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唐门小姐

  只听见“啊”的一声,正好打断了文有贵,只见身穿破烂,头发蓬乱,脸上涂着油彩的女子扯着红布从天而来,在阁楼中荡来荡去,根本看不清面目,这一捣乱,莫家的拍卖会可就毁了。

  “让开,给我让开,哈哈哈,”那块红布由于受不住,慢慢的掉了,就这样“啊”的一声,女子一下子荡到了物台上,正好撞到了石碑上,石碑多年风化,如同面粉一样,听见“砰”的一声,碎成了几块,女子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全场都安静了,心里想着:这下糟了,麻烦要上身了。

  莫老三完全呆了,嘴里嚷嚷着:“完了,完了,没了,”文有贵气的坐下了,跺着拐杖,嘴里说着:“唉,这算什么事,我的石碑啊。”

  唐宇看着那女子,揉了揉眼睛说:“怎么越看越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唐少爷也打量了很久。

  全场骚乱了起来,莫老三必竟还是主事的人,站了上去。

  “都给老子安静,跑什么跑,还不把物台给老子降下来,我倒要看看是谁捣乱,”莫老三稳住了全场,物台慢慢的降了下来,四家人都跑了下来,那女子跳了下来,莫老三直勾勾的盯着她,竟然是个臭乞丐。

  文有贵最先下来,指着那女子说了一句:“你这臭乞丐,可真不要脸,”说罢,挥起右手,向她打去,可能那女子还没有回过神来,看着即将打来的巴掌,闭上了眼睛,那就听天由命吧。

  只听见清脆的一声,巴掌印在了女子的脸上,嘴角溢出了鲜血,这才回过神来,握紧了拳头,但还是忍受了,必竟反抗,肯定要招群打,文有贵又拿起拐杖,向女子打去,

  这时,唐少正好来了,用力的握住了文有贵的拐杖,这让文有贵大吃一惊。

  “你干什么,关你什么事?告诉你不要多管闲事,别以为我们文家没在四大家中就好欺负,”文有贵严声呵斥,唐少把他的拐杖用力一甩,由于力气太大,文有贵向后退了几步。

  “我多管闲事,“哼了一声。

  “一个是文家的大管事,一个是街头的小乞丐,说谁欺负谁?这还不一定呢,”

  唐少又面向大家,“大家看看啊,文家仗着有钱有势,文家老爷子竟然打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就算她做错了事,你也不应该打呀,”

  “我还没有拿棍打,”文有贵急了起来。

  “没打?如果不是我拦着你恐怕早就打了,你那一棍下去,小丫头腿都要瘸了吧,大家说是不是啊?”唐少的话引起了全场的反应。

  “对呀,对呀,如果那一棍下去,半条命都没了,”

  “人家还是个孩子,有必要这样吗?”

  “看她这行头,怎么像安帮的人。”

  莫老三听出了些什么,叫了一声:“卫辙,你来看一看这个丫头,”从人群中挤出一个人,吊儿郎当的,那是卫家的代表,卫辙围着她打量了一会说。

  “看她这样子,应该或者大概是安帮的人。”

  “什么应该,你给我说仔细点,”莫老三突然急了起来,大声的问卫辙,卫辙有些不耐烦了,“急也没用,我是卫帮的人,不是安帮的人,要问,就去问许大爷,”转身便走了。

  莫老三无奈的指了指他:“你你你,”转过头又去问那女子。

  “说说,你哪的,”那女子向四周望了望,“说你呢,你看哪,”那女子指了指自己,老三无奈的说了声“对。”

  “我凭什么告诉你?你既不是我爹也不是我妈,也不是我男人,”接着做了一个鬼脸,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人小,脾气倒挺大的,”莫老三也笑了起来。

  “竟然她不说,那我就得做了,”文有贵叫人动手,唐少拦了下来。

  “老头,你这话可不对了,凭什么你来做,这块石碑也不是你们文家的,莫家人没说什么你们到先插上嘴了。”

  文有贵笑了一下,那一笑似乎有些可怕。

  “唐家少爷,这事也轮不到你管吧,别以为喝了几年的洋墨水就敢跟我抬杠,论辈分,我可是你长辈。”

  唐少接着说:“轮不着我管,那你们文家也别插手,我今天就是来算账的,别跟我提辈分,就算你是我太爷爷,我也照打。”

  “算账,算什么账?”这让文有贵死疑惑了起来。

  “算我们俩家的帐,十五年前你逼我父亲退出四大家,家父惨死河中,你们文家进入,十三年前你把我娘活活逼死在刑台,就是那外面,还有那五年前的,这些都不说,就说今天。”

