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锻骨和她不一样。

  她早已融于大明宫中,哪怕身死也没有丝毫的问题。可锻骨不行,他如果因中毒,因溺亡,对他的身体也会产生很大的伤害。

  等了很久也不见锻骨上岸,玉石渐渐握紧了双手。

  就在她犹豫不决要不要跳下去的时候,一只手先扒在了岸上。

  玉石连忙后退一步放松全身。

  锻骨上来了,带着她的白鹭霜皇笛,眼神中也带着些惊喜和坚定。

  “你没丢!”

  “挺好看的,没丢。”

  锻骨上前一步,伸手想触碰到玉石,却又被躲开。

  “玉玉......”

  “别!”,玉石猛然抬头:“这个名字你不适合叫。”

  锻骨愣了愣,这才回到以前的模样,他后退半步站好,却紧握着笛子不放,他突然一笑:“我不适合?”

  “锻骨,没意思的。”,玉石转身,连余光也不给他:“这都几年了,我现在是真的不喜欢你了。”

  锻骨的心突然紧收,虽然早已经知道玉石这些年过的定是没有他过的煎熬,但此刻听玉石说的明白,免不了心里更加苦涩。

  “玉石。”,锻骨深吸了一口气,依旧想在玉石面前表现得温柔:“你说希望给陵崖一个机会,你为什么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呢?”

  “你偷听?”

  “......是。”

  玉石突然想起小铃铛那句“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想到陵崖和眼前这个人,还真是不错。

  “哦,原来你们狼狈为奸。看来陵崖的机会也不用给了。”,说完转身便走:“笛子你要是喜欢,那就还给你。”

  锻骨紧紧握着笛子,一身衣服湿漉漉的,在月光下湖边,很是凄凉。

  我扶着踏宴走三步倒两步的回小院子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眼神有些发虚,又离得有些远。于是我使劲拍拍踏宴:“你看那是不是锻骨?”

  踏宴这才抬头认真看了一眼,随即点点头:“哎,爱情真苦。”

  这话我不爱听,我一直是一个崇尚幸福的毒:“那是你没看见好的!”

  踏宴用力摆摆手,表示不愿意听我多说。我被他晃的很是头晕。

  路过小铃铛院门口的时候,又看见陵崖红着眼坐在外面,我有心上去问问,便拖着踏宴走了过去。

  折腾了半天也坐不准台阶,气的我把踏宴往地上一扔。陵崖在旁边冷眼看着,也没打算来帮忙。

  “怎么说老哥,你这不在小铃铛旁边,出来干啥?”,我努力让自己的身形摆正,这样陵崖就不会在我眼前晃。

  “她哭了。”

  “哭啥啊......你欺负她了?”,我突然有些清醒。

  “她哭着骂我,问我为什么要辜负她。”

  “你为什么要辜负她?”

  陵崖没有说话,看了眼地上的不省人事的踏宴,又看了眼醉的晃晃悠悠的我。

  起身走了。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没了。

  身心疲惫,困的快睁不开眼了。

  我目光选中了一个小卧室,刚走了两步又转身回来,把踏宴拉扯起来继续走。

  进了屋子我便觉得好事做够了,重新把踏宴往地上一扔,随便脱了鞋,爬上床,盖好被子,进入梦乡。

  宿醉的结果自然是四个酒鬼一个都没醒。

  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我是被刻梦的尖叫声惊醒的。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坐起来,就看见刻梦捂着嘴指着我,我有些迷茫,便听见她喊到:“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在这儿偷情!我这就走!”。

  说完她便跑出去了,几秒,从门口左右两边各自伸出来一个头。

  小铃铛,玉石。

  我还是有点懵,不等我发问,便听到我身后一个性感带着磁性的声音响起来:“怎么了?”

  我突然觉得脑子一片空白,慢慢转头看过去。

  眼前这人伸懒腰的姿势顿住了,顺着我的身体往下看,又在腰间止住。

  他眼神回收,看向自己,半晌他问:“为什么......我没穿衣服,你穿了。”

  我压抑住自动想要尖叫的喉咙,声音有些颤抖:“现在是在意这些事情的时候吗?”

  “昨晚我们,发生了什么......”

  “小......小十,你和菜毒,你们......你们......”,小铃铛震惊了半天也没能说下去。

  旁边的玉石打了个哈欠:“你们睡了?”

  “没有!”,我和踏宴齐齐回头。

  我急忙掀开被子,用自己完好无损的衣服证明自己。

  “哦。”,玉石莞尔一笑:“踏宴,你被阿毒睡了?”

