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从此恩爱应不晚

  第二天,季常起身梳洗,刚刚收拾完毕。就听见有人来回说是燕姬来王妃处领教。季常这才想起昨晚训斥燕姬的事。见灼儿正在洗脸便说:“夫人说如何处置?。”

  灼儿想了想说道:“我现在不爱见她,叫她回去抄三百遍女戒!”

  “很好,就这么办!”季常哈哈笑着走了。

  一会儿红菱过来帮灼儿梳头,一边说:“王爷早起就吩咐让煮了人参百合粥,现正好喝呢。又吩咐黄先生开了滋补身体的药膳,叫每日给公主调换着做来。还嘱咐奴婢好生看着公主,不许吃了饭就躺下,仔细搁住食儿。今天天气好,可到院子里逛逛。可见王爷对公主是真的上心了。””

  “唉,我也只能由命罢了。”灼儿轻叹,以前的日子她不想再提,既然已经跟季常走到这一步,唯有与他同心同德,才是做女子的本分。

  红菱将她的头发简单挽了个髻,斜插一支碧玉簪子,缀着珍珠流苏。仔细端详一下十分满意了,方又说到:“公主你还没见可笑的呢?”

  “怎么呢?”

  “今天早上燕姬来了之后,卫夫人和闵夫人也都来给公主请安呢,又送礼物又送补品。想起当初他们跟着燕姬欺负公主,青荷气的就要当面摔回去。我怕落人口舌,叫她收在里面了,顶多不去动它就是。”

  灼儿苦涩一笑说:“这些事你看着办就好。人啊,从来只会锦上添花,难得会雪中送炭,人之常情,不用去理会。青荷小孩心性,脾气急躁,凡是又不肯忍耐,还的是你时常多提点着她点。”红菱到底是小姑姑一手教导的人,行事稳妥持重,凡是由她帮衬着,倒省了灼儿许多心思。

  “青荷也自有她的好处,有时候就得她那一套才降得住这起子不长眼色的奴才。”红菱一边说一边为她选了雪青色的宽袖上衣,下系一条纯白的裙子。这样简单素雅的打扮,却更能衬的灼儿眉目如画。宽袖长裙行动如燕飞舞,姿态美不胜收。灼儿原不在意穿着打扮,镜中见了此时模样,也十分满意。

  灼儿点头赞许,自去吃了点东西。虽觉得季常啰嗦,到底无事可做,便携了青荷去园子里走走。

  这日季常回来抬了两棵偌大的桂花树大张旗鼓的送到灼儿住的紫云轩,整个院子立刻溢满香气。引得大家都来观看。

  “王妃可还喜欢?”

  灼儿看他认真的样子,奇道:“为什么忽然要送我东西?”

  “算起来我从来没认真送过你什么,如今你大病痊愈,眼看中秋节要到了,我想到时一家子聚一聚,乐闹一下……”季常顿了顿捉摸着该怎样措辞。灼儿却是明白了,他是想借此向家里人宣布一下她的地位。

  可是有这个必要吗?她可是一直以主妇自居的。再说好不容易清闲这些日子,她才不想让他的莺莺燕燕在自己耳朵边呱噪。

  “来,我帮你戴上,看看好不好看。”季常顺手摘了一支桂花,帮她别在乌黑的发间,点点的金黄色小花别样灵动,人也被桂花香气萦绕。

  “嗯,好看。”季常打量一番满意的称赞,俯身来吻她。难得灼儿没有躲,季常很高兴在她额头深深一吻说:“灼儿绣的荷包呢,这许多天也该绣好了吧,拿来给我瞧瞧。”

  灼儿一笑:“送人了。”

  “谁这么有面子,灼儿都没给我做一个。”季常面色一正假装不高兴。

  “送孟夫人了,前些天她送我一副画,我不知道该回什么礼,见她喜欢熏香,就做了个香囊填上我自己制得香片给她。”

  “她跟你到谈得来,送了什么画?拿出来让我瞧瞧。”

  “那是给我的。“

  “你的我便瞧不得?”

  “也不是瞧不得••••••好吧,我去拿。”灼儿犹豫一下,想想也没什么大碍,便去拿了来,在桌案上展开。画的是灼儿站在桃花树下,漫天花雨纷飞。人面桃花,相映生辉。虽然画工不能与大家比较,但是灼儿淡然超脱的神韵却是惟妙惟肖。一个女子能画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季常看了有些意外:“看不出她竟有这样的才气。”顺手将画卷起来:“自己看自己有什么意思,这个给我吧!”

