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章:捡了便宜

  早上六点整,顾笙欢接到莫言松的电话,说是让她马上去影视城找《凤于凰》的章导。顾笙欢正想问他,是不是去试镜。不过他那边有事忙,急匆匆的挂了电话。

  顾笙欢不明就里,但她现在身无分文,正是需要工作的时候。所以即便不知莫言松让她去找章导是为了什么事,但她还是抱着去试镜的心态去了。

  她到现场时,有个男人正指着另一男人骂,骂的是:“妈的。她以为她是谁呢?一个靠着金主拿下戏三线女星,还她妈的敢给我甩脸色!下回再让我看见,我不摁死她,我她妈的不姓章!”

  骂骂咧咧了一通,自己气顺了,他又问:“小莫说给我介绍的人呢?”

  “章导,还没见人呢。”

  被称做章导的人一听这话,气得脸都绿了。他指着站在他前面的男人又是一阵怒骂,“啊?你说你们怎么办事的!人走了,你们也不及时找个替补的来。你知道这场地费有多贵,我们资金有多困难吗?你们知道为了租这个场地,我告爷爷求奶奶白了多少根头发才租来这场地两天的使用权吗?现在一个两个都走后门的,都他妈的比我还大牌,既然这样还拍什么戏!”

  顾笙欢站旁边听得过瘾了,才开口,“章导您好,我是莫言松先生塞给您的人。”

  章导被突然出现的顾笙欢唬了一跳,等平息了怒气。想着方才自己冲着助理等人发火,怕是在人家小姑娘留下个凶残的印象,为了挽回自己平易近人的名声。他趁助理不注意,伸手扯了扯嘴角,扯出一抹最得体,最和气的笑,然后转身。

  可是他看见顾笙欢的那一瞬间,他好容易挂起的和煦的笑就这么僵掉了。接着就是才平息的火气又蹭蹭燃到了发梢。

  他瞪着眼睛,朝助理喊道:“我要的是妖艳贱货,怎么给我塞了朵小白花过来?”

  人是莫言松找的,助理不清楚情况,也就无法回答章导的问题。

  章导那番话虽是看着助理说,其实主要是说给顾笙欢听。他想委婉的告诉她,她的形象不符合角色,希望她识趣些,自己知难而退。不过章导所谓的委婉言词在顾笙欢看来一点都不委婉,要是脸皮子薄的姑娘,他那番话都能把人弄哭了。

  只是顾笙欢脸皮厚,即便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她也能装傻充愣。

  她不甚在意的笑,“章导不知道我的心是黑的吧?”

  章导一噎。瞪眼重新打量着站在他面前的女孩。见她落落大方的任打量,行为举止全无小家子的扭捏作态,不由对她刮目相看。

  略一沉吟,章导决定对她网开一面。

  “既然是小莫介绍你来的,你就留下试试吧。”

  顾笙欢点头应允,章导让场务带她下去,顺便给她剧本。顾笙欢走了两步,又跑回来,章导以为她有甚么大事,结果顾笙欢竟然问,“章导,我看您这剧组资金挺足的,我中午的盒饭应该包了吧?”

  章导一口气没上来,“吃不死你!”

  看章导这反应。顾笙欢知道自己午餐有保障,就心满意足的的跟着场务走了。

  场务是个年轻的小伙,大概25岁左右。长得那是一个人高马大,瞧着性子沉稳,却不想是个话唠,还没眼力见的对顾笙欢八卦起她和莫言松的关系。

  顾笙欢对此颇为无语,心中感概一番看人不能光外面。又见他兴致勃勃的追问她和莫言松的关系,一副你不说我就缠你到海枯石烂的模样。顾笙欢自认和莫言松没有任何关系,可若如此说,对方付肯定不会相信,想了想,她神神秘秘的看了四周一眼,确定四下无人之后,她朝场务小哥哥勾勾手指。人高马大的男人舔着脸凑到她面前,温顺如小奶狗似的。

  对着这么个单纯的大男人,顾笙欢丝毫没有罪恶感,她凑到男人耳边,正二八百的说:“我们都是炎黄子孙。”顿了顿,她反问,“所以你觉得我们什么关系?”

