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

  卢以安是个孤儿。

  无父无母,注定是靠自己的那类人。但是他从未抱怨过什么,因为他十分珍惜自己的生命。难听一点,也就是安于天命,心无大志。这是他对自己的定义。

  只要这辈子能够平平安安的,他就能满意了。

  前16年的食不果腹造,造就了现在年仅19的经理,别的父母眼中“别人家的孩子”,还有一笔稳定,还算不少的收入。他也曾闻名一时。

  如果这样的生活能够保持下去,他就能过上一辈子的幸福美满的生活。

  可惜......

  ......

  ...

  早上,七点整

  他睁开了眼。

  脑子里浮现出一句话‘今天不用上班。’

  是啊,不用上班。大概20%的公司都“放假”了。

  而原因是:大部分员工都感染上了至今没有研制出疫苗的新型病毒,被要求要好好调理休养。

  他又回忆了一番,想起昨天大妈们说的话,‘听说那新型病毒会使人高烧不止?’

  不过......也只是发烧罢了,不懂他们为什么起那么大的反应。

  罢了,日子还是要过的。

  起床,简单洗漱一番,换上昨天准备好的衣物——今天又是“大采购”的日子......唔,还可以顺便吃完早餐。

  以安乘电梯到了一楼,随即缓缓地走出了住宅楼。

  ......

  放眼望去,大街上一如既往的热闹,每家店都是人来人往。只是几家店关了门,显得格格不入......店主去哪了呢?

  不对,他今天为什么会思考这个问题,几家店关门了应该很正常才对。

  ......总有一种危机感,就像以后这些就见不到了一样。

  他决定,还是不去小摊上吃为好,他还是很相信自己的第六感的。毕竟小时候第六感救过自己的命。

  第六感促使他买了一满满一购物车的粮食,引来一旁路人的侧目,而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扛着几大袋粮食回了家。

  卢以安:......

  卢以安:咦?自己是脑抽了吗?真是少见的脑抽。

  然后他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什么东西,一股很亲切的未知力量在呼唤他......身体右方向就像沐浴在阳光下,十分温暖。

  他又出了门,朝那儿走去......一边记下路线,一边感应着那力量,嗯......真是舒服极了。

  走着走着,大概有十来分钟的路程。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荒山野岭,那儿杂草丛生,路道坑坑洼洼,凹凸不平。

  ......一会儿后,“目的地”到了。

  眼前是一片平地。

  ......这是叫我挖土的节奏?

  走近了之后,一串项链飞速破土而出,散发着金色的光圈,漂浮在了空中。

  原来不是叫我挖土的啊......

  因为项链的破土而出,那力量仿佛被放大了十倍。

  他舒服的眯上了眼,浑身都懒洋洋的。

  不对......他警惕了起来......自己的意识似乎受到了影响。

  猛地一抬头,他看向了眼前的项链,伸出了手,一把夺过。

  那项链散发出了一股更强的力量,不再是像之前一样温和,而是夹杂着一丝的威胁......‘这是怎么回事......看来这项链可能并不是对我有利的。’

  他皱了皱眉,真的吗?这已经算是超乎常理了。

  突然间,项链趁卢以安一个分神,逃出了他的手掌,并碰上了他的额头......

  ......

  ...

  .

  在这违背常理的事发生时,魔念依旧在城市中蔓延着,等待着萌芽的机会。

  脑子现在依旧是是昏昏沉沉的......

  叹,自己竟然中了那项链的道了。

  卢以安坐在不知名的地方的草坪上,心里暗想到。

  这不是刚才那个地方......他环顾四周,在可见处内,蓝天白云,草木繁茂,还有一条来源不明的小溪。

  当他站了起来的时候,发现......这地方真是十分诡异,竟然是有边缘的。

  走近了边缘处,一看......地下......貌似是万丈深渊。他又伸出手,往前一探......果然发现有一面“墙”挡住了他,那“墙”似乎在阻止他那“不要命”的行为。

  果然啊......这里就像小说里面的那些储物空间一般。只是我不明白它的出处。

  这是有什么阴谋吗?

