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故人入梦,明谁相忆

  “嘟嘟嘟、嘟嘟嘟……”被电话吵醒,伶玥迷糊糊地接起。刚接通,那边便传来周媚的声音:“听说顾煜回来了。”

  “嗯。”

  “听说江清玲也回来了。”

  “哦。”

  “嗯、哦,大姐,你能不能给点反应。”周媚的声呗突然加大,伶玥反射性将手机移远,拍了拍晕乎乎的脑袋,终于清醒些。

  江清玲,竟然还有她吗?那这五年,他们?伶玥摇摇头,还用想么,以江清玲的性格必然早已将顾煜的生活吞噬得所剩无几。这些年,伶玥一直在想,如果不是她太过于霸道,当初顾煜身边的那个人又怎么可能是她。

  顾煜与江清玲青梅竹马,又与她的哥哥是多年好友,所以两人之间总是比常人更亲近三分,不知情的人甚至认为江清玲是顾煜女友。伶玥初次见江清玲时,徐桂就是这样打趣他们二人。那时,伶玥和舍友从校外回来,碰到刚打完球从篮球场出来的顾煜和徐桂。徐桂有次去赛场正好看见伶玥比赛,对她自然有些兴趣,他率先走到伶玥面前:“学妹,要不要考虑加入我们车队,顺便兼职学长我的女朋友啊。”

  “我对你没有兴趣。”伶玥看了徐桂一眼,绕到他身后对着顾煜说:“学长需要兼职女友么?”

  对于伶玥的无视,徐桂并没有生气,反而继续调侃,“他都是有主的人了,学妹何必舍近求远呢?”

  “顾煜。”

  “瞧,主来了。”伶玥顺着徐桂指的的方向望去,是一个高挑清瘦的女生,长发及腰,脸上带着合适的笑容。江清玲走到顾煜身边,亲近地打趣了几句,转过头看见伶玥,用询问的眼光看向徐桂,徐桂简单做了下介绍,江清玲便提议一起去吃饭。

  “好啊,一起。”徐桂是最喜热闹,自然喜欢这样的场面。

  “吃饭就算了,车队我接受。”伶玥礼貌性打了个招呼便拉着舍友离开。

  徐桂摸着头不怀好意的笑笑:“不好意思,把你的小学妹吓走了。”

  走了一段距离,刘荷低头悄声在伶玥耳边说:“原来顾煜喜欢这款啊。”

  伶玥回头看了下和顾煜靠得很近的江清玲,嘴巴一翘自信地说:“谁是主,还不一定呢。”

  伶玥不是没有注意到江清玲眼中的敌意,以及她故作的亲近。然而顾煜从始至终也没有作任何解释,想来也是如此才会有那样的误会。一个乐见流言纷纷,一个丝毫不在意,又或者这原本就是一种默许。

  “阿玥,你还在么?”周媚的声音传来,打乱了伶玥的思绪。她揉了揉疼痛不已的脑袋,打开床柜的抽屉,吞了一片止疼药:“在。”

  “真是阴魂不散,贴了这么多年了,也没点自知之明,你说她脸皮咋这么厚呢。还装作一副很大方很善解人意的样子,我最受不了她……”周媚在骂江清玲的时候和骂徐桂时一样,嘴巴就像刚打开的话匣子,收也收不住。其实,周媚和江清玲是同班同学,按说关系应该不至于太差。但周媚就是打心里讨厌江清玲,有她的活动一律不参加,就连江清玲稍作低头的亲近和讨好全都被周媚当作装模作样推开。

  伶玥对江清玲说不上讨厌,但总归不是很喜欢。不仅是由于顾煜的缘故,更是因为她不喜欢江清玲的性格。对谁都看似亲近,但方寸拿捏得刚好,又给不了你推开她的理由。所以在她和顾煜的故事里,江清玲一直是个不能忽视的存在,她不过分干涉你的生活,但总在适当的时候提醒你她的存在。

  那是一个天气都比往年都要热的夏天,伶玥每天都在家里当米虫和电话那头的顾煜哭诉暑假太长,熬到最后两周的时候,她甚至在自己的卧室里放了一个倒计时的台历,每天像天气预报一样向顾煜汇报。可这天气预报刚播放几天,观众却不见了。电话、QQ、好友都联系不上顾煜,伶玥无奈只得求助江清玲。“他很好啊,刚刚还在我家吃饭呢。”家常话一样的叙述,语气平淡。而就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就让与顾煜失联一周的伶玥几近崩溃。

  索性还有一周就开学了,伶玥想尽了各种向顾煜讨伐的办法,然而在这一周的心理大作战中全都化为乌有,转为只要顾煜一个合理的解释。

  暑假结束,路上来来往往都是返校的学生。伶玥跑到学生会的社团活动室,刚准备敲门,徐桂的声音就从房间里传来:“为什么不让阿玥上?这个对手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做,只要她上一定能赢。”

