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爱是什么?

  弱水人认为人死后,魂灵最终都会随着云朵来到西之极的昧谷,昧谷是天与地的分界,谷的一边是白粥,灵一边是黑暗,从白昼的一方有条天路可以通往星光璀璨的天空,从黑暗的一方则有处断崖可以坠入暗无天日的幽冥地府。

  人很多,也很乱,几个手持长矛的人将众人挡在一个不大的圈子外,女娲,伏羲,赤日登人站在圈内。父亲泰没有死,女娲听到这个消息,表情出奇的冷静,她看向爷爷玄水,发现爷爷正不声不响的分开众人往外走。

  关于父亲泰的事,爷爷玄水已经跟他说了许多,可在他的脑海中,父亲的形象还是一团模糊,泰留给他的除了家中的几个泥偶,也就没有什么了,她已经习惯了没有父亲的生活。现在突然说他父亲还活着,只是奉命去寻找天路,这其中显然另有隐情,父亲为什么离开部族,这事不仅爷爷瞒着他,母亲瞒着他,就连族里许多人都在瞒着他。

  “有司叔,我现在心很乱,你在圣女殿下找个大点地方先将赤日安顿下来,等我问清事情的原委命名日再说。”问明缘由后,女娲吩咐道:

  “娲妹,这人可是个巨魔人,我们真的要留下他吗?”晨光上前道:

  “晨光,赤日是难得一见的勇士,他在鬼木林里呆了数日,从没有伤害过一个弱水人,这就说明他与那些凶残的巨魔人不一样,我把他留下来,如果他霍乱我们部族,我们就可以按族规处置他,如果他心地善良,他就会为我们部族带来长久的安宁。”女娲的声音越说越大,显然针对的不是晨光一人。

  晨光显然对女娲的处置不满意,继续聒噪着巨魔人的可怕,女娲装作没听见,扭身对伏羲道:“伏羲,太好了,你还没走,”

  “找我什么事?”伏羲有些受宠若惊的急忙应道:

  “适才娥子姐跟我说,她已经相中了你,我也答应了她,如果你能成为仉姥姥家的头领,我就让你做我弱水女娲的守护。”女娲微笑着道:

  伏羲满腔的喜悦顿时化为乌有,语气严厉的断然拒绝道:“我不爱娥子,不想为她盖房子,也不想做什么仉姥姥家的头领。”

  女娲没想到伏羲反应会这么大,错愕一下问:“爱是什么?”

  伏羲看着女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不明白女娲是真的不懂爱,还是话外有什么含义,支吾着不知该如何说。

  你是男人嘛?”女娲语气和缓的说:

  “当然是啦。”伏羲有些气馁的道:

  “你既然是个男人,为什么要拒绝女人的要求。”女娲眼睛忽闪忽闪地说:

  “我不喜欢任娥。”伏羲有气无力的再次强调道:

  “你若是个男人,就算不喜欢娥子姐,也要满足娥子姐的要求。”女娲严厉地道:

  有司太过执拗,急忙道:“圣女,伏羲刚来这儿,许多事都还不明白。”

  “有司叔,这两人就有劳你多费心了,你一定要跟他俩交代清楚,在这儿,什么事必须做,什么事不能做。”女娲瞪着伏羲道:

  女娲的眼睛似乎能洞穿人的心扉,伏羲看得心慌意乱,她觉得自己就像个幼稚的小孩,莫名其妙被长辈责罚,满心恐惧却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女娲斥责玩伏羲后就,因为记挂着父亲的事,也径直沿着爷爷去的方向追了过去。圣女走了,族人也随之四散而去,伏羲看到任娥被仉姥姥拽着也走在人流中,那情景就恍如一叶扁舟在弱水河上随波逐流,一点点的消失在天的尽头。伏羲突然想明白了任娥,任娥应该就是典型的弱水女人,他们一代接着一代的生活在这弱水河畔,每一代人唯一不同的只是年轻时的那一点点的渴望。而自己就是任娥心中的那一点点渴望,伏羲突然感到心中酸痛想要哭泣。

