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酒吧

  “没有。”黄巧心把杯底的最后一点喝光,趴在长椭圆形的桌子上,透过玻璃杯看着桌子上的花纹,说,“我们现在可以谈谈黄巧儿的事情了。你说是吗?”话后一个巴掌打在了藤的脸上。

  藤不明白黄巧心为什么现在打自己,不过他把这一巴掌归在情理之中。“哦,如果这样会帮助你想到黄巧儿的事情,我并不介意。”他说。看到巧心趴在柜台上看着空玻璃杯,他也学着趴着看在灯光下的光晕,发现这个杯子与以往见过的与众不同。

  “我的妹妹。你知道的。”她说。“你们曾经睡在一起。这对于我或者她,你都无关紧要。你来找我应该是她失踪了吧!”

  藤看着黄巧心通红的手,知道自己应该要感到痛,但神经却没有。他现在很想要照一面镜子,不必太大,只要看到脸就可以;至于其他的部分,本能的不想看到,他可以感觉到自己内心想做的任何事与任何不想做的。“不应该说做是失踪,巧儿应该是离开了与我有联系的地方,与自己姐姐相交的联系我并不认为会断。”他说。

  黄巧心听到藤这么说,很疑惑的看着他,眼睛眯缝着,好像本不亮的酒吧里的灯光很刺眼。“你为什么能这么说?你不了解我们,我们的关系。”她说。

  “你们无论如何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管是怎样的关系你们的联系是不可能完全摆脱。”藤很严肃,看着黄巧心,拿起自己的空杯子与另一个撞在一起,说。“世界的构成就要这样。人要被世界忘记很简单,离开三个人与自己有联系的人就可以。没有了线索,要不了多久所有认识自己的人都会不刻意的想起你。直至再次出现或者有人提醒。巧心的这三个人我只能找到你,所以不可能没有一点消息,你总会在某一个人那里打听到。”

  黄巧心把属于医院的外套脱下来,铺在吧台上,很认真的折成一个方块;小小的,应该可以轻松的装进口袋里。不过她并没有装起来,而是把玻璃杯倒着放在衣服表面,随后又把藤的杯子放了上去。

  藤不解的看着。杯子里的啤酒虽然被喝光,可残留下的顺着杯壁慢慢把衣服浸湿。“为什么这么做?这可是你的衣服,明天不穿吗?”他问。

  “没有人说过我们不能穿着带着啤酒印记和味道的衣服上班啊!”她说。黄巧心趴在桌子上看着衣服上的湿阴由内向外扩散,一指玻璃杯。“知道吗?我们小时候没有电视就是这样比赛,好打发时间。”

  藤趴在桌子上看着衣服上的痕迹。的确俩个杯子下的湿阴面积不同,向外拓展的速度一样。“看样子是我赢了,不知道小时候你们是谁赢呢?”他问。

  “应该是我赢的次数比较多吧!谁剩在杯里的水越多谁赢的几率就大。她那么的粗枝大叶,如果她停下那种疯子似的匆忙细细思考的话。我想现在她还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她说。黄巧心低着头用嘴吹着玻璃杯边源,好像想要自己杯子下的湿阴加快速度扩散。

  但俩杯子下的一大一小已经定格在那里,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吹出来的风可以穿透玻璃?也不能。她,它是不属于同一个世界的,玻璃壁只是一个可以看得到又不能用空虚的力量触碰的壁障。

  藤回想黄巧儿平时给他的样子,巧心作为姐姐这么说她倒也符合情理。“可以为我说一些现在的情况,就是最近几年她的事情。这样比较好了解到。”他说。

  俩个杯子让老板娘拿着再次装满了啤酒,黄巧心没有对藤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摸着吧台上的衣服,脸上的神情是欣慰。她这是把这一件衣服当成了自己的什么成果?

  老板娘把俩个杯子放到二人中间,说,“这俩杯是我送给二位的,味道很不错。医院的小护士你应该没有喝过。”言语中带着一丝得意,好像拿出了自己最值得给他人喝的啤酒。

  黄巧心眼睛盯着,缓缓的趴前,低着身体把自己的嘴唇浸在了嘴唇里,深吸一口。满足的一声呻吟,“没有喝过,应该不是这几年的你配出来的。而且这味道也有一点点变,放了不少时间吧!”说。话后又喝了一大口。

  老板娘点着头,对藤一指,示意他也喝。直到听到满意的夸奖后,说,“这是第一次配成功的,而且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啤酒。尝过它的整二十个人,现在加上你们二十二人。”

  “为什么?这么好喝应该给更多人品。”藤说。“我很喜欢这样的味道,有一点点陈旧,但并不让人厌恶,含在口里再吸一点空气,舌尖好像在在舔在荒废沙滩上废弃了二三十年的船木。”

  老板娘看着藤,问黄巧心,“你有这样的感觉吗?还是我的舌头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我没有他这样的感觉?”

  黄巧心好像头疼,用俩只手的根部按揉着太阳穴。老板娘看到她的情况没有继续追问,转身打开箱子,拿出俩块冰,然后用纱布包了起来,放在她面前。

  

第三十二酒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