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三只流浪猫

  第四章

   1.转眼就到了初冬时节。河岸的芦苇都开了花,一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白色的芦苇倒映在绿水中,绿色的河水衬着湛蓝的天空。

  南汐和初夏已经初二了。

  河流的名字也叫“怡清”。河岸上有一座寺庙,金黄色的琉璃瓦盖的屋顶,红色的漆的墙壁。芦苇遮住了大半个寺庙。站在桥上就只看见一个屋顶了。庙前有一颗大榕树,枝干粗得两个小朋友手拉手也抱不过来。枝叶很繁茂,树上常有小鸟光顾。

  最近天气都不怎么好,一直淅淅沥沥地下小雨。南汐最烦下雨天,下了雨到处都湿漉漉的,哪都不想去。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钻在被窝里不起来。可是没办法,天气再糟糕,学也是要上的。

  闹钟响了N遍之后,她从床上坐了起来,无奈地揪着乱糟糟的长发,哀嚎一声:“该死的义务教育……”

  “这鬼天气咋这么冷啊……?”南汐骑着自行车,脑袋缩在衣领里,恨不得两只手都塞进口袋。可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正在下雨,她必须一只手撑伞,另一只手扶车把。

  “南汐哇,你考虑过你说这话时哈尔滨的同胞们的感受嘛?”初夏两只手都没有扶车把,一手撑伞,另一只手放在口袋里,咧着嘴笑得没心没肺,“咱广东算好的了。知足吧你。”

  “要是生活在海南就好咯!”南汐仰天长叹。

  初夏不失时机的往她心口上插刀:“你可拉倒吧!一到夏天就别说你想出生在东北!臭南汐。”

  “林初夏!还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看在天气这么冷冻得我心寒的份上,你就不能说句好听的话温暖一下我冰冷的心嘛?!”

  “你可拉倒吧!就你还心寒呢!”

  “……林初夏!!!”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到了怡清河畔。只要过了桥,再走两百米就到学校了。

  “南汐……”初夏突然来了个急刹车,害的跟在她后面的南汐也不得不停了下来。

  “怎么了啊?”南汐无奈地扶额,问。

  “我好像听到了小猫的叫声!”初夏跳下车,在路边找了起来。

  2.

  路边的芦苇丛下,三只小猫咪缩成一团挤在一起,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虽然茂盛的芦苇为它们挡住了一部分风雨,但它们的身子还是被雨水打湿了。

  它们眼巴巴地看着南汐和初夏,可怜兮兮地发出“咪咪”的叫声,好像在说:“带我们走吧,不想再被风雨弄得狼狈不堪了,能给我们一个家吗?只要有个温暖的睡觉的地方就好。”

  “好可怜……”初夏看着它们无助地眼神,心顿时融化的不像话。

  南汐也跳下车,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哪个狠心的家伙把这么可爱的小猫丢在这里?”

  “南汐,怎么办啊?总不能让它们活活在这里冻死了吧?”初夏抬头看向南汐,眼睛红红的。

  “先带到学校去吧。”南汐叹了口气,俯身抱起一只小猫放在了自行车前面的篮子里。

  她们把猫咪带到了学校,寄放在了小卖部。放了学又将它们带到怡清河岸边的寺庙里。南汐和初夏这才打量起小猫咪来。

  三只小猫老大是一只黄白相间的招财猫。南汐两人给它取名为“白尾”,因为它的尾巴是白色的。

  老二和老三都是灰溜溜的小花猫,只是老三有点特别——尾巴上断了一截骨头,所以取名叫“断尾”,老二就叫“长尾”。

  初夏对招财猫“白尾”爱不释手,所以果断的把它抱回家去了。南汐也想领养一只,无奈家中已经有一只大花猫了,再带一只回去,奶奶非把她轰成“炮灰”不可!

  白尾去了初夏家里,剩下的长尾和断尾就暂时放在寺庙里。

  南汐和初夏一日三餐都伺候它俩,给它们带牛奶,带肉。

  两只小家伙很惹人爱,每每到吃饭时间就会跑到桥头等初夏和南汐,吃饱后就爬那棵大榕树,站在树杈上“喵喵”地欢叫。

  初夏考虑了一下,把长尾也带回家了,只是后来还是死了。剩下的断尾很孤独,整天郁郁寡欢的。南汐好心疼,但是却无能为力,因为她不能带它回家。

  后来,南汐把断尾交给了班上一个爱猫的男生喂养,但是只一个星期男生便把断尾送回给了南汐。

  于是南汐和初夏依然把它安置在寺庙里。

  3.