  “我......我断片了。”,踏宴气息还有些虚,说出这话的时候语气里是无尽的委屈。

  我不可置信的转头,可我根本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眼前的踏宴上身没有任何衣物,全部散落在地上和床上,虽然有被子遮住他的腰下,可从我的角度看下去也能看得出,被藏在被子里的部分,也是什么都没穿。

  我试图冷静下来回想昨晚所有的事情,却发现全都是碎片。

  “我看见了陵......”,崖字还没出口便被踏宴捂住了嘴,在他的眼神警示下,我微微点头。

  “然后我看见了煅......”,我又被踏宴捂住了嘴,好的,我点头,不能说。

  “然后我又看见了......”,在踏宴还没动手之前我急忙住嘴了。

  我认真想了想,转头看着门口的两人:“那就是,昨晚我们喝了酒,然后我们就进这个卧室睡觉了。”,我谨慎的舍去关于那两个人的片段,才说出来。话刚说出口,就发现问题很大。

  “哎。”小铃铛叹了口气:“菜毒,你要对我们小十负责啊。”

  我眼神有些幽怨,我明明可以找陵崖作证昨天踏宴已经不省人事,而我也困的不行。可是我不能找。

  他们俩走了之后,我才回头瞪着踏宴。

  “好像是......地上太凉我醒了,然后上了床又觉得太热就......”

  我想把他推下床,一想到他什么都没穿,便住了手。在踏宴十分无辜的眼神下,我掀开被子跑出去了。

  院子里,小铃铛和玉石已经喝着茶等着了。

  我有些尴尬的拢了拢头发,走过去挨着坐下:“聊什么呢。”

  “在说聘礼呢。”,小铃铛回答我。

  “小铃铛那边出聘礼,我这边出嫁妆。我们还在讨论能送些什么。反正以后大家都还在这里。”,玉石笑眯眯看着我。

  “不是,我们没有......”,我连连摆手。

  “阿毒,我衣服你扔......哪......了......”,踏宴裸着上身站在门边,一抬眼才发现玉石和小铃铛都还没走。

  我回头便看见玉石和小铃铛暧昧的眼神。

  我心里一横,走进屋子从被子里把他衣服扯出来——我刚起来的时候就发现它被塞在被子里了。

  扔到踏宴身上后不等他穿好就拉着他到石桌前坐好:“你自己解释!不然我就把秘密全说出来!”

  “秘密?你们还有小秘密?”

  踏宴没法,想了想才重新把昨天的故事讲了一遍,刚讲到我带着他回院子路上,就被玉石打断了:“陵崖这是对我们小铃铛有什么心思?”

  小铃铛一听,嘿嘿一笑,果然被转移了话题:“他送我回来的呀!那怎么不见他呢?”

  我接着说:“我们回来的时候看见他了。还是他扶着踏宴进的房间!然后把踏宴扔在地上。我实在是太困了才也在这个房间睡的!”

  踏宴挠挠头:“是我不对,我这人睡觉事多,觉得地上不舒服迷迷糊糊上的床。”

  小铃铛听得一愣一愣的:“不是,现在你俩睡没睡不重要,陵崖对我是不是有意思啊!哎我觉得我对他一见如故,是不是缘分啊。”

  玉石轻笑:“我觉得不错,估计陵崖面浅。”

  我和踏宴点点头。

  玉石接着说道:“这事还得你们俩单独说,我们可以助攻。”

  踏宴和我点点头。

  小铃铛皱了皱眉,手撑着脸:“嗯我觉得也是,我这么可爱怎么可能不喜欢我?那我是直接跟他告白?”

  “别呀,女孩子太主动不好的。如果陵崖有这个意思,那就让他来。”

  “可是怎么让他主动呢?”

  玉石瞥了眼踏宴。小铃铛秒懂。

  “小十,你和陵崖熟,不如你去怂恿怂恿?”

  “怂恿......”,我心下认真想了想怂恿这词的用法及例子。

  踏宴吞了口口水,觉得这个情报让他有些觉得困难,于是他虚心请教玉石:“请问我该怎么做。”

  玉石转过头: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以你和陵崖的交情,这事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小铃铛没想这么多,忙点头:“小十,为师的幸福就在你身上了。”

  我看着踏宴的表情,想了想觉得有些理解,表面上是背着师爹帮师父追另一个男的,实际上是当着师爹面帮师父追师父心中所爱。

  真作。

  我和玉石交换了一个眼神,我在玉石眼里分明看见了她渴望看好戏的心思。万花弟子果然切开都是黑的。

  玉石走后,踏宴才慢慢反应过来玉石一直以来的腹黑,于是他猛然醒悟般的哼了一声,拉住小铃铛说:“师父,你来,我告诉你一个大的!”

  见我要偷偷走,踏宴瞪了我一眼,示意我坐下给他之后的话作证。

第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