  场务小哥哥先是一怔,随即尴尬一笑,

  “我懂我懂。”

  至于懂什么,也只有他自己晓得。

  场务小哥哥领她去拿剧本,给剧本的女人难得的长得很漂亮惹眼,比娱乐圈里那几个公认的美人儿还要亮眼。许是长得太出众的缘故,身上从给人难以接近的距离感。她

  她给顾笙欢剧本时,还十分挑剔的斜眼瞅了她一眼,嘴里啧一声,阴阳怪气的说:“小小年纪不学好。”

  顾笙欢嘴里的谢字还没有蹦出来呢,听她那么一句,那谢字又从她唇齿间溜回肚里。她对着女人微微笑,十分无辜的说:“阿姨看起来也没有很良家呢。”

  女人怒,拍着桌子站起。

  她指着顾笙欢的鼻尖,指甲上涂着红红的指甲油,很是妖艳。“你信不信我马上让你滚蛋。”

  场务小哥哥惊呆了,还没理清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只是他动作比大脑反应更迅速,竟是上前一步挡砸顾笙欢面前,想要给顾笙欢说好话。顾笙欢却拉住他,语气轻飘飘的。

  “听说生气催人老,阿姨别生气吖,咱们有话好好讲。”

  姑娘喂,你这样还有谁敢跟你好好说话?

  场务小哥哥无力吐槽。

  怕顾笙欢真把人给气晕,丢了饭碗,他赔笑道:“李小姐……”

  女人更生气了,“谁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场务小哥哥张张嘴,想解释他此小姐非彼小姐,可是女人不让她解释,纤纤食指指着场务小哥哥的鼻子好一通乱戳,嘴里还叫器着“你全家都是小姐!”。

  没法解释,他要表达的又不是按个意思,场务小哥哥觉得自己好无辜。

  顾笙欢噗嗤笑,“好没意思。”

  她扬了扬手中薄薄的剧本,对姓李的女人说:“姐姐您大人有大量,就别和我个黄毛丫头计较了。”

  女人冷笑,“我们都是第一次做人,哪里就不能计较了。”

  顾笙欢笑嘻嘻的,“姐姐好口才。”

  简直牛头不对马嘴,女人也觉得无趣,选择无视顾笙欢。顾笙欢和场务小哥哥离开,场务小哥哥还吩咐她别到处乱跑,下戏后带她去旅馆,顾笙欢这回倒是乖巧,自己找了个地方坐,让场务小哥哥忙去。

  场务小哥哥从裤袋里摸了摸,摸出一颗大白兔奶糖,“乖乖的啊。”

  将糖递给顾笙欢,场务小哥哥就走了。顾笙欢看着那颗糖,一脸无语。

  她不喜欢吃糖的,所以七岁后就没有再吃过糖了,现在十七岁,竟然被人塞了颗糖。

  顾笙欢早餐没吃,躺能补充能量,所以她也不嫌弃。剥开糖衣丢进嘴里,一股浓浓的奶香味在口腔里蔓延,顾笙欢眯着眼砸了下嘴巴。

  唔,糖好像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

  中午的时候,场务小哥哥给顾笙欢带来了一份盒饭,顾笙欢打开,里面有好多肉。顾笙欢赞道:“你们剧组的伙食不错啊。”

  场务小哥哥害羞的笑,挠挠头,笑说:“你好好吃饭,我去那边。”

  “哎!”