  这天早晨,南汐和初夏像往常一样揣着牛奶和鸡蛋去喂“断尾”。看到她俩儿,断尾欢快的迎了上来。

  “这是你们养的猫吗?”庙旁的小门突然打开,一个老婆婆走了出来,笑眯眯的问。南汐这才发现观音像前不知何时燃上了香。

  初夏礼貌的回答:“不是我们养的,是在那边捡的。”

  “在这里养猫挺好的,能抓老鼠……”老婆婆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嘴里嘟囔着走开了。

  南汐吐了吐舌头,看着断尾喝了牛奶,吃了鸡蛋,拉着初夏跑开了。

  然而中午,当南汐和初夏再一次来到寺庙时,却发现断尾不见了!早上没喝完的牛奶还在杯中,没吃完的鸡蛋也还安静的躺在碗里。断尾唯一的玩具——一只铃铛,也静静的在地上。香炉里的香已经燃尽了,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了断尾清脆的叫声,显得单调不已。

  “会不会是到山路那边去了?”南汐问。

  寺庙边有一条曲折泥泞的山路,路边绿草丛生,平时鲜少有人涉足。断尾是三只小猫中最活泼好动的一只,不排除它“外出玩耍”的可能性。

  可是南汐和初夏沿着山路叫唤了半天也没听见有啥动静。倒是刚买的小白鞋染上了黄土变得“面目全非”了。

  “啊!”南汐一拍脑门,叫了一声,“该不会是早上那个老婆婆把断尾带走了吧?”

  那个老婆婆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对佛又那么虔诚,又好像很喜欢猫的样子。

  如果断尾真的是被她带走了,应该会过得好的吧?南汐低头想了一会儿,轻声说:“希望断尾可以好好的吧,它自己在寺庙里过得并不好,我们能力有限,给不了它家一般的温暖。长尾走了,白尾在你家过的也很好,断尾也应该有一个家。”

  南汐和初夏收拾了碗里的鸡蛋和杯中的牛奶,将那只铃铛放在榕树下的泥土里。

  如果有一天断尾回来了,也许它还记得它,也还记得她们。可是,断尾这次一走,便再也没能回到寺庙来。

  以至于很久以后南汐再次回想起来都会后悔自己没有将断尾抱回家。

  4.

  最后一只猫咪也有了归宿,南汐和初夏又回到了枯燥单调,每天“家——学校,学校——家”两点一线式的生活。每天在ABCD诗词文章里读的嗓子冒烟,在数学方程式中苦苦挣扎。

  一切,都回归平静。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便到了隆冬。

  虽然怡清地处中国南面,但北风也是一天到晚“呼呼呼”的刮个没完没了。吹在脸上就像刀子划过一样,生疼生疼的。

  虽然不会下雪,但那霜下的也是够大。

  早晨起床,站在窗前放眼望去,田地里的禾秸上白茫茫的铺了一条地毯。

  好看是好看,但也是让人冷得龇牙咧嘴,恨不得整个人都缩进大衣里才好。

  “喂,我们捡到一只小花猫,很像咱们家的‘空调’呢!”那天放学刚到家,弟弟妹妹们便争先恐后的向她汇报。

  “空调”是南夕家的大花猫,长得很萌,捉老鼠更是一把好手,长得肥肥胖胖的,嘴里成天到晚“喵喵”个没停。

  空调是一只挑食的猫,只吃鱼和猪肝拌饭,它是奶奶的心头肉,奶奶戏称“孙子都没它得人怜惜。”

  听了他们的话,南汐的好奇心一下子就上来了:“在哪呢?带我去看看呗。”她说完这话,心里却隐隐约约的掠过一丝不安。

  5.

  南汐顺路还叫上了初夏,一行四人来到了安置小猫的地方。

  “看!就是它!”推开小房子的门,弟弟就像献宝一般的说。

  看到小猫的那一刻,南汐和初夏都定住了。它多么像断尾啊!

