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踏入红尘万丈

星星百合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另类学习

  混杂在一群找工作的女孩中,临上楼前也跟着陆陆续续赶来的女孩一起,排着进到一层大堂的卫生间,对镜补妆,天气太热了,汗液流的多,精致的妆容很容易就花。

  先是报名,面试.

  三天后接到通知,面试过关今天安排试手势。

  窄窄走廊被二十几个女孩子占满了,大家等着叫名字,有的透过其中一扇门上的长条透明玻璃朝里张望——

  “咪咪”正在里面,细长条的大家姐问:“会不会做?”

  “会一些”

  “会什么”

  “踩背吧”

  咪咪抓住吊杠踩了上去,她开始在大家姐背上摇晃,忽而左脚滑下去,忽而右脚滑下去,底下的人说“你下去吧”

  咪咪一脸迷迷糊糊下去了,听到她跟身边相熟的朋友抱怨“那个家姐长的什么肉啊,那么松的,哪站得住啊”

  下一个是“波波”,人如其绰号,挺着对绝对碾压一众的家伙站在门口,从这天起,大家就真诚地叫她波波了,后边又有一个小号的,也有对结实醒目的。现在,波波没等大家姐开口,马上说“我不会,我原来是做卡拉OK的。”

  再下来又有人试了试,有的直接说不会。

  到了小波波,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年纪,顺顺溜溜走进去,站在那里,踌躇了一下,貌似帮着家姐抚了抚衣服皱褶,然后一言不发跑了出来,女孩子们诧异之后莞尔,她是太小了。

  接下来呢,小波波好像想起来什么,又回去了,开始在那背上左一下右一下,大家脖子伸长不禁赞叹:她好会哦——

  一下两下,又移到腿上,照旧一下两下,不温不火频率相同,下面闷闷的声音传出来:做下一个动作。小波波就把手移到上身,大家姐翻过身:“你就会这两下的啊。”

  “我就记起这些嘛”小女孩嘟囔。

  第二日下午,培训开始,另一个身材丰满的大家姐走进来,指着一个女孩子“做板”,等板趴好,开始从做肩教起,教过几个动作,大家分头练习。

  咪咪说“听说大家姐也是这做行出身,当年很红的。”

  “现在肥了,不过脸还是蛮好看的,我好多朋友都认识她”,一个女孩接着说。

  “听说她现在在我们这里一个月底薪就有---”说这话的是阿珍。

  桃子仿若置身姹紫嫣红中,眼睛都不够用了,眼波流转之间,迷失了

  我想我迷途了,永无止境,穷命奔逐

  我想我迷途了,迷惘徘徊,空空如无。。。

  广西女孩正板着咪咪的脸“你不怕你香港的老公知道你干这个,他那边还有钱给呢。”

  “唉,越来越少,你看他那样就知道了,好孤寒的,天天吃饭的时候一帮蹭饭的,这排生意又不顺,赚那点都吃了。平时他在香港,我把家里的电话转手机上了,他不知我在哪。”

  “你说他老婆知不知道你这个人?他在这边一住这么久。”

  “她说不知道,谁知道呢”。。。。。。

  大家姐玉跟着瘦瘦柳条身板的三十多岁的大家姐张走进来。

  看到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大家噤声。张又教了一遍,板着脸盯着大家练了半个小时工夫,现在大家各自找板,互相练习,没伴的就在按摩床上想着练。

  几天过去了,现在大家基本上掌握了大部分动作,一进门就能听见一片问候声:舒不舒服,舒不舒服。。。。。。操练者问下面的板,或者是:哪不舒服,再加以改进,挺起劲儿的。

  这会儿,咪咪的手机响了“老公啊”,她急急示意,女孩子声音小了下来——“我,我在家跟朋友玩呢,没事啊——知道啦,你早点回来,什么,当然都是好朋友啦,你回来介绍给你。”

  咪咪收了线“我老公耳朵很灵的,他问我什么舒不舒服啊,你哪不舒服啊。”

  跟咪咪相好的广西女孩问“他会不会怀疑你啊?”

  “不会,跟他五六年了,这点信任还是有的。”

  旁边的女孩一脸垂涎,“那你不是大把钱花?”

  “也没什么钱。”咪咪谦虚

  “总有几十个。”

  咪咪笑“那有的吧。”

  她居然有那么多,收获了一屋子羡慕嫉妒。

  咪咪生得很是怜人,一头微黄短发散发着柔软的质感,脸长得似猫样,肤色粉嫩,想来阿珍是嫉妒才说她“长得什么呀,不猫不狗的.”,另一个年纪大点的又不感冒阿珍“她脸的肉是一旋一旋的,女孩子哪有这么长的。”

  这个下午,外边下着瓢泼大雨,大家缩着身子披着毛巾坐在那里。

  一个女孩提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天家姐又不来教我们?”

