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受伤

  “烈,将他们带到司徒府邸去,将他们安顿好之后再回来。”赫连钰严肃的说道,在他的话音落下后,烈便带着一众丫环和小厮离开了,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司徒紫笑了笑。

  “多谢王爷了,不过现在看来成亲的日子也要尽快的订下来了,不然,皇上不知道又该做出什么事了。”司徒紫提起皇上时便是似笑非笑的表情,不过他们知道此时的司徒紫是有多么的厌恶皇上,不然以她的性子绝对不会这样,再加上现在的她心中还有其他的事。

  赫连钰知道她这么说是因为什么,换上官袍后,便坐上马车进宫。看着马车远去的背影,司徒紫的心中却是多了几分不安,她不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她觉得是有什么事要发生。

  只是,此时的她并未想那么多,一个时辰后,司徒紫还没有听到赫连钰回来的消息,心中不由一惊。赶忙让人备马车,看到她脸上着急的表情后,春暖也知道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便将夜林叫来,顺便让其他人去备马车。

  当夜林来到司徒紫的面前后,看到她的脸色不大好,便想要询问,却被司徒紫抢先:“夜林,你应该知道二王爷的府邸在哪里,快带着我去,我有急事,越快越好。”

  听她这么说夜林不由得紧张起来,只是这时的她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解释,看了眼身旁的春暖,对着她严肃的说:“等我爹娘师傅哥哥来了之后,你们便告诉他们我有事出府,至于其他的事你便说不知道,待我回来后,我自会向他们解释。”

  夜林听她这么说便知道是有要事发生,待马车备好后,便让司徒紫上去,自己则驾着马车前往二王爷居住的静王府。

  他们在来到静王府门口时,想要进去却被阻拦,司徒紫却等不了那么多,便动手打上了侍卫头也不回的走进去。看着这样的她,夜林便知道这件事非常棘手,不然的话,司徒紫也不会是这般不讲道理的人,思及此,他不由得猜想这件事是否和赫连钰有关。

  “是何人赶来本王的府邸闹事。”赫连泓声音不大不小的询问道,只是他的话音刚落下后便看到了司徒紫,只是她脸上的凝重却是让他有些心惊。

  “今日有所冒犯还望二王爷见谅,只是此事事关重大,二王爷能否带我进宫面圣。”司徒紫坚定的说,听到她这么说夜林便知道和赫连钰有关。

  赫连泓听她这么说却是有些不解,但还是换了身衣裳,也不询问坐上马车后,夜林便驾车前往皇宫。在路上司徒紫便将这件事解释给了赫连泓,他听到后脸上很不好,况且他知道司徒紫是真的担心赫连钰,并且他也在想,皇上这么做究竟是何意。

  当他们来到宫门时被人拦下,赫连泓将车帘撩开后,看了眼御林军,便被放行。

  在他们下了马车后,便得知皇上在御书房,二话不说的便前往那里。夜林紧跟在后,当司徒紫站在御书房外时,听到屋中传出的一声闷哼,司徒紫不由得瞪大了双眼。

  顾不得那么多的便将门推开,看到的便是赫连钰的身上有些鞭痕,身上的官袍也有些破碎,最主要的一点还是他的官袍都沾染上了红色的血,让她心疼不已。

  “民女不知皇上这是何意,本以为皇上是说话算话之人,但没想到竟会用这般卑鄙的手段。我和阿钰成亲这事还是皇上答应下来并且有圣旨为证,告知你一声并非是询问你的意思,但皇上今日伤我夫君这件事,我们得慢慢算。”司徒紫冷声的说,她眼底的冰冷让皇上看到也不由得一惊,毕竟他没想到司徒紫会在这个时候进来,不由得猜想她是怎么进来的。

  “皇兄,没想到你竟会做出这般事,那你可曾对得起母妃?你忘记母妃对你说过的话了?不得伤钰儿半分,今日你这么做可曾想过对得起母妃?难道你忘记,钰儿曾经救过你的命吗?”赫连泓淡淡的询问道,只是听到他的话皇上的身子一僵,脸上有着些许狼狈。

  “皇兄还是好好想想吧,弟妹,我们先回去带五弟回去疗伤。”赫连泓说完话便不再去看皇上,帮着司徒紫扶着赫连钰上了马车,夜林在没有看到赫连钰来时的马车便知道皇上故意将人支开了,用他们惯用的鸟哨,告诉他现在回府。

  随后他便听到一阵鸟哨声,便知道他是听到了。

  “阿紫,你怎可这般鲁莽,皇上的手段你不知,怎么能和皇兄只身进宫。”赫连钰的语气中带着不赞同的说道。

  “我当时并未想那么多,只是觉得你一个时辰还没回来便猜想是有事情发生了,但我没想到皇上竟会狠心至此。先前以为他只是好色,但没想到他还是这般昏君,连自己的弟弟都能够下的去这么狠的手,既然是他动手在先,那之后就不要怪我不客气。”司徒紫冷声说道,而她身上的怒气也逐渐的涌现,她的双眸却是从黑色变成了异瞳。

  看着她这样,让赫连泓和赫连钰不由得一惊,他们不知道司徒紫会有异瞳。

  “本王现在好好的,无需担心,你现在还是好好休息。”赫连钰说完话便点了司徒紫的睡穴。

  “这是怎么回事。”赫连泓对着赫连钰询问道。

  “这件事我也不是很清楚,等我们回去后询问一番。”赫连钰皱眉的说道,待他的声音落下,整个车厢里都安静了下来。

  在他们回到钰王府后,夜林便去将夏侯洛叫来。

  这些事都做好后,夏侯洛不由得询问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现在不重要,你现在给阿紫把一下脉,看看她有没有事。”夏侯洛听到他的话便坐下为司徒紫把脉,只是他发觉她的脉象有些有异,面色不由得凝重起来。

  “你要想知道什么事还是去询问她的家人吧,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夏侯洛严肃的说,听他这么说,赫连钰便知道这件事有些严重。

第三十六章 受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