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伽楼与即将崩坏的日常

  修正围着围裙在收拾着碗筷,奇怪的剧团大叔再也没有出现在面前了,日子就像平静的水面一样,每天吹过一些温暖的风,荡起几圈涟漪,虽然还是时不时的需要为樱解决时间差的事情,但是修想着,那几分钟几分钟的时间的存货,自己这里要多少有多少。:“我是守护的骑士!保护,保护,保护。”对住在一起想成为家人的人,修早已经放弃了掩饰,而樱也早已习惯了这种略带幼稚的表演。

  “樱,从刚才开始,你都在干什么呀?”修将半个身子探出厨房的门外,语调轻松地问道樱。

  “学校布置了一个作业呢,感觉怎么想也写不出来?明天还要让家长一起去学校听课呢,啊,怎么办呢。”樱攥着笔在头发上使劲地摩擦,接着立马补道:“呐,修,你感觉时间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呢?感觉对自己来说,时间是个有点淘气的家伙呢。“

  ”淘气?怎么回事?“修以为樱察觉到了什么,很紧张的问道。

  ”啊,也没什么啦,你看,我每次想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总是想偷懒呢,而且每次就算是半个小时能做完的东西,都会拖到很晚呢。“樱也慌忙解释道,”那修哥哥觉得,时间是什么样的呢?“

  ”到底是怎么样的呢?感觉像是一块一块的,想要做什么事就取什么样的时间,做好编号不要弄乱就行。啊,我明天要去家长会了吗,感觉有点紧张呢。“修思考着自己平时使用时间的方法一边回答道。

  ”好厉害呢,您说的是做计划表吗?我还没有那么强的自制力呢,注意力总是被吸引到别的地方去。“樱像听到一个新的理论似的,”决定了,明天开始,我也要做个日程表呢,好好安排规划,然后成为一个能干的人。帮修哥哥一起打理店铺“。

  ”嗯?女强人吗?不用啊,樱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了。那种事情,完全不用勉强自己去做啊。“修摇了摇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您为什么要捡回我呢当时?“樱突然认真地问道。

  修一时语塞,半天终于挤出来一个理由:”啊,对了。我就是想要参加中学毕业典礼呢。你看,我都没有上过学呢。这下都靠你了。“修不知道何时已经来到了樱的旁边,然后用胳膊肘轻轻抖了抖樱。樱只是撅着嘴,然后小声嘀咕了一句:”骗子。“

  修第一次要去樱的班级里,这天穿得格外整洁,黄褐色地麻缟上衣,白色地休闲裤,平时佩戴在胸前的怀表,今天也戴在手上了,头发软软的趴在头皮上。连樱都瞪大了眼睛,”修哥哥你平时是怎么掩藏自己的美貌的。“

  修坐在后排,一直在观察着樱,今天樱的状态总算很稳定,没有出现时间过得太快产生的误差呢,樱是倒数第二个呢,修怎么看都像个老父亲一样,嘴角笑盈盈地,一直心情很好的看着她,淹没在那群家长里,怎么看都是正常人吗,终于轮到樱了,修正襟坐着,认真地准备聆听。

  樱站起来,开始朗读她的关于时间的文章:不管时间带给我们多少遗忘,但是每个人都拥有的相同的时刻,正是时间对这个时刻的默默守护,使我们都相聚在现在,当下的这个地方。所以不管今天的时间是如何刷新过去的时间,更重要的是,在我们能掌握的时间里,作好计划,一步步拥有我们能得到的力量,借此守护我们爱的人。。。

  修听完这段话,老泪纵横地坐在后排,在一片鼓掌声中,情不自禁地站起来大声说道,”说得真好樱。不愧是樱呢,真是个好孩子。“樱站在位置上以一个优雅的笑结束了演讲。当修还沉浸在樱的文章里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最后一个孩子的文章:时间对于我们的长度是平等的,但是有的人的时间是流动的,有的人的时间却是静止的。静止在一个重复的地方,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人生看到头的时间的归宿,时间就像是魔鬼一样让人恐慌。有人在人间行走不觉得时间漫长,那在地狱里的时间大概是一日三秋,如果有那种缩短人生的神啊,我请求将这种黑暗带离人间。