  “伏羲,任氏部族的女人苦哇,他们生孩子,养孩子,操持家务,一生都在艰辛的劳作,是他们创造了这个世界,不管他们有任何要求,作为男人都不应该拒绝。”有司感慨道:

  “可我就是不喜欢任娥。”伏羲无奈的说:

  “我知道,你喜欢圣女嘛。”有司淡淡的道:

  “谁说的,我哪有。”伏羲反驳道:

  “你看圣女时就跟个呆鸟似的,娥子在你身后唤你,你都浑然不觉,你说你不喜欢圣女,这事说出去部族里也没有人会相信拉。”有司笑道:

  “我的表现有这么差吗?”伏羲尴尬的笑道:

  “你说呢?”有司反问伏羲,伏羲无语,有司接着道:“喜欢圣女部族里没有人会在意,可千万不能做,任何对圣女的冒犯都可能为你带来杀身之祸。”说完,有司再次强调道:“伏羲,圣女身上的一切连碰都不要碰,这点一定要记住。”

  “知道啦。”伏羲点头应道:

  “知道就好。”有司劝解道:“伏羲,圣女是已经嫁与上天的人,除非你是上天之王,否则,就不要打圣女的主意,还是趁早放弃的好。”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有司说的只是一句玩笑话,伏羲却当了真,他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他要做上天之王。有司看伏羲不说话,还以为他听进去了自己的劝告,也就不再多言,他砖头看向赤日,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个大块头,像小山一样,普通的房子哪里容得下,适合他居住的地方圣女殿下只有一处啦。。

  “赤日,伏羲,弱水人有集合啊,不劳作者不得食,,现在时候尚早你们俩先去郊外狩猎,等有了收获,再到的物品交易处找我好啦。”有司手指着圣女殿下道:

  “这是对我们俩的考验吗?”赤日沉声问:

  “你认为是那就算是吧!。这关系到你们将来到哪个家族吃饭的问题,在这儿,没有哪个家族愿意养活闲人,至亲也不例外。”有司回答道:

  “我不会狩猎,采集一捏蘑菇山果能行吗?”赤日怔怔的道:

  有司颇感意外的重复道“你不会狩猎!”:

  “动物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舍不得杀死他们。”赤日回答道:

  “那你平时在野外都吃些什么?”有司好奇地问:

  “河里的鱼,山上的野果,森林里有蘑菇,荒野上有草根与草籽,我什么都吃,死去的动物我也吃的。”赤日道:

  “好吧,你拿个筐,把你认为能吃的蘑菇山果,尽量多的采集一些吧!”有司看着赤日超大的块头,无奈的道:

  就这样,伏羲与赤日开始了他们在任氏部族的第一次活动,以后不仅任氏部族,甚至整个神州都将会因为这两人而改变。只是不管他们未来如何,在改变神州前,任谁都需要生存,要生存就需要吃饭,要吃饭就需要劳作,这在任氏部族里是任谁也不能改变的规矩。。

  弱水河边,梧桐树下,在一间窄小的窝棚前,水爷爷静静地看着一只玄色的乌龟趴发呆。泰竟然还活着,可为什么一年前跟赤日在海东青分手,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到任氏部族。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氺爷爷不敢臆测,这种死了活,活着又不知生死的煎熬,让年买的氺爷爷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这事跟我安娘有关吗?“爷爷,当初爹为什么要离开部族,”女娲走上前,小心翼翼的问

  氺爷爷闻声回身看着女娲沉吟着说:“娲,有些事我不说,你应该也能猜到、只是有些事未必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泰是因为爱你的母亲,在你母亲死后,她很伤心,所以才会离开的部落。”

  “爷爷,我亲娘生我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故,怎么会死的呢?”这个问题女娲问过许多遍,,族人回答得都很含糊,没有一个说得清。

