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2章:要矜持啊

  午后,雨初停。

  庭院里秋海棠盛开,那花瓣无法承受雨珠之重,折了腰。

  秋海棠下,少年眉目清朗。

  他朝她伸出手,那双手白皙,手指修长。在他离家前,他曾用这双手给她扎过无数次辫子。

  “阿笙,我是哥哥。”

  他说,眉间带着散不掉悲伤。

  她知道他是哥哥,可她不想过去。

  他离家两年,在世界各处游荡。在外两年,他沉迷在外界的纸醉金迷里,他忘记了回家。直到前天父母遭遇空难的恶耗传来,他才接了电话匆匆归来。

  这是父母入葬后的第一天,她不想见他,不想认他。

  顾笙欢想,如果不是他执意流浪,如果不是他生病住院,爸爸妈妈就不会乘坐那趟飞机飞去国外看他。如果不是他,爸爸妈妈就不会死。

  她固执的把一切责任丢给他。

  可是庭院里的少年,他已不复往昔张扬。他的眉眼带着疲惫和愧疚,还有化不开的浓浓的哀伤。

  顾笙欢又想,这还是那个哥哥吗?笑起来风光霁月的哥哥吗?

  不,他不是,他换了皮。

  但顾笙欢却还是拗不过心中的渴望,她颤微微的把手递给他。

  “阿笙!”

  他将她拉近,然后单膝跪地,他抱着小小的她,头迈在她脖颈。

  脖子上有温热的液体滑过,顾笙欢知道那是他的泪水。

  可事情发生就是发生了,哭或者悔恨都没有用。

  早知如此,当初为什么不多花点时间陪陪父母呢?

  顾笙欢仰起头,花架上秋海棠花一丛丛,雨珠悬挂在花瓣上,晶莹剔透。

  它告诉她,“花开正好。”

  夜里顾笙欢从梦中惊醒,身边是睡得天昏地暗的崔琦。

  想着梦中事,她睡不着。

  悄悄爬下床,她站在窗前,拉开窗帘。外面不知何时下了小雨,淅淅沥沥的轻吻着庭院里的路灯。因为雨,庭院变得幽深凄凉,仿佛有鬼魅在出没,它们笼罩着小小的庭院,把凉意加重。

  一夜无眠,顾笙欢在窗前数雨丝。

  第二天崔琦带她去山上找野果,两人翻完了整座山头,收获颇丰。第三天久不运动的崔琦起不来,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醒来后吵嚷着回B市。

  于是两人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像崔琦的性子,风风火火。

  晚上七八点,两人回A市,崔琦和顾笙欢去大排档吃饭。

  大排档靠路边开,这里车来人往,拥拥挤挤好不热闹。两人才吃到半,突然听见有人惊喊起来。

  “不好啦,撞死人了!”

  这一喊,立马喊来了许多人。崔琦拉顾笙欢去凑热闹,围观的人很多,对着躺在地上的老太太指指点点。

  老太太估计是走路不小心摔的,额头正好磕在旁边的花坛上,把额头磕出了个血窟窿。伤势不算太重,因为老人年迈体弱,所以这一磕老人就晕了过去。

  周围人吵吵嚷嚷的,顾笙欢上前想要施救。却被一人扯住,那人好心提醒。“姑娘,这里没有摄像头。”

  “是啊是啊,要是老太太醒来污蔑是你撞了她,那可真是好心办了坏事。”

  “可不是,前阵子还报道说哪个地方的一个司机好心救一个摔倒的老人,结果却被人家讹钱。”

  那则新闻出来时一度在朋友圈刷爆了,好多人都称以后再也不敢做好事等等。顾笙欢知道,崔琦也知道。

  可是顾笙欢不在乎,担崔琦也拉住了她。

  顾笙欢冷着脸看四周,“还不打电话叫叫救护车,等着生孩子呢!”

  被她那么一讽刺,才有人掏出手机叫救护车。顾笙欢抽出被崔琦握住的手,她走上前,把老人砸在花坛上的脑袋抱在怀里,企图给她止血。

  可是老人因为血小板过少,即使她想办法止血了,但根本没有用。老人额头上的血还在不停的流,很快就把顾笙欢的衣服染红。

  还好救护车很快来了,医生把老人抬上车,让顾笙欢一道跟着去。

  老人失血过多,陷入暂时休克,直接被推去急救室。

  有护士出来问,“是病人家属吗?病人失血过多,血库里的血浆不够。而病人是o型血,得靠家人输血。”

  崔琦急得快哭了,“不是。”

  如果老人就这样死了,她的家属会不会把事情推到她们身上?

  这可是一条人命啊,崔琦不敢想。

  顾笙欢冷静的道:“我是o型血。”

  “那可真是太好了,你跟我来。”

  护士带顾笙欢去验血,她的血型能和老人的配得上,这才给老人输血。经过一番抢救,可算把老人从鬼门关里抢回来。

  顾笙欢让崔琦陪着老人,自己去缴费。

  “我们不需要联系她家人吗?”崔琦问。

  “看看她身上有没有什么联系方式吧。”

  顾笙欢说着动手去翻老人的袋子,那袋子里放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倒是让她翻出一个小本本来。小本本上记录了详细的号码,称呼却都是小宝,大宝之类的,没有具体的名字。

  顾笙欢也懒得揣测对方年龄大小,按着小宝的号码就拨过去。

  手机铃声才滴了一下,那头很快就接起。

  “你好。”

  是个成年男人的声音,声音冷漠,但却很熟悉。

  顾笙欢脑子一转,“沈总?”

  男人的声音骤然带了戾气,“你是谁!打我电话有什么目的?”

  这是私人号码,除了家人外人并不懂。

  顾笙欢浑不在意,“有个老太太身上的本子存了你号码,备注为小宝。沈总若在外地,不防通知你在A市的亲戚过来人民医院一趟,老太太现在在医院。”

  给他抱了病房号,顾笙欢挂断电话。

  听她熟稔的语气,崔琦诧异地问:“认识?”

  “见过。”

  两人坐在病房里等老太太的家人,沈家一家来得倒是很快。顾笙欢言简意赅的在病房外和沈自从交待完前因后果,沈家人也不质疑她的话。一贵妇感激的向她再三道谢,说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

  崔琦直说:“乐于助人是传统美德,夫人客气了。”

  沈自从却非常有眼力见的递一张名片过去,顾笙欢接过,丝毫不扭捏表示。“若以后真有事求上门,还请沈总莫推辞。”

  贵妇急急的表明立场。“姑娘有恩于我们,以后姑娘有需要,我们沈家自该鼎力相助。”

  顾笙欢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出了医院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崔琦一边吐槽顾笙欢,一边恨铁不成钢。“你就不能矜持矜持吗?救人你还图回报,丢脸不丢脸。刚刚你举动好像救人就是个目的。你可以意思意思的拒绝,沈家那样的人家难道还少了你的好处!”

  顾笙欢疑惑道:“既然都推不掉,为什么不大大方方的接受?推来推去有意思?”

  崔琦暴跳如雷,“要委婉,要矜持啊姑奶奶!”

第22章:要矜持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