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剩下的三个人一阵安静,定军有点受不了:“没什么事我和秀秀就先走......”

  “我自认回归不久,没得罪过别的什么人。”,四月放下手里的茶杯,看了眼左手边的秀秀:“你们要是真当小铃铛是朋友,以后还是别做这些事了。否则龙牙知道了,锅还是她背。”

  “我敢做敢当!你别来挑拨离间!”秀秀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手都红了却不自知。她瞪着四月,要不是定军按着她,她一定是能和四月打起来的。

  定军皱着眉,难得认真的看向四月:“你喜欢龙牙很多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要是有不甘心我也能理解。但你得知道龙牙有情缘了,你的心思还是收一收吧,不然闹的大家都不好看,你觉得呢?”

  “我的心思?”四月突然讽刺的笑了:“我什么心思?我还能有什么心思?我是能换了他的心,还是给他种个这辈子只能爱我的蛊?”

  “你在小铃铛面前的表现难道不是给她添堵?引起她的猜忌破坏他们的感情?”,秀秀抑制着情绪,质问着四月。

  四月瞥了秀秀一眼:“说得这么熟练,你做过啊?”

  “你!”秀秀站了起来,身后的椅子被她带倒在地。她拔出幽月乱花就朝四月刺去。

  四月不紧不慢在桌边一击,再借力往后翻。被击中的桌子也朝着秀秀飞去,秀秀的剑刺在了桌面上,一时气急便将桌子一脚踢开。

  四月抬手将离地的桌子按下,并回头对赵老板娘点头致歉。老板娘摆摆手就继续晒茶了,对于这些打打闹闹早已经看惯了。

  四月缓缓拿出鸣雷惊蛰,指了指秀秀,无声的说了句:“继续。”

  看出四月的口型,秀秀心中发狠,跃身一跳持着双剑便再次刺向四月。鸣雷挑开双剑,再在手边转出一个圈,四月身后紫光乍现,两条灵蛇一左一右绕开四月,又在身前交缠,吐着信子对秀秀发出警告的声音。

  秀秀超灵蛇劈下,却被巧妙的躲开。她紧皱着眉头,深知有灵蛇在旁她便无法攻击四月,于是想着那就先杀了这两条蛇。

  也许是太过愤怒的原因,秀秀似乎忘记了五毒的献祭——以圣兽之死为媒介,召唤出新生的圣兽。圣兽是杀不尽的。

  秀秀毫无章法可言的剑术对于四月来说就是会主动攻击的木桩,甚至无需太过专注,便能抵挡一切伤害。

  这也是四月以补天心法来做抵挡的原因,就是想让秀秀生气,讨厌她却杀不死她。

  眼看着秀秀盛怒,却被四月和她的蛇玩的团团转。

  定军看着心里一阵躁意,反手拿枪举至腰侧,再用力一掷。一条灵蛇在扑向秀秀的过程中被长枪带着偏离,死死的钉在柱上。

  双生灵蛇命数相连,另一条只来得及对着定军发出嘶叫,便消失了。

  秀秀见灵蛇一死,便一个剑破劈向四月。四月躲避不及生生受了,见机会正好,玳弦一个连着一个打出去。

  在下一个剑破来临之前,四月默念守一法给自己一个圣手,快速祭出女娲补天姿态,随即再次召唤出灵蛇。

  死局无解。

  突然一个茶碗碎在三人之间。

  “行了,姑娘你打不过的,也别来白白毁了我的茶馆。”,赵老板娘摇着扇子走了进来,站在碎茶碗前看着三人:“小二,还不过来收拾了。待会儿算钱的时候,别忘了问这位军爷要补修柱子的钱。”

  听到这定军被口水呛了下,一脸苦涩看着秀秀。

  秀秀知道今日是教训不了四月了,于是掏出一条金砖扔给小二,瞪了四月一眼转身离去,定军连忙跟上。

  老板娘这时才喊住要离去的四月:“姑娘生的如此好看,却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耗费心机,不是在白白浪费自己的好年华?”

  四月顿了一下,回头微笑着看着老板娘,回答了一句不相干的话:“是呀,谁都看得出来我喜欢他,就他什么都不知道。”

  老板娘叹了一声“执迷不悟”便继续走去晒茶。

  四月看着远处逗笑着秀秀的定军,和堵着气不停往前走的秀秀,却突然笑了,眼里都是羡慕。

  “我其实......”,说到一半却突然停下了。看了一眼假装认真做事,实际在偷听的老板娘和小二,带着灵蛇一起走了。

  秀秀和四月的梁子结深了,便免不得去小铃铛面前说道。又有定军在旁佐证,小铃铛对四月更多了一层嫌弃。

  不过小铃铛也有开心的事,那就是小十回来了。

  可小十一回来就被秀秀拉着洗脑。等小铃铛打完大战,小十已经义愤填膺的要说给小铃铛报仇了,顺口还骂了他师爹连这种女孩子都看的上。

  小铃铛没有反驳,说到底一个巴掌拍不响,若龙牙一早便有力拒绝,也不会让她觉得膈应。

  下午打本的时候他们带着小十一起了。说来也巧,由于人数不够便发了江湖招募令,最后一个进团的是之前埋过小铃铛的奶毒。

  偏偏龙牙还心大的把小铃铛、秀秀、四月、奶毒放在了一个组里。

  定军和小十相视一眼,小十低声开口道:“哥啊,我怎么觉得要出事呢......”

