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只要你信我就行了

  “我相信你。”

  就算不是亲口说出来,只是留言,木子也都觉得她不会被全部人否认。

  事情发生太意外,也只是在一瞬间的事。

  后桌小胖子从早到晚叭叭叭,吵到别人浑然不知,提醒一下还被怼回来,虽然幽默但是显得嘴欠,那天的一个小意外,就让木子,当着全班人的面,臭骂了这个小屁孩。因为刚下课,大部分人都还在教室,他们,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这两个人在那里吵。木子愤怒的看着他,他倔强的冷淡着敷衍。我想,这些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吧。一脸茫然一脸嫌弃一脸好奇…

  虽然后来有人救场,然而,她还是被好多人暗地里议论。

  “她太凶了,上次也是,太凶了。”

  “她以为她是谁啊?大呼小叫”

  “好烦她…………”

  原来,木子已经被这样定义了啊。

  她怎么走出教室怎么回到家的,已经记不清感觉了。她只是因为被烦了怼回去了。他们怎么会都认为这是我的错………满脑子都是这个一直冲…冲的头昏脑涨身心俱疲。

  那个时候,韩流席卷了大半个中国,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些僻远的学校。谁让这里面有女生,女生的话题永远不嫌少。

  “哎哎哎你喜欢哪个明星啊?”

  “EXO!EXO!EXO!”

  “哦…………哈哈哈我个人觉得朴灿烈很可爱啊”

  “你也这么觉得吗!!!!”

  ……………

  明明是自己的同桌,却使劲往前趴去跟前桌讨论明星帅不帅,关键是这个明星还是自己追了两年的,自己怎么着也算是老饭吧…我应该了解更多一点,我要不要过去普及一下谁跟谁…………哎算了自己跟他们不熟算了算了省的尴尬。算了还是发呆吧算了算了…

  “唉…………”

  本来是稀稀疏疏的说话声,突然被一个声音打破。

  她依旧很清楚,这个少年,如今依旧是少年,可不在是那个少年。

  “喂!打球了!”

  木子楞然的看向辰溪,以为在跟她说话,正打算起身,结果旁边的庄伟从书丛里抬头应了一声。

  哎忘了旁边有个可以搭话的…

  发现木子在看着他出神,庄伟笑了一声,“要不要一起?”

  “嗯?我?”

  “恩,你。”

  “不了不了我有事。”

  “睡觉吗?起来打球。”

  “………”

  “出去外面就不会那么闷了,信我。”

  如果木子知道,就是庄伟,他们把自己染上画画这个瘾的说什么也不会呆一块。

  来到操场,三个人眼对眼鼻子对鼻子。一阵温暖的风吹过,把头发吹的乱糟糟的。

  “我们在干嘛呢?”庄伟看着辰溪

  “打球。不过,这个同学你怎么来了?”

  “……………你问他。”木子无奈的指了指旁边干杵着的庄伟。

  “我让你叫多几个人不是让你叫女生!”把球丢给庄伟。

  “哎…他们打游戏呢都没来得及挂机………”

  “早晚猝死他们。”

  “要不你俩继续我回去?”

  “走什么走?回去睡觉吗?”

  “我觉得有个事,必须告诉你们。我,不是除了睡觉就睡觉的人。我也有正经事。”

  “例如?”这个庄伟跟辰溪异口同声问道。

  “…………关你屁事。”

  “哎打球吧。能变瘦。”

  “辰溪!”

  “投篮?”

  “最多一分球,我挺厉害的。”

  “那你怎么不干脆坐到框下面直接往下扔不就好了?”

  “庄伟同学,不允许欺负女同学。”旁边的辰溪同学温柔提醒。

  “哎…我跳不起来自然就投不进去了这是物理原理。”

  “要不说你胖。”庄伟打着球走开。

  “……”无奈的表情看着庄伟。

  辰溪笑着走过去,贱兮兮来一句“话糙理不糙。”

  “…………真烦。”

  其实操场很简陋,其实课室也很近,就几步,其实几个人冲上去就不会算是旷课。几个人出奇的默契,闭口不提上课的事,即使旁边有人急匆匆的说要上课了。

  就这样,你把球投给我,我扔到球框,然后跳球。循环往复,乐此不疲。

  “木子同志,看准了投!不然揍你。”

  “我!不会啊!你们拦你们的球,庄伟,你别死盯着我啊!”