  “都快被遗忘了。”

  是啊是啊,大家附和。

  阿珍问一个面容有些憔悴的女孩“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吗”正思忖着怎么回答。

  “你们看发型有滴像来自清水市的樱桃小丸子是不是,就叫你小丸子了。”

  “还不如叫小桃子呢,反正都是吃的。”

  “是小桃子好听,那小桃子你家哪里的?”

  一边惊奇就这样有名字了一边答“好像我们口音好像啊。”

  “是不是啊。”阿珍笑。

  其乐融融中,大家姐张进来,阴着一张跟天气一样的脸,大家赶快掀掉身上的毛巾。

  “你们到底想不想上班,如果你们手势不过关只能继续练,谁先练好谁先上。”

  广西女孩首先打破沉默“现在没有新的动作教,原先教的都练得差不多了。”

  “你们都练好了嘛?”

  再加上个叉腰的动作活脱青楼里的谁谁。那自己成了什么,无非混点钱花花而已,不要弄得严重,桃子赶紧回过神来。

  面面相觑之后,大家还是高高低低地回应“都好了”“差不多了”

  “那我做板,你——”她指向阿珍,“你来做。”

  张就位,阿珍帮她铺好毛巾,旁边的女孩又帮家姐盖好脚

  “别紧张”女孩子鼓励阿珍。

  连贯的动作下来,阿珍不负众望。

  大家姐起身没说什么,她开始教大家做臀部,阿珍做板趴下,大家姐教了几遍出去了。

  大家忙不迭围住阿珍“舒不舒服”一边从下面看着阿华沉醉的脸。

  一会儿,咪咪问“你们说做哪最舒服?”

  几个女孩子回“做那呗”,其中一个嘀咕“都那个了”

  “看一看是有什么反应了吗,不会吧傻女。”作势摸了一把——

  嘻哈一片,那女孩抢白“我说的是那感觉。”

  “那你说这要是个男人呢——”一房间坏笑

  身处沉沦,可以暂时懒理外边雷雨交加,暂且偏安一隅,小憩片刻。

  两天后的下午,大家姐玉走过来,关好门,小声问大家:“谁的波大?”

  “我的。”咪咪自荐。

  玉看了看咪咪,就带她出去了

  屋里静寂片刻,很快唏嘘起来.一个不满地说:“哇,她怎么好意思说自己的大啊,波波的呢?”大家齐齐找波波。

  “就是,我一个都比她两个大了”波波抱膝坐在角落幽幽发声。

  阿珍又推出小波波“这个也比她大啊。”

  这会儿姑娘们的注意力都在波波身上,波波长得很高大,脸相就很成熟,但身材就一级棒,该大的毫不含糊,腰却纤细,腿很修长。

  由于那家伙没法忽略的大,挺拔,大家一直质疑,有大名星的也大,但一松胸罩准耷拉下去,这回趁着同仇敌忾,由阿珍开始一双双尖利的爪子伸过去,伴随着一片:哇哇的惊叹:真的真的。。。。。。

  阿珍不死心,直掀进去,眼睛也进去了“有没有疤有没有疤?”等她伸出头来:哇,真正好看,极品,哇哇,嘴脸一副不可思议。

  大家忘记了刚才的不快,一味啧啧“鬼妹身材啊,真是真是。”

  大家姐张来教了大家最后几个踩背动作,说再过两天培训就要结束,只剩一个个试手势了,过关就上岗。

  等张出去,阿珍对波波说:“波波你是一定会红的。”

  波波回到“你也会红的。”

  佩佩问正上吊杠的小波波“你办暂住证了吗?”

  小波波说“没有,来查房不开门”小波波问大波波“你呢?”

  波波说“我们那里一般都是晚上查房,我都不在家。”

  小波波没心肺“那你去哪了?”

  大家就哈哈了,告诉小妹妹大姐姐干坏事去了呗。

  佩佩就问波波:“你那次是怎么出来的?”

