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景辰受罚

  01

  御书房外,十九岁的四殿下景辰跪得笔直,眼中情绪复杂:既有坚信自己没有错的倔强,又有心疼父皇因自己而动怒的愧疚。

  御书房内,老皇帝扶着椅子气喘吁吁,大太监王玉服侍他大半辈子了,头一回看到他对四殿下动气。四殿下平日是最孝顺的,请安试药,他总是第一个,而且像王玉这种不健全的人,只有四殿下看他的眼神是关切的,尊重的,没有一丝鄙弃与轻视。

  王玉是个有心的,也是个聪明的,知道老皇帝最喜爱四殿下,此时动气也必不会伤了父子感情,于是一边仔细地帮着老皇帝顺气,一边劝道:“陛下,四殿下去了湘水那么久,一回宫就赶紧给您请安来了,您又罚他在外面跪着,殿下这一年来奔劳,再加上地凉,身体怕是熬不住啊。”

  “哼!”,老皇帝正在气头上,“朕是让他跪着给朕好好反省反省,什么事他该知道,什么事朕不愿意提,他就不该知道!”

  “可是,陛下……”王玉继续劝着,一抬头看到杨皇后来了,心里实实在在松了一口气,他这个阉人的话皇帝不听,这回皇后娘娘来了,一定能劝住皇帝。于是轻声告诉皇帝:“陛下,皇后娘娘来了。”然后慢慢退了出去……

  02

  “辰儿怎么了?怎么让陛下动这么大的气?”杨皇后走到了皇帝后面,手法轻柔地为皇帝捏着肩。

  皇帝一见杨皇后来了,气似乎消了一些,缓缓说道:“他知道了贤妃的事。”

  来御书房的一路上,杨皇后都在想,到底是什么事才能让皇帝对他最喜爱的儿子动气,她已在心中想了无数种可能,但没想到原因竟是死去了十二年的贤妃,一个阖宫上下都不敢提的女人……

  她按捏的手忽然停下,思绪飘到好久之前,那未出阁时的闺中时光,那大夏第一美人倾城的脸……

  皇帝回头看她,她才从无尽的记忆里醒过神,说道:“从前贤妃的错,怪罪也不及辰儿啊。辰儿年幼丧母,臣妾又没有皇子,一直在臣妾这里养着。辰儿想知道关于生母的事,所有人都不告诉他,他也只能去问淮南穆老爷,知道了这件事后,辰儿也没瞒着陛下,辰儿有什么错呢?”

  听了杨皇后的话,皇帝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是啊,辰儿有什么错?他只不过想知道生母的真相而已。自己呢,曾经贤妃是自己最爱的女人,从前就算发生了那件事,该处决的处决了,该自裁的自裁了,现在又何必迁怒于辰儿?

  杨皇后见皇帝面色稍稍缓和,便又说道:“御书房外,铺的是寒玉石,纵在盛夏,也凉如寒潭。如今啊,辰儿正跪在自己的一片孝心上呢,刚才臣妾来的时候,看到辰儿……”杨皇后故意顿了顿,看向皇帝。

  皇帝一听“寒玉石”,便想起了十年前,景辰亲入寒玉潭为他送上寿礼,那时他才九岁,从水中出来之后,身上还颤抖着,嘴上却说:“有了寒玉石,父皇就算盛夏在御书房里处理政务也不会觉得酷暑难耐。”见皇后停住了,于是连忙问:“辰儿怎么了?”

  “臣妾来的时候啊,看到辰儿冻得嘴唇都白了,现在又过去了这么久,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臣妾真是心疼。”

  皇帝此刻气全消了,想到外面正跪着他最疼爱的儿子,赶紧喊大太监:“王玉!王玉!”

  御书房门口站着的王玉一听皇帝召唤,赶快应了一声,然后急着走进来:“奴才在,陛下有何吩咐?”

  “快让辰儿起来,再派太医去他那里,看看伤着了没?”

  “是,陛下。”

第五章 景辰受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