  它蜷缩在角落里,发出有气无力的叫声,比在芦苇丛下时还要可怜兮兮,孤苦无助。

  “它怎么啦?”南汐回过神来,问。

  “后腿被车子压断了,完全站不起来了。”妹妹抢在弟弟前头答道。

  “它……很像断尾呢……”初夏的目光从猫咪身上转移到南溪脸上。

  南汐点了点头,向角落里的猫咪走去。看到南汐向自己走来,猫咪抬起了脑袋,眼神涣散的看着南汐,前爪不安的挠着地下的芦苇花,拼命的想要退后,再退后。

  南汐心疼极了,蹲下身来,伸出手轻轻的抚摸它的脑袋。它猛地伸出爪子要去抓南汐的手,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仿佛在警告南汐:“离我远一点儿!”

  “它……好可怜。”初夏走上前去,轻轻地抱起小猫,眼里亮晶晶的闪着光。

  小猫在初夏怀里挣扎了一会儿,便安静了下来,微微急促的喘着气。

  “它……它是断尾!”南汐指着小猫的尾巴,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初夏闻言将目光落在小猫的尾巴上,那最后一节断了的尾骨是那样的刺眼。

  “到底是哪个讨厌的家伙把断尾整成这样!”南汐看着在阳光的照耀下依然毫无生气的断尾,气就不打一处来,“我们这里又没有兽医,怎么给它治疗啊?怎么就这么狠心轧的过去,心里不会良心不安吗?”

  “别说了,去买点牛奶吧。”初夏了解南汐火爆的臭脾气,连忙打发她去跑腿。

  6.

  因为断尾,南汐和初夏又忙碌了起来,然而这一次忙碌的却不止她们俩儿,还有一大堆小学四年级到六年级不等的小屁孩。

  南汐和初夏没时间的时候,他们就是一支力量强大的后备军。

  他们带着断尾晒太阳,给它的伤腿上药,给它梳理毛发,还负责它的一日三餐,南汐和初夏一想到小屁孩们的举动就感动的稀里哗啦。

  “喂,我不要叫他‘断尾’了!重新取个名字吧。”那天傍晚,南汐正在做作业,弟弟走了过来,敲了敲她的书桌,从一旁拖过一把椅子大大咧咧的坐下,说。

  南汐抬眸,不满的瞪着弟弟,没好气的问:“取什么?”这个捣蛋鬼,都读四年级的人了,却一点礼貌也没有,从来不喊南汐“姐”,总是用“喂”来代替,要不就直呼大名。

  弟弟看出了南汐的不满,悻悻的又带着点儿讨好地说:“你想取什么就取什么。”

  一阵风过裹着十二月的寒冷从窗子袭了进来。

  南汐打了个寒噤,脱口而出:“就叫‘瑞雪’吧!”瑞雪兆丰年,希望它能捱过这个冬天,快点好起来,健健康康的活下去。

  然而断尾,不,是瑞雪,到底没能战胜寒冷和疼痛,在12月16日晚上走了。

   12月17日,为了能看看瑞雪,南汐很早就起床了。

  天气有点阴沉沉的,寒风呼呼的从耳边吹过。路上湿湿的,可能下过雨吧。

  南汐推开小房子的门,瑞雪被一件大棉袄裹着,静静地躺着。

  南汐掀开棉袄的一角,无意间碰到瑞雪的身体——冰冷而僵硬。

  南汐心里咯噔一下,一下子扯掉棉袄,瑞雪还是一动不动,没有一点儿声响。

  “它的眼睛还睁着呢。”初夏指着瑞雪,声音发颤。

  “是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吧?希望他转世投个好胎。”南汐轻轻的为他合上眼睛,叹了口气,转身走出小屋。

  初夏拉过棉袄,轻轻的盖在瑞雪身上,深深的看了它一眼,轻轻的带上门出去了。

  小屁孩们在小屋后挖了个坑,把瑞雪埋掉了。

  一群毛孩子哭成一团,仿佛死掉的不是一只猫咪,而是一个心爱的宝贝。

  南汐和初夏收回了贪玩的心,为初二的第一场期末考做着准备,天气越来越冷了。

第四章:三只流浪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