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氏部族

东方海火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弱水河畔

  时正初夏,繁星满天,一弯明月斜挂中天,月光如水银泻地般照亮大地上,阔大的梧桐树叶在风中飒飒作响,惊飞的雀鸟在村落上空盘旋鸣唱,夜深人静,银辉闪烁的弱水河上徐徐飘着一叶扁舟。小舟头亭亭玉立着任氏部族的圣女娲,舟尾则站着女娲的守护玄水,氺爷爷是任氏部族年纪最长的守护,地位在其他守护之上。两人刚从任氏部族的上水部郊外归来,身心都有些疲惫。

  爷爷,我觉得您今天就让表哥将那些扣下的牛羊还给仙族人,这件事做的实在欠妥,那些仙族人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尤其是那个傲尤,他将竟然说我们地里长的青苗连野草都不如,想起他那,拒不认错嘴脸,我就生气。”女娲边说边愤怒的挥舞着手中的长槁,小舟摇晃着推开银辉,快速的向前驰去。

  氺爷凝望着液晶,满慢条斯理的说:“这气是你自己找的,共工才多大点,您就让他做一方的守护,这下好,他竟然在我们到来前就将人饲养家的牛羊当成自己的猎物都给分吃了,结果是有理也成了无理,我若不将剩下的几只牛羊还回去,人家就把我们弱水任族当成强盗部族啦。”

  女娲反驳道:“我觉得这事怨不得表哥他们,表哥们都在能吃能喝的时候,平时族里给他们的食材有限,他们吃掉仙族人的牛羊情有可原,他们犯的不过是小错,而那些仙族人不在自己的仙域游牧,却翻山越岭的来到我们这里糟蹋青苗,他们犯的是大错。”说到这里,女娲气恼的说:“爷爷,您什么也不问,就将牛羊还回去,我认为您这是有意偏袒仙族人,早知道你会这样,这次出门,还不容让有司叔带我呢!”

  “难怪一路上也不吵着要我说故事了,原来是嫌我老人家处事不公。”氺爷爷微笑着辩解道:“我们与仙族中间也就是隔着几座山,平时在山中还经常可以遇到,大家言语想通,在一起时都挺熟络,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吃点亏,有好处。”

  爷爷将绵延无际的太行山竟然说成了几个小山头,女娲明白爷爷的意思。如果不是傲尤太过蛮横泼辣,这点得失女娲也不会计较,如今牛羊都还了,后悔也来不及了。女娲撅着嘴眺望着暗夜朦胧中那个的圣女部,风儿撩起女娲的秀发,月儿为女娲周身平添一抹神韵。月光如水,粼波映天,圣女部一片安逸。

  位于太行以西,黄河以南的任氏部族,有着神州本源部族之称,部族主要由上水部,下水部,圣女部三大部落组成,因为三部沿弱水河呈品字形分布,形同一个整体,所以外族人将任氏部族称为弱水任族。

  弱水任族人主要靠种植农作物为生,任族人种植农作物的方式简单粗犷,多数土地都是在春季烧荒后,直接撒上种子,收成如何就看上天了。在任族,因为种地的主角不是男人,而是女人,所以任族的家庭女人的地位要高于男人,一家之主多是有岁数最长的女人担任。这些一家之主通常都被族人称为姥姥。

  圣女的地位十分特殊,她既是被人们敬奉给上天的祭品,又是代表着上天主宰整个任族的圣灵,圣女的权力源于他的十二名守护。为了防止圣女的圣体遭人玷污,给任族招来无妄之灾,任族的人为圣女配备了十二名守护。这十二守护曾经代表着任族十二个任族内最大的家族,家族依靠这十二民守护掌控者圣女,伴随着岁月的流逝,家族分裂的越来越多,家族与部族间的矛盾日趋严重,这十二守护变成了圣女专属的护卫,他们超出了家族的控制,正逐渐成为一个新讯的群体——贵族。