  定军看了眼毫无察觉的龙牙:“我们要不要去提醒一声龙牙啊。”

  他们还在犹豫,奶毒那边说话了。

  “四月下午好啊,你怎么转pve了?”

  奶毒凑在四月身边,随手给她挂了一个凤凰蛊。

  四月也没点掉,对奶毒笑了笑:“一直玩pvp也无聊的呀。”

  四月和奶毒聊的开心,这边却炸开了锅。

  “呵,看到没?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

  “这是埋我师父的奶毒?待会儿出本我就打她!”

  “厉害啊哈哈哈哈哈龙牙这烂桃花们还是好姐妹?”

  “......”小铃铛看着他们也是无言以对。只觉得这个江湖还真是太小了。不过再一想,她们都是为了龙牙来的,所以也不算巧合。

  小铃铛再看看龙牙,龙牙正在和一些人交代待会儿的打法,并没有注意这边。

  感受到小铃铛的目光,龙牙回头确认了一下。然后抬手对着身边的人压了压,示意他要离开一下。

  “怎么了?”龙牙走过来揉揉小铃铛的头发。

  小铃铛想了想,内心的不高兴胜过了理智:“你还真该把我和秀秀和他们放在一个组啊?”

  龙牙这时才看见奶毒的名字,皱了皱眉:“抱歉刚刚没看见,我这就把她踢出去。”

  说完便把她移除。

  正在和四月聊的高兴的奶毒突然收到提醒,即将被遣送出本。愣了一下,回头看见了龙牙和小铃铛,便冷笑一声对四月说:“真是恶心,我可等着你去打小铃铛的脸。”

  四月皱了一下眉,摇摇头:“算了。不过你跟他们是什么过节?”

  “哦,我把小铃铛埋了呗。不过也算是我让他俩当了情缘。啧,没时间了,以后再说吧。”

  说完奶毒便消失了。定军叹了口气,一阵失望,好戏是看不成了。

  跟着奶毒出去的还有一个剑纯,也是当初埋小铃铛的一个。

  小铃铛正准备重新发招募令,就有两个人点进组了。一个花间和一个大师,看起来像是情缘。因为在等待的过程中,大师时不时就给花间套个舍身,刷个般若。收到大师的般若,花间也会回一个清新。

  “啧啧,看看别人这个恩爱秀的。”,奶毒被除名后秀秀就很开心了,这时还撞撞小铃铛的肩膀示意她看。

  听到秀秀的话,龙牙二话不说对着小铃铛就打了个雷,把小铃铛吓了一跳,看着龙牙一脸求表扬的表情,小铃铛失笑着给他塞了一根糖葫芦。

  秀秀满意的点点头,瞥了一眼四月,眼里满是自豪。

  四月看了眼秀秀后就移开目光不再看,而后便听见秀秀发出不屑的声音。

  这个本打得平和,除了全程被大师和花间秀恩爱之外没有别的。末了,大师问龙牙:“团长,你们下个赛季还缺人吗,我们俩可以进。”

  龙牙一边顺手摸着小铃铛的头,一边笑着回答说:“第一批团员满了,你们着急着打吗?”

  大师笑了笑:“那算啦,我是为了给我情缘拍新挂件和装备呢。”

  “挂件不以后也可以拍吗?”,龙牙听见这个理由有点疑惑。

  “那可不行!”,大师打断了龙牙的话,“我情缘才不能比别人后!哎哟,玉玉你打我干什么。”。

  被叫做玉玉的花间转了一下笔就敲在了大师头上,白了他一眼才和龙牙说:“没事啊团长,他就这臭毛病。”

  话音一落,团里安静了一下:臭毛病?是非要高价给情缘拍头一份装备挂件的臭毛病吗?

  “就他这么说话的我们已经错失好几个团了。”,玉玉安慰的拍拍大师的头:“没关系的不是第一批也没事。”

  龙牙笑了笑:“那行,大家认个朋友,到时候开了新副本我会喊你们的。”

  玉玉点头应下了,然后跟大家告别后拉着一脸委屈的大师出了本。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