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报道日

  时至今日,吴美凤已经忘记了第一次自己怎么出现在公司的,似乎第一天上班,就因为销售岗位的灵活性,被笑眯眯的马主管带去了医院见面。而且就是美凤面试时说的,租住在陈家铺的那附近的一家航母般的三甲医院。美凤这才知道,为什么当时笑眯眯的马主管那么满意她的到来,北京三德医院这家超级航母级别的医院,不仅是陈家铺的地标,是北京乃至整个华北、北方地区医院的标杆,尤其是外科,手术软硬件一流,分科精细,专家团队都是医院领导从全国各地高薪挖来的顶尖学术带头人,随便哪个科室的主任,都是经常上电视节目的业内大V。“看病就得去三德!做手术还得去三德!”成为了很多懂行人常说的一句话,生病了,是那种当地医院确诊不了、开不了刀的医院,来三德医院就对了,前提你一定得具备经济实力。不过也确实,很多没有经济实力的人也是亲朋好友拼凑拿出家底来了,即便外地就医无法报销,自费也愿意来。

  不过让马主管最满意的并不只是因为吴美凤说她准备住在陈家铺这边,而是以当时的美凤还无法理解的一些事。

  8月8日,特别顺溜的一个日子,吴美凤开始了她人生中真正全职工作的第一天,北京的八月闷热的像蒸笼一样,吴美凤一大早6点,就蹑手蹑脚的起来,尽量轻的洗漱打扮,对着镜子露出八颗小白牙,给自己一个明媚的笑容,然后穿上一双特别耐走路的三厘米小跟鞋,轻快的、充满期待的向三德医院步行走去。到地方,七点整,美凤还以为自己很早,没想到刚到医院门口,马主管的电话就来了。“喂,美凤呀,你到门诊三楼来,对,我在这等你。”要说这马主管,可是非常勤奋的一个人,她家住通县,到三德医院得公交车转地铁,至少一个半小时,可想而知她早上几点出的门。马主管三十出头,就自己在通县买了房子,虽然很偏远又是个一居,但是全靠一个女孩自己可是非常不容易,工作上非常投入,所以至今未婚。

  一大早,医院已经人头攒动了,穿过门口卖煎饼摊排队的人,又侧身闪过停车场排队准备进入的车,跟在一群热烘烘冒着汗的外地来京就医的大哥大姐大爷大妈后面,爬楼梯来到三层。马主管已经笑盈盈的在楼梯口等着她了。

  “欢迎你啊,小吴,今天第一天感觉怎么样?”马主管仿佛迎接小吴来到了自己家,也难怪,这里确实是她前几年一直打拼的地方,马主管曾经在这里战斗过五个年头,也是她干出一番业绩,最终被提拔成主管的地方,她太了解这里的情况了,所以她感觉在三德医院她有一种很深的感情。

  吴美凤刚毕业两个月,其实内心里还没有完全从大学生的心理状态里转变出来,刚换了个环境再见到马主管,还没有适应,再加上医院里摩肩接踵的人,已经完全不一样的角色,让她还没愣过神来。

  确实,过去的五年里,吴美凤读的可是北京医药大学,临床专业,在家人朋友眼中,那就是半个医生,过去的两年里,吴美凤也一直在医院实习,适应着实习医生的这个角色,几个月前,还穿着白大褂被患者彬彬有礼的称呼着“吴大夫”,几个月后,就要将别的医生当作自己的客户了,做一份以前自己觉得很陌生又有点看不太上的医药代表工作。

  一年前吴美凤在临床医院妇产科实习的时候,曾经侧面接触过两回医药代表,两个都是男性。一个是在她值班的时候给她送过一个挂着药品名字的钥匙扣的,另一个是总跟在她跟诊的老师屁股后面,据说没事就自己搬个小马扎坐在外面等候的。两个人都是格外的满脸堆笑非常殷勤,这让当时在医院作为实习医生值班,每天累得灰头土脸的吴美凤,感到格外的不一样,是什么样的工作能让人每天笑脸迎人?美凤心想,今天也轮到我了。

  马主管带着她在三楼的门诊走廊里来回走了一圈,告诉她,这是所有外科的诊室,我们的产品,就是外科常用的促进伤口愈合、预防感染的凝胶“立得清”,也是M公司在美国及全球应用最广泛的一款外科产品,虽然已经面试超过十年,但是仍然是这个领域当之无愧的领头羊,售价也不贵,一支32块钱,皮肤的各种外伤、外科术后,都可以配合使用,虽然不是抗生素类的软膏,但是轻度的问题应用它就够了,搭配抗生素类的软膏交替用,能够更大程度的减少伤口感染的问题。所以每月在三德医院销售两千只以上,光是外科就能用到七成,皮肤科两成,其他各科零散的以及住院部一成。

