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寒晶凝丝1

  三个月后,一路风尘仆仆的十个人到达了位于斗域的极北冰境。

  虽然是夏天,这地界仍是冷得如同冬季。马走到这里再也不愿往前,他们只能下车徒步前行。茫茫雪原上只有矗立的冰山和雪山,放眼望去不见人烟。

  众人在风雪中手忙脚乱地搭建临时的营地。舒岚看到姚思渊站在忙碌的人群外,用雪凝出花,散掉,再凝,再散……看起来充满诗意又……百无聊赖。

  谁让人家是少掌门呢,即使萧巽和姚思渊不对付,也没敢给他指派任务。像舒岚这样的,更是敢怒不敢言。

  “岚岚在看什么呢?”一个人影插进她的视线,阻断了她的视奸。

  “咳咳,没什么,这里雪好大,和山上的雪不一样。”偷懒被抓包的舒岚装模作样地拢拢袖子。

  “哦~看‘雪’呢?是‘雪’好看,还是我好看?”思渊思渊,读快了不恰好和雪谐音?

  “都好看、都好看……”舒岚心说萧师兄真幼稚,嘴里打哈哈,“萧师兄这次下山又要找什么好宝贝?”

  说到这个萧巽眼睛都亮了,刚刚吃的千年老醋统统抛在脑后。“上次我听人说,极地有种叫‘寒晶凝丝’的东西。只生于千万年的玄冰内,百年才长一寸,极其珍贵。这种丝质地坚韧柔软,若以秘法锤炼便可伸缩自如、收发随心。”

  得,看看这重度收集癖的公子哥。

  “听起来……没什么用?”

  “有用。这种丝制成的衣服穿在身上轻如无物,很是漂亮。制成法宝的话……你听过傀儡戏吗?域外有种法术形同傀儡戏,能以丝线操纵他人,只是受限于丝线长度——”

  “若是换成寒晶凝丝,则不再受此限制。”舒岚顺着他的话接下去,“那这傀儡术法岂不是无敌?”

  “非也非也,需要提前在被操纵者身上布下丝线并施咒才能发动咒术。你想,对阵之时怎么有机会做这么多准备?”

  “那有什么用?耍把式么?”

  “所以才失传了~”

  “说得跟真的似的。”舒岚扬手把水泼到冰砖上,堵住了罅隙,“就算是真的,你会锤炼的秘法,会傀儡术?”

  她说的话比扬出去的水还要冷,字字句句一点没浪费全灌萧巽心里了,那叫一个透心凉心飞扬。过了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弱弱地回答一句:“我……摆屋里过过眼瘾也好啊……”

  舒岚九曲十八弯地“哦”了一声:“那你可得向长老们讨间库房,否则过两年厢房连下脚的地方都没了。”

  他俩正闲聊,一个人屁颠颠跑过来,高声叫喊:“老大老大,火升起来了,来吃东西。”

  “大熊你怎么过来了?小点声。”跑过来的人是和萧巽一辈的地系弟子郑罴,外号大熊,人如其外号,结结实实的傻大个,是萧巽被缠得不耐烦才收下的跟班。萧巽没来得及阻止他,就收到了众人饱含“指挥我们自己偷懒”“监守自盗”“鄙视你”等深刻含义的眼刀。

  几个胆大调皮的干脆直接动手。先前负责生火的火系弟子试探地团了一份火球丢响炮似的丢了过来,噼啪作响的火球还没到萧巽面前,就被一块自地下窜起的巨石截下——郑罴这人憨是憨,反应着实不慢。地系善守强防御的特点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

  舒岚退到战圈外,遥遥望向姚思渊。这厮背着手站在猎猎风中,几乎和雪景融为一体,因常年缺乏表情显得高深莫测的脸上有种隐隐约约的……鄙夷。

  见少掌门没有出手阻止,双方都来了劲儿。尤其是萧巽这个扛把子,虽然人比较和气,但也不是立正挨打的性格,在郑罴的掩护下,萧巽折扇一抖,飓风骤起,夹着转了向的雪便是一顿稀里哗啦的冰雹。对面水系的师姐手腕一翻,水龙喷在巨石上冻成了冰花……

  大约是太久没有这么热闹,附近的雪堆附和一般在飞溅的攻击中颤抖了起来。其中一个抖得最厉害的“噗”地一下落了一地雪茬子,露出一团黝黑的鸟窝。

  纵观全场的姚思渊第一时间掐诀,掌中玄色的气化作几道绳索,卷起边上的弟子的腰放去一个离雪堆较远的位置,他自己则一个起落占据了最近的位置,掌间黑气剥落,露出一柄通体透明的长剑横于胸前。“都停手,戒备。”姚思渊声音不大,但所有人都依言收起玩闹的心,就地戒备。

