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争吵

  林晓雨所住的回龙小区自建成起已经有二十多个年头了,规模不大,只有十多栋六层楼高的房子,远远看去,原本雪白的墙上石灰脱落,斑驳一片。一栋栋楼房紧密地挨着,窗台的防护栏也已经锈迹斑斑,感觉随时都会掉下来。

  小区里住的人大都是到外地来打工的人,因为房租便宜的缘故,这环境不太好的小区里也住满了人,从窗台防护栏上挂着的五颜六色的衣服便能看得出来。

  林晓雨七弯八拐地走了一会,来到一栋单元楼下,他抬头望了望,默然不语地看了半晌,走进了楼道。

  楼道里没装电灯,漆黑一片,本来天就有些黑了,进了楼道更是什么都看不清了,林晓雨慢慢走着,楼道里异常的安静,鞋子拍打地面的声音如雷鸣般刺耳。

  走到二楼,走廊里总算安上了钨丝灯,虽然上面满是灰尘,光线不是很亮,但也聊胜于无。这层楼住着十几户人家,依稀能听到各家各户的说话声。

  林晓雨继续朝着楼上走去,每层楼的格局也都差不多,到了四楼才停下来,走廊里传来一阵吵闹声,林晓雨愣了愣,走到了家门口。

  他犹豫一会儿,将门打了开来。

  房间不是很大,十平米的客厅,摆满了各种东西,左边放了张双人床和一个组合衣柜,中间有张折叠桌,上面摆了两盘还冒着热气的菜,右边则是一张长桌,摆了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最里边就是做饭用的灶台了,一个微胖的老妇人正站在那里炒菜。右边还有一个房间,关着门,里面传出的声音赫然便是林晓雨在走廊听到的吵闹声。

  林晓雨轻轻把包放在长桌上,走到老妇人身边,轻声唤道:“外婆,我回来了。”

  老妇人名叫苏月琴,五十来岁,头发已白了大半,除了眼角的鱼尾纹脸上也没什么皱纹,身子倒也硬朗。

  苏月琴听到林晓雨的声音明显一愣,转头看他,道:“晓雨?你怎么回来了?明天不上课吗?”

  “嗯,我们放假了,三天过后就去中考了。”

  “这样啊,早知道你要回来外婆就把肉一起给炒了,你正长身体的时候,得吃点儿好的。”

  林晓雨心里一暖,轻声道:“吃啥不是吃?再说了,我有啥辛苦的?您比我辛苦多了,每天不但要做事儿,还得一天天地听着他们吵,我听着都烦,您怎么受得了?我也没在家里……”

  苏月琴把炒好的菜盛在盘子里,林晓雨连忙接过手端上了桌,两人在桌旁的小凳子上坐了下来。

  苏月琴叹了口气,道:“家里的事儿啊,你也别烦心,你就好好读书,眼看着快中考了,你可不能松懈。”

  林晓雨道:“您就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您还不知道我啊?考个高中有啥难的?我的目标可是大学!还早得很呢。对了外婆,之前我不是参加那啥作文比赛吗?得了个二等奖,那可是市级作文比赛!就凭这个你还担心我考不上高中吗?”

  听了林晓雨的话,苏月琴满面的愁容也消退不少,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道:“外婆也老了,没指望过啥好日子,就想看着你顺顺利利地考上大学,那我就心满意足了。你爸妈的事儿啊,我也不想掺和,就是想掺和也掺和不进去,外婆还是那句话,你就安心上学,别跟他们闹脾气,咱们过咱们的,他俩过他俩的,好不好?”

  林晓雨面色一寒,哼道:“我哪个星期回来他们不吵架的?整层楼都听到了,也不嫌丢人。要我说,这日子过不下去就趁早别过了,省的看着心烦。”

  苏月琴一愣,再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成了一声叹息。

  这时,房间里的争吵声更大了,林晓雨和外婆一同看向紧闭的房门,苏月琴长叹一声,拿起筷子递给林晓雨,道:“别管他们,吃饭吧。”

  林晓雨眉头紧皱,霍地一下站了起来,走过去直接把门打开了。

  随着房间门被打开,房里的争吵声也停了下来,只见一个男人坐在床边上抽着烟,而女人则插着腰站在一边,脸上怒气依旧,狠狠地瞪着那个男人。

  林晓雨的爸爸转过头看着门口皱着眉头的林晓雨一愣,道:“晓雨,你怎么回来了?”

  而林晓雨的妈妈却看也不看他,对着他爸吼道:“今天先把事情说清楚,说不清楚我跟你没完!”

