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颜色姐妹(一)

  藤第一次来晨辉口中所形容可以收容他伤心的地方,并不是形容的那么破烂,在藤看来,这里只是不整齐。从外面的秩序走进来,就是另一片的世界,没有路灯,低矮平房的檐外挂着永远也不会灭的灯泡,随意摆放陷进泥浆里红砖正好是一个成年人的大跨步,尽管这几天天气大好他还是跟着红砖的位置往前跳着,跳到红砖的尽头他环顾着周围六栋一模一样的二层楼,他明白晨辉一定到过这里,有一扇破烂的木门的左下角用白粉笔画着一个小太阳。

  “藤,我告诉你,我为什么会在门的左下角画太阳,那个最阴暗的角落真的很需要阳光。”晨辉的话永远被藤记着,晨辉说话的表情也记着。那种足以媲美太阳光的笑。

  这里也需要阳光?

  推开最近的那扇木门,里面充斥着的灰尘在灯下游荡着,藤眼睛盯着边缘跷起的木板下空洞,昏黄的光不能照亮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藏匿在里面,一个不能见光的东西。他一只脚探上去,肌肉紧绷着,反而腿上用了更强大的力量,第二只脚踏上去,身体随着“咔嚓”一声心里一抽,脚下彻底稳定了,然后什么都不顾一直往尽头走。

  这里有人,藤知道只是还没有出现,一定会随着自己的脚步从哪里钻出一个人;经过一个门,二个门,第三个门开着,里面的昏暗覆盖在一个坐在门里的女人身体上,她本来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站起来缓缓的从黑暗里走了出来。藤嗅着呛人的味道,一皱眉头,借着通道里昏暗的光看着消瘦的女人脸上抹着足以让人分不清性别的粉。

  花长裙子和盘在头上的长头发让藤二次确定这是个女人,要说什么的藤,结结巴巴收回了嘴唇。

  看着女人的嘴,说话时微张微合,声音低到需要他走近才听得到,“你在找什么?”走的近了味道更重,好像不单从身体上散发着,还从房间里往出涌着。

  他没有说话,盯着女人和她身后的那个暗房间。

  女人好像见惯了这样行为的人,眼睛里那一种淡淡的昏光里的藤仿佛是和她见过的无数人一样的脸,女人的手竟然可以伸出门外所有的指头都指了前面;原来此刻她眼睛站起来了,只因为她那庞大图案繁琐的裙子把她本来就不高的身体都遮盖了起来,紧接着又坐回到门里的灯光下黑暗中。藤走过那个女人,不放心的回头看了一眼,确定她回到了那扇开着的门里昏黄的光圈下。往后走已经没有门,一面墙壁被油漆涂抹的走了形,他一直往前走,看到油漆的断裂处,停下,一面镶嵌进墙里面的门让他从上到下盯了一遍。他在找左下角的太阳。是这里。

  藤附耳在门边,听着里面,心里想着晨辉来过这里,但他没办法去敲门。

  晨辉第一次告诉他有这个地方时,藤就知道这里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但晨辉说这里是可以收留他伤心的地方,藤就没办法去劝告,在藤看来只有像晨辉一样的人才有资格伤心。

  

第十八章颜色姐妹(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