  唐少提起这些事伤心了起来,说话的语气也悲沉了许多。

  “今天,今天我们文家好像没有招惹你们唐家吧,”文有贵质疑。

  “今天,今天你文有贵有什么权利,凭什么当着我的面打她,打我们唐家人,”随之指向了那个女子。

  全场的人都震惊了,卫辙又走了过来,那个商人也靠近过来了。

  “你是说她是唐家人,唐少你说笑吧,这种玩笑可开不得,”莫老三根本不相信,所有人都不相信,连文有贵都认为他是故意找麻烦,女子没有说话,就对着唐少看。

  “不相信,你让她自己说,”唐少支会了那女子,“说吧,你还想怎样。”那女子有点害怕,便开口说道。

  “我是唐家人,今天只是来凑个热闹,没想到会这样,先赔个不是,”

  “就这么几句,就证明了,你骗谁呢?可能是唐少找来的人,故意演这场戏给我们看,”莫老三笑嘻嘻的说。

  女子嘴角微扬一下说:“我早就知道你们不会相信,在场的很多人我小时候可见过,卫辙哥哥你应该还记得九年前,我们俩为了一颗糖,我把你左手臂上咬了一口。”

  在场的人望向了卫辙,卫辙撸起衣袖果然有两排牙印,呵了一声,“她是唐家人,我手臂上的牙印也只有她知道,这个唐家小丫头当时下口可狠了。”

  文有贵慌了起来,莫老三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孙家人退了出去,知道有一场恶战要开始了。

  卫辙对着她笑,凑过去说:“你今天唱的什么戏,我怎么没看明白。

  ”“本小姐今天只是来玩,谁知道出了这样的事,”咧着牙说。

  “你脸没事吧,”卫辙小声的问,“能没事吗?,血都打出了,”唐影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

  “你今天这身装扮,可真厉害,我都没有瞧出。”

  “那是当然,我是谁呀,我可是唐影,唐家大小姐,再说了,九年没见,能认出来吗?我差一点都没有认出你,”说完,卫辙便拉开了距离。

  文有贵转过话题,问向了莫老三说:“莫老三,那石碑怎么算,”“我认为,”还没等莫老三说出一句话,唐少就开口了。

  “哎哎哎,文老爷先别说石碑的事情,我们的帐应该算算吧,这几年你们文家三天两头的在码头和商会闹事,抢我们生意就算了,还打伤我们的人,我过的可是提心掉胆的,今天该解决解决了,让我能睡个安稳觉。”

  “哼,你说怎样解决,”文有贵恼了。

  “倒是你们唐家,尤其是你,年轻气盛,就不把长辈放在眼里,还有那个臭丫头,没大没小的,难道没有管教吗?”

  又笑着说:“哦,对不起,我忘了你们是有娘生没爹养的孩子,果然是一号的水,如果不是五年前你玩阴的,我们文家就不会被你们欺负,”文有贵带着一丝讽刺。

  听到这里,唐影有些受不住了,卫辙也鼻子一酸。

  “老头,还论不到你说三道四吧,你才是有娘生没爹养的人,你全家都是,还说什么玩阴的,那是兵不厌诈,在你狗嘴里怎么就吐不出象牙,”指着文有贵鼻子骂了一顿,还准备动手,幸好卫辙拦了下来。

  “你你你,这个臭丫头,”文有贵急得话都说不好了。

  “你什么你,怎么想打架,来啊,姑奶奶可没怕过谁,你那一耳巴,我可是要算帐的,”唐影越说越气愤。

  唐少拉住唐影的手,向前一步,把唐影放在身后,“以前的帐可以不算,但今天你打我唐家人,这帐是要算的。”

  唐宇也开了口:“就是,就是,我们家少爷最疼我们唐家人,别说打,连骂都没骂过,今天你一个外人竟打了我们家小,”停了一下,打我们唐家人,那也要问我们唐门兄弟同不同意?兄弟们对不对,”

  “对对对,”唐门的兄弟叫喊着,还有一些人也跟着叫了起来,毕竟住在北临的人也很多,也是唐门的人。

  “那好,看来今天这架不打也得打,打也要打,那么我问问,莫家你们站那边,”文有贵看向莫老三。

  莫老三知道这是文家的拉拢,他记得出门时莫主对他说了一句,“我们只看利益,管他什么人,照样打。”

  “那要看您怎么办了,”莫老三轻轻的问。

  “我说过,这块石碑文家要定了,不管怎样,你开个价,照样收,”文有贵跺了一下拐杖。

  “那我们莫家就站你们这边,我家主子也早想去拜访,就是腾不出时间,”莫老三说道。

  “一个个的,真不要脸,你们的皮那么厚吗?有猪皮厚吗?”唐影挑逗说。

  莫老三可听的不爽,露出了他原有的本性。

  “告诉你,老子忍你们唐家很久了,装什么装,还有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小心我等一下把你的嘴给撕了,”指着唐影泼口大骂。