  林晓雨他爸道:“孩子在这儿呢!有什么改天再说,我不想跟你吵。”

  “你不想跟我吵?你以为我想跟你吵?这日子没法过了!林海,我告诉你……”

  林晓雨紧咬牙关,眼中怒火升腾,房间里的两个人仿佛是他的仇人一般,恨恨地瞪着他们,他浑身不住地颤抖着,捏紧了拳头使劲一下锤在门上。

  “够了!”

  房里两个人皆是一愣,愕然地看着门口的林晓雨。

  林晓雨抬起颤抖着的手指着两个人,吼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成天吵来吵去的有完没完了?是,我不在家里,你们可以不顾我的感受,但是我麻烦你们,能不能想想外婆?啊?她天天给你们洗衣做饭,你们还要当着他的面吵架,成心气她是不是?外婆有高血压你们不知道啊?你们还是不是人了?我告诉你们,要是外婆被你们气出病了老子跟你们没完!日子没法过就离婚啊!TMD成天就知道吵吵吵!老子看着就心烦!”

  林晓雨说完话便扶着门不停地喘气,显然被气的不轻。林晓雨他爸林海只是低头抽烟,也不说话,而他妈本来就在气头上,被林晓雨一吼哪里还控制得住?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林晓雨面前,抬起手一巴掌便扇了下去。

  “啪”的一声,异常响亮,林晓雨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疼,一边耳朵嗡嗡直响,眼中金星乱冒,差点一个不稳摔倒在地上。

  “你天天读书读书,读到牛屁股里去了?你们老师就是这么教你跟爸妈说话的吗?还翻了天了?”说完林晓雨他妈直接提起脚对着林晓雨踢了过去,林晓雨正头晕眼花站立不稳,被踢了一脚直接躺倒过去。

  林晓雨他妈还不解气,顺手超起门边的撑衣杆对着林晓雨就是一顿打,一边打嘴上还一边不停地骂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话。

  林海仍然坐在床边,兀自叹了口气,但却依旧坐在床边上袖手旁观。

  这时,苏月琴从客厅跑了过来,一把夺过林晓雨他妈手里的撑衣杆丢在一边,把林晓雨扶了起来,对着他妈大声道:“杨素梅!你疯了啊?你们吵架别把气撒在孩子头上啊!”

  杨素梅也不理她,只是瞪着林晓雨,又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林海,冷笑道:“你们合起伙来跟我对着干是吧?好,林晓雨,还有你林海,你们给我听着,你们要觉得这日子没法过就滚出去,没人稀罕你们呆在这里!”

  看着林晓雨脸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额头上还有被杨素梅踢出的淤青,苏月琴心如刀割般疼痛,看着杨素梅那怒火中烧的脸,哀声道:“你今天到底抽的什么风?之前还好,你还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现在连班也不上了,整天就在家里吵架!还往孩子身上撒气!我这老不死的都替你感到丢人呐素梅!晓雨马上要中考了,你不为自己想想也为孩子想想啊,你真的要逼死我啊?”

  说完,苏月琴脸上已是老泪纵横,杨素梅傻了一般地站在那,朝着苏月琴缓缓走了两步,林晓雨一把推开她,吼道:“你滚啊!别碰外婆!”

  林晓雨扶着苏月琴一瘸一拐地往客厅走去,看样子腿也被踢伤了,林晓雨一边走一边道:“外婆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去管他们……”

  原本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个人一齐沉默下去,这狭小的房子总算得到了片刻的安宁。

  林晓雨安抚好了苏月琴,又走到房间门口,淡淡道:“你叫我滚,好,我滚,中考志愿的事你也别在旁边指手画脚,我的路,我自己走!”

  林海一惊,转过头来,还不待他说什么,林晓雨便走了出去。他愣了愣,犹豫半天终于还是站了起来,经过杨素梅旁边的时候冷声道:“你自己看看你做的什么事?”

  杨素梅对着门外大声道:“你走!你走了就别回来了!”

  林海大怒,恨恨道:“你这疯婆子!”

  林晓雨快步走到苏月琴旁边,说道:“外婆,我先去罗伟那儿住两天,你不用担心我,中考我是肯定会去的,您就好好休息,等我回来。”

  说完,林晓雨走到床下拿出一个信封,提上包便走了出去。苏月琴本想拦他,但始终没开得了口,只是不住地摇头,脸上满是悲切。

  林海看到林晓雨果真打算离家出走,心中一惊,正要去追,苏月琴却把他拉着,林海不禁皱起眉头,苏月琴轻声道:“马上就中考了,你们天天吵架他肯定是静不下心的,晓雨的性子你这当爸的也应该清楚,万一到时候他做出什么事来,可就害了他一辈子啊。你让他出去静静吧,他那么聪明,不会出什么事儿的。”

