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狩猎

  让伏羲拿着长矛去跟狼斗,伏羲自讨就算杀了狼,自己也要少块肉。不到万不得已,这种靠武力狩猎的方式他是不会去做的。伏羲属于智慧型的猎手,挖个坑,设个套,结个网,只要熟知动物的习性,想捉什么就捉什么,狩猎对伏羲而言就同娱乐差不多。

  走出村落没多远,他就看到一处草丛有异动,他走过去,果然在草丛中他找到了一个兔子洞。兔子洞口一般有两三个之多,掩隐藏的还都十分隐秘,只是再狡猾的兔子也无法与人相比。在四下寻觅一番后,伏羲在一棵即将枯死的老树下发现了兔子的主洞口,显然这是只懒惰的兔子,它将窝建在了空心的梧桐树内。在伏羲为兔子编制笼子时,看到小十三机会挥舞着自己的量天木走了过来。这是要回昨夜被抢行囊的好时,他不想错过。

  “小十三,你抢我的木棍,你知道,我是拿来做什么用的吗?”伏羲唤道:

  “吓唬蛇的呗。”小十三拿着木棍在草丛中拨了两下道:

  “不止这点了,它还是我丈量天地的神器,我叫它量天木啦。”伏羲道:

  “这根木棍也能量天,怎么可能。”小十三举起木棍比划了一下道:

  “我如果用它量了天,你就把抢我的行囊还给我。”伏羲道:

  “好吧,”小十三想了一下道:

  伏羲拿过量天木,找了块没有草的沙土地划了一个大圆圈,再将圆圈均匀分成十二段,然后在圆圈内画了个正方形,再将正方形内两个对角连在一起,将量天木插在确定好的中心上。最后,伏羲拿了一节小树枝在量天木投下的阴影处做了一个标示,拔起量天木。测量了一下从中心点到标示的距离后,伏羲拍了拍手,直起腰道

  “量天完成,现在是初夏亥时。”

  小十三一头雾水的道:“你画的这是什么啊?”

  伏羲用量天木指着地上的圈子道:“这就是我们居住天地的图腾。”

  小十三看看天,又看看第,一脸疑惑的道:“这就是我们居住天地的图腾,我看不像。”

  “这个圆圈就是天,天有十二个月,这个方块就是地,地分春夏秋冬,天地间的区域就是凶险至极的四极地、我们居主在天地的中心日月轮转,四季更迭,一年为一周期,一年中光影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只要通过量天木对光影进行测量,就可以推算出现在是什么季节,什么月份,什么时候。”伏羲边说边比划,解释了半天,看小十三张大了嘴吧,一脸痴羊,有些无奈的道:“你听懂了吗,如果听懂了,就把行囊换给我吧!”

  小十三回过神来后,点点头后又摇摇头,猛然转身边跑边道:“我给你拿拿行囊去。”

  在伏羲将一切准备就绪后,小十三手上拎着行囊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伏羲接过查看了一下问:“我的面具呢?”

  “取下尖角的时候,不小心弄烂了,扔了。”小十三不好意思的说:

  面具是父亲送与伏羲的成人礼物,就这么毁了,伏羲心中隐隐作痛,可是既然烂了,也只能作罢。他从行囊中拿出取火用的钻头在事先准备好的木头上刚钻了几下。

  “伏羲哥,你这是做什么?”一旁的小十三好奇的问:

  “钻木取火啊!”伏羲解释道:

