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旧日沉冤

  梁从道看了状纸再偷眼看一眼明王,明王此时面目端然,不怒自威,哪有半点窝囊儿戏的模样,分明是足智多谋,计划周全。

  梁从道心里雪亮,知道今天明王就是冲朱贵来的,看堂下死到临头还一无所知的朱贵,默默的生出一丝怜悯。梁从道抖了下状纸,清了清嗓子扬声开始念道:“草民王前,西芒本地人氏,祖上在福德街留下商铺一间,小人在此开了一家豆腐店为生,虽本小利薄,供养一家人吃穿用度,还稍有结余,日子过得平安从容。谁知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圣康二十六年春,隔壁富源米店要扩大店面,看中小人这家店铺。来跟草民商议要买下小店。草民一家人生活所系,怎肯轻易就卖。”

  梁从道一字一句的念,朱贵冷汗一滴一滴的流。

  “富源米店老板朱贵便以草民小店修建时借了他家山墙为由,擅自索要高价使用权。小人祖上留的房子,修建时早就跟他家达成协议,只因年久协议已无人知晓。朱贵不由小人申辩,使家奴将草民一条腿打断,强行霸占了草民商铺。草民含冤告到府衙,当时的知府田升贪赃枉法,徇私舞弊,判朱贵赔偿草民二十两银子了事。小人不服,却投告无门,致使沉冤五年。而今听闻新任知府大老爷刚正廉明,小人特来状告朱贵霸占家产恶意伤人,万乞青天大老爷查明真相,秉公而断。草民王前泣血上告。”

  “冤枉,冤枉,这是诬告,是刁民诬告小人。”朱贵杀猪般的嚎叫着。此时他终于明白过来自己是中了人家的圈套,今天大祸临头了。他想回去,却被衙差拦住,他想让家奴回去搬救兵,太子的人还在自己家里住着,那是他的靠山。回头发现自己竟然是孤零零一个人,家奴一个没跟来,估计不是没跟来而是被拦在了门外吧。朱贵这次真的害怕了。

  “梁大人,继续!”明王敲敲桌子。

  梁从道抹着汗继续往下翻“小妇人胡杨氏,西芒府胡家庄人士,圣康二十七年冬,小妇人带九岁儿子虎头去西芒府赶庙会,期间小妇人为儿子买了一只肉包子,虎头捧在手里舍不得吃,适逢富源米店老板朱贵牵着一只狼犬经过,狼犬闻到肉包子香味,冲过来将小儿扑倒抢去肉包子。小儿不忿,捡了一块砖头将狗头打破。朱贵不问缘由唆使家奴将小儿当街打死。并以小妇人丈夫女儿性命相胁不许上告,小妇人痛失亲子,哀痛万分,肝肠寸断,又恐丈夫女儿性命难保。致使冤无处申,苦无处诉。听闻新任大老爷刚直不阿,小妇人含冤泣血陈词,朱贵恃强凌弱,草菅人命,求青天大老爷捉拿凶手,为小儿伸冤。”

  梁从道一页页翻下来,有霸占田产的,有逼良为娼的,有纵奴行凶的。竟然有十几庄案子。明王是何时搜集了这么多证据?自己任职一年了,竟然有些案子连自己也没听说过。明王爷只不过才刚刚到达西芒两天而已。

  梁从道挥汗如雨,什么清正廉明,刚直不阿,什么青天大老爷,明王这是要将自己赶鸭子上架啊。

第十六章旧日沉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