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我觉得我没有办法了,我把目光投向了踏宴:“小铃铛,其实踏宴也曾经有一段求而不得的感情。”。

  “......”

  小铃铛闻声看着踏宴,示意他说。

  我猜踏宴此刻一定是在脑海里疯狂骂我而没时间编故事。所以,他才会说出这种耸人听闻的话。

  “我......喜欢阿毒师父。”

  我手一抖,杯子里的水全泼在桌上了。不管小铃铛什么眼神,我是不想抬头了。大家彼此彼此,得了空我一定给我师父师兄师弟好好道个歉。

  “你们......是盟友?还是敌对关系?”

  “?”

  “如果我十是舔狗,那你们就是盟友。”

  对不起这个关系太乱我都理不清。

  就在小铃铛掰起手指给我们算的时候,救星来了。

  “这么晚了你们还不睡呀。”,身后如空谷幽兰一般的声音传来的时候,我和踏宴都松了口气。

  “玉石呀,快坐快坐!”,我立马拉着玉石坐到我旁边,挨着小铃铛。

  “他们跟我在这儿说师门狗血史呢。”,小铃铛笑嘻嘻的跟玉石解释道。

  玉石微微一笑,转头看着我们俩:“那你们继续,我听着?”

  这宛如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我和踏宴对视一眼,示意他继续。

  踏宴深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我和他相遇在一个副本里,那天的装备有争议,最后他看我装备不好,就让给我了。然后我一感动,就喜欢上了。就......这样?”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

  小铃铛没有搭话继续磕着瓜子。

  玉石的目光在我们三人间流转,我看她收紧了一下握着茶杯的手,突然开口说道:“不如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我抬头看着玉石,突然想起了无相。

  “我们的相遇和踏宴挺相似的,但结果不一样。他拍走了我要的东西。”,玉石忍俊不禁掩嘴一笑:“他一个和尚,怎么能要我花间的东西呢。所以啊,我出本就仇杀他了。”。

  “他叫什么?”,踏宴忍不住问了出声。

  “叫......无相吧。”,玉石似乎有些回忆不起:“他曾经叫无相,后来,叫锻骨。”

  小铃铛一拍手:“我们曾经真的见过!”

  玉石轻挑眉,带着疑惑的眼神。

  “开大明宫之前,锻骨说要给你拍新赛季第一份的装备!在我们团!”,踏宴立马接上。

  玉石想了想,才抱歉一笑:“原来大家是旧相识啊。”

  “后来呢?”,我想起锻骨离开的背影:“他怎么还改名了?”

  “我出本加了他仇杀之后,杀了他好几次。于是便嘲讽他说,别玩dps了,玩个t吧。所以后来一段时间,他在我面前都切的t。”

  “那你们怎么......”

  “你们应该记得,当时在那个本里我们还跟团长说,开了大明宫喊上我们俩?”

  小铃铛点点头。

  “后来我们就分开了。我便进了大明宫了。”

  “为什么呀玉石?你不喜欢他了吗?”,踏宴不懂。

  玉石似乎想到什么似的,笑容有些微妙:“嗯,不喜欢了。”

  “可是!”,踏宴不顾我桌下使劲捏了捏他的手:“他很喜欢你呀!”。

  玉石抬头看着踏宴,眼神很是嘲讽。

  我感觉踏宴的手缩了一缩,又继续说道:“后来他一直在我们团,有一次团里说八卦,便问他关于你的事。”

  踏宴顿了顿,声音才低下来:“玉石,只是提到你他就已经要哭了。”

  玉石手指摩挲着杯沿,似乎没有什么情感起伏:“什么时候?”

  “两年前。”

  “你看,你也说了是两年前。”

  “可锻骨他昨......”,踏宴一时愤慨收不住嘴,听着他就要把昨天的事说出来,我拉着踏宴的手连忙一用力,踏宴差点从凳子上跌下去。这才反应过来。

  “昨什么?”,玉石笑着抬头。

  “......锻骨他做了好多都是为了你。”

  玉石突然笑出了声:“又是两年前?”

  踏宴没有说话了,我此刻终于是理解到了为什么小铃铛一开始不愿意和玉石接触。

  她笑的甚是好看,但也让我觉得心惊。仿佛她下一秒就会对踏宴出手似的,我下意识的转了转身子将踏宴挡住。

  小铃铛听了半晌,才出来打圆场。抬起酒坛酒给玉石和自己满上:“没事,男人都是坏东西!”

  玉石和小铃铛干了一杯,小铃铛才接着说:“当时那团长就是我前情缘,后来也是被他气的进了大明宫。”

  玉石替小铃铛满上:“我倒不是气的,他说我从来没喜欢过他,嗯,那就没喜欢过吧。死了情缘我也没啥亲友,那天闲着无聊想起来大明宫里风景不错我就来了,看到个不一样的选项还挺有意思的。”

  小铃铛又喝了一杯:“男人都不是东西!”

