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原主记忆

  “你可知这是何毒?”赫连钰冷声询问道。

  “名为曼陀罗的毒,而这种毒是很罕见的一种毒,并且中此毒者每年都要承受一次噬心之痛,并且发作的时日不固定。”夏侯洛严肃的说。

  虽说他们的声音足够小,但在屋中的春暖和司徒紫还是听到了他们的话,只是此刻的司徒紫心中犹如五味杂陈一般。她不知自己心口这般剧痛是因为曼陀罗毒的原因,更不知是谁将这毒给她喂下,此时此刻,她由衷的希望不是自家人所为。

  “小姐,你先休息下,或许事情还么那么糟,不要胡思乱想。”春暖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安慰着说道,不过司徒紫听到她的话不由得苦笑出来。

  “春暖,我们听到的这些暂时不要告诉王爷,既然他们出去说就表示不想让我知道,那我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时间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我们明日再说,你出去若是见到王爷的话便将今日我坑太子的事告诉他,别让他误会你和太子有来往。”司徒紫说完话便闭上眼假装休息,不过春暖听到她的话感到一阵暖意划过。

  春暖没再说什么的离开,不过在她离开后司徒紫便睁开了眼睛。

  “王爷,小姐已经休息了。”春暖行过礼后,便对着赫连钰说了下司徒紫的情况。

  “嗯,都回去休息吧,时间不早了。夜林,夜希,明日便去查司徒府的具体位置。”赫连钰硬声的说,他在说完话后便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夏侯洛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这么多年从未看过这样的他。现在还不容易出现了一个让他牵挂的人,却面临着这样的事,即便是他也没办法冷静处理。

  “凌,烈,你们把前几日的事说给我听,夜林,夜希,你们若是想要查司徒府的位置,应该要问问屋中的那位小姐,看看她有没有印象,若是她有线索的话你们找起来会快点。”夏侯洛冷静的说道,他们四人听到他的话便赞同的点了点头。

  他们五人站在那里看了下司徒紫所在的屋子便走了,只是他们一边走一边说着事,也是在这个时候夏侯洛便明白为何赫连钰会这般紧张司徒紫的原因。

  寅时,司徒紫才慢慢睡去,不过在她熟睡之际,不禁低喃出声,让守在门外的春暖听到后急忙闯进去。

  “小姐,小姐你醒醒,做恶梦了吗?”春暖晃着司徒紫着急的说道。

  听到她声音的司徒紫在这时睁开了双眸,只是眸中带着水汽,这让春暖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毕竟在她的印象中,司徒紫一直都是很乐观的一个人,不知是发生了何事让她这样。

  “不要,我不要喝,我不要喝!”司徒紫尖叫道。

  刚站在院中的赫连钰和夏侯洛听到声音赶忙走了进去,只是他们看到的却是司徒紫用手紧紧的抱着头,眼睛很是空洞,脸上的表情很是痛苦,嘴里一直重复着‘我不要喝’。

  “这是怎么回事?”赫连钰板着脸的询问。

  春暖将自己所知道的事都一一的说出来,在这时司徒紫将自己的手指咬破,在地上画。

  他们凑近时看到的便是一位女子,只是她脸上的表情却有些扭曲,手中端着一个碗,并将碗递到了一个婴儿的嘴边。

  当司徒紫画完后便站起身,眼睛逐渐的恢复如常,在看到赫连钰和夏侯洛站在这里时怔住了,只是在眼睛看到地上后,猛地捂住了嘴。

  “就是她,就是这个女人,是她让我喝下的毒。”司徒紫声音中带着颤抖的说道。

  “那你知道是在什么地方吗?”夏侯洛看她这样便对着她询问道。

  “记得,只是不知道经过这么多年的时间,那里还存不存在。”听到她话的夏侯洛点了下头。

  “那好,既然你记得是哪里,便将路线告诉夜林和夜希。”

  听到夏侯洛的话,司徒紫便让春暖拿出纸笔,她仔细的将路线画了出来,并标注了每个地方的名字。

  在这些画好后,司徒紫便将纸交给了夏侯洛,只是她的脸色却很是苍白,让人看到不由得心生怜惜。

  “春暖,去将本王屋中的香薰拿来。”赫连钰的话音落下,春暖便离开了,而夏侯洛则是拿着司徒紫递给他的纸走了出去,房间中就只剩下赫连钰和司徒紫两人。

  “不要想那么多,现在你在本王这里没有人会伤害到你,放心在这里居住便是。”赫连钰冷硬的说,他不知该如何才能安慰到她,也是在这一刻他感到浓浓的无力。

  春暖在将香薰点上后,司徒紫疲惫的闭上眼,春暖见状便扶着她躺在床榻上,赫连钰则是抬脚离开了房间。

  此时的司徒紫,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演示着还是婴儿的原主,如何被害,而她又是如何会出现在山洞之中,原主又为何丧命。这些她全部都知道了,而原主死时的不甘也逐渐的涌上心头,她现在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报仇。

  春暖一直守在这里,生怕出个什么事,但她并不知道此时的司徒紫不会再像之前一样了,现在的她心中充满了仇恨。

  辰时,司徒紫睁开了双眸,只是她眼底的恨意怎么也抹不去,看着这样的她春暖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只能守在她的身边,似乎这样便能够给她足够的温暖。

  “春暖,等到夜林夜希回来后,你便询问他们具体的情况,到时候再告诉我。”司徒紫淡淡的说道。

  听到她的话,春暖只是点了点头,看了下外面的天色后便对着她说:“小姐,现在已经辰时了,我们出去走走吧,早上你都没有用膳,肚子应该饿了,出去找点东西吃好吗?”

  司徒紫起身就要往外走,不过她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好过,而她要做的便是学会伪装,这样才不会让自己受伤。

  当她们一起走出门后,司徒紫便走到凉亭中坐下,看着池塘中游来游去的鱼儿,不由得心生羡慕。

第七章 原主记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