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1章:葬旧时事

  梦里,荒野上的扶桑花又开。

  脸是她的,心安葬着旧时光。

  分明容貌依稀,可落她眼里,却是面目全非。

  顾笙欢醒来时是在医院,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病房里医院独有的消毒水味扑面而来,呛得她不停的干呕。病房门被人从外推开,顾承翌提着食盒进来。

  见她趴在床上干呕,吓得连忙冲过去。他放下食盒,手轻拍着她的背,一下一下的,像多年前的某个仲夏夜,他坐在庭院的垂丝海棠下抱个年幼的她,哄她睡觉一样。

  那年她应是六岁吧。

  十分乖张的年纪,在外怼天怼地,带着一帮野小子蹿树偷果下河摸鱼,和别的小孩打架能把比自己高半个头的男孩子的门牙打落。回到那个庭院里,却变成了乖乖巧巧,娇娇滴滴,睡觉非要哥哥抱着哄着摸着背说着故事唱着摇篮曲才能入睡的孩子。

  明明那年才六岁的,可记忆却如此清晰。

  顾笙欢干呕了一会儿,便渐渐消停了。顾承翌给她倒水,亲自喂她喝下。看着她憋红的脸,欲言又止。

  “哥哥不是回B市了吗?”

  “你这样我怎么放心回B市?”

  原本他是今早的飞机的,临出发前他去找顾笙欢,却见曾君抱着妹妹火急火燎的从房间里冲出来。一问才知道是烧糊涂了,三人送她去医院,顾笙欢意识迷糊的喊着哥哥。

  她这般模样,顾承翌又如何走得了?

  索性退了机票等她康复。

  “我没事儿,你这里如果没有要紧事就回B市吧,公司还要你坐镇呢。”顾笙欢将杯子的水喝完,舒服的叹了口气。

  顾承翌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担忧,他似乎有什么话想问她,可是动了动唇,却又什么都没有说。

  昨夜那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已经停了,在顾笙欢高烧不退的时候,它悄悄的停了。病房里的窗帘被挂起,玻璃窗不知道被谁打开,一层纱窗横在病房和世界的中间。

  阳光进来,落在顾承翌身后。顾笙欢看着,倏地笑开来。

  因为她看见,他的背上长了一对翅膀。翅膀的一边是白色,一边是黑色,白的正对着窗外的阳光,黑的斜对着她。

  顾笙欢想,也许她就是需要在黑暗里才能生根发芽,才能成长的。

  “哥,你想问什么就问吧。”顾笙欢笑着看她,眉宇眼梢都是阳光。“能说的,我一定说。”

  不能说的,一个字都不会说。顾笙欢笑着,乖巧软萌,像极了小时候窝他怀里讨乖的女孩子。

  时光荏苒,他们似乎都没有变,可实际上都变了。表面上表现得再如何的亲近,但都抵不过已经横亘在心底的那道屏障。

  “你是不是……”顾承翌看她一眼,难以启齿,“是不是怀孕了?”

  “什么?”

  “你刚才的状况很像初期孕症反应。”顾承翌握着她的手,担忧的问,“阿笙,你是不是做了不好的事?”

  顾笙欢看着哥哥陷入良久的沉默。得不到回答,又见顾笙欢一脸古怪,顾承翌几乎可以肯定他的猜测是真的了。想着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不知哪个臭男人将自己的宝贝妹妹欺负后还不负责,顾承翌真恨不得捅自己几刀!

  这是他的妹妹啊,世上最亲近的人了。可作为哥哥,他连是谁欺负了妹妹都不知道,他怎能不后悔?怎能不恼恨?

  顾笙欢没想到她知识渊博的高材生哥哥居然是个生物文盲。

  “哥,你当年生物几分?”顾笙欢问。

  顾承翌觉得莫名其妙,不清楚她怎么关心起他以前的学习来了。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满分。”

  “所以你觉得我是雌雄同体,能自己怀孕?”

  “没。”

  顾承翌摇头,他按住顾笙欢的肩膀。看着妹妹,脸色很是纠结。可想到父母在妹妹小的时候就身亡,他们两个相依为命后家里也没有个女性长辈上过*性*爱教育。虽然学校有生物课,可我国在关于性方面的教育很是含蓄,甚至有些老师觉得难为情,不上也是有的。

  而顾笙欢呢,她虽然脑子聪明,且是女孩子,但她比男孩子还要不拘细节。这样,他如何放心她。

  所以刚才他嘴上虽说着没,现在已经在考虑要不要给顾笙欢上一节教育课了。

  是关于性的教育。

  “你嘴上说着没,可你的表情出卖了你的心。”顾笙欢歪头看她,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哥,你到底在纠结什么?”

  唉,不就是性*教育吗?

  他都做了,还有什么不能教的。

  握拳,他虚咳了声,“阿笙。”

  “嗯。你说。”

  “阿笙,哥知道你现在正是青春萌动的年纪。遇到长得好看的男生呢也容易有好感,可好感并不是爱情。”

  说到这,顾承翌抬头看她。顾笙欢听得认真,见他停下,还有些不满的瘪瘪嘴,催促道:“你快说。”

  “两人在一起难免冲动,对男女身体会好奇。会想着一起探个究竟……”

  说到这里,顾承翌有点说不下去。

  而顾笙欢却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灵动有神的眼睛含着笑似乎鼓励他说下去。

  顾承翌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其实关于性*爱并没有那么神秘,它只是人类表达方式的一种。但是它需要你长大后,和爱的人一起开发。而不是年轻时候偷尝禁果,等偷到手后才发现禁果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吃。”

  “哥这是给我上性*教育课?”顾笙欢问。

  顾承翌点头,“对。”

  “哥,”顾笙欢叫他,然后认真的说:“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不谙世事,我知道性是怎么一回事。按照物理学来说,就是活塞运动,然后摩擦生热碰撞出火花。目前来说,我对这项运动并不感兴趣,主要是男人的生殖器让我倒胃口。所以你放心,我并没有和哪个男人做爱而没有做好安全措施导致怀孕。刚才干呕,只是受不了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你看过男人的生殖器,你看了谁的?”

  说了那么多,顾承翌就听见生殖器三个字,并且反应还出奇的大。

  顾笙欢倒是落落大方,“哦,之前好奇,混进美术室看真人裸模了。”想起当时看到的,顾笙欢啧了一声,下定论,“你们那玩意儿可真丑。”

  顾承翌被她说得目瞪口呆,接着听她说“所以你放心吧,我要真同意把那么丑的玩意儿插*进我体内,那我对他一定是真爱。到时候还请哥别棒打鸳鸯。”

第31章:葬旧时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