  “莫老三,应该是你的嘴巴放干净吧,”卫辙反驳道,莫老三容不了了,撸起来袖子,向卫辙走去,被文有贵叫了一声,便停下了。

  “卫辙,还有你们卫家,也应该说说吧,必竟你们可在场,”文有贵又想拉拢卫家。

  唐影看向了卫辙,如果卫家站了文家那边,今天的唐家可就完了,卫辙看了一眼唐影,但很快就逃避了,这下没戏了。

  “我也不知道,但我看来你们这边和他们,文老爷,你觉得我应该你们那边吧,”卫辙笑了,文有贵和莫老三也笑了。

  文有贵笑着说了句:“识时务者为俊杰呀,好啊,好啊。”

  唐影气的直勾勾的盯着卫辙,儿时的情谊难道比不上利益吗?。

  “我还没说完,您急什么急,”这听的让文有贵疑惑了起来,问:“你这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能有什么意思,您今天当着我的面打我朋友,我卫辙可要脸,”顿时态度就改变了,脸色也沉白了。

  这把文有贵和莫老三耍的,唐门的人都笑了,“算你还有点良心,”唐影对着卫辙笑,还是兄弟靠谱,卫辙也斜了斜嘴角。

  “你这样,就不怕你家主子吗?,”莫老三咬牙切齿的说。

  “主子,我们卫家有三个主子,我卫辙也算个主子,不知道你是说的哪一个,怕,如果怕,我早就夹着尾巴走了,还在这废什么话。

  “所以这架…,”文有贵故意拖长音,想看看反应。

  “必须打,”都望向了唐影,唐影走上前,从唐少的手中脱出。

  说:“反正今天你们打不打无所谓,我肯定是要打的,从小到大还没人敢碰我一根头发,今天让你个糟老头子给打了。”

  走到文有贵的面前,拨了拨头发,打量了一下文有贵,又说:“你吗?,就算了,都快剩骨头了,”又望向他的身后,灵光一闪,开始打歪主意了。

  “就拿你后面的人练练手,”唐影从腰间抽出一条鞭子,那条鞭子缠在腰间,不仔细看,还以为是腰带。

  “九段鞭,”文有责说了一声,莫老三倒想起了什么,摸着下巴,唐少盯紧唐影,生怕有人伤害她,

  唐影舞了起来,“啪”的一声劈开了桌子,吓坏了所有人,文家的人护住了文有贵,莫老三回过神,向后退了几步,就这样打了起来,顿时的弄台乱成一团。

  唐影玩的不亦乐乎,那些人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当她停下来看其他人,笑容渐渐的消失了,不是所有人都像她那样,有的人被打的很惨,有的人却亳发无伤,这让唐影自责了起来,不断的徘徊。

  这时,文家有一个人从腰间掏出来一把刀,直奔向唐影,那个人是刚才唐影拿出鞭子后,文有贵吩咐的一个下人,叫他等下在混乱中,神不知鬼不觉得杀了她。

  这让唐少和卫辙看见,两人互看了对方一眼,卫辙叫了声“唐影,”可唐影并没有理会,因为现场声音太大,根本听不清。

  唐少正准备过去,却被几个人故意的拦住了,卫辙见此,推开了身边的人,使劲向唐影奔去。

  那个人越来越靠近唐影的身后,眼见快了,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卫辙从桌子上一跃,一个跟头,到了唐影的身边,刀子就快插进去了,难道唐影就要死了吗?

  卫辙急的没有办法,没有思考,就把唐影一拉,挡在唐影的前面,刀子插入了卫辙的腹中,见到鲜血溢出来,唐影才回过神,第一反应就是一鞭子。

  那个人也是活该,被中三段打到了,毒侵入身体中,躺在地上无力的挣扎,口吐白沫,几秒钟就死了。

  唐影看着卫辙说:“你没事吧,你怎么这么傻?”这句话让卫辙觉得有点别扭,卫辙使劲的说了几个字反驳:“我傻?是你傻吧,”说完便倒在地上了

  “哎哎,你千万可不能死,你死了我怎么办?”唐影着急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卫辙没有说话,慢慢的喘着气,唐影无助的四处望。

  幸好这时唐少来了,用手扶住卫辙,对唐影说:“他先交给我,我去给他包扎一下,”唐影点了点头,唐少就把卫辙扶走了,看着远去的卫辙,已经快坚持不住了,是自己的错。

  这时,唐影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对着他们喊:“住手,都给我住手,快住手,”没有一个人听进去,唐影望向了铜钟,像铜钟走去。

  躲在铜钟后面的卖员看见了,上前伸手拦住唐影,“你要干什么?”还是有点害怕,说话微微颤颤的。

  “你给我起开,”推开了那个人,拿起木槌,只听见“咚”的一声,所有的人都停了,文有贵从文家人围的圈中出来了,莫老三放的手中的人,唐宇望向了唐影,卖员说了一句:“完了,”

  “都给我住手,今天这架不打了,不就是一块破石头吗?”又望向了那个卖员,“你说,这件事怎么办?”

