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轩辕生变4

  舒岚慢慢吞吞地往山下走。

  突然寒光一闪,一道残影直朝她面门袭来。舒岚反应奇快,当即向后仰倒,哪料竟有火球自上砸下,她双手一撑地,连翻了几个后空翻,堪堪躲过流火弹。才站稳身形,背后又有一拳袭来,虎虎生风。

  舒岚哪里还有一点重伤的样子,她冷笑一声,向空中弹起,在上方大网落下前强行扭转方向,朝出拳那人背后方向落去,那人反应也不慢,紧追着她攻击。背后又有火球破空的声音,左边是银针略过,面前是重拳,唯有右面尚有空隙,一般人应当从右边突围,舒岚却再一次弹起,朝半空高高飞去,银针落了空,火球收不住砸在出拳人的身上,痛得那人嗷嗷直叫。只一刹,便失去了舒岚的踪迹。这时偷袭的人才现出行迹。

  “去哪了?”三个人四下张望也找不到。

  只听林间沙沙作响,柳叶刀大小的风刃爆射而出。

  “在那!”三个人小心翼翼地躲过攻击,朝着风刃来的方向追去。还没追出几步就有一个人一脚踩空,被套着脚踝倒吊在树上——这本来是要引诱舒岚踏进的陷阱,如今却自己着了道。“老大救我!”剩下两个人只好返回来。绳子是特制的,为的就是不让人轻易解开,这下反倒坑了自己人。

  “啧啧啧,许久不见,你们竟然还是只有这点出息。”那三人手忙脚乱之际,舒岚才不慌不忙地出声,斜倚在他们背后的大树上,把玩着风刃。她手指随意舞动,柔软,招摇。柳叶一样的风刃,有灵性一样绕着她纤细的手指翻飞,那画面优雅又悦目。

  三人一惊,齐齐看向她。原来是石投仁和他的朋友。舒岚对这三个人有些印象。几年前的入门考核她和石投仁有些不愉快,就是他这两个小弟扶他下的比武场。

  五年前的入门考核。

  “你不是进入修术界黄级’已久’的‘前辈’吗?倒是还手啊!”石投仁祭出炽焰阵,火焰如流星自天空坠落,令人防不胜防。

  “你不要欺人太甚。”舒岚眼底浮现一抹厉色。

  同辈们都知道,舒岚虽第一个进入修术界,却一直在这个境界止步不前,这是她最不愿别人提及的。这石投仁挑衅也罢,竟触她逆鳞,还特意加重“已久”两字的读音,一向好脾气的舒岚也有些动了肝火。

  此时她放弃躲闪,原地念咒掐诀双手结印,看不清的金色符文自舒岚体内飘然而出,在她周身盘旋,一个法阵自舒岚脚下铺陈开来,藤蔓一般向外生长,直到长成与舒岚同宽的圆才猛地停下。似乎被风吹起,法阵脱离了地表,飘飘然浮入半空,仿佛饕餮般直直将火焰吞没。与此同时,石投仁像突然被抽空了力气般跪倒在地。那法阵似乎不知魇足,石投仁惊叫一声冷不丁被扯上半空,似乎要和他的炽焰阵同一个下场。

  “这……这是什么术法……”

  “不知道,没见过啊。”

  “这个舒岚从哪里学来的,怪霸道的。”

  场下议论纷纷。就连前来监督的长老都有些奇怪。

  “够了,住手。”苍老的声音响起,高位上一位威严老人站起来打断。是本派的陈长老。

  舒岚立即散了法术,转而面向他垂首而立。没了法阵的挟持,石投仁从悬空中掉落,摔了个倒栽葱。

  “你!”

  石投仁正想开口,陈长老严厉的眼神已经扫了过来。吓得他赶紧闭上了嘴。

  “本场比试舒岚获胜。”陈长老缓缓宣布,然后微微偏向石投仁问,“你可有异议?”

  “没……没有……”那种被风撕扯的无力和窒息他不想体验第二次。

  “很好。”陈长老点点头,“本次比试意在切磋交流,明白彼此间的差距,以便互相学习。胜者需戒骄戒躁,切莫骄傲自大;负者需勤加修炼,以期进步,切莫心生怨怼。场下都是我轩辕派的弟子,应携手共进,将我派发扬光大。”

  这话不止是说给场下的人听的。石投仁不傻,只能随着场下的人,有气无力地回答道:“是。”随后狠狠地瞪了舒岚一眼。

  陈长老满意地点点头:“很好。那么本次比试到此……”

  “等等。”姚思渊站起,淡淡地看着一直不出声的舒岚。

  “舒岚?”长老唤道。

  她一声尖叫。舒岚周身空气激荡,气浪如浪花,层层叠叠向四周拍去。

  姚思渊见状眼光微闪,扬手召出清流护住下场的高级弟子,两名弟子反应也不慢,立刻支起盾保护自己。

  场上只有石投仁冷不丁被掀飞了去。

  “咳咳……本次比试结束,奖品稍后将有人送至弟子房内。散了吧。”一名稍年轻的长老宣布。众人皆欢呼散去。

  有几名石投仁的朋友冲上台来搀他离开,走之前石投仁不忘回头又瞪了舒岚一眼,可惜舒岚根本没注意他。气得他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现在看来,这家伙怕是还在记仇。也好,她这一肚子无名火正愁没地方发,就陪他们玩玩。