  “啊---你进去过?”大家立刻竖起耳朵

  “就是嘛”佩佩说“你坐台还好呢,不累,不过你现在给我们讲一讲,传授点经验嘛,别那么小气,嘻。”

  “前一排卡拉OK差不多都被查封了,查的很厉害,”听着波波娓娓讲来:她最后一天在卡拉OK做台,那天警察突然冲进来,一声“警察,别动”,小姐立刻作鸟兽散,波波一看别的地方无路可逃,就往楼上客房跑,敲了一间客人的房门,客人不知就里地被她闯了进去,警察也追到了,连带着穿着睡衣怎么都说不清所以然的客人一起带走了,害得客人搭不到第二天的班机。。。。。。

  大家都说这波波太坑了,又催着波波往下讲。

  后来波波在里边任凭怎样,只说自己没干什么,就是唱歌,第二天晚上让她走时她还以为会被带到哪里,结果让她出来了。其他女孩就没见出来。这事还真是坦白从严抗拒从宽呢,真一认那就没完了,你成宝山,别人成了挖宝人是也不是。

  那时节女孩子都往外冲,跑到前面的一声尖叫往回跑,大家就一窝往回跑,哪个出口都有警察,一个女孩撞到条子怀里还在叫,乱死了,好难跑出来。。。。。。

  咪咪回来了——房间里安静下来,屋里人都觑着咪咪潮红的一张脸。

  片刻,广西女孩同她搭话“怎么样啊?”

  看起来神情颇得意“是帮大家姐一个朋友做的”,一边捏着钱在大家的目光聚焦中晃了晃,放到皮夹里。

  谁闲闲地说了句“够钟了,回家了。”收拾东西,大家散去。

  果真,过了两日,大家姐过来试手

  玉试了整个下午,只试过两个人,张又试过一个,三个人将就过了。

  桃子和小波波商量着先等一等,这两个家姐是比较难对付,尤其是姓张的,做得好,她在那享受着,做得不好她喝斥你。

  另一边正临着开业,玉张两位还要忙着订工衣,印各种单据,以及一应琐事,没法分身过来了。

  这天是个年轻高大的男孩来试,桃子和小波波一反消极,来精神了;就是他了。本来试钟要一个一个进房,但两人决定共同进退,就一起进来了。

  小波波先上,手忙着嘴巴也不闲,丢三拉四做到了踩背,脚一滑夹了男孩的肉,那板直叫痛,桃子立刻上去帮他揉,小波波也蹲下来,板说不是那,那是咯吱窝。

  小波波笑“你看还把他踩痛了”——

  轮到桃子,桃子就问那男孩“你需不需要休息一下,我去帮你买饮料?”

  男孩说不用不用,可能他也是巴不得快点搞完交差。

  所以尽管桃子照样丢三落四,蜻蜓点水,也没什么要紧的。

  都做完了,两人忙问靓仔“怎么样怎么样?”

  靓仔连说“可以可以。”

  就这样稀里糊涂过了关,心情大好。

  “幸得这个靓仔,碰到大家姐死定了。”

  “就是喽,交了那么多钱。”

  “你说我们练的怎么那么差劲?”

  “谁知道,反正一上手大脑一片空白。”

  “就是你太小不懂事,我呢又老了,记性不好。”

  这天提早下班,桃子和那些女孩子分开之后打电话:“赵姐啊,那边没事吧?”

  “放心吧,早上我给准备的早餐,有蛋有肉有菜有主食,小孩可爱吃了,我们家老王按时送去的,晚上一样去接,饭菜都预备好了,等孩子回来就开饭,不会耽误一点时间,你忙你的啊。”

  大姐知道桃子担心的是什么,话说回来,,每月几千大银,不就是因为这早早晚晚才请的这两口子吗?也算物有所值了,听到电话里传来大姐的声音,桃子放下心来。好在住在楼上,方便照应。

  桃子打了个电话给个朋友,前几天联系过,,聊的还好,这是桃子来到这个城市认识的第一个朋友。那时桃子在亲戚的档口落脚,住在附近的朋友时尔过来帮衬。

  桃子离开那地方之后,两人仍有来往,一起出来吃吃饭聊聊天。

  今晚吃吃饭是次要的,主要是另有所图,桃子感叹自己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主要是下午咪咪提醒还是刺激了她及一干群众——下午咪咪来迟了,跟大家姐说她去朋友那里拿了两千块钱,一再地说:什么都没做哦,那人很好的。

  所以桃子也想试一试,不然一脚踏进来干什么。尽管牛刀小试,看这招是灵也不灵。

  晚上,两人在某酒店门口碰面,几句话过还是老熟人的感觉,朋友提议去吃海鲜,于是坐上车去了一个渔村,,这一带海鲜档成行成市,现在这个饭点生意很旺,朋友去停车。

  桃子排位,有些茫然地看着喧嚣热闹的场景:唉,一次都没带那孩子来吃,甩甩头一个饭有什么,本就不想吃啊,但不能扫兴啊说:我不吃尸体的。客随主便吧。

  坐下来,朋友就问桃子最近在做什么,桃子实话实说了。

  朋友听过只说“那不错啊,到时告诉我号码,我去点你。”

  桃子就说“不错什么,要是你老婆,你就肯定不这么说。”

  “我老婆要年轻,我就让她去,多好赚啊——哈哈哈,说笑说笑。”