  那又关我何事。

  为什么要引导我靠近那个项链,又为什么把我收入这个空间?

  这......可不是什么小说,也不会有那些什么属于主角的奇遇,所以,现在自己很危险。

  ......难道我要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完一辈子吗?这种时候已经由不得自己选择了,为什么?......因为自己没有逃离这里的能力。

  ......

  ...

  .

  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自己终归是个普通人啊。

  “嗡......”

  那串项链凭空出现在眼前,里面传出一阵阵的响声,又是几分钟,它似乎接收到了什么东西,传出了声音。

  “这里是我赐予你的空间。”

  “由于我们位面的疏忽,让一块魔石掉落至了你们的世界,万分抱歉。”

  “我们所有人决定派出一位大能至这个世界来相助,只是撕裂空间大能进入后可能会需要一段时间来缓冲。”

  “而那段时间过后大能才会恢复能力,夺回魔石。”

  “于是我们选中了你,由你先‘保管’大能。”

  卢以安沉默一阵,随后开始提问。

  “为什么选我?魔石来到地球会产生什么反应么?......还有,大能是指?”

  “嗡......”

  又是一阵响声。

  “......因为我们一致认为你与其他人不同......而魔石来到地球,会使凡人与未觉醒之人魔化,成为神志不清的‘怪物’,身体尸化——他们受母石控制。大能则是指我们派来的回收魔石的人。”

  卢以安顿了顿,没有再问什么关于自己的事,道:“可是我们这儿现在并没有什么神志不清的怪物......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嗡......”

  “不,再有几日,被魔念完全掌控的人就会爆发......到时候他们就会变成行尸走肉,并会慢慢升级,攻击未被魔念寄生的人,直到再无未被母石掌控的凡物生灵......”

  他抓到了重点,有问到:“凡物生灵?那是?”

  “嗡......”

  “就是无灵根者......传话时间不多了,我等先送大能来此罢。”

  说罢,项链又抖了抖,似乎支撑不住某种巨大的能量,爆了开来。

  卢以安:......

  随即他发现一个人躺在了地上。

  卢以安:......!

  他慢慢的靠近了那个人......

  那人乃黑色长发,穿着......十分仙气的古装,长的,咳,很帅......

  爱美之心人人皆有,就算是个男性......啧,真是美中不足......

  那人睁开了眼,第一时间看到了站在身前的卢以安,然后......他站了起来。

  以安也看着那人,发现,他的眼瞳就像一滴墨,如此深邃,莫名的叫人恐惧。

  ......

  卢以安静静地看着那个人,那个人也默默地注视着他,一时间气氛尴尬了起来......许久后,以安实在不想再继续对视下去了,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真是可喜可贺。

  “你是‘大能’?”

  那人笑了,脸上再无之前的淡漠,他道:“我叫端言夕。”

  卢以安心想:‘大能’他看起来也不是很难相处的样子,沟通起来也没什么困难的......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

  以安:“我是卢以安,以后还请关照。”

  言夕:“好的......对了,我先带你了解了解现在的情况。”

  “若人被魔念附身之后......”

  ......

  ...

  .

  聊着聊着,两人就比较熟了,至少不会再相视沉默。

  ......“知道了,也就是说,我们的终极目的,就是收集全魔石的所有碎片,再由你带回‘修真界’,是吗?”

  端言夕点了点头:“是的。”

  那......也是有点难度的啊:谁知道有多少块碎片,又应该怎么收集呢?

  “噗......”卢以安突然想到了什么,笑了出来。

  言夕:“?”

  他嘴角微翘,带着怀念的微笑,道:“没什么......不过是想起小时候在电视上看的某个年代还算老的动画片了——传说集齐七颗龙珠就能召唤神龙......叹,也是个老梗了。”

  端言夕看着他,愣了愣,然后问道:“梗?”

  卢以安张了张嘴,又合上了,这时候才想起来:他不是现代人,而且,如果末世真的会来的话......还是先出去再说吧。

  以安:“端言夕,我想先出去......对了,你能出去吗?”

