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主角出场(二)

  藤无论嗓子如何用力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指指晨辉又指指自己。那人躲在口罩后的嘴把口罩突出一小块发出了“吱”的一声后就收回了手,示意让藤上车。

  第一次坐救护车,车里摆满了设备至少比从外面看上去的要小很多,四个医生加藤和躺在担架上的晨辉仿佛吸进肚子里的空气也略稀薄了一些,女医生指挥着那三人把晨辉的上衣脱掉,他们手上的动作毫不犹豫的把大外套拇指大小的木扣子解开,一个男人嗡里嗡气的说:“套衣”。女医生随即从后面递出一把剪刀,晨辉曾经告诉藤那是他最喜欢的那一件薄线衣被从腰间一直划到脖子,藤所担心剪刀直接插进晨辉下巴里并没有在他们熟练的动作下发生。

  藤想要帮忙脱掉的,这并不耗费时间,伸出的手却被他们那熟练的动作挡了回来。女医生给晨辉的胸口插了心电图,另一个拿出针管往血管推完药后便用力敲了敲隔开前面司机与后面空间的白色塑料板。

  随着车身震动的浮动,剧烈的晃动让躺在担架上的晨辉险些晃下去。藤双手护着晨辉的身体,好一会双手发酸,见担架上俩端有束带便松开了一只手,变扭的把绷带绑在他身上,那四名医生“噗嗤”笑各笑了一声。藤却让他们的笑声惹恼,一刹回头,眉头皱成一团,顿时都住了声。

  随着车渐渐的平缓前进,整个车厢除了那电子机器发出的“滴滴”声便只剩下车外传进车内变的厚重的“嗡嗡”这声音能让人耳鼓爆炸。

  藤双手堵着耳朵,声音竟更沉闷了一些,胃里翻腾酸水勾动着喉咙里的唾液。接过女医生递给他的耳机来不及道谢一声谢谢就插在了自己的耳朵里,高亢的歌声混杂着复杂的混音,长舒了一口气,胃里翻腾的感觉并没有减少,至少不会吐出来。

  女护士脸上大半被白色纯棉口罩挡住了,剩下一半不到的皮肤只有眼睛以上,靠这么一点不要说知道她具体到细节的脸,甚至现在看上去那对大眼在她褪下口罩是不是同样大藤也不能肯定。

  她的手机抓在手里,察觉到藤在看她,把手机对着藤,低声问:“要换歌吗?”

  藤感觉对她摇摇头,指了一下戴在耳朵里耳机,大张嘴无声说:“谢谢。”

  车厢里在藤的眼睛中是静寂的,把目光转向晨辉,显瘦敞开的胸口粘贴着五根颜色不一的线,它们连到晨辉头前的那个“嘀嘀”叫个不停的机器上。藤很烦这种只有一个声调而且好像要从耳朵钻进脑袋一样,并且这声音还会响个不停,好像讨厌的猫一样。

  藤的父母为还是小学生的藤买了一只白肚黑背的小猫,很小的一个家伙,毛茸茸大概是很可爱。有几天藤放学后喜欢拿着毛线逗弄小猫,并给他起了一个名字叫线团。他到家的整个下午他们都是在玩乐中度过。藤的爸妈以为找到了可以陪伴自己儿子最好的东西,结果却让他们大失所望,在藤和小猫一起睡在一起的第一个晚上后,王子藤半夜便吵闹着让父母把猫送走了。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如今他依稀记得。

  坐在车里的藤不耐烦的等着车子走走停停,拖沓在挤满了车的大道上。医生上车后第一次握着晨辉的脉搏,随后对着像扩音器一样的东西说着话,由于藤带着耳际机他们说了什么听不清楚,当然,就算可以听清楚也没办法去做什么,藤深知这样。