  两人边吃边聊,菜过五味,桃子引到正题,跟他讲起那里边的事,对方饶有兴致的听,也自然顺到咪咪今天下午的事,临到这实在开不了要的口,婉言同他借。

  朋友倒也爽快“我不是大款,帮你两千还是没问题”一边掏出钱包,数出递给桃子“拿去租房,没地方睡可不行吧。”超爽快。

  接过钱来自己都说不上什么滋味,只能说挺复杂的心情啊。

  饭后朋友提议去唱歌,当然不可能拒绝,其实很累,因为绞尽脑汁,任务完成,精神松驰了,就更想不拘哪里躺下去,想起来新发的工衣还没洗,明天还要穿。。。。。。

  别看朋友看上去斯文一派,说话还有点女声,一叫服务员“姐姐姐姐”还有许媚气,唱起歌来,绝对男人,真是好听。

  可桃子的肚子经不起这顿美食,坐下没多久就开始不停跑厕所,坐不了几分钟又去。

  这边厢,朋友同志放声高歌,让桃子疑惑:朋友到底需不需要自己做伴,人家是根本自娱自乐嘛。

  终于放空了,那边嗨够了,两个人打道回府,各自回家。今夜桃子对那个栖身的所在倍感温暖,也真心念叨:朋友真好。

  一回家,轻轻打开里间的门,轻轻走过去蹲下身来,孩子睡相安然,帮孩子盖好被,轻轻退出来关好门,安心啦,安心啦。

  最后一天试手,来的是位大家叫杨总的中年胖女人。小波波和桃子好庆幸,幸亏那天是那好说话的靓仔,你看那叫杨总的,躺在那里瓷实的一身似有千多斤重,哪是我辈伺候得了的。

  人高马大的波波很显然已经很是用心在做了,她还在挑剔,这用力不对,那不该怎样怎样,要这么这么抓肉,又说:这是为你好,有的客很难缠的,所以手势一定要好。

  整整折磨了波波整个下午,波波又是汗又是火,又不能发作,那八婆比大家姐厉害多了,不让你上班,你不就泡了吗。

  终于结束了,剩下姑娘们了,大家为波波不平“都舒服那么久还不满足呢。”

  “就是喽,波波那么大力都不够,我们不是抓痒的了。”

  “波波你也是,昨天干什么去了,是个男的试,说不定看了你那两个试都不用试了,直接征服。”佩佩揶揄。

  “样子还要装一下的,不试在里边干嘛?”

  “问小桃子和小波波,昨天在里边干嘛了。”

  “啊,怎么又扯到我这了。”小波波嘻嘻笑。

  阿珍说“这两个家伙好精的,我们都是小心翼翼拼死拼活,她两个在里边嘻嘻哈哈,爽死啊。”

  佩佩接话“就是嘛,,你昨天在这里就好了,是个大靓仔啊,就不用伺候这个母夜叉了,哎,那波波,跟我们大家老实说昨天你去哪了,跟你取取经。”

  “不可复制,你又没两个——”一个女孩说

  “去你的,那就更要取经了,本来就先天不足哦。”

  波波还是一点不介意“昨天跟一个朋友去深圳了。”

  “有没有拿那个嘛?”

  “一万块。”波波平常地说。

  哗,立刻压倒了咪咪。

  桃子讪笑,为两千寝食难安,策划一个大阴谋。在这里没有什么遮遮掩掩,就是为钱嘛,谁还不是呢。

  “你知道什么——”一个女孩跟女伴耳语者什么,一定说波波了,另个女孩回到“那有什么,他肯给我也可以呀。”

  阿珍对着小波波“小不点,你整天跟我们在一起还不学坏了呀。”

  “没事的,小波波早学坏了,是不是。”她是大家的开心果。

  后来大家姐叫阿珍,咪咪等三四个女孩,出去对面房里。

  玉跟她们说:公司打算捧她们几个做红牌,然后就是问她们“你们能不能做那个——”

  “是体外吧?”阿珍直截了当。

  大家姐不置可否,几个女孩一时沉默。

  咪咪首先表态“我是没问题的。”

  停一下之后其她人也都说“那我们也没问题。”

  另一个房里的女孩颇有微词:又没叫波波。当然还是为着自己的心情微妙。

  波波还是惯常的态度:无所谓。老样子和佩佩靠在一边,一副懒塌塌的架势。

  后来阿珍告诉大家“其实有很多动作,她们根本就没教我们。”

  “切,都那么老了还留一手,真是的。”

  桃子想,也没必要学那么多吧,记得教过的就够了吧,何况——是吧,惯常师傅只负责领进门的,其它的在自己了,有些没法教。

一、另类学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