  这种荒山野岭灵气逼人的地方,指不定有什么神仙精怪出没,还是小心为上。

  就在此时,什么东西从雪堆中蹦了出来,雪四下飞溅。为首的姚思渊不知何时立起一张冰盾才没被砸晕。“萧巽、郑罴留下,其他人找个安全地方暂避。”他飞快地安排完,自己攻向那不明物体。

  冰剑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往不明物体的顶端、中部、底部连刺三剑,那不明物体主体前后摇摆了一下,晃动中躲过了姚思渊的剑锋,随后挥出一截白绒绒类似上肢的东西。姚思渊抬手一挡,那“上肢”“哐”地一声撞在剑身上,直撞得坚硬的剑身崩了一条裂痕。姚思渊直觉剑撞上的不是一块肉,而是一块冷铁。他借力退后了几步,郑罴顶上他的位置。

  郑罴不愧是地系战士,一板大斧开山碎石,连强硬的不明物体都只能后退以避其势。

  姚思渊不再上前,只是站在漫天飞雪中,口中念念有词。

  舒岚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觉得他冰块一样的声音和极地呼啸的风融合在了一个节奏中,就好像他们是一体的。

  姚思渊修炼的是水系,和其他善于疗伤医治的水系术士不同,他自小修炼的法术以攻击的居多。

  不明物体周围似乎起了小型飓风,地上的雪纷纷旋转着升起。舒岚仔细分辨,发现不是风向转了,是那物脚边的雪自己飞了起来,似花似叶,盘旋而起。卷起的雪花将它包围,原本只是细碎的白点,眼看着越来越厚实,几乎将不明物体包成一个大茧。

  “茧”外看不见里面的情形,里头也看不见外面。

  郑罴跃起乘机一斧头兜头劈下。许久不见踪影的萧巽突然出现在“茧”的后方,手中折扇换成了一把长剑。扎进“茧”里,估计能捅个透心凉。

  斧头触及表面的瞬间就磕出了一道裂痕,萧巽掌中剑也已送出。

  此时突然天摇地动。

  “茧”就像个被摁在地上搓了一圈的松花蛋,表皮震开了无数皲裂的缝隙。自茧中心传来一阵猛烈地震动,晃得人站不稳。

  “砰——”

  雪团子炸了。

  郑罴和萧巽意识到不妙,可收劲已经来不及。

  姚思渊凝出来的冰又厚又坚硬,两个人被劈头盖脸砸了一通,萧巽向后连滚了几圈才缓冲过来,郑罴身在半空中避无可避,被砸飞了出去,倒在地上无法起身。

  不明物体似是被激怒,喷气声都重了些许,远远听起来有点像山中的野兽。它自冰堆中弹射而起,握手成锤,流星坠地般向地上的郑罴砸去。

  “这位前辈若已试探出我等身手,还请点到为止!”姚思渊高声喝道,掌心飞出一团黑气,凝成一丈长的坚冰朝郑罴上方罩去。若真是被击中,至少还能替郑罴挡一挡。

  不明物体似乎被这一声前辈叫住,人肉流星锤落在郑罴身侧一尺远处,砸出了蜘蛛网般的纹路,震得周围的雪堆扑棱棱往下掉,好悬没把郑罴再震出个脑震荡啥的二次伤害来。

  待那“不明物体”立起来,众人才看清他的真面目。

  是个人。

  这人身材魁梧,约是舒岚的两倍宽,比高挑的萧巽还要高出一个头;一身白毛皮衣,简直和雪色浑然一体;脸隐藏在满脸的挂满雪的络腮胡中,只看得清一双浑浊的眼睛。神情冷漠,仿佛周围千年的冰霜。刚才露出雪堆的鸟窝正是他的头发。

  姚思渊上前看了一眼郑罴的伤势,确定他没有大碍,便向那人毛茸茸的人拱手作揖:“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你倒是聪明。”鸟窝头前辈一双眼对着姚思渊,没有聚焦,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在看他,“咦?你是冰……”

  “在下水系术士姚思渊。”姚思渊难得开口截断他人的话,“这些是在下的师弟师妹。”

  鸟窝头前辈十分艰难地用那张被胡子糊得看不出五官的脸做出“如有所思”的表情,并没有接着说下去。“身手还算凑合,跟我来。”

  萧巽一瘸一拐地过来扶起地上的郑罴。其他人这才敢围上来跟在姚思渊身后。

  “哎哟哟真疼,大叔下手忒狠。”郑罴揉着胳膊上那点青黑半真半假地抱怨。这人没什么长处,就是皮厚,包括脸皮。

  “还想挨打?”舒岚听见萧巽低低说了一句,郑罴这才闭了嘴。

  极地没有昼夜。一众人收拾好了东西跟着鸟窝头一直往前,仿佛要走到天荒地老。

  雪原一派苍茫,皑皑白雪亮得刺眼。冰风如刀,刀刀入骨,刮在身上说不出的疼。

  萧巽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开了郑罴来到鸟窝头前辈身后:“这位前辈……大哥,是要带我们去哪?还要走多久?”