  因为无能为力,烦躁的藤把耳机还给女大夫,斜着身体眼神穿过歪掉的帘子看着露进来的外面的城市。

  一座巨大的城市可不是由藤在这里生活了四年就能了解的,他们现在从大道穿过的这条街藤藤就没印象,这座城市里还不知道有多少条像这样的街藤是陌生的。

  一块又一块紧密的广告牌靠着靠着从那个缝隙进了藤的眼,它们具有强烈吸引人眼球的颜色混杂在一起就平淡无奇得不如一片粘在墙壁上的白纸。那四名医生窃窃的说着什么,他们大概不会谈论晨辉的病情,倒有可能说的是一些家常,但藤并不会关心,他现在最想知道晨辉是怎么一回事。

  绷带绷着躺在担架上晨辉的身体随着车剧烈又晃了几次,车痛苦哀嚎着停下来,藤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不过十五分钟却让藤觉的好像过了几个小时。

  门突然被拉开,外面的光一瞬间散满了整个车厢空间,藤眯缝着眼看着处在光中心的那个人,他的身体好暗啊!藤在心里的念头刚出现便让一个人仿佛钢铁一般的手掌推着后背跳下了车。

  四名医生抬着担架熟练的下了车,往一栋大楼里面跑去,藤大脑失神但不忘紧紧的跟着,跟着一直穿过大厅拐过一面大镜子便是一条发着暗光的幽深通道。藤在跑进的那一刻抬起头看到绿色的门框上写着急诊,又大又发着强烈的红光。

  藤的眼睛盯着发光恍如能流出血的字,脚步不受干扰的继续紧跟着,突然一个人推着手推车从一个楼道靠左的一个房间里拐了出来,与四名医生抬的担架平行的瞬间他们把担架放了上去,随即腾开了手,站在原地开始说着在救护车上没说完的话。

  那人身上套着灰色连体衣服,没有带口罩,藤在他出来的一瞬间扫到了脸,很沧桑的一张中年人的瘦脸,一个人推着晨辉往最里面小跑过去,藤跟在后面越过了那四名医生,在后面看推着担架的那人藤的脑袋,渐渐的把那张已经记着的脸和此刻灵活的后影相配,极不相称,他们好像不是一个人。

  那个人推着晨辉穿过玻璃门,藤却被一个护士拦下,她告诉藤应该在这里等着。

  藤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却因为气喘吁吁摆摆手,坐在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椅子上,拿手巴掌用力揉了揉脸,长舒一气,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椅子上,双手无力的塌坠在身体的下方,藤抬着头看着明亮的冷光下发着寒的白墙壁。

  这条通道并不是多么宽,每隔二十几步就有五个固定在地板上的黄色椅子,五个一排一眼望下去排的整整齐齐。坐在最左边的藤右边位子还有四个空着的椅子,看似寂寞但在藤的眼中却又有一番热闹,好像总有着人来来往往走走坐坐。

  藤想要看到他们的表情,目光接近,再接近,正要看到的时候找已经蓄谋已久的浓雾挡住了他的眼睛,不停的挥舞妄想驱散没有实质的东西,最后额头的一滴汗滴落在手背,顺着手指头又落在了地面上,消失在倒映着藤头顶冷光灯的地板里。

  它散着光晕,五颜六色像是一条挂在面前的彩虹,不同的是这里的彩虹是椭圆形。一切都消散后藤把衣服往平整理了理,站起来左右晃了晃腿,看向了自己边上的红灯用手指准备按下去,边上站着的白衣护士正要阻止,看到藤把手拿了下来,护士又站回了原位。

  藤由于护士的动作而注意到了她,个子不高,没带口罩,没有把脸遮住大半便会让藤开始有兴趣继续更仔细的看她,白冷的面孔,也许是因为长时间在冷光灯的照耀。嘴好像总是微微张着,不是笑容,而是要有永远说不完的话要从中蹦出。眼睛与那短而细的眉毛一样微微带着一点上扬,额头略鼓出了鼻子脊,与之组合出一道弧线。消瘦的下巴被穿在身上的白大褂遮住了一些,隐约的可以看到隐藏在下巴下平滑的嫩肉,头发被整齐的梳在后背,头顶留着一条小辫没入浓发里,它吸引着藤,他总是喜欢这些女人身体上的小细节。

  

第四章主角出场(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