  言夕:“我可以出去,但是要再休息一段时间。‘......’你在心里默念这句话就可以出去了......对了,外面我也可以联系你,顺便可以教你买点东西......”

  “嗯......那我先出去了。”

  “好。”

  卢以安离开了空间,一道来源不明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

  “没想到你们这儿也有不少宝贝,不过也不是很多......有兴趣捡漏吗?”

  由于知道这是端言夕,以安颇有兴趣道;“当然。”

  ......

  在末世小说的指导与端言夕的友情提供下,卢以安用他攒积了不少的工资买了一堆的种子,一堆生活用品。还意外收获了许多的宝器。

  种子就是那些普通的,平平常常的水果,水稻种子,各种蔬菜的种子等等。

  生活用品就不需一一举例了。

  而宝器就不一样了,各种各样,应有尽有,简直不用担心某个会坏掉。它们有的是在正规店上卖的,反正钱多,不用白不用;有的是在小摊上被当做玩具卖后被他们买下的,也算捡了别人的小漏了;有些......则是被端言夕用他不知道的某种能力吸上来的......而且还占了差不多总是数的80%......这就是最666的一点了。

  准备工作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

  现在只差最后几步。

  首先,(空间内)卢以安在端言夕的帮助下把种子先种下了一半,然后把用具整理好......

  最后,在这位言夕大大大佬的帮助下,他成功的达到了炼气十期的水平,差不多就是一级异能。准备冲击筑基,大概就是二级。而现在正在空间内“闭关”中。

  其实大佬也没想过他修炼的速度那么快,竟和自己差不多。

  ......

  ...

  .

  另一边,魔念正在影响着更多的人,趁他们还未觉醒......

  几天就这么过去了......

  卢以安周围的气势也弱了下去——他刻意把它收了起来。而这也代表着他快要苏醒了。

  无论过去多久,空间里总是万里无云,不管这是白昼还是黑夜。

  像是在论证那句话一般,那盘腿而坐的人睁开了眼,双眼从瘫痪状态恢复了过来,逐渐恢复了清明。他慢慢地收住了盘腿的姿势,缓缓起身,活动活动筋骨。

  突然,他愣住了。(°ー°〃)

  ......眼前有个人一直在盯着他看。

  “......谢谢你的护法。”他颇为尴尬地说。

  因为......那个人从几天前到现在都还保持着一个姿势望着他,而且还是个陌生......也不算才是陌生人......就是那人才刚刚认识他。

  而就是被这么一个人目不转睛地盯着看几天几夜,的确......“颇为”尴尬。

  貌似发觉了他的想法,端言夕转过身,低头看向了他手中的某样法器,回:“不客气,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出去看看了......我有种预感,等会儿应该会发生什么。”

  “好。”

  念了念咒语,两人消失在了小空间。

  微风拂过,枝叶摆动,发出“莎莎”的响声。

  一切好像变了,又似乎没有。

  ......

  外面,太阳刚刚升起,崭露头角。

  由于他们是在房间里进入的空间,所以也是在房间里出来的。

  似乎异变已经开始产生,他们对视一眼,随即一起抬头望向窗外——天空正以太阳位置为中心,或者说魔石借助太阳的某种力量,泛起一层层的,诡异的粉色涟漪。

  波动越来越快,颜色逐渐加深,一层一层又一层,叠加起来,扩散起来......不久后,已成一片亮红。

  起初人们惊慌着,无措着,不安着,但随着时间的变化,仅仅一小时后就只有少数人还处于这种状态——毕竟......这可能只是某种现象,而生活还要继续......安全了很久很久的人们这么想着,殊不知不久后这儿就会变成人间地狱。

  卢以安皱起了眉头,用灵气罩住眼睛,他发现依旧在街上的,大部分人,身体都开始从下往上的发黑。

  他知道,如果每个人的身上都呈现一片纯黑色的话,就会像他们说的那样,“身体尸化,为魔念所控,由母石统治”自己......做不了什么,只能任由它发生。

  他仿佛看到了自己被万人唾弃,一片枉死、惨死的人围着自己,向自己讨要公道,问自己为什么知道真相却不去救他们,自己为什么那么残忍,无情......

