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章:十万彩礼

  最近顾笙欢在几座城市间辗转,她着实累坏了。到了酒店,早早歇下了。

  崔琦夜里睡不着,早上起了个大早,她想去叫顾笙欢起床吃饭,但又想着天色还太早,估计顾笙欢还没有起床呢。而且一想到昨天的事,她就抹不开面子。可左等右等,等到上午九点过了,顾笙欢依然没有动静,崔琦才扭扭捏捏的去敲顾笙欢的门房。敲了半天,门内寂静无声,她变得忐忑不安。

  那丫头不会生气了,连夜赶回A市吧?

  崔琦觉这真的是顾笙欢能干得出来的事,而且就算换成她,她估计也早被气走了。

  试想,如果自己因为得到别人的欣赏,而又被那人的女儿恶意称为小婊砸。崔琦认为自己生气的程度绝不亚于顾笙欢,所以如果顾笙欢真的因为生气不告而别,崔琦也是能理解的。

  唉,说好了出来散心的,结果她把人气走了。看来,她注定孤家寡人的去玩啊。

  崔琦垂头丧气的下楼寻觅吃食。

  电梯在一楼停下,门一开,她就见顾笙欢手拎着早餐站在电梯外。崔琦面上一喜,又想到她不打声招呼就下楼买早餐,害得她以为自己被抛弃,还小小的伤心了一下,心里不舒坦。于是哼了一声,头一扭,又转身进电梯。

  顾笙欢没什么表情,跟她进电梯。等电梯关上,升起,两人在狭小的空间里别说交谈了,连眼神交流都没有。电梯停,门徐徐打开,顾笙欢率先走出了电梯。她拎着早餐不发一言的往自己房间走,看样子是真的要把崔琦无视的。

  崔琦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她手里的早餐,在顾笙欢关上房门前,她冲上前,一脚插*进去。

  “嘿嘿。”

  傻兮兮的笑着,但是却没有勇气把想要说的话说出口。

  顾笙欢看了她一眼,自己回房吃早餐。她拿捏起一个热乎乎的小笼包放在鼻子旁,夸张的嗅了嗅,然而轻轻咬一口,慢慢的嚼了一下,然后她眼睛一亮,咀嚼的动作加快了起来。她吃下一个小笼包,再喝一口豆浆,接着幸福的闭上眼睛慢慢回味。

  只是吃个小笼包而已,只是一顿简单的早餐,却被她吃出山珍海味来!

  崔琦馋得不得了,暗暗吞咽着口水。

  “咕噜噜!”

  崔琦肚子不争气的唱着歌儿。

  崔琦老脸一红,她按住肚子,心虚的说:“看什么看,没有见过肚子唱歌啊。”

  “啧!”

  顾笙欢嗤笑,低头继续吃。

  顾笙欢定力倒是不错,可崔琦不行。见顾笙欢不理自己,崔琦便凶巴巴地指责。“你怎么好意思自己一个人吃呢!太没有礼貌了。”

  “不请自来的人更没有礼貌吧?”顾笙欢似笑非笑的看她,低头又闻了闻包子,发自内心的赞美。“好香啊!”

  崔琦肚子又不争气的咕咕咕叫,叫声之大让崔琦简直没脸见人。

  “阿笙,我错了。不该恶意揣度你是小婊砸,你就给我吃点吧?”崔琦厚着脸皮凑上前,她对着顾笙欢撒娇,“你就原谅我嘛,好不好嘛。”

  “少恶心人!”顾笙欢抓起一个小笼包塞进她嘴里,“吃你的。”

  崔琦这才笑嘻嘻的坐下,两人吃完早餐,又从汽车站坐大巴去乡下。

  顾笙欢也不知崔琦要带她去哪儿,而索性她对目的地也不在乎,也就由着崔琦折腾。崔琦没有告知顾笙欢目的地,原本是留着悬念等顾笙欢问,她好扳回一局的。结果等了半天,没等来顾笙欢的求知欲,倒是等来顾笙欢睡着了的打击。看着睡得香喷喷的顾笙欢,崔琦恨得咬牙切齿,但也没有打扰她。

  辗转了两个小时,车在一个小乡镇停下。

  两人下车。

  前面不远处有一男一女在争吵。

  女的哭哭啼啼的说:“陆远,我家要十万的彩礼钱怎么了?十万块也不多,我爸妈把我养大不容易。可是你要娶我,却连十万的彩礼也不愿意给。”

  叫陆远的男人一脸无措,“可我们家没有那么多啊。先前亲戚朋友拼拼凑凑也才凑够六万八,咱们到时摆喜酒又是一笔钱。这样,我跟你回家,咱们好好商量好不好?”