  氺爷爷仰头回忆道:“那是秋后,族人都在四处忙碌储备过冬的食材。谁也没有想到北方冥部的人会来偷袭我们的营地,当时十分混乱,事后族人才发现,冥族人嚷嚷着要报复打伤他们族长儿子的凶手,到底怎么回事冥族人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在事后族人才发现倒在昏迷不醒的泰,你娘怀中抱着刚出生的你也已经气息奄奄,难以救治啦。“

  氺爷爷伤心地谈论了口气,女娲眼含热泪:咬牙切齿的道:“这些天杀的冥族人,我弱水女娲一定要为母亲报仇雪恨。“

  玄水爷爷急忙道:“娲,你可不要乱来,事情的原委还没查清,自那以后,冥部与我们也一直相安无事,大家现在挺好的,又何必多生事端。”

  女娲不满的的着氺爷爷道:“既然我爹没死,事情的原委问一下就清楚啦。”

  “泰什么也没说,伤好后,没几日就走了,人人都说他死在了神木泽,没想到,他竟然还活着。。”氺爷爷欣喜的说完,又唉声叹气了一番。

  “这么说,那个巨魔人说的是真的了,我娘为什么让我爹去寻找天路,昧谷是只有魂灵才能到达的地方,这不就等于让我爹去死吗?”女娲喃喃自语道:,

  氺爷爷长叹一声,奉劝道::“娲,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

  女娲再次不满的瞪了爷爷一眼,毅然下定决心道:“不行,这事我一定要向娘去问个明白。”

  对这个孙女,氺爷爷无计可施,只得由他去了。任安昨夜受了惊吓,正卧病在床,女娲赶到家时,任安却不在床上,显然当鼓声第二次响起时,任安也去了圣女殿,女娲经过打听才晓得,任安在去圣女殿的路上折向去了百花冢。

  正逢一年花盛时,百花冢内百花齐放,彩蝶飞舞,女娲很远就看到养母安跪在生母宁的花冢前,她的心骤然刺痛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在踌躇一番后,她还是勇敢的走了上去,跪在了安的旁边稍后一点。

  任安是个既有气势,又有韵味的女人,做了二十余年的圣女任安,岁数都还不到四十岁,不仅身材依然婀娜多姿,气质也很不俗,做圣女时,因为经常与人看病,她积累了许多医理,如今不做圣女了,这些知识她也没有放弃,一股脑的都教给了女娲。

  看到女娲过来,任安立即站起身,直言不讳的道:“娲,你过来是想问有关你爹泰的事吗?”

  女娲也跟着站起身,鼓起勇气道:“娘,是你命令我爹离开部族,对吗?”

  任安叹了口气道:“让泰去昧谷寻找天路,这是你逝去的姥想出来的主意,你爹泰是为了我,也为了让你姥姥放心,才答应你姥姥的请求。”

  “娘,你快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姥姥为什么要让我爹这么做?”女娲急切的问:

  虽然四周空旷无人,任安还是环顾了一下,这才迟疑的道:“娲,这都是因为娘的缘故,其实娘我早就不是什么圣处女了,是我亵渎了上天,。”

  女娲惊得目瞪口呆,亵渎上天!在任氏部族里,任何做过都无出其右,这事若让族人知晓,不仅圣女要被烧死,家族也要跟着遭殃,几辈子都抬不起头。冷静下来的女娲突然明白了许多,去年岁末,因为任安走路时,不小心被绊了一下,恰好有司在旁边无意的扶了任安一把,这事竟然很快被传成任安和有司之间有奸情,在族中姥姥打算验证任安清白的时候,任安反映强烈的拒绝了,事情越闹越大,最终此事一发不可收拾,一切原由皆在于此。

  “娘,那个冒犯你的男人是谁?”女娲愤怒地道:

  “他叫北川,是北方冥部族长的儿子。”看女儿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的样子,任安急忙解释道:“他冒犯我,是因为我向他隐瞒了自己圣女的身份。娲,你要怪就怪我好啦”

  女娲有气没得法,跺着脚道:“娘,你这是为什么啊!”