  每个人生下来后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生存,在任族,姥姥们如果不能劳作,她将被家族遗弃,面临他的将是死亡。圣女如果被上天抛弃,面临的也是死亡。

  小舟缓缓靠近岸边,氺爷爷拿起绳索精准的套在岸边的木桩上,未等小舟停稳,女娲纵身跃上岸,终于回来了,女娲慵懒的伸展了一下腰肢,在她起腰的时候,惊愕的看到,从梧桐树的暗影中走出了两个人。两人都戴着仙域燧人氏族独有的独角面具。其中一人手持着大棒,乌黑的毛发从裸露的大嘴下如瀑布滑过胸膛,消失在脐下,凶猛彪悍犹如雄狮。另外一人则手拿一根精美的木棍。身后还背了个行囊,从身材上可以看出他是个少年。

  看着两人来到身前,女娲心里很害怕,嘴上却不服软,定下心神后,她战战兢兢的怒声道:“牛羊都已经还给你们了,你们还追过来做什么?”

  两人中,手持大棒的叫傲来,手拿木棍的叫伏羲,傲来是以游牧为生的仙族人,因为多数牛羊并不属于他自己,所以牛羊对于傲来来说就用他的生命一般的珍贵,而伏羲则是仙域内最富盛名的燧人氏之子,燧人氏族人在仙域,不仅拥有神一样的地位,还拥有成群的牛羊,是仙域唯一一个可以不用为吃穿而发愁的氏族,物质上的丰盈并没有让伏羲满足,他渴望更多的认知。

  傲来挥舞了一下大棒,恶狠狠地说:“你是谁呀,牛羊说还就还啦。”

  女娲傲然地说:“我是弱水河的圣女女娲。”

  听了女娲的话,傲来圆睁双眼惊喜道:“你就是圣女!”

  看到傲来贪婪的眼神,女娲感到很后悔,她不该说出自己是谁,虽然在自己族人面前他是圣女,但是在外族人眼中她就是一只肥羊。她眼神慌张的看向爷爷玄水,爷爷老了,弯着腰一直在咳个不停,看到爷爷这样,女娲愈发懊恼,回来时,她不应该拒绝表哥们善意的护送。

  傲来咧着大嘴‘嘿嘿’笑道:“既然你们将牛羊还了,我们也不难为你,只要将那些被你们吃掉的牛羊给个说法就行。”

  女娲沉下心神,一边思虑办法一边问:“你想怎么办?”

   傲来得意的说:“听说你们这女人窝的玉石美,那就一头羊一块上等玉,一头牛吗——”

  在傲来放松警惕的瞬间,一直弯腰咳嗽的玄水爷陡然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了傲来的大棒,并大声对女娲道:“丫头,快去敲神鼓。”

  惊醒的女娲闪身绕过傲来,恍如一只小兔子般飞奔而去,待到傲来重新夺回大棒,跟上一拳将玄水爷爷打倒在地,女娲早已不见了踪影。

  瞪着伏羲,傲来气恼的质问道:“伏羲,你怎么不拦着那个小圣女。”

  伏羲没有回答,茫然的发问道:“傲来大哥,我们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还难为人家一个小姑娘做什么,你在族中不是从来不欺负女人和老人的吗?”

  “这些异族人比我的牲口还少两条腿,怎么跟我们仙族人比!”傲来轻蔑的说:

  伏羲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从没想过,自己心目中那个慷慨豪放,有情有义的傲来大哥会是这样的人,都是人,不是亲人的人就连自己的牲口也不如,这种想法伏羲连想都不敢想。

  ‘咚咚’的鼓声震撼了整个村落,鸡鸣马骁,安静的村落顿时沸腾起来,月光下,人影绰绰,难以计数的人纷纷向鼓声响起的地方涌去,在哪里,任氏部族的圣女殿巍峨耸立在一方高台上。高台上,鼓声停止,高台下,,人流开始蜂拥向弱水河边。

  傲来奔到河内才发现伏羲并没有跟上,扭身大声道:“伏羲,您不跑,等什么呢?”

