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狏即2

  未走几步,两人便看到千万条蛛网状向外扩散的裂痕,条条都有拇指粗,一尺深。沿着裂痕望去,中心是一团冒着黑烟的火,喷着橘黄色的光,灼热得刺眼。明明已经无可烧之物,这火焰却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虽隔着几百米远,它身上的热浪还是扑面而来,仿佛要将皮肉骨头都熔化了去。看来就是这东西烧了这附近方圆百里的所有东西还断了通路。

  “从未见过这样的奇物,竟可以这样不断燃烧而不灭。”舒岚强撑着观察不明物体,简直热得睁不开眼。

  “除了传说中的三味真火,世间凡火皆怕水。我们分头靠近,以水灭之,然后……”萧巽没心思感叹,嘴上说着计划,手中折扇挥动,拂去面上的热气。

  “滚!靠近者死!”雌雄莫辨的嘶哑吼声在大坑中回荡,震得两人差点从空中栽下。不想那黑炭一样东西竟是活物。

  萧巽脸色一变。他好像知道这是什么了。

  “‘有兽焉,其状如膜大,赤喙,赤目、白尾,见则其邑有火,名曰犭多即。’这是狏即?!”

  “竟是神兽狏即……那……萧师兄我们还有胜算么?”

  舒岚的担心换来萧巽沉重地摇头:“哪怕它只用上三成力,我们都逃不了。”

  不只是打不过,而且是逃都不逃了。舒岚的心沉到谷底。

  “还不快滚!”狏即不耐烦的声音再次传来。

  萧巽拉了舒岚退出狏即的视线。

  “萧师兄,我们该怎么办?就放任它留在这里?”

  “狏即若降临人间必带来火灾,自然不能任由它留在这里。只是实力悬殊,这事我们得好好商议。”萧巽摇着扇子思索。方才的吼声听起来中气不足,想必是它从天上坠落受了重伤,又与前来的人战斗消耗了大量体力,现在已是强弩之末,他们冒死一搏未必没有胜算。

  远处,狏即疲惫地趴在地上,不时偏头舔舐身上冒着火焰的纹路。

  萧巽估计的没错,它现在确实已经十分虚弱,重伤和连续的战斗让它的伤势再度恶化。原本油亮光滑的皮毛凌乱不堪,身上不断喷出火焰的裂痕不是花纹,而是道道可以见骨的伤口。

  本来只要养个十年八年就能恢复,可是总有无聊的人类来打扰它的静养,还害得它身上多添了几道伤口。

  人类……它伸出舌头舔了舔指爪,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下一瞬,狏即想也不想地张口喷出火龙,朝着风声传来的方向。

  火焰与风相接的一瞬间,一个东西悄然落地。

  一个人影紧随其后,一躲过炽热的火龙,便朝着狏即冲去。不是舒岚是谁?

  见他们没有乖乖离开,狏即心下动了怒。“找死!”话音刚落,口中射出数十个燃烧的火球,劈头盖脸朝着舒岚砸去。

  舒岚不敢大意,默念咒语,周身立马被清凉的风包裹,同时她仗着身体轻盈,看准缝隙,迎着火球往前冲。

  滚烫的火球散发着炽热的气息,仿佛能扭曲空间凝滞时间。即使她万分小心,还是被燎了几处衣服,好在没伤到皮肤,不然只能将伤处切掉。她咬牙不顾,几番左躲右闪后终于近了狏即的身。

  狏即的身体近看比他们方才所见的还要大。它趴在地上竟比舒岚站着还高,空气的热度也更甚。

  舒岚屏息,朝着狏即的头连发风刃,边发边朝着狏即前爪冲去。狏即身体巨大本是优势,可是对上灵巧的舒岚这份优势变成了劣势。狏即喷出的火球紧随而来,却怎么也打不到舒岚的身体,不是堪堪擦过她的身体就是往自己身上招呼,痛得它嗷嗷直叫。

  眼见喷火不能攻击到对方反而会伤害自己,它转而抬起爪子朝舒岚拍去。

  狏即掌下生风,挥动间夹着令人窒息的灼热气浪,掀得舒岚几乎稳不住身形。舒岚又岂是容易对付的角儿,她顺势向后疾退,滑不溜丢地从它指缝间溜开,又扭身朝狏即腹部飞去。一脱离爪子的攻击范围,舒岚便贴着它往斜上方飞去,在它周身乱飞,风刃连射,饶是狏即皮厚,身上的伤也架不住这攻击,开始往旁边撕裂,引得狏即四处拍打。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像狮子抓苍蝇。

  它庞大,她小巧,它迟缓,她敏捷。一人一兽竟战得胶着。

  然而舒岚毕竟是个十多岁的小姑娘,体力自然不及有先天优势的狏即,战了半个时辰便现了疲态。狏即好歹也是活了几十岁的神兽,怎会看不出她的气息转弱,于是更是出手狠辣,誓要收拾她。一次,爪风真的打中了舒岚,将她狠狠从半空拍下地面,扬起无数滚烫的焦土。这掌未停,另一掌已至。

