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阿笙好乖

  顾笙欢回酒店的时候还不是很晚,前台那两个姑娘在吃晚餐,看见有人进来,抬头看了眼就继续低头吃。酒店铺着釉面砖,砖上印着漂亮的图案,灯光照下,显得格外的金碧辉煌。

  顾笙欢戴着耳机低头走路。手机音乐里单曲循环着陈慧娴的《千千阙歌》。唱的什么,她听不清楚,只知道这熟悉的旋律优美得让人想要流泪。她没有选择电梯,而是选择步梯,拐弯往步梯方向走了几步,戴着的耳机忽然被人扯掉。轰鸣的耳朵在耳机离开的瞬间得清净,紧接着是尖锐的女声在耳旁炸裂。

  “你是瞎了还是怎么的,那么大个活人站你面前你看不见,还撞上来!”

  顾笙欢抬眼,看清了站她面前的是楚挽歌。

  楚挽歌穿着锦衣华服,气焰嚣张的瞪她。她葱白的手指捏着小小的白色耳机,那指尖的力度几乎要把耳机捏碎。顾笙欢神色蓦然的落在她染着胭脂的指甲上,指甲红艳艳的,像她的唇,涂着人血似的刺得顾笙欢眼睛疼。

  不可否认,楚挽歌很美。

  可惜美则美矣,偏是缺少了素养。于是这份美就变得粗俗,难以等大雅之堂了。

  “你父母没有教你吗?撞了人要道歉!”

  哦,她说她撞了人。

  顾笙欢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个漂亮的女人是来找茬的。

  她方才只是和人擦肩而过,但没有撞上。

  “去调监控。”顾笙欢果断的说。

  她没有撞人,但是对方显然是刻意寻衅滋事。顾笙欢懒得浪费时间和她纠缠,也不想卷入女人之间无聊的斗争。因此用了个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来证明的自己的无辜。

  “什么?”

  楚挽歌没想到对方如此不按常理出牌。她最初的想法是触怒顾笙欢,等对方对她出言不逊后,她再将事情散布出去,让顾笙欢滚出娱乐圈。

  可万万没有想到,顾笙欢年纪虽小,但却不是个没有脑子的。

  她理智得让人心慌。

  楚挽歌冷笑,用尖锐声掩饰自己的心虚,“你撞了我,不道歉调什么监控!”

  顾笙欢好整以暇的看着她,面色沉静。“楚小姐,凡事得讲究证据。您既说我撞您,那么去调监控来,若我真撞了您,我给您道歉。若是您只是想找寻事,那么还请您让开。”

  “若我不让呢?”

  顾笙欢讽刺一笑,“好歹也是个公众人物,带点脑子行吗?”

  说罢扬了扬手中的手机,她摁了下播放键。手机里楚挽歌嚣张的声音骤然响起,楚挽歌脸色一白,伸手就要去抢手机。

  顾笙欢早料到她动作,轻巧的躲开了。

  楚挽歌从出道以来炒的都是天真烂漫,温柔善良的小仙女人设。故而她在大众媒体面前都是天真烂漫,毫无心机的。且她的经营的形象很好,公关也厉害,这么多年了,从没有过关于她和谁红过脸的绯闻传出。所以即使她毫无演技可言,她在娱乐圈也很吃得开,并拥有一大批爱慕者,更是无数宅男心目中的女神。

  她炒的人设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和谢柔有点相似。但是和谢柔不同的是,谢柔这个人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是非常温柔体贴的一个女人,而且演技好。而楚挽歌呢,她的温柔体贴都是演出来的。

  顾笙欢有时也在想,像楚挽歌这样的,在媒体面前时她能把一个温柔体贴的角色演得滴水不漏,怎么平时演戏时演技就那么尴尬呢?

  如果楚挽歌能把炒作时的演技用在拍戏上,指不定就到达了和谢柔一样的高度。

  “你到底想怎么样!”楚挽歌咬牙切齿道。“我警告你,你要想耍什么花招,我就让你在圈里呆不下去。”

  听着语气,这是恶人先告状了?

  眉头一皱,顾笙欢问:“我能怎么样?不是楚小姐一直拦住我的去路吗?”

  楚挽歌气短,“你!”

  顾笙欢冷笑,看着楚挽歌的眸子全无温度,“世人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那么楚小姐,你这般不识时务,是您老师没教您吗?如果没教过,那么我在此奉劝您一句,做人可要识时务啊,不然那日怎么死的都不清楚。”

  言至于此,顾笙欢不想再与她纠缠,绕过楚挽歌大摇大摆的往步梯方向走。

  楚挽歌气急了,对着自己的助理尖声喊:“骆语,给我把手机抢过来!”