  修听完后心里想着,真是一篇阴晦的稿子呢,但是也没太往心里去,毕竟活了这么久,这些东西已经司空见惯了呢。

  ”樱,我在这里呢!“修朝着樱的背影招手,樱却像没听见一样,朝着相反的地方走了。顺着樱的方向看过去,前面是那个男孩子!”好像是叫鞠的那个男孩子,啊,那篇阴晦文。“修不得已,跟着樱的步子往前走。

  其实鞠是知道樱的,半路来的转校生,成绩体能俱佳,长得还可爱,同自己是半分也不相像的,只是有一件事使两个人有了交集。有一次,在校超市里的时候,鞠偷了一本漫画刚刚准备藏在包里的时候,管理人好像听到什么不对劲的声响朝着鞠走过来,眼看就要被发现了,樱却凭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刚刚好身体撞掉了桌子边缘的书,替自己挡住了那个包的位置。于是鞠顺利逃脱了。回到学校的樱一心想教育鞠回去跟超市道歉,但是每次这个时候,鞠就会用阴阳怪气的声音对着樱说道:”他们都还不知道吧,你是只妖怪。但这样也好,我们有了共同的秘密,谁也不欠谁了。“但今天樱好像不是为了这件事来找鞠的,她收起以往的笑容,眉头略微一皱地对鞠说:”我有直觉你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如果我可以帮你地话你随时来找我。“

  ”刚想说你收起了见谁都一副笑脸的恶心表情,你就在这里充当圣母了啊,怎么着,这年头女妖都抢着作圣母了,那怎么会有这么多饥寒饿死的可怜虫呢。“鞠几乎是贴着樱的耳朵边说的,也许距离太远,修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但是看到鞠凑樱那么近,就突然跑出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鞠看到红着脸冲出来的修,用空洞的眼神看了修一眼。修仿佛被这眼神激发出来他的天性,这是一种已经自愿放弃自己时间的人的眼神,也就是说,产生了人间失格的症状,可以放开手去抢夺别人的时间,刚想动手时,一双镣铐却拷在了:修的手上,一道光闪过的时候,在修和樱的中间出现了一个穿着皮衣短裙,戴着金丝眼镜的人。看到有人铐住了修,也顾不上去追鞠,樱就伸手去拉扯那个扣环。

  ”这个是特制的扣环呢,一般人看不到啊,你怎么?“黑衣女子抓着樱的一只手,慢慢地掰过樱的正脸,喊出了”初樱“

  这个名字。这个时候,修朝着黑衣女子大声喊着:”伽楼,放开她!“

  ”修,真是长情呢。“伽楼嘲讽道:”我就说,你躲到这种地方,一直修身养性的,在最近却总是频繁动用小幅度的时间,终于让我检测到了时间质子的轻微密度,原来是又遇见了她,真的是有缘啊,就像我俩一样。“伽楼找了修好久,但也不全然是被修吸引过来的,一时好像有说不完的吐槽和挖苦,”不过修,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没脑子啊,这个在你面前的,已经不是那个人类'初樱'了。“

  ”那么,我果然是女妖吗?“樱天真朝着伽楼说道。

  三人因为那副”看不见的手铐“而扭作一团的姿势看起来就像是三个有着非同寻常关系的人,在发觉了来来往往的行人的奇怪的眼神后,修第一次在樱面前使用了力量,眼睛平视着手中的时间,在念了一堆听不懂的符文之后,说了一句:”30分,回家。“说完,三个人就瞬间转移回到了”正义的钟表店“。

  樱心里会想起修说过的”感觉像是一块一块的,想要做什么事就取什么样的时间,做好编号不要弄乱就行“,什么啊,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修深深叹了一口气,但是脑中关于伽楼的记忆好像也缺失了一部分,不过自己辛苦维持起来的日常,难道就要这样崩坏了吗?

第六章 伽楼与即将崩坏的日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