  “伏羲哥,不用那么麻烦,我给你拿根燃烧的木材来好啦。”说完,不等伏羲说什么,转身一溜烟的又跑回部落,眨眼功夫,就举着一节燃烧的木头又跑了回来。

  伏羲看得笑逐颜开,虽然燧人氏以火闻名,但是生火对于燧人氏人也不是一件容易事,钻木取火时,需要易燃的柳絮,飞花,干苔藓等做引子才行。能有现成的火种自然再好不过,火越烧越旺,伏羲放上一些容易生烟的蒿草,小十三拿了几片阔大的梧桐叶用力扇着烟,浓烟飘进了兔子洞,惊慌失措的兔子从另一个洞口逃跑时,预先设置好的套笼首先就将第一只兔子给关了起来,在第二只兔子窜出洞口,恭候多时的伏羲手疾眼快的论出了量天木,初战告捷,小十三的眼睛兴奋地冒着光,伏羲将套笼连同兔子一起送给了小十三,自己则带上死了的兔子去狩猎更大的猎物。

  “猎杀凶恶的野兽起码要五个以上的成人才行,伏羲哥,你自己一个人行吗?”小十三担心的道:

  “我的狩猎方式与别人不同,别人是拿上长矛与野兽去拼命,我是做个陷阱引诱野兽过来送死,自然远不及拼命凶险。”伏羲解释道::

  “伏羲哥,你的狩猎方式我喜欢,带上我吧,我想跟你学狩猎。”小十三兴奋地道:

  “不行,我的狩猎方式虽然相对安全,但是碰上凶兽的可能性还是很大,遇到危险时,心里慌乱是万万不行的,你还太小,不适合。”伏羲拒绝道:

  “我七岁起,就经常跟着大人在四周狩猎,什么样的凶险我都见过,伏羲哥,你就放心好了,我不会拖累你的。”小十三自信的说:

  伏羲思虑了一下道:“跟我狩猎需要心性要稳,反应要快,还得会爬树。十三,你做一个给我看看,如果让我满意才行。”

  小十三闻言,二话不说,三两下就爬上了已经半截枯死的老树上,然后纵身翻了个筋斗稳稳地落到伏羲面前,矫健的身手犹如猿猴般轻灵迅捷。伏羲看得频频点头。

  虽然弱水两岸被任氏部族的人经年累月的不断开发,但是由于工具的原因,开垦出来的土地与未开垦的蛮荒大泽相比,说是弹丸之地毫不为过,就算是弱水两岸三部间也存在着一望无际的荒野。

  因为有了小十三的帮助,伏羲最拿手的天罗地网架设起来也省去了不少麻烦。天罗地网顾名思义,可知是天地合一的陷阱,陷阱全有一个活结控制,活结一端绑着诱饵,诱饵一旦移动,活结松开,上下两张大网同时合起,不管多么凶猛的野兽,也无法脱身。一切布置妥当,伏羲带着十三远远地离开陷阱,爬到了一棵大树上,狩猎之余,还能补一个午觉,真算得上是惬意至极的美事啦。

  “十三,你们家的孩子很多吗?叫这个的名字。”伏羲躺在粗大的树枝上,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问:

  “不是了,以前大家都叫我小苗,小苗听起来有股女人味,我一直想换个名字,初元夜的时候,圣女姐姐许诺我做他的十三守护,我觉得十三比小苗要响亮多了,因此就改了名字。”精力旺盛的小十三坐在大叔的另一侧,满怀期望的望着远方的陷阱道:

  “你上面的十二守护都是些谁啊。”伏羲接着道:

  “圣女的守护只有十二名,至今圣女姐姐还只任命了五人。我是因为岁数小,暂时无法担任圣女姐姐的守护,所以圣女姐姐才任命我做的十三守护。”小十三沮丧的说:

  “那圣女的五位守护都是谁啊?”伏羲接着问:

  “圣女的爷爷玄水,你叔叔有司,还有带你去鬼木林的那个胆小鬼晨光,外加上水部的共工,下水部的葵牛,就这无人啦。”说到这里,小十三停顿了一下,又意味深长的接着道:“别的守护都好说,唯有这葵牛,伏羲哥,你可得小心了,他可是我们任氏部族最强壮的人啦。”

  “我跟他连面都没见过,我小心他做什么?”伏羲不解的问:

  “葵牛喜欢娥子,为了娥子姐,他已经越过龙门去极北苦寒之地狩猎去了,等他秋后回来,知道你跟娥子姐的事,虽然不至于要了你的命,但是打断你几根骨头,只怕是免不了的啦。”小十三侧头看着伏羲,忧心的道:

  “还有这种事。”伏羲一震,记忆的问:“葵牛既然喜欢娥子,娥子喜欢房子,葵牛盖间房子直接把娥子娶过去不就是了,葵牛去极北苦寒之地做什么?”

