为她是担心他,她忧愁他,他心疼他,即便是他自作多情,他也甘愿自欺欺人……

  只见她看了看四周沉吟片刻后低下了头“我多言了”

  你多言?对我你连多说一个字都这般奢侈么?

  林末痛苦的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皇上看向了太子殿下,眼中却毫无半点对九殿下的温情,只有冰冷无情:太子妃最近身体如何?可有好转?

  “禀父皇儿臣已无大碍,烦劳父皇挂念”太子妃的声音明显一听就知道她是十分虚弱的

  “那便好,太子也别忘了自己的身份,繁衍子嗣亦是国家大事”皇上的语气凌厉可谓是冷漠极了

  太子和太子妃一听赶紧的低下了头:父皇说的是

  皇上这话既然说出了口太子妃的脸色自然是又苍白了几分,更是给了那些居心叵测的人一个暗示,这下恐怕这些千金小姐都坐不住了吧

  张令润不停的向张相国使眼色,眼中竟是焦急之色,生怕太子被人抢走了

  张相国突然站了起来:陛下今日乃国母寿辰君臣同庆,小女令润特备“凌波舞”以庆佳日

女儿情1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