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桃花雨后始盛开

  季常眼光柔和却是寒意四射,道:“王妃何必这样处心积虑,离开王府要去哪里?为夫送你去如何?那么王妃要去哪里呢?皇宫还是太子府,亦或是康王府?!”

  这是什么意思?怎么他的笑容里好像藏着一把利剑,寒光闪闪直刺向她,可是她的大脑痛的僵木掉,无暇分辨,只知道他会错了意,忙摇头辩解道:“碧桃只盼能回到薛国,安静的过此一生!”

  “是吗?”他微笑着伸手指向她的胸前。灼儿顺着他的手势,发现自己衣袋松了,露出水粉的一截抹胸。灼儿大是尴尬,面上飞满红霞。忙要转身将衣袋系紧些。谁知季常的手指一勾一扯,衣服应手而开。灼儿惊呼一声:“啊,不!不要!”急忙回身遮蔽。

  却见季常脸色突变,怒道:“不要?!我是你的夫君,你说不要。那你要谁?父王,太子,还是季康。”他的声音透着漫天的怒意,像是涨潮的海浪,汹涌而至。灼儿惊吓住了,不知自己哪里做错了,竟将他激怒如此。一怔之下却被他扯落衣衫。

  再要挣扎身体已经被他有力的手臂紧紧裹住,她的反抗就像是蚂蚁撼树,不起任何作用。

  灼儿大惊失色一阵头晕目眩,她的身子被倒悬着抱起,重重的扔到床上,难过异常,几欲晕厥。灼儿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他的身体已经重重的压了下来。

  夜风吹落芙蓉帐,一片春色满室香。本应该是多么美好和谐的画面,此时却似骤雨打新荷,东风催落花。

  他是她的夫君,他做了一个丈夫对妻子应该做的事。可是她却那么难过,她觉得心里坚持的那份勇气瞬间溃散,没有了精神支柱,身体也像化成了一滩死水,柔软无力。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她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她一心想着能够回到家乡,回到美丽的桃花坞,平安的过一生。可是与他有了肌肤之亲,还能回去吗?

  她就像在大海里迷失方向的船,不知道以后该怎样走下去。面对齐王和太子的逼迫,她都没有感到如此迷茫无力过。此时却是如此无能为力,泪水如泉涌出。

  一切都与他想象的不同,他诧异的看向身下的人。却看见令他更为惊奇的一幕。她胸口那颗看似花蕾般的红痣倏然开放成一朵美丽妖娆的桃花,鲜艳欲滴,倏尔渐渐变得浅淡,片刻隐没。他惊讶,怎么这是她的守宫砂吗?难道这个声名狼藉的女人竟然是完好的。

  他震惊到难以置信。霎时又像是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将身体内燃烧的火焰浇灭。他缓缓起身,身下一朵花蕊妖娆绽放在纯白的衣上,那是她处子的落红,鲜艳而刺目。他拉过一床锦被将她的身体密密盖住,有些狼狈的逃出房去,心里竟然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他堂堂齐国的王爷面对过无数女人,何曾有过这样愧疚的情绪。

  他逃也似的回到晨曦堂,坐在灯下沉沉思索。还是有些疑惑不解,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是完好的呢?可是桃花状守宫砂和鲜艳如桃花般的落红分明看在眼里,又怎么会错?他的心里狠狠的刺痛。

  原本她是太子名义上要娶的女人,实际上是太子为了讨好父王儿献给他的礼物。不管她将嫁给谁都与自己毫无关系,自己也乐得看一场闹剧。

  让他料不到的是她并不服从命运的安排,她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坚决反抗。她的美丽和聪慧曾让他眼前为之一亮,更没想到最后却是花落自己。他即意外又有些欣喜,他也知道父王把她赐给自己另有深意,不过他也有过与她成亲之后带着她远离京都是非之地的闪念。

  没想到父王的动作那么快,当天就把他调去边关,还说新妇不得随行。他岂有不知留下她的后果,不过一个女人换来号令三军的权利,他虽曾犹豫,还是毅然选择了后者。

  他只是个从小被人嫌弃的孩子,从没有享受过亲人的关怀,又时时受到亲兄弟的欺辱。他不是没有才能,只不过不得展示,他也希望有一天能够登上权力之巅,他也为此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机会。在此之前他只能敛起锋芒,用荒唐的行为掩人耳目。

  牺牲一个女人换来如此好的机会,太子会做的他一样会做。

  那天她在出发的最后一刻来为他送行,她的关切让他坚硬的心有一瞬的软化,可是他不能放弃,也许今生只有这一次的机会。他以为他可以像太子一样潇洒的将她拱手送给父王,可是当他每天接到太子的来信,心里却一次比一次痛。太子告诉他成亲第二天他的王妃便住进了皇宫,还让他放心在边关御敌,他和父王会把他的王妃照顾得很好。他一把将信纸撕碎,把心中怒火发泄在敌人身上。以后凡是京城的来信都被他丢到火中烧掉,但他还是时常听到关于她的消息,那是太子有意传给他的,因此他知道后来发生的一切,她被太子接到离山行宫去了。先侍君王后侍太子,这个荡妇竟然还有脸回到他的王府,让他颇费踌躇的是回来该怎样安排她的去处。