  舒岚连忙往旁边滚去,这才躲过被拍成一摊烂泥的命运,然而身上免不了多了几片红肿。

  突然,舒岚猛地拔高,犹如一道烟火直冲向天,仿佛要冲上云霄。

  狏即料想她要躲,哪里肯放过,急急立起身,双腿站立,双掌拍向舒岚。

  就在爪子带着呼啸的风声快狠狠击中舒岚时,它四爪竟大放银光,前后肢及身体不知何时缠绕的银白的坚韧丝线,此刻竟骤然收紧,牢牢地缚住了它。仔细看看,还能看到丝线上有符文流动。

  舒岚与狏即搏斗是假,吸引它的注意力是真,打斗声掩盖了萧巽催动的风声,在狏即没留意时将丝线绕在它身上,等候时机发动缚身咒术。就连舒岚的示弱也不过是计划中的一部分,为的就是给萧巽将它前后肢分别捆起的机会。

  狏即轰然倒地。黑烟弥漫,尘土飞扬。

  细密的丝线勒着它的伤口,勒得它痛不欲生,鼻子哼哧哼哧地喷着粗气,似是不甘,又似折磨。痛,痛得使不上劲。这丝线上还有莫名的咒法,让它无法喷火。

  此时舒岚才能稍微喘口气。方才火里来焰里去,差点就小命不保,背后冒出的冷汗都被蒸干了。

  萧巽心疼地替她检查伤势,好在只是一点擦伤和轻微烫伤,稍加治疗后也无大碍。

  “人类……人类!”狏即兀自喘息,咬牙切齿,“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为何伤我?!”

  萧巽上前一步作揖道:“在下借道此处,见山路被毁,山下居民生路阻断,不得已才出手。多有冒犯,还请狏即大人见谅。”

  “与我何干?快给我放开!吼……”狏即不甘心地扭动着,鼻子喷出粗重的喘息,但也只是徒劳,祭着缚身术的丝线岂是能轻易挣开的?即使它用尽全力,也只换来伤口全数裂开的苦果。

  舒岚撇嘴。与它无关?此祸皆因它而起,它怎可理直气壮地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大概世界上不能正视自己的错误的物种包括不限于人类。

  萧巽摇摇头,再次作揖。

  “今日我等非带您离开不可。得罪了。”说着手腕翻动,修长的手指交错如舞,连续构成几个复杂的结印。一道银光从他指间飞射向狏即眉心,并向四周弥漫开来。是一种较为罕见的御兽术。

  “住手……住……手……嗷!住手!”狏即陡生不详的预感,顾不得身上的伤口和剧烈的疼痛,狠命企图挣开缚身的丝线。

  舒岚一惊,挥手召来一缕清风化为绳索,直直向狏即投去。半透明的绳索转了几周,把狏即捆了个结实。

  萧巽盯着狏即的举动,口中念念有词。丝线缓缓镀上一层青色的光辉,原本洁白的线身转为深浅不一的翠绿,看上去像有碧色的血液在其中流动。

  狏即不再咆哮,甚至停下了挣扎,只是鼻孔喷着粗气。

  两人看它终于变得老实,这才稍微安心。

  整个山头除了狏即的喘息只有零星的风声。

  “啪。”仿佛只是旁边的灯花爆开的声音,细微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啪,啪,啪啪啪啪……”细小的声音接连不断响起。

  什么声音?舒岚不由屏息,仔细分辨声音的来源。未及反应过来,只见翡翠般的丝线寸断,一截一截被抖落在地上。

  没了缚身术,舒岚的风绳又岂能入狏即的眼,张口吐出火球烧个干净。

  萧巽倒抽一口气,随后剧烈地咳嗽起来。法术强行中断造成的反噬让他气息不顺,一时半会儿竟不能平复。

  “萧师兄?!”舒岚连忙搀着萧巽,丝丝缕缕的青色风灵自手心沁入他的皮肤,替他治疗。

  “我没事,咳……这御兽之术本就需要对方甘愿配合,狏即不是凡物,强行施术失败的概率超过八成……本以为施了缚身术万无一失,咳咳……是我大意了……”萧巽面色苍白,抑制不住地轻咳。他确实没想到这狏即竟能强行撑脱缚身术,如今双重法术反噬够他喝一壶的。

  “呵呵……人类啊人类……你们要为自己的无礼付出代价……”狏即舔舐完身上深深浅浅的伤口,捋顺了油亮的皮毛,幽幽地盯着两人。眼里的怒火几乎可以将他们烧成灰烬。它堂堂神兽,竟被这等凡人摆了一道,简直丢尽脸面。