  鸟窝头这才停下来,回头扫一眼身后的十个轩辕派弟子。一个个身娇肉贵的,看着就没怎么在这种极端环境生存过。他用洪钟般的声音念叨了一句“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缺乏锻炼”。

  这话要是萧巽或者郑罴说,铁定是要被其他弟子一顿暴打。可说话的是鸟窝头前辈,三位师兄联手都打不过的人,其他人就不敢造次了。

  两句话的功夫,不少人已经缓过劲儿来。

  “走。我带你们去见见我的妻。这里鲜有人烟,她见了你们一定会开心。”提到妻子,鸟窝头浑浊的双眼似乎恢复了些光彩,声音也明显的柔和不少。

  “不去可以吗?”萧巽弱弱地举手发问。他是来寻宝的,不是来参观极地野人和他的家庭的。

  鸟窝头万年不聚焦的双眼突然转过来对着他,里面似乎噼里啪啦的精光闪过。

  萧巽被瞪得一个激灵。“去,去,去。我们去。走吧。”他朝其他人摊摊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又往北走了不知多少里,一个残破的村庄出现在众人眼前。放眼望去都是破烂的屋顶和破洞的墙,房前屋后只有一堆堆的雪。没有人烟,一点都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

  “这里的人都死于一场天灾,现在村子里只有我和妻子两个人。她得了怪病,还在等我回去。你们……”最后一句好像是在嫌弃后头几人的速度。

  喂喂大哥,我们并没有很想去好吗……

  以上是众人的心声。

  “这些雪堆是干什么用的?”萧巽好奇地用扇子捅了捅路边的雪堆,在上边留下了几个小坑。

  “你会后悔知道的。”鸟窝头头也不回,只重复了一遍,“村里的人死于一场天灾。”

  “呃……啊啊啊!”萧巽惊叫,赶紧收回扇子,将小坑补好,朝雪堆拜了拜,嘴里还碎碎念着。

  “萧师兄?”

  “对不起对不起无意冒犯无意冒犯……”

  这哪里是雪堆,分明是坟堆!

  居民死于天灾,曝尸荒野,没有人收拾,久而久之就变成一堆堆雪坟。

  真是后悔知道,感觉身上又冷了几分。众人不约而同地裹紧身上的衣服。

  鸟窝头家在村子最北,是唯一一个看起来能住人的房子,还用冰围了一大圈作院子。

  众人留在升了火的大厅,顿时感觉到了人多的好处——挤在一起贼暖和。

  就在一群人你挤我我挤你挤得不亦乐乎的时候,鸟窝头抱着一个人回来了。鸟窝头身材高大,他的妻子却体型正常。她仰躺在鸟窝头的臂弯里,身上裹着厚厚的衣服,垂下的双手没有随着鸟窝头的步伐而摆动,双眼紧闭,似乎在沉睡。

  “师兄,她……?”舒岚低声询问。

  姚思渊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穿。

  “这是我的妻子,天灾过后她就一直在沉睡,怎么也叫不醒。不过,幸好她还在我身边。我们俩相依为命,也不至于寂寞。”鸟窝头握着怀中人的手,眼神出奇的温柔。

  “哦……”萧巽艰难地回答。

  舒岚则说不出话。怎么可能叫得醒?那位夫人胸前没有起伏,分明已死去多年,只是此地气温极低,尸身得以不腐罢了。看她整洁的着装,想来是被人每日细心打理吧。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说说吧。”当着妻子的面,鸟窝头说话温柔了许多,只是眼神再也没有离开怀中的人。

  “呃……我等是为一物名‘寒晶凝丝’而来,敢问大哥可知道此物?”所有人都一脸茫然的情况下,萧巽只得出来回话。这次下山历练本就是他申请的,目的只有他知道,除了姚思渊和郑罴两个能算打手,其他人说难听点就是拖后腿的。

  “哦,那玩意儿啊,我知道。”鸟窝头揉着妻子的手,似乎想给她舒筋活血,“但是能不能拿到,要看你们的本事。”

  “怎么说?”萧巽一听就知道这趟来着了,饿狼一样盯着鸟窝头两眼放绿光。

  鸟窝头却仿佛失去了继续说下去的欲望,不耐烦地打发人:“你们先去其他人家暂住一晚。明天早上,你,挑几个身手好的人到院子来,我再告诉你。”

  众人四下找地方住了。敲敲打打了好一番才各自睡下。

  满地的坟冢,仔细听听,风中似乎还有低低的呜咽……舒岚觉得自己恐怕更睡不好了。

第一章 寒晶凝丝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