  陆远说着就要去拉女朋友的手,他女朋友躲开,委屈的说:“要么你给十万的彩礼,要么这婚就不结了。”

  陆远祈求道:“阿欣,你别这样。我家的情况你也清楚,十万彩礼一出去我们就得负债累累。到时候你嫁过来,也还是得一起还……”

  唤作阿欣的打断他,“不是说爱你一个人可以倾尽所有吗?我家只是要十万块而已,十万块你都不愿意给,以后我嫁过去还指不定怎么糟蹋我呢!”

  说着,又崩溃的大哭,“都说不花钱娶来的媳妇不好好珍惜,我晓得你们就想不花一分钱娶一个保姆。陆远,你家他*妈的打的算盘倒是响亮啊!”

  陆远百口莫辩,见她哭得伤心,自己也跟着流眼泪。

  啧!

  这逻辑!

  顾笙欢看不下去了,她对阿欣说:“你说爱一个人可以为她倾尽所有?”

  “如果他真爱我,就该为我倾尽所有!”阿欣理所当然的说。

  顾笙欢冷笑,“可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爱一个人也可以一无所有?”说着她指着泪流不止的男人,“这位男士也说了,拿出十万的彩礼家里就会负债累累。你是第一天知道他家的情况吗?你跟他交往之前,难道不清楚他家的情况?”

  “你说你父母把你养大不容易,他父母把他养大也不容易啊。做人得会换位思考不是?而且,是谁给你灌输的理念,出嫁女就是去别人家当保姆了?”

  说完,又对陆远说:“既然三观不同,我劝你还是放弃这段恋情,不然日后生活在一起也是不得安宁。”

  “还有,十万元的彩礼说多也多,说少也少。你在和她交往前,就应该想过以后的问题,就该想办法赚彩礼钱。而不是等要准备结婚的时候才发现拿不出这十万彩礼钱,让别人轻视你父母。先生,你父母把你拉扯大也不容易,别给自家父母招黑。”

  “古人讲究门当户对,现代依然适用。两位既然不能达成共识,那么我劝两位还是好好考虑考虑清楚吧。别到时结婚生孩子后,才发现彼此不适合自己,然后再闹离婚。”

  两人被她说得满脸通红,而围观的群众,有人觉得她说得对,有人觉得她说得不对。就着十万彩礼多不多争吵了起来。

  崔琦在旁边直扶额,眼看顾笙欢就要成为众矢之的,她忙拉她走了。

  “姑奶奶,你就不能少管点闲事吗?”崔琦一边带路一边教育,“要是人家恼羞成怒打你怎么办?”

  顾笙欢道:“看不顺眼。”

  崔琦好奇,“你有什么看不顺眼的。而且我觉得那个女孩说得对啊。十万块真不算多,人家父母辛辛苦苦把人家拉扯大不容易,结果女孩儿大了就去别人家给人家当保姆。”

  顾笙欢往前的脚步一停,皱眉问:“为什么你们都觉得嫁人是去当保姆!”

  崔琦瘪瘪嘴,“本来就是。出嫁后,要照顾公公婆婆,要做家务,要生孩子养孩子,女人真的不容易。而男人呢,就提供一颗精子就可以当爸爸,他们是不会理解女人怀胎十月的痛苦的。”

  “如果公公婆婆身体健康,他们有手有脚,需要你们照顾什么了?如果他们卧病在床,照顾老人不是应该的吗?至于做家务,如果家里条件不好,请不起保洁阿姨,难道不是大家一起分担吗?而生孩子是女人的能耐,男人生不来,这是生理构造问题,怪不得男人。但是说到养孩子,不要把所有的功劳都归功于女人身上。”

  “在我国绝大多数家庭,都是男人在外面赚钱养家,女人在家里带孩子。你说女人带孩子累,难道男人赚钱养家不累?如果说一个男人既不赚钱养家又不带孩子,那么你可以骂他,说他,诟病他。但是如果他努力赚钱养家,你就不能说他不养孩子。”

第20章:十万彩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