  顾笙欢放下盒饭,朝他喊了声,场务小哥哥停住脚转身看她。顾笙欢朝他伸手,“你好,我叫顾笙欢。”

  场务小哥哥握住她的手,“曾君。”话落,曾君可能觉得自己太冷傲,又马上说:“很高兴认识你。”

  曾君离开后,顾笙欢坐回原位,一边吃饭一边琢磨剧本。

  导演这边只给她一天的时间熟悉剧本,明天就要补拍前面的七八个镜头。顾笙欢起初听到前面有镜头补拍时,还觉得诧异。拒她观察,这部戏的拍摄进度已经到了三分之一了,莫言松这个时候介绍她来,她饰演的这个女配应该是中场才出现的,怎么前面还有镜头?顾笙欢百思不得其解,抓住曾军问缘由。

  说起其中的纠葛,曾军也觉得无语。

  原来饰演这个角色的女演员是个新人,长得非常漂亮且妖艳,虽然演技平平,但是形象贴合角色。章导一看到她,就拍马定下她这个角色。那女演员也是初次在圈中行走,被章导看中后,生怕到手的鸭子飞了,所以急吼吼的和剧组签订了合同。直到进组拍摄后,那为女演员还好好的。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留不住的人终究是留不住。那女演员在一次酒会上凭借着自己的美貌勾搭了一个金主,她凭着自身的优势将金主伺候得妥妥当当的。她金主也不是个小气的,当下给她弄了个女主来演,攀上高枝的女演员很不厚道的中途甩锅跑了。

  曾军给顾笙欢说完,啧啧了几声,贼兮兮的问:“你想不想知道那个女演员叫什么?”

  “叫什么?”

  曾军也不卖关子,“叫做玉无双。啧,以后你见着她,即使她飞黄腾达了,你也得可得远着。这种背信弃义之人,不值得深交。”

  顾笙欢不予置评,笑着点头应了。

  不过不得不说,落到她手上的这个角色挺有份量的。虽然是女N号,但她是推动女二成为毒妇的重要主线,所以即使是个女N号,整部戏下来她却有二十多个镜头。玉无双丢掉这个角色,着实有点可惜。不过转念一想,顾笙欢又觉得她丢掉也不好,毕竟对方没有中途跑路,就没有她什么事了。

  今天的拍摄进度不错,下午六点半就收工了。曾君对顾笙欢感官很好,处处照顾她。到收功时,他主动揽了带顾笙欢去酒店的活,因手头还有点事待处理,他叫顾笙欢等他。顾笙欢也无所谓,干脆坐在原地将剧本从头背到尾,从尾背到头。

  等曾军处理完手头的工作,他过来找顾笙欢她的时候,看她在背剧本,曾君不由咋舌,“你就背下来啦!”

  顾笙欢十分得瑟,“我什么都不好,就是记忆力好。现在都可以倒背如流了,”生怕曾君不信,她又强调,“真的是倒背如流。”

  曾君佩服,“想不到你是学霸。”

  顾笙欢眉眼上扬,嘴上却说着反话。“恰恰相反,我是学渣。”

  曾君不信,“记忆力那么好,居然是学渣?”

  顾笙欢说:“学习不是靠死记硬背。”

  这个曾君认同,也就没有再接话。

  两人到了酒店,曾君带她去她的房间,给她开门后,嘱咐她好好休息,明天他来叫她一起去剧组。顾笙欢笑着应好,和他道晚安,目送曾军离开后,她关门进浴室洗漱。

  曾君回屋时碰到一位同事,那同事打趣他。“曾哥,难得见你如此鞍前马后的对一个人,不会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吧。”

  曾君笑骂他几句,解释说:“一个小姑娘在外,孤苦伶仃的,也是可怜的。能帮就帮吧,我也只是尽自己所能而已。”

  同事笑言,“曾哥真是菩萨心肠。”

  曾君笑说:“哪里哪里。”

  等同事告别,还在笑的曾君忽然收了笑,也不知想起什么往事来,眼里隐隐有悲痛之色。

  顾笙欢洗漱完,湿着一头短发坐在窗边看信息。微信上只有顾承翌和季梵晞找她。

  顾承翌发来五条消息无,顾笙欢点开来看,无非是老生常谈的话题,顾笙欢不大想理会。至于纪梵晞,是约她有空一起吃个饭。

  顾承翌的信息她是直接忽略了,至于纪梵晞,顾笙欢冥思苦想,也不知要不要回复。

  纠结了半天,最后得出不能厚此薄,所以结果是选择无视。

第5章:捡了便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