  骆语神色为难,楚挽歌又气势汹汹的大喊:“快点!”

  骆语只得上前,对顾笙欢说:“对不住了。”

  话落,她伸手去夺。顾笙欢迅速闪开,骆语一手按在顾笙欢肩上,将她扳过来。

  “原来是练过。”顾笙欢眸色一闪,唇边勾起一抹冷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落,左手掌风凌厉的劈向骆语。骆语没想到她也有两下子,而且她手掌劈过来时,气势磅礴,势要将她击败般。骆语只得放开顾笙欢,两手挡住顾笙欢的招式,却在这时,顾笙欢右腿凌空而起,从背后往前,狠狠的踢中了骆语脑门。

  骆语被踢得踉跄的往后退,顾笙欢逼上前,她腾空而起,不待骆语反应,再次将她踢倒。

  整了整衣服,顾笙欢面色平静的说:“这年头没有点防身术,谁还敢行走江湖呢!”

  说完,扬长而去。

  被留在原地的楚挽歌气得跺脚,指着受伤的骆语大骂,“没用的东西!要是网上有什么不好的绯闻,我让你吃不了兜的走!”

  顾笙欢回到房间,顾承翌的视频通话适时响起。看着页面上那个不停跳动的哥字,顾笙欢蹙了蹙眉,视线往窗外一看,天还没彻底黑呢。

  所以她是接视频呢?还是不接呢?

  接了,似乎也没话可说。

  可是不接,那个哥字跳动得欢,顾笙欢良心过不去。

  这真是个千古难题啊。顾笙欢嘀咕。她纠结的时候,视频通话邀请断了一次,然后顾承翌很快又邀请了视频通话。

  唔,看在他如此积极的份上,那就接吧。这么想着,顾笙欢慢腾腾的接通了视频。

  视频里,顾承翌坐在书房的椅子上,背后是竹色的百叶窗帘。夕阳没有落尽,顾笙欢依稀看见在窗台蔓延的橘色的光。视频里男人低着头,顾笙欢看不清他神色,只看见一只修长的手放在桌上。他食指轻扣着桌面,不知是在沉思还是如何。

  “哥。”顾笙欢喊了声。

  视频里的男人抬起头来,顾笙欢看清了他眼里的神色。

  里面有落寞在狂欢。

  顾笙欢不懂。

  这意气风发,爱情事业双丰收的男人,怎么会落寞呢?

  还是这么赤*裸*裸的,不加掩饰的落寞。

  他的落寞是不是因为她,如果是,那将是她一生的错。

  “哥?”她又忐忑不安的喊了声。

  视频里的男人嘴角轻轻动了动,尔后缓缓笑了。

  他一笑,所有的阴霾都驱散了,只有风光霁月在身后徐徐盛开。

  “阿笙最近在做什么?”

  顾笙欢老老实实回答,“拍戏,睡觉。”

  顾承翌问,“真那么乖?”

  顾笙欢点头,眼里有亮光,像个在等待大人夸奖的小孩。视频里顾承翌轻笑出声,如她所愿,“阿笙好乖。”

  于是,顾笙欢也轻轻笑了。脸颊上的梨窝在轻轻的漾,里面有陈年美酒惹人醉。

  顾承翌说:“你二哥说你接了个恶毒女配的戏,阿笙很喜欢?”

  顾笙欢道:“是,非常喜欢。”

  眼里有顾承翌不懂的认真执着。

  顾承翌笑着点头:“你喜欢就好。”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闲事,气氛轻松自在,好像隔阂在他们中间的那道屏障也消失不见了。

  视频挂断前,顾笙欢急急的喊了声,“哥。”

  “怎么了?”

  顾笙欢透过手机看向他的目光,依然认真执拗,“以后可不可以不要这个时候打电话或者视频。哥,可不可以晚点再打来?”想了想,她补充,“在我准备睡觉的时候打。”

  顾承翌一愣,“为什么?”

  顾笙欢道:“想听哥哥讲睡前故事。”

  这么多年了,顾承翌也只有在她小的时候给她讲过睡前故事。后来等她长大一点,应她的要求不讲了。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在他以为她再也不需要睡前故事的时候,她又提了出来。

  认真又执着。

  于是,顾承翌就觉得这还是个孩子呢。她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青春期叛逆而已,等过了青春期就好了。

  然后,他听见他应了声,“好。”

  岁月在那声好里安然流淌。

第9章:阿笙好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