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前言(二)

  他到了家门口不直接回家,走进这小区唯一一间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捷超市,对着经常见面但不熟悉的女店员礼貌的点头,拿出零钱扔在柜台中间,女店员便会从下面的保温箱里拿出饭盒以从小往上的弧度递给他炒鸡蛋盖饭。

  他们的这种交易性的默契交流自一年前便开始了,这样的默契在来这个城市前从来不会发生,他从来没在一个地方多次购买,也不会让人做生意的老板的熟悉他。一年前同样是在这个时间也是买的同样的炒鸡蛋盖饭盒饭,八块钱一盒。第二天晚上再去递给店员相同的钱后,她都没有确认他是不是要同样的盒饭就取了出来,脸上嘴角配合这微微一笑,至此之后交易上的无声的交流便开始了。他至今对那个笑容记的很清楚,那个店员也从未在再在他面前露出过笑容。

  他的晚饭仿佛永远都不会变化。

  炒鸡蛋盖饭应该是最简单的一道菜,但只有这间便捷超市里卖出的最接近那个味道的。他在搬来这里后,第一次吃过这家便捷超市的炒鸡蛋盖饭后他简直要吐,那些水汪汪的鸡蛋和西红柿混着大米仿佛咽进喉咙里仿佛是沙子,忍着吃了半盒真的难以下咽,扔在垃圾桶里并发誓再也不吃这里的,却在他吃过别家的后,不得不回到这里,并遇到了那个有意思的店员。

  每一次提着饭回家都会想:人总是这样的,放在自己眼前的不喜欢,一定要去追寻那更好的,最后他们都要回到原点,会发现离自己最近的才是最美的。他也庆幸,在自己回过头,这家店还在附近。

  走在楼底下他把钥匙拿出来,钥匙圈里仅有的俩个钥匙在静谧的大楼间不合时宜的“叮叮”的响着。

  推开楼道的门,它不需要钥匙,虽然租房子的时候房东也把钥匙给了他;这扇门锁住后只需要用力一抬然后再推就能轻易推开,任何人都可以出入这里。这样的地方少不了梁上君子时常关顾,隔几天进会有人大喊着自己丢什么东西,至于他?则完全不担心,因为他最贵重的东西都带在了自己身上。这间空荡荡的房子只有房东留在里面的几件家具和仅属于自己的换洗衣服。

  最热闹的一次整个楼都被小偷光顾了一次,报警的邻居来敲门问:“你知不知道我们这里进了小偷?我们报了警察,如果你要是丢了什么东西的话,就来楼下报失。”

  当时他的表情一直到现在也学不来的,当然面前没有镜子,但他还记得那种感觉;自己一定装出惊讶,慌张,以及表现出那种迫切要检查房间的焦着感,现在他想了也是佩服自己的。

  邻居还安慰他:“你慢慢清点,不要少报,虽然找回来的机会不大。”

  现在想起来,他那个时候多可笑,幸亏现在那个邻居早在一年前就搬离了这里,如果让她知道那时候自己的表情是装的一定会笑出来,毕竟人家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提醒也是好心,而自己当时却笨拙的表演像个小丑。

  摸着黑开门锁,当那巨大的“咔哒”声响过后,门自己会弹开,发出由于长时间处于阴暗潮湿而门轴生锈的“哎呀”声,这声音像一只手抓着他的心。

  走进去,他可以很准确的找到安在墙壁上的电灯开关,然后整个手掌拍上去,清脆的声音伴随着清冷的灯光而消失在四面墙壁间。果然如此,家还是昨天的模样,手往后轻轻一推关门。

  坐在放在客厅里的木椅子上吃过饭,代表着今天一天对他就结束了。

  其实他是会做饭的,做的还不差,至于为什么不自己做饭,总集所有原因不过一个字“懒”,这并不是说他对做事懒,而是他对自己懒,他可以很勤奋的去做别人交给他去做的任何事情,或打理自己的书店,而对自身的任何非必要的事情都懈怠,同样对他而言吃饭就是非必要的,只是简单的装东西进肚子。他晚上并不会去收拾残局,尽管这个残局只有一个饭盒。

  在家时间好像永远过的很快,这个家其实也不属于他,来不及看表一个小时就过去了,接下来就是睡觉,时间并不算晚,整栋大楼住户并不着急着和他一样睡觉。

  他和大部分留这个城市工作准备闯出一些明堂的毕业生一样在住的地方早出晚归,但又比另一些要好,有时候晚上十二点才会下班。他在这片区域算回家晚的,曾经被一个带孩子的妇女当成了小偷,对这样的事他情绪暴躁但又总是无可奈何,毕竟自己一个人住。这里大部分都拖家带口的租房子住,普遍回家要比自己早一个小时。都不算熟悉,但互相之间因为常面对面走过会眼熟。

  他曾经努力过要改变自己这样的生活,但除了那一次来小偷,对面的那个看上去三十多岁好心女人来敲过自己一次门后便再也没有邻居来敲自己看上去已经锈迹斑斑仿佛数年没有打开的门。

  他租的房间几乎算不上有摆设,沙发由木椅子代替,电视嵌在墙壁里,但它是坏的,从他知道是坏的就没再打开过,偶尔他会担心房东会不会让他赔?这栋房子二室一厅带一个卫生间一点都不大,但他一个人住却又有一些空旷。

  每天回家他都会走遍客厅的角角落落;先打开卫生间的灯,再返出来打开卧室的灯,回去关掉卫生间的灯,走到从来没有开过火的厨房仔细的打量窗户,他这么做不止是观察自己家里是不是和以往一样安全,也许也想在这个一成不变的家里发现一点不熟悉的东西吧!

  他会房间的时候顺手把客厅里的灯关上,躺进被窝里把自己盖的严严实实。

  “这就是我的一天,不清楚别人会不会感觉很奇怪,但难道我们不都是这样的吗?也许你会说,我每天很开心,并不像你那样忙碌了那么久却毫无所得。尽管我不想和你说,但再次还是应该表达出来;任何事情在发展中都是一个又一个阶段性的,成长是,死亡是,一切一切的都逃不出这样的规律,你也许会有和我不一样的阶段,但始终逃不过和我一样。有一些内心的安宁不足向外人道也。

  卖书的前途是什么样的?看似是在出售实体物品但携带的却是看得到摸不着……。我好好的思考了个人前途和地球的关系,不要怀疑它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找到了。“

  

第二章前言(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