  玉石点点头:“男人都不是东西!”

  两人说完转头看着我,我立马甩掉踏宴的手:“男人都不是东西!”

  踏宴给自己倒了杯酒猛的喝了下去。他瞥了我一眼,眼神有些幽怨。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便也小口小口喝着酒。

  或许是夜色不错,也可能是酒味香醇。难得这么聚着,聊得尽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凌晨。

  小铃铛人小酒量也小,是第一个倒下去的。玉石的脸微红,却也能保持着清醒。

  踏宴已经是抱着我喊师姐了,不撒手还说以前不该偷吃我的鸡翅膀,并声泪俱下的承认了一桩桩一件件的恶事。

  我本来没这么晕,被踏宴晃的现在有点想吐在他身上。

  “陵崖,你来了。”,我听见玉石的声音在我旁边响起,我忍着恶心抬起头,发现走来的正是陵崖。他朝玉石点点头便向着小铃铛走去。

  只听他叹了口气,便将小铃铛一把抱起。我心下一急便要起身,却被玉石和踏宴双双拉住。

  踏宴瞪着我,这会儿倒清醒了:“你不许去打扰我师父师爹!”

  还不等我反驳,玉石便说:“让他去吧,也给他一次机会。”

  “他要是图谋不轨!”

  “不会的,得不偿失,相信他明白。”

  说完玉石看着我俩,笑的有些暧昧不明:“要不给你们喊个水鬼领路?我想去别的地方转转。”

  踏宴突然坐直起来:“去吧,我们俩还能再喝两盅。”,然后他便目送着玉石远去。

  “你这是打什么主意呢?”,我看着玉石的背影,觉得有哪里不对。

  “今晚月色这么好。”,踏宴晃晃悠悠的给我俩满上酒:“自然是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我有些疑惑,可一听他这么说便想到我一把年纪了还是个单身毒。不免有些难过,于是一手撑在桌上,一手把着酒杯,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踏宴各说各话的继续喝上了酒。

  玉石问船夫借了一艘船,独自踏上去。

  船行至湖中,又突然觉得有些孤寂,便从腰间摸出了白鹭霜皇笛打算吹一吹,让身周别这么安静。

  一曲终止,玉石幽幽的叹了口气,呼吸间突然觉得头晕目眩,等她微微清醒过来,便看见笛子从手中脱落掉下湖去。

  玉石有一瞬间停止了思考,来不及脱掉外衣就往湖里跳。

  这片湖是六道傀儡通往剑圣的湖,湖中有毒障,玉石发觉到意识逐渐模糊,却定了定心神继续往下游。

  湖底已至,又遍寻不到。玉石只觉得头疼的像是要炸开死的,心想着趁这番身死之前一定要找到位置,待会儿复活到传送官处,再过来捡一次。

  玉石放弃了挣扎,似乎感觉到距离身死不远了,她闭上了眼睛,听觉和触觉却更灵敏——有人跳水了。

  或许是水中有毒障的缘故,从她有了感受到她睁开眼睛这段时间,那人已经到了她身侧。不等她看清,久违的触感和力度已经环抱住了她。

  玉石被人带着上岸,哪怕看不见这人的表情,也能猜得到他的急切。

  玉石有些想笑,果然这毒障厉害,又果然是太久没回忆了,以至于一中毒一回忆,便能出现如此真实幻觉。只是这幻觉,她没那么想要。

  可当眼前人把玉石抱上岸,月光倾洒,玉石坐在地上看着两人的影子,她才彻底清醒过来。

  “踏宴领你进来的?”

  “你投湖做什么!”

  两人的话重叠到一起。玉石看着锻骨紧皱的眉头,竟觉得有些快意。

  “天气不错,喝了点酒,此情此景,适合投湖。”,玉石直视着锻骨:“这位大师,我回答完了,所以我的问题呢?”

  锻骨仍后怕的喘着气,过了几秒才冷静下来,说:“我不认识踏宴。”

  玉石也不理他,给自己念了一段清心静气,休息片刻,便又要往下跳。却被锻骨猛然一拉。

  锻骨的手紧紧捏着玉石的手腕丝毫不放松。眼神有些凶狠:“不待见我到宁愿再次投湖?”

  玉石此刻也有些被激怒,将手用力一甩,冷笑出声:“大师未免太看得起自己,我捡我掉的东西,需要请示你?”

  “捡什么?”

  玉石没说话,转眼看向湖面。

  听见身后扑通一声,转头再看,锻骨已经不见了。

  

第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