  卖员站了起来,用手拍了拍裤子,提起喉咙说:“弄台有弄台的规矩,容不得你们胡闹,铜钟三响而定,刚才是唐家的九千万,这块石碑就归唐家。”

  “这不就完了吗?”唐影轻佻的说了一句。

  “这算什么事?你简直胡闹,莫家人还没说什么,你出什么嘴,”文有贵望向莫老三,莫老三并没有说话,文有贵并不同意这个决定。

  唐影不耐烦了,“你耳朵是背,还是咋的?没听到吗?这破东西唐家要了,搅什么浑水,”唐影收起了鞭子,缠在腰间。

  “唐少还没说什么,你个小丫头胆还挺大,再怎么说,莫家才是主事,莫老三你说对吧,”文有贵又望向莫老三。

  这让莫老三有些烦躁,每次都把他推出去挡事,文家也不过如此,“我早说了,我们莫家只看利益,其他的我们不管,既然铜钟已经落了,这就是唐家的了。”

  “莫老三你,”这让文有贵气的,唐影倒是笑了,唐少走了过来,“既然这样,这石碑我们唐家要了,九千万也不多。”

  “唐少,你可要想清楚,这块石头本来对你们唐家也没有什么用,更何况已碎成这样,你就不怕闹笑话吗?”文有贵嘲讽着。

  “我们唐家要的东西,收了怎么好意思退回去,这不是更没面子吗?再说说你文有贵吧,你怎么好意思要,难道脸比皮猪皮厚,”在场的人都笑了,唐少说的这翻说让唐影笑的比谁都开心。

  文有贵没有说话,莫老三倒是开心,一块破石头既然值九千万大洋,这下赚翻了,卫辙在一边也笑了,唐宇也很开心。

  唐少走到铜钟旁边,牵起唐影的手,就朝门口走去,唐宇看见了,想起了什么,“少爷,这石头怎么办?”指向了物台。

  唐少望向唐宇说:“把它搬回去,我们家墙上有个洞吗?拿回去补洞,”“好勒,搬回去,”叫了几个人搬走了。

  唐家人和卫家人都走了,文有贵“哼”了一声,甩手便走了,这次气得,应该好几个月才能好吧,莫老三倒是无所谓,本来就是个无事人,吩咐了打扫弄台,抓了一把瓜子也便走了,毕竟明天还要去唐家搬钱。

  一走出大门,唐影就跑的无影无踪了,看着如此繁闹的天津城,当然是左看看右看看,一下到那里,一下又蹦到了那里。

  唐少扶着卫辙,出来就把交给了卫家人,卫家人接过卫辙。

  “谢谢你,”唐少说了这三个字。

  这让卫辙挺吃惊的,还是第一次听高冷的唐少说这三个字。

  “谢我什么?是谢我没有说出她的身份,还是替她挡了一刀,”卫辙忍着痈说,接着就用手捂了捂伤口。

  “两个都谢,”唐少笑了笑,接着两人望向了唐影,唐影拿了一串糖葫芦就跑了,连钱都没有给,唐宇立即上前制止,“小姐,小姐,”便追着唐影去了,

  卫辙摇了摇头,作出一脸的无奈,看着卫辙的表情,唐少第一次大笑,“你笑什么,”这让卫辙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别看她平常笑笑嘻嘻的,一旦犯了错误,乖的像个孩子一样,”唐少也表示很无奈。

  “难怪,刚才文有贵那一巴掌打的,嘴角都出血了,既然都不反抗,小时候我碰她一颗糖,追着我跑了半个天津城,”卫辙笑了笑,唐少没有说话。

  卫辙望了望天空,“时候也不早了,再不回去,我的血都要流干了,下次有时间一定谈,”拍了拍唐少的肩膀,便走了。

  “有时间坐下来好好谈谈,”回了他一句,卫辙没有说话招了招手,唐少也回去呢,这一天可真是折腾死了,弄台也清静了,转眼间都到了下午。

第二章 唐门小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