  “傲来,您走吧,我要留在这里。”伏羲平静的说:“我这次出来,就是要认知未知的世界,我想这里就是我要寻找的地方,如果就这么走了,再回来就难啦。”

  傲来看伏羲心意已决,嘟囔了一声:“伏羲,你傻啦!”说完就屈身潜入河水中,不见了踪影。

  傲来走了,伏羲环视了一下四周,陌生的环境让他感到恐惧,看到氺爷爷还躺在地上,他急忙俯下身子查看氺爷爷的伤势,氺爷爷伤得不重,在伏羲为他抹去嘴角血渍的时候,就听到氺爷爷喃喃的自语道:

  “可恶的仙族人,连老人家都打。”

  伏羲汗颜。这时候,几个半大少年已经率先赶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长着马铃薯头的半大少年,伏羲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半大少年已快如闪电般的夺过了伏羲的量天木,伏羲站起身,紧随其后的几个半大少年,有摘伏羲面具的,有抢伏羲行囊的,有扒伏羲依附的,所有人几乎同时一起发难,配合之默契,动作之娴熟,让人瞠目结舌。伏羲无奈,只能牢牢护住自己最后一点底限。

  伏羲狼狈不堪,想跑却已经不可能了,潮水般涌来的人已将他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这时候,一位身穿白色羊皮长袍,手持法杖的中年男子分开众人,喝止住了这群半大少年的疯狂举止,随着半大少年的轰然散去散去,中年人走到伏羲跟前。中年人长发飘飘,不仅面善,还黑有风采。伏羲认得他,只是不敢认。

  “伏羲,你不认得我了吗?”有司和蔼招的道:

  “姑父,真的是伏羲喜极而泣的说:

  有司淡淡地道:“不要叫我姑父,我跟你姑姑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说完,有司看到女娲走了过来,撂下一句:“伏羲,你姑姑的事以后再说。”就迎了上去。

  有司的话让伏羲感到恨茫然,有司姑父同姑姑燧人年一起在神山之巅守护盘古神迹已经十年了,十年间怎么可能不发生一点事情。伏羲想跟过去听有司在跟圣女说些什么,新的问题又出现在伏羲面前,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花墙,伏羲环视视了一遍,发现只有不多的几个男人手持长矛正在圈外巡查,面前的基本全是女人,一个个叽叽喳喳,巧笑嫣然地看着自己。伏羲伸手分开花墙想要突出重围,没想到,这些女人根本没想让他走,伏羲的举动反而陷入了重围。在伏羲尴尬万分,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就听一个嘶哑的声音道:。

  “吵闹什么,没见多男人嘛?”

  花朵闻声四散开来,伏羲长出一口气,随即他惊愕的看到几个小老女人排成一溜走了过来,他们似乎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身材瘦小干枯,满脸都是岁月的沧桑。就连一举一动也都惊人的协调一致,当为首的姥姥停下后,其余姥姥有条不紊个的呈扇形站到伏羲面前。

  大姥姥用狐疑的目光将伏羲上下寻摸一番后,声音冷酷严厉的问问:“你是谁家的后生,半夜来我们这做什么?”

  不容伏羲说话,有赶了过来,抢先道:“大姥姥,他是我的侄儿,专程从仙域来看我,不晓得这儿的规矩,惊扰了大家。”

  “我说呢,适才听我孩说,村落里来了个后生,长得狠招女人喜欢,我当时谁家的孩儿,原来是又死你的侄儿,”大姥姥看着伏羲啧啧的赞道:

   相似的话大姥姥说完二姥姥说,二姥姥说完三姥姥说。在夸伏羲长相英俊的同时,明显也在讨好有司,伏羲惊讶地看着有司,这位曾经孤零零地在神山之巅守护神迹的祭司,如今在弱水河的任氏部族想染生活的相当不错。在伏羲百无聊赖的时候,他听到女娲叫他。

  “燧人伏羲。”

  伏羲急跑几步,来到女娲身旁,兴奋地问:“什么事?”