  一道声音从身边传来,把他从幻想中拉了出来:“事实就是如此,你还没有能力去改变它,也不是真正的元凶,为什么要自责?为什么被万人唾弃?不要被魔石意志干扰......小心产生心魔啊......”

  他回过神来,对啊,自己还没有这个能力去阻止,也不是导致事情发生的罪魁祸首......为什么会这么想?这会不会就是心魔?

  等等......

  “端言夕......你,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嗯,你到了这个级别也行。放心,我只是看你呆住了才使用的能力,这能力一般时候是不会用的。”

  于是,在这紧张万分的情况下,他们诡异的沉默了......

  “......”那还不是能看?自己不是没什么秘密了?

  “......”对我而言他能有什么秘密?真是奇怪......

  ......

  ...

  .

  现在,天空已是一片血红色......如同魔石的贪婪。

  端言夕看了看极端鲜红的天空,闭上了眼。

  “我恐怕不能一路陪着你了......位面穿梭消耗了我太多的力量,我也相信在早期你是能够独立的吧。”

  卢以安挑眉,转头看着他:“当然。可能还会留有余力......有什么嘱咐?”

  “嗯......被魔念寄生的人,脑子里会出现晶状物,就是小型伪魔石,就像那些什么......小说里面提到的晶核一样。”

  “......那些末世流的小说?”

  “嗯,对。既然你懂了,我就先回空间恢复了......没个一两年可能还不行。”

  “好走不送。”

  “......”

  这么久啊......

  ......

  ...

  .

  已经好几个小时了,天空颜色也没什么变化。

  人们不久就适应了这个环境,开始做自己今天应做的事。

  又是很久,太阳落山啦。

  ......

  D市的某辆巴士上——

  黄茜茜透过车窗看着红色天边的晚霞,皱了皱眉......怎么会有这样的天空。

  她是一个普通的小职员,今天发现自己有点不在状态,于是就请了假,买了较多的“储备粮”准备好好休息一下。

  突然,“扑通,扑通......”她发现车上有好几个人都倒了下来,吓了一跳。同样被吓到的还有其他几个安全的人。

  “他们怎么了?”

  “为什么倒下呢?”

  “不会是中了什么病毒吧......”

  “......”

  众人纷纷议论着。

  黄茜茜也觉得十分可怕。

  车停了下来,她发现到站了,就连忙下车,跑了回家。

  回家锁好门,在站在阳台上,觉得自己有点晕......她决定,先好好睡一觉,养养神吧,睡一觉就好。

  ......其他人可就没有她那么好运了......

  此时,大巴上,几个年轻人就在一边看着那些姿势滑稽的,摔倒在地的人,神色淡漠——关自己什么事。

  然后,倒在地上的几个人中,其中一个皮肤开始发青,不久后,手指尖动了动......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怪物,怪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几声惨叫从车里传出......

  与此同时,世界各地也在发生着异变。

  一对摩天轮内的情侣正含情脉脉的互相注视着,可就在下一秒,女方突然倒地不醒。

  男方不明所以地看着她,以为她想给自己什么惊喜......可在他们升到了最高处时,女生猛地抬头,然后撕裂了男友的手臂啃食着他的身体。

  男生只在反应过来后惊恐的看着她,惨叫了几声,就被啃噬的断了气。而女丧尸则继续欲求不满的啃噬着,直到那身体血肉模糊,找不到“目标”了才缓缓站起。

  随后它便嘶吼了几声,使劲拍打着摩天轮,想出去......

  摩天轮上面沾满了鲜血。

  另一边,一个孩子闻到了一阵阵难闻的血味,摘下耳机,皱着眉,打开门......走到客厅却发现了仆人一身是血的趴在自己父母的身上,他大怒,想要骂人,结果仆人慢慢转过头,朝他扑去,这时候他才发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可惜,一切都晚了。

  一声声惨叫传来,带着无可比拟的压抑的气氛......

  ......

  ...

  .

  末世来临,带上了它最钟意的礼物......

  末世降临一个月后......

