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6章:飘零无依

  心不能装下他。

  于是,她用心装下整个世界。

  可惜,直到后来,她才明白。

  没有他。她的心,装了整个世界又如何?

  装不下他的那颗心,在多年后,依然飘零无所依。

  顾笙欢合上日记本,对着深夜发呆。

  她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面镜子,镜框雕着繁复的花枝。顾笙欢看镜子里的她。镜子里的那个女孩,她的短发才过耳,留着齐眉的刘海,一张圆圆的脸蛋。她长成了所有老师家长心目中乖乖女的模样,可是只有她知道,一旦撕开面具,她将会是怎样的放荡不羁。

  顾笙欢手摸上镜子,隔着镜片,她抚摸着她的脸。

  这样一张脸,太俱欺骗性。顾笙欢不喜欢。如果可能,她想,她要换一张脸。

  肆意的,张扬的。

  但决不是乖巧听话的模样。

  可惜没有如果,没有可能。

  一旦换了脸,她便不是顾笙欢。不是顾笙欢,她在这世上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坐在镜前想着乱七八糟的事,不知不觉就坐到了天明。顾笙欢上午没戏,她叫了份早餐,吃过后索性躺在床上补眠。大约睡到十点,有电话进来。

  是曾君。

  顾笙欢看着来电显示,脑子有点迷糊。

  “喂?”

  声音嘶哑,显然还没有睡醒。

  电话那头的曾君静默片刻,开口问:“你还在睡?”

  他一开口,顾笙欢就悠悠转醒。拿过手机看了眼时间,上午十点四十七。“刚醒。你回A市了?”

  “对,你现在在哪里?”

  没睡好,顾笙欢脑子生疼。揉了揉太阳穴,她说:“你去归来餐馆等我,我一会过去。吃完午饭,你跟我去剧组。”

  曾君也不多问,回了声好,告诉她不用急就挂了电话。

  顾笙欢动作利落的打理好自己,拿了必须品就出门了。去归来餐馆的路上遇到一起车祸,是大卡车撞了电瓶车,电瓶车上坐着一对夫妻和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夫妻俩当场死亡,因有父母护着,小孩子相安无事。

  事故现场已经被拉起了警戒线,顾笙欢透过车窗看去,眼里只见满地的红和哭着找爸爸妈妈的孩子。看着这画面,顾笙欢眼眶一热,眼泪嘀嗒落下。

  她扭开头,悄悄将眼泪擦干。

  到了归来餐馆,曾君正安静的等她。见她一脸萎靡,眼下青黑一片,关心地问:“昨晚没有睡好?”

  “嗯。”

  明显不愿多谈的样子,曾君识时务,没再招惹她。叫来服务生,点了菜,就和顾笙欢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这几天去玩所见到的景。顾笙欢有一声没一声的应。

  待两人吃完饭,出了餐馆,顾笙欢突然问:“你出去走了几天,眼里就只有风景如何如何吗?难道没有一点感悟?”

  曾君诧异,“旅游不看风景需要什么感悟?”

  顾笙欢笑笑,不说话。

  两人一路到剧组,李宗泫一看见顾笙欢就催她去化妆。顾笙欢才转身,就听李宗泫大着嗓门说:“小柔男朋友过来,你等会好好表现争取一条过。咱们今儿早早收工,她男朋友要请我们吃饭啊。”

  小柔男朋友?

  那就是她哥哥顾承翌来了?

  顾笙欢进化妆室化妆时还在想,她一会的戏份是什么来着?

  好像是为了安排陆善进天皇娱乐会所,她牺牲色相勾*引金主。这一段戏份有点露骨,顾笙欢突然很想知道,等会顾承翌看见她的这段戏,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会不会很精彩!

  抱着这样的心态,顾笙欢很快出现在镜头下。

  今天明媚要接客,所以化妆师给她画了大浓妆。她突然一出现,站镜头后和李宗泫聊天的顾承翌一愣,再见她穿的衣服,脸瞬间就黑了。

  “你们剧组经费不足,怎么女演员的衣服那么暴露?”

  李宗泫笑着解释。“这丫头演妓*女,妓*女衣服就该这样。”

  顾承翌听了,脸更黑了。一时周围气压有点低。“这丫头还未成年呢!李导您让她演妓*女?”

  李宗泫道:“哎哟顾总,咱们这一行没有年龄限制。”

  纸醉金迷的天皇娱乐会所,明媚右手勾着高脚杯穿梭在各色人群里。前头几个男人在玩牌,每个人身边都坐着个女人。

  明媚径直走到一个男人身边,抬脚踢了踢紧靠着男人坐的女人。她抬抬下巴,示意女人离开。

  女人如蛇一般缠在男人身上,柔若无骨的手在男人胸膛前摸索。

  “东哥,你看嘛。”

  被她称作东哥的男人将手中的牌一扔,他往沙发上一靠,两手摊开放在沙发上。然后好整以暇的看着明媚。

  明媚举着酒杯,把酒倒在东哥怀里的女人身上。

  酒从女人头顶流下,湿了妆容。

  “你干嘛呢!”女人从东哥身上跳开,纤纤玉手指着明媚的鼻子,尖声叫道:“明媚,你干嘛呢!”

  “哐当!”

  将手中的酒杯一砸,脆弱的玻璃杯四分五裂。明媚气势汹汹地道:“我她*妈让你滚开,你没看到?”

  女人不服,“今儿东哥让我出台,你凭什么抢人呀。”说着委委屈屈的看向东哥,“东哥,您评评理嘛。”

  那东哥看着明媚,“明媚,过份了啊。”

  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让女人得意忘形了,明媚将女人推开,她上前一步跨坐在东哥身上。揪住东哥的领子,把人往前一拉,她红唇凑上前,几乎要贴上时,她堪堪停下。

  “东哥不就喜欢我这样的吗?”说着,她双手楼上东哥的脖子,像一朵菟丝花柔柔的攀在男人身上。男人凑过唇要吻她,明媚头一偏,红唇凑到东哥耳边,吐气如兰,“嗯?”

  女人如花娇艳,却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眸子暗下来的瞬间,有阴狠一闪而过。

  东哥被她撩拨得不行,一个打横抱起她,转身上楼,留下一群好友面面相觑。

  “咔!”

  饰演东哥的男演员放下顾笙欢,又听李宗泫说:“快准备下一场。”

  等他回头看顾承翌时,却发现这男人脸黑得像锅底,浑身散发着一股阴森之气。李宗泫被顾承翌给弄得摸不着头脑,他想,他没有得罪这位顾总吧?

  顾承翌的低气压,谢柔自然也感觉到了,趁着没人注意时,她过去拉他的手,小拇指挠了挠他手心。安慰说:“承哥,这只是演戏呢,你别气啊。”

  “演戏演戏,那也不能演那么暴露的戏。这是电视剧,又不是a片。”

  顾承翌想着刚才自家妹妹讨好别的男人的娇媚模样,就恨不得冲上前把那个占顾笙欢便宜的男人给揍得哭爹喊娘。

  即使他的理智告诉他,妹妹只是在演戏。

  但他的情感却让他无法忽视妹妹在讨好一个臭男人,被臭男人占便宜这个事实。

  “还好结束了。”顾承翌说。

  谢柔听了他的话,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想到等会明媚和东哥的床*戏,她突然十分同情这个妹控的男人。

  她要不要劝他先回去?

  不然等会看见顾笙欢演床*戏,他冲动的上前揍饰演东哥的男演员可如何是好?

第26章:飘零无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