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夜入府衙

  灼儿正在来时的路上呢!

  那天季康接到明王的信笺,让他帮忙去庆阳筹集粮食,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因为他知道太子不肯给二皇兄足够的赈灾物资和粮款,就是故意的想要抓他的错,如果办事不利,回京之后明王还不知要受到怎样的诋毁和惩罚。季康不忍心看着兄弟相残,唯有帮助二皇兄做好赈灾的事情。

  跟碧桃公主一商量,灼儿牵挂季常安危,决定尽快赶往庆阳筹粮。吩咐寒叶安排好受伤的密卫,第二天便即动身。

  庆阳守军的将领曾经是季康的手下,才肯借兵给他。庆阳城的知府陆之舟被太子打点过了,不肯配合他们。因此季康一来就吃了闭门羹。

  陆之舟是只老狐狸,手下来报康王来访,他知道前天康王借了兵马援助明王,此番不去西芒跟明王回合,而是来庆阳见自己,他多少还是能够猜到康王的来意。便以去辖区小县体察民情为由躲了出去。季康知道哪有如此巧的事,必然是陆之舟洞悉自己来意故意躲避,一时无计可施,只好怏怏回到驿馆再作打算。

  灼儿见季康回来愁眉紧锁就知道事情进展不顺利,婉转问道:“庆阳知府不肯借粮吗?”

  季康摇头说道:“陆之舟是个官场老滑头,谁也不想得罪,躲着不肯见呢?明天我再去,看他能躲到什么时候?”

  “他要存心躲着王爷,去多少次也没用。”灼儿觉得天天去门口堵人不知道要耽搁多少天,问题是明王那边怕是等不及。陆之舟料到他们不肯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所以才躲开的。

  寒叶点头:“公主说的是,我们不能这样干等着浪费时间,我这就悄悄派人去打听他去了何处,找到他我们去见他,看他还有何话说。”

  季康想了想说:“我想,他也未必走远,也许就在府中,今晚本王就去他府中探查了再说。”大家觉得季康说得有理,一致同意晚上去知府衙门看看。

  天交二更,夜色漆黑,季康同易辛换了便衣出了门。

  衙门里还有人并未歇下,几间屋子还亮着灯,对于季康和易辛这样的武功高手来说,进庆阳府衙门又让人毫无察觉一点也不费力。如入无人之境的转了两圈,也没发现陆之舟在家的迹象,看来的确不在府中。就这样空手而回实在不甘心,季康打算捉个人问问。

  两人再次潜入内院,向一间亮着灯的屋子靠近,忽然旁边一扇门吱呀一声打开,两人急忙隐身廊柱后面。房门口一个人男人探头四下看了看,见左右没人,这才从门里走出来,一路躲躲闪闪,鬼鬼祟祟的去往后院。季康和易辛心照不宣一起跟了去。

  就见那人一路去到后院正房的西边耳房,又警觉的回头看看了,确定没人注意,这才在窗户上轻轻敲了敲。开门的暗影里看不清面貌,但能确定是个女子。门刚开一条缝,那个人迫不及待的滋溜一下钻进去就抱住了那个女子。

  “死鬼,猴急什么?赶紧把门关好。”女子娇声嗔骂。

  “姨娘好狠心,这么多天也不曾递话来,可想死小人了。”那人关了门,窗子上映出两人交叠的身影,和粗俗的打情骂俏声,原来是一对偷情的男女。

  “小点声,别让人听见。”

  然后就是一阵淫荡的翻云覆雨声。

  一向光明磊落的季康,偷听墙根的行为,还是偷听这种淫荡污秽的奸情,实在有失身份也有违他做人的原则,因见与陆之舟无关,便毫无兴趣。拉了易辛准备离开。易辛向自家王爷打手势让他离远点等他,自己则依旧站在原地偷听。他想等下进去将这对男女抓奸在床,直接问一下陆之舟的下落,他们岂敢不实言相告。

  易辛刚想进去抓奸,就听里面的女人娇喘着说:“好人,再来一次。这几天他不回来,尽够我们快活几日。”

  “姨娘疼奴才,奴才也多疼姨娘。只是良宵苦短,不如跟了小人远远的离了这里,让小人天天疼你。”

  “哼!”

  女子冷哼一声:“跟你去?你能给我好吃好喝穿绫罗?老娘让你白赚点便宜,你就不知天高地厚了。”

  “是是是,小人晕了头胡说的,姨娘别恼,小人让你快活就是。”

  女子媚声调笑:“不拿出点本事,以后就别来了。”

  “小人本事大着呢,保管姨娘满意。”男人嬉笑着,然后便又是一阵脸红的行云布雨。

  易辛从他们的对话里听出,偷情的两人好像是府里的姨太太和下人。府里的姨太太不就是陆之舟的小妾吗?陆之舟自以为聪明的出门躲避,正好给小妾机会在家偷汉子,陆之舟自作自受真是够窝囊的。易辛想这女子既然是陆之舟的姨太太自然知道陆之舟的下落,没有在听下去的必要了,过去一脚踢开了门。

第三十章夜入府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