  林海哑然,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道:“妈,先吃饭吧。”

  两个人坐在桌边无声地吃起了饭,屋子里满是压抑的气氛,压的人喘不过气来。而杨素梅也没出来,“砰”的一声将门摔上便没了动静。

  林晓雨从单元楼里走了出来,大腿钻心的疼,他越想越气,一脚踢在路边的绿化树上,颓丧地蹲了下去。

  天已经黑了,夜色斑驳,楼上各家窗子里透出昏暗灯光,但楼下却连个路灯都没有,什么也看不清,林晓雨就这么埋着头蹲在地上,也不知蹲了多久,他感觉脚麻了,刚站起身,眼中黑点乱闪,只觉一阵目眩,差点又栽倒下去。

  等缓过神来,他一瘸一拐地朝着小区里的便利店走去。

  走过一个路口,便看到从不远处的便利店里透出的白炽灯光,林晓雨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走到门口,只见老板娘一家三口正在坐在一张折叠桌旁边吃饭,刚想好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林晓雨就这么呆在了门口。

  正对着店门口的老板娘不经意抬头间,刚好看到门口的林晓雨,连忙起身道:“是晓雨啊,站那儿干嘛呢?快进来。”

  林晓雨犹豫一会儿,拖着步子走了进去。

  坐在老板娘对面的是她女儿,是个跟林晓雨差不多大的女生,她回过头看了一眼便惊呼道:“林晓雨,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脸上青一块儿紫一块儿的,又跟人打架了?”

  林晓雨低着头默然不语,现在他心里一团乱麻,没一点想说话的意思,气氛不觉有些尴尬起来。

  老板娘给她使了个眼色,起身给林晓雨抽了张凳子,林晓雨道了声谢便坐了下去,等他坐下后老板娘便关心道:“晓雨啊,你这是怎么了?跟王婶儿说说。”

  一旁默不作声的老板也看了他一眼,把碗放了下来,问道:“是不是你妈又打你了?”

  林晓雨沉默一阵,点了点头。

  女生皱起眉头说道:“我说杨阿姨也真是的,未免太过分了吧?林晓雨成绩又好,也很少给家里惹事,干嘛老是打他啊?每次都打得浑身是伤,她不会是更年期来了吧?”

  老板娘在她头上轻拍了一下,道:“吃你的饭,就你话多。”

  老板掏出根烟给自己点上,还给林晓雨递了一根,老板娘瞪他一眼,道:“你干嘛?人晓雨才多大你就给人递烟?你巴不得人家学坏是吧,收着!”

  林晓雨抬头看了看老板,又看了看桌上的烟,最终还是拿了起来,拿起桌上的打火机点燃,深深吸了一口。

  老板娘傻眼了,那个女生也傻眼了,两个人张大了嘴,目瞪口呆地看着吞云吐雾的林晓雨,唯独老板依旧一脸淡然。

  老板娘问道:“晓雨……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你这……你妈知道吗?”

  林晓雨心情不好,也没避讳的意思,无所谓地说道:“去年开始抽的,她还不知道,知道又能怎样?大不了打我一顿完事儿,这么多年都打过来了,我还怕这么一次?”

  老板娘急道:“晓雨啊,王婶儿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也别嫌王婶儿絮叨,这不是怕不怕你妈打你的问题,你还这么小,现在就开始抽烟,多伤身啊,以后身子哪里受得了?”

  林晓雨摇了摇头,苦涩地笑了笑,说道:“以后?现在都过不好,谁知道以后会是个什么样子?”

  老板娘继续说道:“以后的路还长,你年纪还小,很多事儿你还没经历过,更不会明白这人在外打工要受多少苦,只有读书才是唯一的出路啊!大人说你也都是为了你好,要是别人家的孩子谁会管啊!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就是你妈脾气差了点,但是也都是为了你好,她日子也不好过,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应该晓得才是。你现在该做的就是好好上学,别的啥也别想,等忍到大学了啥都好了。你看看那些坐办公室的,多少不是什么大学生博士硕士的?多威风啊!你王婶儿没上过什么学,也没读过多少书,大字儿不识几个,只能在这开个小店,这辈子是不可能坐办公室吹空调了。”

  林晓雨冷笑一声,道:“为我好?我怎么就看不出来他们哪里为我好了?哪个星期我放学回来他们没吵架的?一天一小吵,两天一大吵,我知道,他们怎么样那是他们的事,我没权利管,我也不想管。但是我外婆有高血压,天天看着他们吵万一哪天气出病了怎么办?他们怎么就不想想这个?我气得半死上去把他俩骂了一顿,把我打了叫我滚,然后我就出来了,这叫对我好?那我宁愿不要这个家!”

第三章:争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