  石投仁和另一个人当即放弃救被倒吊的同门,朝舒岚攻去。

  舒岚面不改色。

  出拳的是土系,看他出拳,必是拳上有门道,硬碰不一定能讨到什么好处;石投仁,火系,擅长远攻。两个人一远一近配合得十分默契。换作别人肯定要头痛一番,而舒岚是扛过冰龙揍过狏即的人,这两人的架势在她看来就像过家家。她不躲反进,迎着最近那人,俯身躲过一拳,朝着他的肚子上去就是一掌,“你拳头虽硬,腹部却是空门。”

  手势不收,竟挂着那人冲向石投仁。

  石投仁措手不及,流火一顿,被舒岚抓住了空挡,小弟就这么被丢到了头上。

  三大五粗的小弟分量很是可观,直直把石投仁压得倒地不起。

  “你火势虽猛,近处便受制。”舒岚嘲讽地勾起嘴角。真是不堪一击。手腕一翻,绳索凭空丢出,甩了几个响,把挣扎着要起身的两个捆了个结实。“就这点本事还学人偷袭。”

  “你……你……待我回派禀告铁长老,让他来收拾你!”石投仁嘴硬道。他的小弟表情特别沮丧,一副“老大没救了”的表情:“闭嘴吧老大。”

  舒岚挑眉冷笑:“铁长老?呵呵,铁长老是轩辕派的长老,如今我已不是轩辕派中人,他如何能管得了我?他若是对我出手,必会受门规处罚。更何况他还有伤在身,怎么会为你出头。”这些人不就是看到她已不是轩辕派中的人,孤零零无依无靠,又重伤在身,才偷偷跑来打击报复的吗?如今还拿轩辕派的长老压她,真是大写加粗的可笑。

  石投仁被噎得无话可说。那个五大三粗的小弟认命地闭上眼,似乎是赞同舒岚的话。

  舒岚也懒得再做纠缠,转身就走。

  就在这时,数百根银针朝她背后射来,破空声藏在林间树叶摇曳的动静里,实在难以察觉。原来那个早早被倒吊在树上的弟子趁她不备,掏出了怀中藏着的暗器。

  眼看舒岚就要被银针扎成刺猬,只听“咔嚓”一声,坚冰从天而降,直直插进地表,硬生生截住最前银针的势头,随后而来的银针则尽数插入冰块之中,保守估计有三寸之深,若是人被射中,定会穿心刺骨。

  四人皆是一怔。

  “少掌门……少掌门怎么来了?”拿着暗器的人来不及把东西收起来就被姚思渊的水流卷走。他心虚地问。

  “舒岚即日起逐出轩辕派,永不得再入门下。”姚思渊一如既往地冷清,看也不看狼狈的三人,“既已是外人,派中弟子如有挟私报复者,按门规处置。自己找铁长老领罚。”

  “是……”三个人无精打采地应道。

  “多谢姚师……姚少掌门,敢问还有何事?”舒岚看他没有要走的意思,出声询问。

  姚思渊将手中一物抛给她:“你的。”

  舒岚接下,是个崭新的水蓝色万象囊。摸摸腰上坠着的那个,这个显然不是她的。“这个……”话没说完就被姚思渊的眼神止住话头。

  “既已不是轩辕中人,便把东西都带走。”这话落在别人耳朵里就像在说“你这个叛徒的东西不配留在轩辕派”一类的诛心之言。

  “我不是叛徒。”舒岚盯着姚思渊,不错过他的任何一个动作。

  姚思渊一直是那个冷冰冰的大冰块。他没有多言,只是在其他人看不见的时候,郑重地点了点头,随后凝水成云,携了三个灰头土脸的轩辕派弟子飘然离去。

  舒岚再一次看着他的背影出神。这人……认识他也快六年了,性子一点都没变,最后竟然还是来不及说一声谢谢,也忘了说一句再见。

  回神以后,她找了一棵大树靠着缓缓坐下。虽然病重的样子是装出来的,但她身上确实还留有些未愈合的伤,经过一番打斗,多多少少有些撕裂。

  处理了伤势,她才仔细翻看那枚万象囊,里面装的是她放在房间里的东西:偷偷藏的话本、衣服、鞋子,甚至连被褥都在。有些常用的内外伤药,比她收集的多了几种药效更好的,还有银子,比她这些年积攒的数目更多一些。

  这些东西对她而言无疑是雪中送炭。比起刚才,她的处境已经没那么糟糕了。有了银子,就可以去客栈投宿,再不济,露宿街头也有床被子。

  她不打算坐吃山空,再怎么多的银子,只花不赚,总有用完的一天,她想找份差事攒点钱谋生。来日能够养活自己,再把今日这份人情还上。何况陆煊的伤也没大好,需要很多钱,除了买外伤药,还要买一些专门用来恢复修为的灵丹。

  这么想着,才又往村落的方向走去。

第三章 轩辕生变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