  “废话球在你手上我不拦你我跟老辰跳恰恰啊!”

  “你,你,你别过来!”

  “看好你的球!”辰溪也不过来就这样离着提建议。

  “辰溪,救我啊!!!!”木子从不介意犯规,也不介意带球跑。

  “………”

  “………”

  “救我!”木子带球跑到辰溪身后,紧紧扯着辰溪的衣袖。

  木子可以把球投了,也可以把球给庄伟,当然也可以选择向辰溪求救。但是,向他求救貌似是出自本能的反应,即使狼狈不堪,即使路途再怎么遥远。

  “……木子”

  “嗯???”

  “你作弊太明显了,我包庇不了你了。”

  “不不不,他要打我!你不能把我扔出去的!”

  “哎………球给我,我给你投。”

  “…庄伟,打他。”

  “你还是你。”庄伟在旁边插口道。哼,别以为他帮你就没事,小样。

  “为什么!!!”悲愤的人永远得不到可怜的。

  “因为你重。”

  “……………”

  “行了别欺负她了。进了人我带走。”

  “给你三个球,过了我这关。”

  “恩。”

  熟稔的运球,快速的位置变换,在木子眼里,这的确像是跳恰恰。庄伟因为个子劣势,在略微高的辰溪的笼罩下,要预防犯规还要盯紧球的确不容易。最后的结果当然是辰溪赢了。

  “行了,我输了。木子你过来!”

  “干嘛!还打我!!”

  “打你跟他赢两者不冲突。”边说着边往辰溪他们两人靠近。

  “我说三二一,我们就跑。好吧?”

  “嗯嗯嗯,带我走带我走。”

  “三,”

  “二”

  “一!”

  “跑啊!”

  不管后面的庄伟如何的咆哮,是否有没有跟上,木子跟辰溪都是不约而同的跑着同个方向,都会选择去哪里…

  好像已经很熟了一样,这种默契怎么来的木子也不清楚,才几天…为什么他老是出现的刚刚好…为什么他笑起来那么好看…

  经过这么一闹,木子的失落算是都没了。好像满脸汗水内心隐约的紧张都在咆哮:他妈的老子不管了爱谁谁。

  “给。”

  “我不喝可乐。”

  “目前只有这种了。”

  “我想喝橙汁,雪碧,脉动…”

  “想着吧。”

  “…好热啊好热啊…”

  “把头发扎起来,吹吹风。”

  “我没皮筋。我放桌上了。”

  “哎………”

  两人背对坐着,都猜不准睡在想什么,都不知道在余晖的陪衬下,谁在笑着谁又在呆愣着…

  突然,她清楚感觉到,后背的头发被抓了起来,后背开始被轻风所眷顾。他的手指在拢起她的头发时候,她明显感到意外至极。

  “好些了吗?”

  “………啊!好很多了!哈哈哈给小溪子的服务点个赞!”

  “不用,给钱就够了。”

  “粗俗。”

  “毕竟是小溪子”

  “哈哈哈”

  “呵呵…”

  木子舒服的眯了眯眼,冷不丁的打破这个暧昧的气氛。

  “我们,旷课了。”

  “恩。旷了”

  “哈哈哈我们都干了什么。”

  “心情好点了?”

  “嗯!好很多啦!嘻嘻嘻”

  “别跟他们计较太多。男孩子嘛,消消气。”

  “我不生气了。我也知道我那天就不应该撕破脸。好歹也是后桌。我已经自我反省了!”木子的“乖巧”好像出乎辰溪的意外。

  “那就好。”

  “好想睡觉啊…”

  “…………你,是猪吗?”

  “…………为什么睡觉就是猪?”