  任安沉思道:“没有为什么,我只是不想做圣女,我要跟他去冥部做,生上一群孩子,像普通女人一样生活。”

  “这事我爹是怎么知道的?”女娲问:

  “泰当时是家族的头领兼圣女守护,在我和北川准备过黄河的时候,他独自追了过来。北川在知道我是圣女后,很伤心,泰在问明原委后,很绝望。两人就在黄河边上打了起来,最终泰战败了,北川在向泰保证,就是他死也不会向人提及此事后,就走了。”任安似乎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脸上不带一丝表情。

  “我娘也是因为这事才死的吗?”女愤恨的娲道:

  “北川虽然战胜了,但是也瘦了很重的伤,再加上他承诺什么也不说,冥王误会在所难免。这事说来说去还是怨我,”说到这里,任安一时情起难以自抑的悲泣道:“当时如果死的是我就好了,,我那可怜的妹妹呦。”

  看到母亲哭了,女娲手足无措的慌忙道:“娘,这事我没有愿你的意思。”

  任安不是一个轻易流泪的女人,她哭,固然是因为妹妹死的可怜,更是因为妹妹的死,导致他和北川的感情已经永远无法在弥合。哭了一会,任安心头的郁结散去了不少,她止住悲伤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以后这些事我们谁都不要再提啦。”

  “娘,你的事是不是族里的人早就有人知晓了,要不岁末时,你跟有司那么一点小事,怎么会闹到重选圣女的地步。”女娲疑惑的问:

  “我和北川的事,除了泰,别人是万难知晓的,倒是我和有司的事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任安愤恨的道:“男人在圣女守护与家族头领之间不可能两头兼顾,总有主次之分。这次若不是还有你爷爷还站在我这一边,我只怕等不到你成为圣女,就要被烧死啦。。”

  “娘,这就是你让我当上圣女后,立刻更换所有守护的原因吗?”女娲道:

  “是的,守护石圣女的生命屏障,将来如果你能完全掌控住你的十二守护,就算你大着肚子,也照样能做圣女,如果你掌控不住十二守护,就算你圣洁到无可比拟,族人一样会把你烧死。这道理在多年前,仉姥姥女儿被烧死时,我就应该明白。”任安道:

  当时还不是姥姥的仉姥姥的女儿在任安的之前做的圣女,做圣女不久,族里就闹起了瘟疫,仉姥姥的女儿竭力救护病人,自己也染上了瘟疫,惊恐的族人并没有为她医治,人还没死就送上了火焚祭天的神坛,当时,仉姥姥的女儿浑身冒火的从神坛上跑了下来,那恐怖凄惨的景象当场就吓死了一位姥姥,最后圣女还抱住了另一位主张烧死他的姥姥一起死了,那时候,女娲虽然还没有出生,但是也听人说起过。只是事情已经被传的很邪乎啦,

  任安提起此事让女娲感到十分恐惧。她急忙岔开话题道:“娘,你跟北川是怎么认识的,你怎么这么肯定族人对你们的事一无所知呢?”

  任安又似别人故事版的讲述到:“那时候,我率领族人在黄河滩涂采集储备过冬的食材,遭到狼群包围攻,狼的数量比守护我们的男人都多,情况危急,泰带领男人站在圈外,我率领女人在圈内拼命敲鼓,召唤附近家族前来帮助,当时在附近狩猎的冥族人也赶来支援,因为生活方式不同,狼群散后,冥族人也没多停留,带上猎物就离开了,我和北川也就是擦身时回头多看了对方一眼,连话也没有说,那天入夜,族人都早早睡去了,我却睡不着,我一个人走出营地,看到北川一个人走过来,他当时脸说带比划的对我道,他都要和族人过黄河了,因为想到了我,所以想过来问一下我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对他说:“你不用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我可以跟你去冥部,为你生一群孩子。”我跟他走的时候,注意观察过,就连巡逻的族人都没看到。”任安说着,闭眼感叹道“如果不是浪费掉太多时间,泰也不可能找到我们。”

  女娲万没想到,一向高冷严厉的母亲,曾经仅仅因为一点点心动,就不管不顾到这种程度,如果这就是爱,那这爱也太可怕啦!

第四章 爱是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