  “娥子不喜欢葵牛,葵牛盖了房子,娥子也不会住进去,为葵牛生孩子,葵牛要想让娥子为他生孩子,只有先讨娥子的欢心才行。我们这的女人,岁末时,喜欢比谁穿得漂亮,因此,许多有了心上人的男人,入夏后,都要结队去极北苦寒之地猎取极品皮毛,以求博取女人的欢心,这样女人来岁时才会为男人生孩子,像伏羲大哥你这样,不用讨女人欢心,就有女人要你盖房子,愿意为你生孩子的,在我们这几乎是没有的事。”小十三一口气道:

  伏羲听小十三的口气似乎对他颇为羡慕,忍不住没好气的道:“小孩子家,你知道些什么呀。”

  小十三赌气不说了,也躺倒在树枝上,伏羲仰望着树叶间斑驳的光影,每一片光影都像是女娲靓丽的容颜在晃动,响起了有死的话,他要做上天之王,他要女娲完全只属于他一个人,可怎么成为上天之王,伏羲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办法,隐隐约约中他听到了‘嗷嗷’的长啸。他睁开眼睛,看到小十三已经从树上一跃而下,向陷阱飞奔而去。伏羲也很新分,听声音他就知道套住的应该是只野猪,这比他预计的野狼或者野狗什么的不知强了多少倍。

  看着天罗地网中的野猪,小十三声音颤抖的问:“伏羲哥,野猪也吃兔子吗?”

  “不知道。”伏羲笑道“不过,这家伙笨!见什么总是喜欢拱一拱,活该被捉。”

  “我还第一次猎到这么大的家伙,伏羲哥,你太了不起啦。”小十三声音激动,他已经将伏羲崇拜到天上去啦!

  “先别高兴的太早,这么大的家伙我们弄回去还得费上一番周折。”伏羲道:

  “伏羲哥,不用你动手,我这就回去找人帮忙去,”小十三说完,转身就跑回了部落。

  野猪虽大,但是和两人之力运回去并非什么不可完成的难事。伏羲想唤住小十三,张开嘴却又止住了,这是一个造势的好机会,自己要做上天之王,就从这只大野猪开始也是不错,以前,伏羲是不在乎这些虚名的,现在虚名还是很重要。爱可以让一个人改变。

  小十三将他的四个小伙伴全喊了过来,晚上有野猪肉吃,小伙伴们全都兴奋异常,小十三拎着野兔走在最前面,四个小伙伴抬着野猪紧随其后,伏羲拿着量天木悠闲地走在最后。看着精疲力竭的野猪只剩下哼哼唧唧的份了,伏羲感到些许不足,他想到了晨光,这时候,如果有晨光在一旁敲鼓,那气势就不可同日而语啦。

  圣女殿的下面与圣女殿上面可是有着天壤之别,圣女殿上面寒虽是酸冷清,下面却是热闹非凡,不仅终日人流不断,甚至还有不少姥姥,在这一边搓着麻绳,一边与人聊天,一坐就是一天。因为这里是三部唯一一个物品置换的场所,上水部,下水部以及圣女部的许多家族想的货物都摆放在了屋里,所以不放心货物或者想要多换取一点财物的姥姥总是不舍得离去。