  “你就是仙域里那个最有名望的燧人氏族的人吗?我爷爷经常说起你们,”停顿了一会,女娲摇摇头说,“这次见到真是让我失望。”说完不等伏羲辩驳,完搀扶着氺爷爷就走啦。

  伏羲黯然无语,这次看到人家杀牛宰羊,立刻急急火火跟着傲来老绑架圣女,这事做得的却有欠考虑。如果再多谈一次,后果断然不会如此。

  圣女娲一走,人群开始迅速散去,弱水河畔,唯有有司和小姥姥们还谈得火热,一点点吃穿上的小事,大姥姥问完二姥姥问,二姥姥问完三姥姥问。伏羲听的只打瞌睡。有司却不温不火一一解答。这是十年前,神山上那个岁数不小,却腼腆的像个大男孩般的有司吗。伏羲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啦。

  “伏羲,走啦。”有司伸手拍了下伏羲道:

  伏羲惊醒环顾了一下四周,东方的天空已经开始泛白,弱水河畔只剩下了他和有司两个人,按耐不住的伏羲终于有机会问出了萦绕在心头多时的问题。

  “有司叔,你和我姑姑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伏羲迫不及待地道:“我记得当初,我爹带我和姑姑上神山时,你和姑姑相处的甚是融洽,后来,我姑姑每次岁末姑姑归来也说您待她甚好。你怎么说不是我姑父呢?不在神山上,”

  已经能够准备离去下的有司听了伏羲的话,停下脚步转身愕然道:“从那时起,你姑姑她就一直待在那飞鸟绝迹的神山之巅上,,没有回家吗?”

  伏羲迟疑的道:“除了岁末,姑姑不在神山上陪你,还能在那。”

  有司喃喃自语道:“想不到她说探索天之奥义竟然是真的,一个小姑娘独自待在神山上,怎么可能受得了!”

  伏羲急切的道:“有司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快说呀。”:

  有司沉思着道:“伏羲,记的那天,你爹将你姑姑留在山上,带你下山后,我知道族长的心意,心中十分感激,可是当天晚上,我看到你姑姑在用水清洗盘古遗下的图腾,我上前问她为什么这么做。她说要腾出地方绘制星河图,探索天之奥义,我当他顽皮胡闹,就上前阻止,三拉两扯的就和你姑姑打了起来,真没想到,我竟然没有打过你姑姑。”

  有司摇着头,想必至今仍觉不可思议:但是伏羲却不觉奇怪,因为他的姑姑燧人年在仙域跳舞无人能出其右,倒是损毁神迹,殴打神司,伏羲无法相信,这些事会是他那聪明美丽,勇武大方的姑姑能做出的吗?

  长吁短叹一会,有司接着道:“当时,我脑子里就像乱麻一样,一心就想着尽快下山,追上你爹告知此事。将你姑姑你带走,你姑姑看穿了我的想法,将下山的绳索都砍断了,我强行下山半途还扭了脚。”有司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才道:“如今的仙域每个氏族都有自己的祭坛,早已经没有人在上神山祈福了,我们有司一族世代守护神山也就是守护那几幅图腾,既然图腾没了,神山也就不再是神山了,我待在神山上也没有什么意义。”

  有司没说他扭伤脚跟姑姑有关,但是伏羲相信,这事跟姑姑脱不了关系,因为她小时候经看到小姑常在暗中欺负别人。小姑做了么多错事,仗着山高路险瞒着大家,只是事情早晚会败露,族人知道这事会如何,让人知晓,伏羲不敢想象。

弱水河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