  幸存下来的人只剩下了1%,而他们也开始产生了变化。

  ......

  黄茜茜飞速奔跑在满是丧尸的街上——她准备去附近的超市看看有没有什么可食用的食物,从醒来后,发现自己能够控制冰棱,发现街道已被丧尸占领,她就在家躲了很久......那时她还是不接受世界末日以来临这个现实,可现在......已经由不得她多想了!

  城市散发着腐臭的气味,丧尸死亡后喷发着,洒落的雪飘飘荡荡,可若是伸出手接下几片,就会发现,它闪烁着离奇的红色光芒。

  慢慢的,慢慢的,从容不迫的在手中融化。

  至于接雪人会怎样......无可奉告。

  前面那无措、坚定又绝望的女孩在那大街上跑啊跑,跑啊跑,喘着粗气。

  后面是一个个被操控着的“活死人”,想要追上她。

  被影响着,越来越多的,加入这队伍。

  她还有希望吗?

  ......

  眼前是一片灰暗......不过很安全。

  黄茜茜想着。

  “......你可以睁开眼睛。”

  一道声音从一边传出。

  黄茜茜:“......”

  她睁开了眼,美好的青年站在一边看着她。

  他长的十分漂亮......

  她又往窗外一看......差不多一百个的丧尸脑袋统统被砍掉,还因为不知原因被挖开一个洞,这应该就是这个人做的......

  头慢慢转向,看着他......“你好,我叫黄茜茜。”

  “嗯。”

  “谢谢你救了我。”

  “顺手而为。”

  “......”自己的命好像的确不值钱(。・_・)。......

  卢以安看了看手表——1点23分。

  已经过了一个月又一时二十三分了。

  “以后记得不要那么毛毛躁躁,达不成目的还引的一身骚......我走了,再见。”

  跳窗离开ING。

  黄茜茜:(°ー°〃)?!!

  做好事不留名???神TM活**???(呵呵,孩子该吃药了【白莲般的微笑】)

  ......

  卢以安行走在大街上,没有丧尸注意到他。

  因为他使用了一件能够让其他人/丧尸不会发觉他的法器。

  一个月前,丧尸初现。他双手持剑从昏暗的楼梯上走下,由于住在仅有三层楼的居民房的最高层,所以丧尸什么的,见一个捅一个完全不在话下......狰狞的,发出恐怖低吼的丧尸不到三秒就被刺穿了晶核,莫名有些叫人哭笑不得......推完这栋楼后他才想起......

  之前貌似有个可以让任意东东视而不见的法器。

  那是一个......闪,闪,发,光的环状物。

  卢以安一脸无奈地将饰品戴好在头上,浑身鸡皮疙瘩的走出居民房。

  ......现在他有三个小目标:

  1:遇到(想救的)人尽量救。

  2:按照端言夕的话收集晶核。

  3:好好修炼,天天向上。

  ......

  很显然,这个月......他做到了这一点。

  很好,还要继续努力。

  ......在末世里,一个月的时间能让人学会太多太多的“新知识”——只不过它的学费有轻有重,也许是性命,也许是无举轻重的东西。

  而对每个人来说,它,末世,都有着不同的意义。

  有的人认为这是一场灾难,有的人认为这是一次救赎,有的人认为这是一场游戏,有的人认为这是只自己的梦境......当然,这也不是单属于人类的末世,这也是其他生命体的末世——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那地球有什么想法呢?

  这何尝不是帮自己教训、锻炼“孩子”的一种方式呢?

  所以,她选择了放纵了魔石,自己则在一边观看着。

  ......当然,死处逢生是必不可少的,也不能全军覆没啊。

  熬过来的孩子们肯定是要给点奖励的啊——于是,剩下的人,有60%几都觉醒了,那,就是异能了。

  ......

  卢以安认为,小说是不可信的。

  才又是一个月过去了,他就要突破金丹了。

  “轰隆隆隆——”

  一片雷声响起。

  天上凝聚着黑压压的,一片片的乌云,看上去十分可怖。他也很是紧张——会不会很疼啊?