  开办物品指环场所是她岁初成为圣女后做的第一件事,这个点子是有司想出来的,只不过,女娲是个充满梦想的女孩。为了便于记忆和管理。她将平时自己制作的小动物放置于货物上,再由有司将家族需要置换的货物做成图腾木片挂在货物上,这样哪个家族,什么货物,需要换取什么一目了然,物品置换场地固定后,不仅家族间的争端少了许多,部族还可以优先得到许多稀缺物品,部族用这些稀缺物品可以向周围部族换取任氏部族所紧俏的生活物资,这无形中加强了任氏部族与周围部族的联系,神州在不知不觉中,即将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赤日率先回到了圣女殿-,他的出现让圣女殿下所有拉呱的女人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赤日是来还箩筐的,他没有采集到任何食材,在他的箩筐里,一只白色的小鹿不时探出头来,惊恐的看着四周众人‘啾啾’哀鸣。赤日放下箩筐,将小鹿从箩筐里取了出来,小鹿的后腿被野兽咬了一口,在地上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就哀鸣一声,趴在了地上,女娲走上前,蹲下身,伸手轻轻抚摸着小鹿的脊背,小鹿‘啾啾’叫着,对女娲显得十分亲昵。

  “它还没有满月吧,这么小,就要被人杀了吃,真可怜。”女娲伤感的道:

  “圣女小姐姐,我从群狼口中把它救下来,可不是要吃它,我是打算给它治好伤后,再把它放了的。”赤日道:

  圣女小姐姐,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称呼女娲。女娲感觉很愉悦,她仰着脸看着赤日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是神树的希望,照耀天地的红太阳。我要改变大树人杀戮与被杀戮的命运,成为守护时间的神。”赤日说得气势磅礴,这些话是他离开神树部落时,父亲对她说的话。

  女娲没想到赤日会说出这种话。任氏部族正需要这样的勇士。赤日一说完,女娲毅然站起身后,对四周的族人,郑重的大声道:“我是弱水河的圣女娲,在这里,我以上天的名义任命,神树赤日以后将是我们弱水任氏部族的第六位守护。”

  “圣女小姐姐,现在我在这儿跟义父泰的地位一样了,是吗?”赤日搔着头问:

  在神州任何一个部落,父亲都是女儿天经地义的第一位守护。女娲虽然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但是他对父亲的爱不比世上任何一位女儿对父亲的爱少,他知道了父亲离开部族的原因,他还想知道父亲离开后的每一点细节。

  ‘咕噜,咕噜’的肠鸣声犹如打鼓,赤日揉了揉肚子,不好意思得得看着女娲。

  女娲莞尔一笑,对一旁的有司吩咐道:“有司叔,你在这守着,我带赤日哥到我娘那吃点饭去。”

  有司‘诺’了一声应道。

  女娲带着赤日刚离开圣女殿,迎面就看到一列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过来,走在前面的小十三,看到了女娲,跑过来拽着女娲的手就走,一边走一边道:

  “娲姐姐,我今天捉到了好大一只野猪,”小十三说着,将手远远放到嘴前面比划道:“它的獠牙足有这么长。”

  女娲看着野猪没张嘴‘哇’了一声道:“苗苗,你太了不起啦。”

  “没有了,这只野猪主要是伏羲的捉的了,我也就是帮伏羲哥找了几根绳索啦。”小十三不好意思的说:

  “伏羲,”女娲看向伏羲,淡淡的说:“看来娥子姐的眼光不错,你果然是有点本事。”

  伏羲看着女娲意味深长的说:“我的本事可不是一点。”

  女娲也是看着伏羲,意味深长的看了伏羲道:“你们还是将这只野猪抬到仉姥姥家去吧,仉姥姥见到这头野猪一定很高兴行。”

  “知道啦。”伏羲应道:

  伏羲回答得如此痛快,出乎女娲意料之外,她禁不住又看了伏羲一眼,这才带着赤日离开。一切伏羲都已经想明白了,有时候,等待也是一种解决问题的办法,只要时机一到,那些曾经认为不可能的事情捷克迎刃而解。

第五章 狩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