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半仙

  “呵呵……”看到我一惊一乍的傻样,小童子忍不住笑的弯下了腰“姑姑,你真有趣……”

  我很恼火。明明就有人嘛,这是个哈哈镜?戏弄我?

  在我低头的当,我发现自己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变了,就是那镜子里的女人的衣服。我的身高也变了。啊!我这是怎么了?

  我满屋乱跑,终于又找了一面镜子,镜子里的我还是那个女人。

  怎么回事?我抓住小童带着哭腔的说道,尽管这女人长的很好看但是我变成这个样子我妈一定认不出我了,她不要我我就无家可归了!

  小童一脸吃惊的看着我!这时手中的那把铜镜也变成了点点金光融入了我的身体。

  镜子融入我的身体后,我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刚刚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这里一定有鬼。我连和小童子道别都没有,疯了一样的向山下冲……

  “姑姑你去哪?,师父临终把我托付给你了,你……”

  小童子在后面呐喊着,我则以我平生最快的速度向前奔跑着。

  什么鬼地方?什么师父不师父的。好不容易变回原来的样子,我得赶紧回家……

  刚刚跑下山,我感觉眼前一片白茫茫的,我身体轻飘飘的失去了自己的控制~

  “醒了,醒了!”

  一个点滴瓶子不停的往下滴着液体,一个老头苦大仇深的表情坐在我的头前面,嘴里嘟念着什么,同时手里还在把玩着什么。我妈我爸和几个姐姐则安安静静的站在老头身旁观看者老头的一举一动。

  见我醒来,三姐抑制不住兴奋的喊“妈,小四儿醒了。”

  “嘘,别闹,别影响大师作法!”我妈捅了桶三姐。

  我则好奇的挣扎着想着做起来。可是无奈头疼的厉害,浑身虚弱无力,只能费力的翘着头用眼睛的余光窥探。

  只见老头将一个黑色的算盘珠扔进了倒满清水的碗里,算盘珠中心冒出的水泡泡向东南方向漂来。

  老头大喝一声“是仙归山,是鬼归坟,是神归位。”

  喊完之后他又煞有介事的指着水碗说道“看到了吗?这水泡是冲西南方向,这丫头是西南山上的花姐,(花姐:民间叫法。指侍候上仙的女童)这月十五要给她换替身。她身上的妖孽已被我驱走,只要把替身换了就没事了!记得这月十五再接我来作法!”

  我只顾着看老头如何作法,梦里梦到的画面竟想不起来了。主要是一想头就仿佛裂开一般的疼痛。

  送走老头,在几个姐姐口中得知我这一睡足足睡了七天。可是老头走了之后我并的病情并没有好转。只是不再昏迷了,可是一直高烧不退。一直挨到这月十五换替身的日子。将近十多天的煎熬。

  阴历十五,爸爸把老头接到家里来,还订了两个小纸人,准备了五碗馒头,五样菜,一只鸡,一条鱼,一大堆纸钱和草香。

  只见老头在院子里设了法坛,把供品摆好,并在香炉里上了香振振有词的念道:上界天神,现在我已备好供品,钱财。请享用完,带着俊的走,留下丑的。放丫头一条生路。

  说完将两个纸人连同一大堆纸钱一同点燃。

  “好了,神仙接受了供品,将替身带走了。”老头信誓旦旦的说。

  爸将事先准备的红包给了老头并将老头送走。

  三天后,我果真退烧了。多半个月的病着,一直没胃口吃饭。整个人饿的瘦了一大圈。退烧后感觉自己无比的饥饿,想吃鸡鸭鱼肉……

  “吃什么吃,你知道因为你这些天花了多少钱?丫头片子,就知道吃,馋嘴巴子,这哪是过日子的来头,找了婆家让人家休回来……”我妈听到我说想吃鸡鸭鱼肉时破口大骂起来。原本我也预想到了她会有这样的态度,只是还是忍受不了馋虫的勾引,撞着胆子和她提出想吃鸡鸭鱼肉的请求。

  我躲在屋子里哭了起来。邻居王月红和我一样大,也是个姑娘,人家活的和个公主一般。而我,却仿佛是捡来的一样。

  若不是听说过我出生时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我还以为我是捡来的。

  若我真是捡来的我心里没准好过些!亲妈啊!为什么这样对我?真的因为我是女孩子的错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投胎到这户人家。还不如让我病死算了。

  就这样我经受着怪病身体上的折磨和我妈精神上的折磨,熬到了十六岁。好在这十六岁的这段时间没有再出现什么怪事。

  我把人生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上学上。我想当一名医生,我要到给自己治好这一身的怪病,行医救人。

  我刚刚燃起的希望的小火苗被我爸一盆凉水给浇灭了。

  “丫头家家的,干什么不好,去当医生。医生多脏啊!什么病的都接触。再加上行医要担风险的,你治坏了人要吃官司的,我可没钱去赔偿人家。你少给我惹事吧!”

  以我这么多年对我爸的了解,他胆小怕事,怕我给他带来麻烦才是真的。

  “那我当法医总可以了吧!”其实我总感觉只要是带医的都可以为人类做贡献。那时小,受教科书影响总是心怀伟大报复,为社会为人类为正义做贡献。

  事实再一次证明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是一条真理。

  我爸又摆出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既然你那么喜欢医术,那就好好上学,我给你指条明路,不如你去做兽医。家里有养殖场,正缺一名兽医……”

  自此我再也没有和任何人提过自己的梦想。但是我知道好好学习是我唯一的出路。

  命运总爱和我对着干,我是得罪了老天爷了不成?灾难再一次降临到了我身上。

  上学的日子都是住学校宿舍,只有周日放假才可以回家。

  “不知怎么的,右眼就是跳个不停!”我对王月红说道。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样你让我揍一顿,给你应应灾。”王月红一脸的坏笑道。

  “去你的,想趁机虐我是不是?”我们伴着嘴骑着自行车回到了家。

  弟弟早在家门前的岔道口等着了。

  “四姐,你先别回家了!二姨给咱妈打电话说看到你和一群社会小青年在一起……反正说的挺难听的。现在爸妈可生气了,非要等你回来打死你。你要不到同学家躲躲?”我弟闪烁不定的眼神看着我,明显不确定这事是真是假。

  我很是诧异,二姨看到我和一群社会小青年在一起浪,至少得有个依据吧!学校周一到周六禁止出校门,周日我在家里,她怎么看到的?

  树正不怕月影斜,我还怕你胡说不成。

  我风风火火的冲进家里。爸妈阴沉着脸做在堂屋的椅子上。

  

半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