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摆渡屋

  雪早早停了。“哗――哗――哗――”一辆辆汽车从宋伊一的身边划过。拖着身子蹒跚着走在高速公路上,脸上泪痕一道道。

  正呆然着,“雪下的那么深,下的那么真……”手机铃声响起,是好闺密董岩。姐妹大过天,迟疑了一会儿,手指划过绿键。

  “喂?”

  “伊一,和禹浩大帅哥恋爱谈的怎么了,有没有什么八卦说给我听听?……他的表情是什么?……他有没有感动?……”董岩像个大妈似的问了一大堆,八卦的心情让她停不下来。

  宋伊一不想隐瞒任何人,打断了说道“分了,以后有空在和你细说,我想先挂了。”

  剩下一脸懵逼的董岩还保持着打电话的动作。什么情况?

  路很长,宋伊一就喜欢漫无目的的行走,人里人少就往哪走。从繁华街道,再到高速,然后走向小岔道。这条岔道越走越深,光线渐渐没了,路上只有她自己一人的身影。黑的出奇。还好,黑夜对她来说不算什么。路上的残枝刮坏了她的大衣。

  绞心的痛充斥着全身,心里的愤怒犹如火山,久久不能消停。从头发丝到脚底板没有不难受,哭不出来了。累了。脑袋缺氧的有些昏昏沉沉。

  地面上开始有鹅卵石铺的道路,走着有些滑,长筒靴走在上面还是有些不舒服,双脚走了太多路而有些酸痛。没有多留意,继续沿着石子路往深处。

  被渣男伤的这么深,还没有去喝酒。因为她从小到大还没尝过酒的滋味,酒精这些东西压根不碰,乖乖女的模样下也有着颗不屈服的心。估计高禹浩对乖乖女就是玩厌烦了吧。

  石子路的尽头到了,一个破落的庭院呈现眼前。里面的房屋发出微弱的橙黄色的光,像是用蜡烛来照明的。闲着没事干,推开院子的快散架的栅栏,“吱――”。手上沾了些灰尘,没有理会的去拍。

  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往四周照了照,薄薄的雪覆盖在杂草丛生的地面上,没有别的脚印了。那里面住的是谁?

  一个木头房没有太多的修饰。走进了看,上面挂着块板。大字刻有“摆渡小屋”。没想到还来了个治愈情感的好地方。条件反射的先敲了敲门,有点期待里面的人来回应。

  “谁呀?”带有苍老的声音想起,里面的脚步声离门边越来越近。是个老婆婆的寻问。

  “嘎――”两边的木门打开了一扇,满头银发的脑袋探出来,疑惑的眼神看向宋伊一。

  “需要来这解决什么麻烦吗?”又矮又胖的老婆子欣喜的问,毕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人来这了,显然孤独极了。

  宋伊一低头望着老婆子,因为她是在太矮了,背也很驼。礼貌的回复,“老婆婆,你好,我可以进去吗?”

  “来来来,进来,小姑娘。叫我潘婆婆就行了。”潘婆婆热情的用手臂请着她,长长的白色银发全盘上了。臃肿的身躯胖的像颗球,走起路来看着可真吃劲儿,怪不得刚刚开门的有点慢。

  屋子里整齐的摆放着许多稀奇古怪的物品,有假的骷颅头,有古旧的时钟,有长长的剑,有微微泛黄的书画……宋伊一完全被吸引了,东瞅瞅西看看,日常生活中都不太有的都在这了。有那么一点点复古的气息。

  屋子里没有灯,亮的都是一排排的蜡烛。越往里走,蜡烛点燃的越多。烛光下,两个鲜明对比的影子在移动。有些照不到的地方,她也看不出还有什么好玩的东西来。

  当是天黑,宋伊一在外头估测不出这个木屋到底有多大。直到进来了才发现有那么一些大的。

  走到书桌前,潘婆婆拉出一张复古的板凳,用抹布擦了擦说“别介意啊,我这儿人少,平常就我一人用一张椅子”,不好意思的解释是可以理解的。

  两人相继坐了下来,隔着方方正正的木桌,散发出年代的久远,追上摆着一些像是催眠的工具。漏斗,挂表……

  桌子两旁是厚厚的书籍,大多是各种朝代的,关乎历史。

  宋伊一的眼神终于没在到处观望。两对眼睛对着。气氛安静。暂时没人先开口。

  

摆渡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