  “王爷是不是后悔看错了人。”灼儿淡淡一笑由他拿去。自从季常跟灼儿和好,他就没去过别的夫人那里,这一点灼儿还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因为姑妈教她的那些话,虽然没做成太子妃,但作为王妃一样有用,不要只顾自己贪欢,与人交好,灼儿正捉摸着如何劝慰他多去看看孟夫人。

  “我何止看错了她,更加看错了你。”季常轻叹一声。

  季常见灼儿欲言又止宠溺的拍拍灼儿的头说:“这事不用你操心了,等寻着了合适的人求父皇给她赐嫁就是了,必不会委屈了她。”

  灼儿一听深以为然,对于孟萦,这何尝不是最好的归宿,当下深施一礼:“那灼儿替孟萦妹妹多谢王爷!”

  季常扶起她,呵呵一笑说:“对了,灼儿的手艺都能送人了,想来是不错的,怎么都不肯为我缝一针一线。”

  灼儿心说,哪里没为他缝过一针一线,去年就为他做过一个绣着雄鹰的香囊,还为他缝过几件袍子和冬衣呢。于是说:“去年你在边关,我寄了冬衣给你,你没收到吗?”

  “你给我寄过东西?”季常一脸诧然问。

  灼儿点头心里也疑惑,难道边关混乱他没收到自己的信件,还以为他是不屑一顾呢,倒是错怪了他。

  忽听季常幽叹一声:“那时,太子每每写信故意气我,后来但凡京城来的信,我看也没看一律扔到火炉里去了。至于包裹…….”

  季常皱眉想了想,喊来黄玉问他。

  任灼儿哦了一声,长久以来的郁闷方才得以明白,自己鼓起勇气写的信,他却没有看到,真是遗憾呢。

  “去年在边关的时候,收到的包裹可还留着。”

  “也有留着的,也有散落的。”

  “你去找找,看看有没一件灰色的包裹,包着几件衣裳。”

  “还有一个香囊,白色蓝边的,绣了一只雄鹰。”灼儿在一边补充说。

  “绣的雄鹰吗?”黄玉思索着问。

  “是的,绣了一只振翅高飞的雄鹰。”

  “黄玉,你见过?”季常看黄玉迟疑的样子忙问。

  “我看见康王带了一个。好像就是王妃说的这样的。”

  季常转回头看向灼儿,灼儿也奇怪摇头说:“我没送过康王东西。”

  黄玉也怕季常误会灼儿,连忙帮着解释:“这事不怪王妃。上次,康王爷跳到湖里救起王妃,衣服都湿了,我随手拿了一件给他换。好像就是那时的衣服,可能衣服里夹着香囊也说不定。”

  “荷包是包在衣服里的,怕长途转来转去弄丢了。”灼儿说。谁也没想到衣服会到了季康手里。

  季常皱了下眉,转而笑了笑说:“没事,一件衣服而已,我有夫人,何愁没有衣服。”

  “好吧,王爷,赶明儿我就给您做衣服。”灼儿怕他失落急忙说。

  “算了,我也不忍心让你做了,明儿个给我做个香囊就好了。”

  “这个容易。”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第二天灼儿真的挑选了布料给季常做起了香囊。可是要绣什么呢?上次绣了一只雄鹰,阴差阳错到了季康手里,这次断不能绣个重样的。思来想去最终决定绣一条龙上去。

  香囊绣好后送给季常,季常见了大是欢喜:“飞龙在天!难为王妃有心了,本王十分喜欢。”

  季常高高兴兴的把香囊戴在身上,转身走到桌案后面,拿起笔写起来字来。灼儿吩咐红菱上茶,回身见季常已经写完,向她招手。

  “过来,自己念念。”

  灼儿看时,上面写道:“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季常伸手将她搂进怀里,声音幽幽来自耳边:“灼儿待我这样好,我定不会负你。”

  他的话温软如春风化雨,足以温暖她冰冷的心。就这样天长地久,就这样携手慢慢老去也该心满意足了。可是事情往往不能如人所愿。

第六章从此恩爱应不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