  “是,睡觉不是猪。但你是。你看。你胖,你总是睡觉。母猪吧你”

  “辰溪。”

  “睡吧。现在没人。”

  “烦人。”

  他就一直在旁边等着她醒来,不出声。

  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木子也能清楚感觉到他就在旁边的。他在轻轻哼着歌,像是只有伴奏的无名曲,又像是胡歌的天亮以后…

  那个少年的声音一直就这样,从来都没有变过。

  他也没有走远。

  好梦。

  傍晚时分,辰溪也终于笑眯眯看着木子伸懒腰,打哈欠后说了一句

  “你真的是猪,鉴定完毕。”

  “能睡是福。”

  “脑子有毒吧你。”

  “我要回家!告诉我妈你欺负我。”

  “去啊!我就不信阿姨不知道你嗜睡成瘾!”

  “……………”

  “去吗?”

  “哼。”

  “哎,过几天社团开始宣传,你想要去哪个”

  “嗯?我?我都不想啊。”

  “哎要不这样,你加入广播社吧”

  “为什么?”

  “声音很合适。”

  “哦谢谢啊。”

  “客气了。”

  又是一顿尴尬的沉默,谁都不想开口。快要到校门口了,这个时候说话,就真的只剩“明天见”跟“拜拜”了。木子不想说,这样两人并行的脚步,木子也不想让他停下。

  终于。

  “回去吧。路上小心。”

  “嗯…好。”

  “这时候公交人比较少,你赶紧回去。”

  “嗯。”

  “明天见了。”

  “嗯。”

  笑了笑,辰溪也转了身。

  时至今日,木子也不知道,当初那股勇气,是谁给的。以至于在他们背对背走了一段路之后。木子喊了出来。

  “喂!辰溪,我们一起去广播社吧!”

  木子近视,这个度数也早就不适合她了。看不清少年的反应,是笑还是呆愣。只是看到他转了身向她招了招手。

  你是在告诉我听到了还是在拒绝我说不要…

  你是在告诉我明天见了还是在跟我说知道了…

  从一开始到现在,只有木子一个人在孤注一掷。

  木子是自作多情的也是最容易满足的。

  她开始相信,辰溪,喜欢她。

  她开始回应辰溪,他的温柔他的暧昧…

  她以为,自己就是他喜欢的那个人…

  是木子先认真,所以她输了。

  木子开始有了特异功能。在人潮人海的课间操涌流中,第一眼就看到他,哪怕只是背影;开始自觉不自觉的喝起了可口可乐,在父母眼里木子是吃错药了;木子在辰溪的对话中,知道他也喜欢羽毛球也喜欢吃煎蛋…而辰溪,大多数并不会拒绝木子的要求。

  木子偷偷记下来:

  今天我只是随便一说,我想吃门口的煎饼啦…想吃想吃。他就给我买啦哈哈哈温柔的辰溪少年。

  今天,他给我买冰激凌,而且,还带我一起去爬山喔。虽然不止我一个人,虽然我很怕高,虽然一路上就是这样吵吵闹闹。

  今天!我们一起打羽毛球啦哈哈哈哈哈。

  …………………

  其实,木子始终相信,他是喜欢她的。即使她外貌不出众,性格不温柔,志向并不远大,人缘耐心也并不算点赞…她一直在自信的认为着,他是喜欢她的。

  可是,你就是你。

  或许他就像喜欢可乐一样,不喜欢平淡,平凡的你怎么会被他所心喜

  或许他只是热爱生活喜欢交朋友,而你性格大大咧咧,你们刚好处的来,所以对你略微忍耐。你怎么可以把它放大放大再放大…

  朋友,木子你就只能是朋友。

  而我,只要是你,就够了。

  什么东西我都可以因为你去再三尝试。

  爬山我可以克服恐惧症。

  甜腻的东西我也可以不吃。

  你喜欢黑长直的女生我可以一直长头发。

  我也很是温柔,对你的任性我会多注意。

  我也很是可爱,我会依赖你相信你陪着你。

  我也很是真诚,我会一如既往的喜欢你。

  只要是你,我无所畏惧。

  

只要你信我就行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