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事(一)

  伍老板与自己是朋友吗?藤问过自己一次,那一次他也想到了答案。不是。伍老板了解自己如同父亲了解儿子一样,是对弱小的人的仁爱,以及教导,这是不做假的,所以说他很容易得到懦弱的人的喜欢,伍老板也投桃报李,对他们关怀有加。藤认为自己就是那个弱小的人,但对伍老板这样的人却说不上讨厌也说不上喜欢,老实说他并不经常去找伍老板。

  “藤,你说铃铛声好听吗?”黄巧心停了下来让巧儿靠的她紧一点,好像是随便问了一句。

  藤喊着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伍老板,要他停下等一会。此时已经走出了草坪,藤看着黄巧心,与在医院看到的模样很不一样,夜色下的她很温柔,并不是在医院的时候她冷漠的面容。这世界没有无情的人。也许是环境使然,那个时候的巧心在藤现在想来也是温柔的,然而那时候他却没有发现,只是硬把黄巧心归在那一类人中;他们见惯了病人,从不在病人以及病人家属面前表露出冷漠表情以外的情绪,现在想来那时候的她所表现出来的并不像,藤还是下意识写硬归类了。

  “好听,比平常听到的要好听。”

  “周围这么安静才会有这么纯粹的声音发出,我没想到像伍老板那么严谨的人也会带铃铛这样温柔的东西。”

  巧儿身体突然剧烈的抖了一下,睁开眼,从藤和黄巧心的搀扶中挣扎出来,一个人走在前面,步伐出奇的坚定,藤追上去要扶,手被甩开,再扶时,黄巧儿回头瞪了他一眼,藤放下手,停在那里看着她走超了伍老板。

  “怎么了?”黄巧心走到藤身边,问,“巧儿有什么问题吗?”

  藤摇了摇头缓缓的往前走,刚刚黄巧儿的一个眼神好像看破了他的一切伪装,让他再次回到医院,走到了那间病房,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晨辉。失魂落魄的藤,被伍老板狠狠的朝胸口打了一拳头,仰面倒在了地上,看着满天只有一个大月亮存在和一道移动的彩光,说,“打的好,伍洲打的好。”这一拳头并没有藤表现出的这么有力。

  黄巧儿听到声音跑回来,推开伍老板,大喊,“伍洲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打藤?”与跟上来的巧心扶起藤,怒目圆睁盯着伍老板。

  伍老板绕过黄巧儿,跑到藤身后用自己的衣服袖口用力拍了三下,藤却抬头看着尘土在路灯下弥漫着,渐高渐窄,缓慢的升起。光是那个样子,光是可以流动,是可以被捉在掌心,又不被发现的。他发现了光。藤的俩只手臂被用力拉住,右手又被了一只好像只要他一用力就会捻成面团的手握住,身体渐渐的离开地面,藤眼睛盯着黑洞,瞳孔突然张开。一切都不存在,那些灰尘穿过手掌,果然。

  ……。

  藤醒来时身边躺着黄巧儿,外面并没有亮的透彻,淡蓝色透过帘子铺在二人的身体上,静的毫无生息。脖子用力,把头抬起,身体下铺着的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床单他分不出,出了什么事他也不明白,触了触黄巧儿的头发,想要出声把她叫醒,可张不了嘴发不出声。胳膊上的皮肤感觉着柔软,他明白他对这个刚到二十岁的女孩做了什么。偏偏这个时候藤又什么都不能做,好像只有离开这里是唯一一个方法,他告诉自己这并不是逃避,任何一件突发的事都他都是需要时间去应对。

  穿衣服不需要时间,找衣服需要,藤尽量把自己的动作做到最小,声音从来不停止发出。从黄巧儿的身下找到自己最后的一件衣服,套在上身,打开门,从一个只够他身体出去的缝探出身子,合上门的一刹那,藤看到了黄巧儿睁大的眼睛。

  伍老板做在客厅和黄巧心说着什么?他们看到藤出来,问,“藤,巧儿昨天可是硬要照顾你的,现在会不会已经累的睡着了?”

  藤“恩”了一声,看着伍老板和黄巧心乏困样子藤明白他们应该彻夜都在聊。丢下一句话离开了伍老板的家,“让黄巧儿多睡一会,你们不要打扰她。”

  一直顺着大道走。昨天发生了什么?藤又一次的问自己。他只记得,他又什么都不记得,现在藤的记忆混乱一片,直到脚感觉到一阵疼痛,看着穿着一对大小不一,一红一蓝的拖鞋和留着血的左脚,藤才把刚才的事理顺。靠着一座桥面上的石柱,看着面前的光越来越浓,远处的云层变的洁白,目光探出高楼的尖顶,远处渐渐的出现了一对眼睛,“黄巧儿”藤大叫一声从沉迷中醒过来。任左脚的血流着,聚满那个蓝色的拖鞋,染红。

  伍老板的家真的很远,藤看着直通往城市中心的石桥。

  “藤……。”

  

第十六章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