  毕竟是天雷轰下来......

  ......

  “要来了......”

  “咦?”

  他抬头一看,发现那云,那声音虽然声势浩大......可是劈下来的雷就蜘蛛丝一般的粗细......

  这又是为什么?

  百思不得其解......

  可怜兮兮的天雷:╥﹏╥...呜呜呜,我劈谁都不敢劈您啊......不然等您恢复了我可就惨了!!!

  一脸问号的卢以安:原来小说里的,真的都是假的啊......?

  ......一会儿后,天上的云就飞速散了开来,就像是在躲避什么猛虎野兽一样。

  “好了,成功升至金丹。”(ーー゛)

  也就是说,不用再看第一张小纸条了。

  卢以安把手一伸,从空间里拿出了另外一张纸条:......

  一:收割丧尸,收集晶核。

  二:努力修炼,天天向上。

  三:救(自己想救的)人。

  四:寻找碎片,自由活动。

  ......一共四点。

  “终于要开始找碎片了吗?......不过怎么找来着?”

  翻到小纸条的背面,他发现上面还写着字。

  “......端言夕真是料事如神。”

  ‘由于你没有一开始就在修仙界长大,可能不知道怎么找东西,我就留下了这段话:首先,把你的灵气散发向四周,然后扩散,扩散,再扩散,直到发现一处灵气入侵不了的地点——那就一定是碎片了。(注意:碎片周围一定有埋伏,要先三思而后行!)’

  “......”直接说‘扩散灵力感知碎片,碎片在很危险的地方’不就行了?

  整整写满了一页纸是在干甚?

  ......

  他按照步骤,把灵力扩散了开来。

  短短十几分钟,就渗透了一个城市......这时,他才觉得好像有点透支了......

  一共有七片碎片吗?

  趁那家伙没醒,给他一个惊喜吧。

  空间内已经过了几年,外界中也就过了几个月。

  因为端言夕已经完全恢复了他所有的能力,所以他出了空间。

  卢以安第一时间转头看向了后方......本以为那么久都没有见了,就会忘掉他。结果才发现,自己非但没有忘记他,反而记的更清楚了。

  他伸出手将一块黑漆漆的,完整的石头递给了端言夕。

  “好了,我凑齐了石头,有什么奖励吗?”

  端言夕拿到石头,轻轻一捏,只听见‘嘭’的一声,魔石,末世的本源,就那么化成了灰灰,四处飘散......

  一阵沉默......

  端言夕说“任务圆满成功,我也进阶到了最后一个阶段......是时候恢复你的记忆了。”

  “啊?什么记忆?”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在三维宇宙刚刚诞生几亿年的时候,宇宙意识就伴随着第一个文明的出现出现了。

  他掌管这整个宇宙,也就相当于他的身体。

  到了某一个阶段时,他发现有三个与众不同的星球,它们不只是产生了轮回,还产生了智慧,这几个星球间可以互相感知。

  ......

  就算到了最后,奔向了不同的结局。

  成为了“科技位面”,“修仙位面”与“西方神位面”。

  意识突然起了兴趣,用分身在三个星球之间来回游玩,搞得自己十分羡慕他们,就将其中一个分身记忆托给一个“颇有”天赋的九岁小童,告诉他20年后将记忆还给自己就跑去地球投胎了......

  ......

  “......我总感觉自己真的很皮。”卢以安捂脸说道。

  “......是挺皮的,我九岁初闻时真是一脸茫然。”端言夕望天状。

  “我问你个问题,这个末世是不是就是你为了还我记忆搞出来的?”

  “......差不多吧。”其实是某个粗心长老搞出来的,叫我去地球解决顺便还你记忆。

  “那我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不过我也要离开地球了,以后找你玩啊端言夕。”

  “哦。”

  说完,卢以安,不,宇宙意识就消失在了他面前。

  端言夕则静静的坐在了原位置上,他知道什么‘以后’都是骗人的。

  ......只见几秒之后,宇宙意识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好啦,我来找你玩啦——想不想和我逛逛宇宙啊言夕?”

  “唔......可以啊。”

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