  马主管说到这里,转过头来笑盈盈的对美凤说,“其实我当初在这里做的时候,一个月能卖到七千只,曾经最多的一个月达到上万。”美凤疑惑,那为什么现在只有这么点了呢?马主管脸上的笑容变的有些遗憾,“是啊,去年我提升了后,接替这里的那个小伙子,叫朱彤的,没做好,客户关系一塌糊涂,很多医生还都不认识他,这半年销量还不如我以前一个月多,所以招你了啊,他上个月刚递交的辞职报告,这两天是最后截止日,待会你能看到他,说好了他今天也要来交接的。”马主管抬手看看表,“都七点半了,还不来,平时他总是医生开诊了才来,这怎么能见到人!”说罢,马主管的笑容收敛了起来,掏出电话开始给朱彤打电话了。原来吴美凤即将接受的可不是一块容易的地方,还不知是个怎么样的难题呢。可是当时的美凤完全被熙来攘往的人群给镇住了,她以前实习的医院可从来没有像三德医院早晨的门诊部这样忙碌,像超市大减价抢购一样,所有的病人排队抢号、抢着交钱、抢着住院、抢着开药,刚才马主管的话以及神色,她只听到了一半看到了一半,另外一半还是懵的。

  七点四十二,朱彤才气喘吁吁的连跑带走的出现。朱彤,一个留着平头、戴着眼镜、白白净净的小伙子,看起来比吴美凤大了那么四五岁的样子,说话也客客气气。“哎,马主管,不好意思啊,路上有点堵车。”马主管也没接下茬,反问道:“朱彤,你看这都几点了,马上8点医生们都要开诊了,你看看今天能带吴美凤交接几个客户吧!”朱彤眼神匆匆从吴美凤脸上扫过,停留没有超过2秒钟,就点点头,往一个诊室门口引过去。

  这个时候,正是患者们已经开始拿着挂号条,开始排队等叫号的时候,吴美凤她们三个人,也被簇拥在患者群中,一样探头探脑的往诊室里头瞅。还没人。“这是八诊室,普通门诊,病人最多。”朱彤回头对吴美凤小声说了一句。美凤有点没听清,朱彤就转过来补了几句,“这个诊室平时两个主治大夫,资深的,都是30出头,一个叫陈志伟,一个叫李飞,陈志伟个子一米八戴眼镜白白的,李飞矮的秃顶了,到时候你一看就知道了。”没容得吴美凤记住两个人的名字,刚哦了一声,朱彤就引着她们往过道另外一边走。“这边是九到十二诊室都是专家门诊。”朱彤手往另一边一指,“那边是一到七诊室平时都是安排别的科的。待会医院门诊大厅门口有专家介绍你都看看,挂号处电子屏幕有今天谁出诊都能看见。这会儿吧……”朱彤有点失望的说,“普通门诊估计马上就来了,但是看样子早上病人很多。专家诊得到八点半后才来,他们病区主任早上都有交班,开完会才能来。”吴美凤小学生样的点点头,还没听明白,朱彤这意思是今早上可能谁都见不上的。

  马主管习惯的笑容收了起来,不经意的哼了一声,然后拉着美凤的手往过道边上躲了躲,避免别被来回推的轮椅撞到,“美凤呀,我告诉你,今天见不着也没关系,回头给你把名片印好了,我再带你来两回,你拿着名片跟他们自我介绍更容易,一回生二回熟。”朱彤在旁边干站着装作没听见,美凤赶紧点点头。“那就等会儿吧,等李飞和陈志伟来。看能不能打个招呼。”马主管安排着,三个人就和其他的病患一样老实的排在门口,与其他人不同的是,马主管轻装简行穿着干净体面一身运动休闲打扮、一双白白的运动鞋,朱彤则是那个年代流行的粉色POLO衫还立着领子,下身一条卡其色的裤子,也是穿着软厚底的休闲鞋,一看就很方便走路。而吴美凤……她今天穿着和面试那天差不多的正装,把长发扎了个利落的马尾,一身浅色小西装裙,浅色丝袜、黑色高跟鞋,虽然人灵巧年轻,但是却是一路走了差不多20分钟来的,说实话,此时的吴美凤站着脚有点隐隐作痛,毕竟是高跟鞋。三个人一看这打扮,就和其他患者有所区别,其他患者都是风尘仆仆,疲惫写在脸上,而他们,三个人中起码有两个都目光炯炯,站定不动却四处打量搜索,看有没有目标客户出现,这是做医药代表的基本素质。吴美凤这时候还离进入状态远得很,现在还只是个看热闹的门外汉。

第三章 报道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