  不如重新将她送给父王,也许会换来更好的机会,这叫废物利用,对自己有百利而无一害。只是父王年纪大了又常年贪恋女色,身体大不如前,如今对男女之事淡漠了,这招棋便迟迟未用。

  今天他在假山上的听雨轩约见季康,如今朝中局势纷乱,一直以来的两虎相争,变成了三足鼎立,以前自己是个无权无势的闲散王爷,对太子构不成任何威胁,虽然时常欺负他,却没有把他当做对手。如今不同了,自己借机上位,暗中培植的力量有所显现,太子对他的注意胜过季康,要想在这场三个人的博弈中留到最后,只能先于一人联手。审时度势他必然会选择和季康联手对付太子。

  可是暗示季康多次,他并没有明确答复。于是把他约到家里细谈,季康的答复是他无意王位,不过既然不能阻止兄弟相残,那么他也只能置身事外两不相帮。可是自己根基未稳,没有季康的帮助要想战胜太子谈何容易,他的计划陷入僵局。

  一阵菱歌破空而来,听雨轩居高临下,伴月湖的的美景一目了然。一池碧色,满目碧翠间一只小舟悠然穿行其间,三个女子穿着鹅黄浅紫的衣裳,采摘莲蓬,如诗画中行来。季常微笑,看来她的心情很不错,前几天惹了那么大的麻烦,还有闲情逸致泛舟湖上。

  瞥眼看见季康望着湖中的女子唇角不自觉扬起的笑意,他心里一震。他不曾见过季康对一个女子流露过如此温柔的眼光。

  当初是他把碧桃公主送回王府的,也曾听说过他们之间或许关系暧昧。只是或许而已他也有些不信。而此刻却由不得他不信。她的王妃还真是能干,连一向冷心冷面的季康都能勾上手。

  一个念头在心里冒出来,于是和季康走下听雨轩,来到半月湖畔,正好看见碧桃公主上岸,她伸手搭住了他的手臂。时隔一年多没见,再次见到她不能不赞叹,他的王妃比先前更加迷人,除了美丽的容颜,还有了一种淡然超脱,从容不迫的气质。对于自己的冷落好像并不介意,反而乐享其成。他的心终是有些不自在起来。

  在她差点摔下湖中时他本能的将她拉住,可是他用眼角余光看见季康紧张的表情一闪而逝,他忍不住想确定一下自己的猜测。于是突然用力一推将她跌入湖中。也算是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她视他的宠爱如粪土,她是这么说的。既然不稀罕他的宠爱,他也就用不着怜香惜玉。

  果然季康情不自禁的跃入湖中将她救起,他的心中释然而笑。他该去见见他的王妃了,以便确保自己的计划顺利施行。

  见到的是她衣衫不整春光乍泄,连久经风月见惯了比这更香艳情景的他也忍不住心荡神摇。还以为她是故意引诱自己,却听她说出和离的话。就这样迫不及待的想投入别人的怀抱,呵,他轻笑。

  可是看着她却让他心里一阵躁动,越来越难耐的浴火让他诧异。他的王妃真是魅力无边呀!

  意外接踵而至,一切都是谣言,他的王妃竟然是那样无辜,平白背负无知世人的唾骂而至身败名裂,他喜痛交加。

  喜的是她竟然有如此智慧,能够逃过父王和太子的威逼利诱全身而退!

  痛的是自己不能相信她的聪明足以自保,也不知她为此付出了多少辛酸悲苦,自己竟也轻信谣言,将她置之不理。

  还好,还好,一切还来得及!

  他正暗自庆幸,忽听房外有人说话,片刻黄玉的声音自外传来:“王爷,燕夫人的奴婢来请王爷过去休息。”

  原来是燕姬听说今天王爷恼了王妃,将她推到水里差点淹死,她的心何等痛快,看来自己的话在王爷那里还是很起作用的。自己做上明王妃的日子近在眼前了,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在给明王吹吹枕边风。

  “让她滚!”季常怒喝一声,麦冬吓得一哆嗦,一溜烟的跑回去。

  该死的,自己再怎么不及,也不至于控制不了情欲。细想之下晚饭时只有燕姬侍候左右,她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敢在里面做手脚。

  要不是误打误撞,让王妃一场冤屈得以昭雪,这次岂会轻饶了她。

  他现在纠结烦恼的是碧桃公主,自己没有在她需要的时候保护她,而她的坚持又没有得到自己的信任,自己辜负她那么多,她伤心失望也在情理之中,本来哄一哄她也非难事,可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第二章桃花雨后始盛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