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3章 他家主子什么时候这么多话了?

  听了白白的话,战珏刚才有些微乱的心也恢复了冰冷。

  “你为什么要打听凤夫人的病情?”白府和凤府虽然表面上友好,但一个武官之首,一个文官之首,这私下的关系应该没有那样好才对。

  白白知道自己如今的身份还不能暴露,微微扯了扯唇角,朝着凤府的方向一抱拳,“凤夫人温良贤淑,宽以待人,是皇上亲封的一品诰命夫人,云霄国的女子哪个对她不是敬佩有佳的。

  而白白不过是个俗人,自然也是想成为凤夫人那样的人。”

  战珏看着书本的眼睛眯了眯,他怎么觉得这个丫头在胡扯呢。不过,好像也说的过去。

  抬头看了她一眼,“说的也对,本王答应你的事,自然会办到。”

  “结果呢?”白白还是有些心急了,那是她的母亲,她不能做到对跟其他人一样的漠视。

  战珏将白白的异样都尽收眼底,不过却是将白白想要知道的信息说了出来。

  “经过本王派去的名医诊断,凤夫人并不是生病,也不是中毒,而是中了蛊。”蛊在云霄国是一个禁忌,因为那是邪术,如果被发现是要灭九族的。

  什么?蛊?

  白白的手心阵阵发凉,她一直研习的是医毒,对蛊并没有研究。眼中因为无能为力而露出几分焦急。

  “王爷可有办法?”白白直觉战珏应该有办法。

  将书随意的丢在桌子上,“巫蛊之术在云霄国是禁止的,南疆一带却很是盛行,也许,在那里能够找到答案。”

  南疆吗?凭她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能到达那里找到解蛊的办法。

  不过事在人为,她一定能找到解救她母亲的办法。

  看着一瞬间情绪低落的白白,战珏竟下意识的开口,“其实,只要揪出那个幕后施蛊的人,所有的难题就都迎刃而解了。”

  施蛊的人?白白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碧儿,她说要跟她换脸,而且是那本书上记载的,据她所知,不管是医还是毒,都不能实现,难道是蛊术吗?

  战珏的目光一直若有似无的笼罩在白白的身上,一年不见,这个小丫头似乎给她的惊喜有点多。

  白白收回自己的思绪,转身开门,打算离开。

  战珏突然有些蒙,这是什么脾气,过河就拆桥,刚告诉了她想知道的,转身就走人了。

  “还是一如既往的没素质,不知道说一声谢谢吗?”冰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白白的嘴角狠狠抽了抽,云霄国最最冰冷傲娇无礼,恃才傲物的珏王爷,竟然说她没素质,他的素质难道还比她好很多吗?

  定住身子转过头,看着战珏,“王爷,口头上的谢谢多么没诚意,放心,臣女会给你实际上的感谢的。”

  实际上的?战珏下意识的就瞥向了白白的胸口。

  白白今天穿的是一身男装,但没有刻意束胸,毕竟都知道她是女的,又何必让自己不舒服呢。

  战珏都说过自己伤了根本,所以,白白根本就没往深处想,只以为战珏的眼神是瞧不起她。

  压了压自己的小脾气,松了松紧握的拳头,“王爷莫不是忘了你我之间是合作的关系,臣女一定会竭尽所能,帮你达成心愿。”

  说完,干脆利落的转身。

  “你不想知道那个马夫都招了些什么吗?”战珏也不知道怎么了,平时多矜贵的一张嘴,遇到这个白白,却总是犯贱。

  白白脚步不停,只留下自信笃定的声音,“他只是个微不足道的马前卒,应该什么也不知道。”

  影一,影二看着扬长而出的白衣‘公子’,朝书房里面探了探头,他家主子什么时候这么多话了。

第53章 他家主子什么时候这么多话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