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喝酒

  黄巧心把玻璃杯放了下来,看着藤,突然轻笑,俩颊挤出好看的酒窝。“我就知道,刚看到这个地址时以为自己把你想错了,看来没有。”她说。

  “你以为我是一个乖孩子吗?从来不抽烟不喝酒吗?”藤极其沮丧,说话的低沉,声音嘶哑。

  “不,王子藤可是一个很好的人,在医院第一次见你时就是这样以为的。看你的面容。”她说。“我想知道你要我到这里有什么事吗?感觉得到你很紧张。”

  黄巧心并没有完全让藤从刚才的话摆脱出来,心不在焉,“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他说。

  藤不喜欢被人说成小孩子。在本应该是被其他人称呼为大人时,却从来没有这么称呼过他,没有人在心里认同他。这样的后果就是很多人不信任,以为他是一个不负责任又经受不住压力的人。现在他感觉强了不少,没有人再当面提起;以前常被当面说是个小孩子,那时候露出微笑回应,“年轻一点也不错。”可随愿意呢?

  为了改变,他做了很多努力,没想到在黄巧心眼里只是一个很平常的男人,同样被看做一个孩子;尽管她没有这么说。

  黄巧心把玻璃杯里的啤酒都喝光后,把空杯子推着和藤的杯子碰在一起,“哦,我想起来了,最近你见到我妹妹了吗?这几天都没有回我租的房子里了。”她说。

  藤很庆幸巧心自己说出来黄巧儿,这样他就不要那么为难怎么提起,可以好说一点,“我来是告诉你巧儿的事,我想你一定要有心理准备。”他说。他从来不会严肃的对待一个问题过,所以在尽力保持严肃说话样子时很累。本来在心想着要把事情都说出来,最后却没有心思开口,也许他是在恐惧。

  黄巧心看他剧烈的喘息着,面色苍白,眼睛通红,嘴唇颤抖着。“你不会是生病了吧!我在医院认识一个很好的医生。”她说。

  话很诚恳,在藤听来好像自己是一个病人,而对面的坐着的是一个医生,二人面前的桌子是一道无法穿越的空间。自己将要说的话是对面前这个人忏悔,等着她来决定自己的命运,而答案谁都无从可知。

  “我和你妹妹上了床。”他说。这是藤把很多长句子不断的删除浓缩,才说出的最简洁明了不带任何目的的话。

  后果是什么?他好像已经忘了想像,但无论发生什么他都可以接受,包括那个沉重的玻璃杯砸在脸上。结果等来的只是黄巧心低声的笑声,越笑越低,直到突然爆了出来。整个酒吧里此时此刻都充满了她的气息,消失又无声无息。“我早想到了,而我没想到你会说出来。我现在算你的什么?”说。

  在笑声中静默下来的酒吧与众不同。那些笑声还存在于空间中,藤的耳朵还可以听到,听的很清楚。“是吗?好像很好笑,我也发现我说这个很好笑。”他说。

  “那么你想要说黄巧儿住在了你家?”她说。好像她完全不会想到自己妹妹已经失踪,与她们互相有接触的任何关系已经消失,不会再见面,她从来没有意识到。

  “我找不到她,也许你知道,或者你们的父母知道。因为你们是姐妹,总应该会有一个地方是你知道的。”他说。

  黄巧心走到吧台请女老板又往玻璃杯里加啤酒,举的高高的,闭着一只眼睛,后背靠着吧台“这么可能知道?这说给谁都不会相信,毕竟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妹妹啊!可如果真是那样我就应该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不去学校。”她说。

  藤感觉这句话和熟悉,一定在哪里听过,却怎么都抓不住那根线以带出庞大的记忆。猛的提起玻璃杯往自己的嘴里罐着。那些轻微的酒精混入他的身体,像小蚂蚁在皮肤上爬过,可喝尽杯里的常温啤酒后并不觉的过瘾。他看了一眼黄巧心,走到吧台看着站在里面的女老板,把玻璃杯推给了她。

  “先生是不是也需要一杯本店特殊的酒?”女老板的面容是最普通的中国女人的样子,那种暗黄色的皮肤,上面却干净的不同寻常,走进就有一股属于她的味道。

  男人最不喜欢这样的女人吧?但藤却对这样的女人很欣赏,没错,只是欣赏。

  “不是只有一杯吗?”

  “媚酒只有一杯,其它的可不少。”

  女老板蹲下在放在柜台下的酒桶里接酒。藤左脚脚尖点着地板,身体微微倾前,眼睛看着女老板衣服里的颜色。黄色的乳罩小小的露了一点点。

  黄巧心轻声咳嗽了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来举起自己的酒杯。惠下回头了然一笑,接过毫不知情的女老板放在柜台上的酒杯走过去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俩人一口喝尽,一起笑了起来。她看着藤,自己用袖子擦了擦顺着下巴留在脖子上的啤酒道,自顾自的坐在了吧台前的高椅子上,随后一指边上的那个位置。

  藤坐在巧心身边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喝啤酒,喝的越多他感觉自己皮肤下的血管更越舒服。他喜欢这样的感觉,更何况还有一个人在陪着他喝。他喝多少,黄巧心就喝多少。

  “黄巧心?你是她还是“她”?你们长的很像啊!“

  “哪有?完全不像。”

  啤酒可以让人越喝越清楚。藤喝了多少杯才让自己的脑子迷糊?“黄巧心你喝醉了?”他问。

  

第三十一章喝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