  “岚岚小心!”萧巽猛地推开身边的舒岚,自己顺势往旁边倒去。

  电光火石间,燃烧着狏即怒火的火球呼啸而来,擦着两人的衣摆飞了过去,在皲裂的焦土上砸出了一个三尺深的大坑。

  舒岚被这么一推,冷不丁失去平衡摔在地上。缓过神来时心有余悸。若是萧师兄动作再慢一点,这烧焦的可就不是衣服了……她心里一阵后怕。更可怕的是,这火球能透过风盾烧了她的衣服,而她无法阻挡。

  竟然让狏即不顾伤势全力进攻,看来两人把这尊大神得罪大发了。想起萧巽一脸严肃的说起他们与狏即的悬殊实力,舒岚不由得想要擦一擦冷汗。可是连冷汗都还没冒出来,下一波攻击又来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是虎落平阳,狏即也不至于被人欺负了还不还手。它保留了实力的攻击已经让萧巽和舒岚有些应付不过来,何况是暴怒状态下的攻击。

  萧巽由于法术反噬的削弱根本无力抵抗,没一会儿便被击飞几十尺远,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舒岚一时没底了。她首先想的是逃跑,可是狏即明显是要战斗到底了,跑到哪里攻击都紧随而至,何况地上还躺着一个没有行动能力的萧师兄,她不能丢下他不管。

  怎么办?打。只能打。但是要引开狏即的攻击,以免再伤到萧师兄。

  打定主意,舒岚掐个诀,丢出一个风罩保护萧巽,往相反方向飞去。

  这一仗可谓是一边倒。

  她的护身气泡碰到灼热的火焰就像雪碰上火一样消融,她的防御在狏即面前就等于没有。

  最后,舒岚被逼到巨坑边缘,死死抵着身后的焦土。身上脸上遍布烧焦的痕迹,虽然浑身狼狈,但是眼睛依然如明星耀眼。火球落在身上,她不躲也不闪,就这样硬生生地接下。

  舒岚断断续续却又无比坚定地吟唱着繁复古老的咒语。巨型法阵自她脚下亮起,如藤蔓般向外攀爬而去,比之前在冰洞里释放时的大了十倍有余。那是她从来不敢施展的,这个不知名法阵的全部模样。

  血液缓缓淌入脚下的阵眼,红色浸染了法阵的每一个符文。原本金色古朴的法阵变得猩红妖艳,仿佛盛放的的彼岸花。

  狏即还是太不了解人,或者说,太小看人在临危时的决绝和勇气。

  既然已被逼到绝路,何不以命相搏。

  狏即仿佛看到那个女孩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古老的图腾,一定神又什么都没有。它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法阵,法阵带着的古老神秘的威压让它战栗不止,那是血液里与生俱来的恐惧。气血一滞,它抑制不住轰地一声趴在地上,两只爪子捂着脑袋不敢抬头。

  现在后悔晚了。

  法阵在舒岚脚底飞速旋转,她的长发无风自动,在身后翻飞。汩汩水流自阵眼喷涌而出,穿过她的身体,直冲天际。

  以水化龙。

  阵眼上的人不怒而威,朝着狏即凌空一指。

  水龙带着毁天灭地的架势自半空俯冲而下,直接冲撞过狏即的身体。

  如果说之前狏即还有小半条命在,现在也就剩一口气了。

  胜负已定。

  法阵缓缓地缩回舒岚的身体,最后消失。舒岚身体虚软,一头栽到地上。亏得这法术没反噬,不然她不死也得残。

  此时两人一兽全瘫在地上,谁也没有起来继续打的意思。他们仨里情况最坏的就属狏即了,现在就算随便来个小孩都能弄死它,还打个球。何况它发现那个小姑娘是它碰不得的角儿……得,更不用打了。

  躺了半天,状况最好的舒岚先起来,找个地方换了身衣服,这才飞向萧巽。

  有舒岚施加的防御,加上没中什么攻击,萧巽其实好得很。

  “奇怪,怎么没醒呢?难道是晕过去了?”舒岚心下疑惑,刚想上前一探究竟,就听见萧巽……

  均匀的……

  鼾声……

  舒岚:………………

  片刻后,萧巽捂着猪头一样肿的脸起来了。

  看到奄奄一息的狏即,再看看神清气爽的舒岚,萧巽下巴都要惊掉了,不由得偷偷朝舒岚竖了竖大拇指。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威逼利诱明枪暗箭你来我往,最后狏即同意认舒岚为主,和他们一起离开此处,在伤好之前暂时寄身舒岚体内。作为交换,他们必须为它找上好的灵药治伤养身体。痊愈之后狏即是走是留随意。

  舒岚拍板,成交。

  简单地给狏即疗了伤,萧巽又重新施展御兽之术。施术前,狏即眼神复杂地看了舒岚一眼,又意味深长地看了萧巽一眼。

第二章 狏即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