  “我说不上就不上。”是顾煜的声音,伶玥将耳朵紧紧贴在门边方便细听里面的对话。

  徐桂满心疑惑,不断地追问顾煜缘由。顾煜被弄得烦躁不已,将手里的文件摔到地上,朝着徐桂吼到:“她行什么行,她赢过我吗?每次都输得那么惨,有什么资格参加比赛。”

  印有黑色小字的A4纸散落一地,徐桂看着眼前的一切木愣愣看着顾煜,这样歇斯底里的顾煜,他从来没有见过。

  “你看不起我?”伶玥猛地一下推开了门,一把拉过顾煜将他拽到自己面前。

  “是。”顾煜把头扭开故意不看她,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然后就是无尽的沉默,再有顾煜的消息,竟是徐桂传来的简讯:阿玥,顾煜退学走了。伶玥跑到了活动室、篮球场、男寝,甚至连校外他们经常去的小店她也去找过,可是就连他的舍友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莫伶玥不是没想过去找江清玲,可她的自尊与骄傲不许,她不愿再去她那儿受挫,一次还不够吗?等伶玥的自尊心被一句又一句的“不知道”磨完,想明白去找江清玲的时候,她也离开了,据说是和顾煜一起走的。

  所以,又一起回来了吗?伶玥自嘲的笑笑。曾经以为江清玲是插在她和顾煜生活的第三人,原来自己才是那个蹩脚的外人。

  “阿玥。”

  “嗯,我在。”

  “还好?”周媚关切的声音传来。顾煜离开后,也就是她陪在伶玥身边。起初时,伶玥歇斯底里的哭,她在一旁不顾形象的大骂;后来,伶玥蹲在地上一言不发,她在一旁默默的喝酒;最后,伶玥放弃挣扎后重头来过,她又是那个陪了她五年的损友。

  自己终究是幸运的,伶玥叹了一口气:“五年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问你啊,五年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伶玥吃完药嘴里有些苦,走到客厅倒了一杯水冲淡嘴里的味道,一时忘了电话那头的周媚。

  周媚一向没有耐性,伶玥还没回过神来,周媚又自顾自地讲起来:“又不说话,好了好了,不提了,一提你就这个死样子。周二的比赛你打算怎么办?”提起这事周媚就对徐桂一肚子火,好死不死将这两人安排在一起。

  伶玥了解周媚的性情,估计在打这个电话之前已经把徐桂骂得狗血淋头。平时两人再怎么吵终究不会放在心上,伶玥不想两人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心生嫌隙,连忙劝道:“你别对徐桂发火,这事不怪他。”

  “怎么不怪他,就是他搞的事。诶,要不你别去了,一场无关紧要的比赛有什么可去的。”

  伶玥明白周媚的心意,但她从来不是一个会逃避的人,更何况是他欠她一个解释:“既然无关紧要,躲什么。”

  周媚知道自己多说无益,便也不再劝阻。

  伶玥按照往常的习惯到了赛场,与徐桂他们打了个招呼,便朝着长椅的方向走去。路灯有些晃眼,伶玥用双手遮在有些刺痛的眼上,稍微舒缓不适。

  周媚因着这个比赛本就对徐桂意见颇深,随意的一件小事就将她心中的火气点燃,对着徐桂不管不顾地一通乱骂。徐桂自知理亏便任由周媚发泄,没有过多的反驳,期待她自讨没趣后消停。事与愿违,情况愈演愈烈。看到人群中的顾煜时,徐桂像是抓到救命稻草般,想把周媚的情绪发泄对象转移。

  徐桂提起嗓子朝着人群大声的喊:“顾煜。”生怕他看不见自己还将手举起来挥了挥。

  顾煜听到声音走了过来,两人相互拍了拍肩膀,老式的问候了几句。“狼狈为奸。”周媚翻了个白眼,朝一旁走去。周媚的不给情面确实让徐桂有些难堪,但抵不过他心里从骂声中解脱的欣喜。

  “她还是老样子。”顾煜打趣着,显然没在意周媚对他的态度。

  徐桂有些尴尬的说了几句抱歉,就听见顾煜说:“你也还是老样子。”

  “那你呢?还是老样子吗?”

  顾煜低头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忽然眼前一晃而过一个熟悉的身影,顾煜猛地一抬头眼神朝着她走的方向一点一点地移动。

  伶玥是看到他和徐桂站在一块的,原本想大方地打个招呼,终究旧识一场,走到他身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走到第二个台阶,终于下定决心,重重地呼了一口气,转头回过头来说:“走吧,比赛。”

第三章 故人入梦,明谁相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