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绫剑法

清风枣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第一个圈套

  群山环抱,山雾缭绕,一座白色孤山映入眼帘,白色不是它本来的颜色,而是雾气所化,远远望去,山隐藏在雾间,雾裹挟着群山,孤山只露出那尖尖的一角,窥探着群山,审视着白雾。

  “今日你就下山去吧,去看看这世间红尘,为师告诫你的几句话要谨记心间,去吧。”白衣长者对着红尘摆了摆手,闭上了双眼,双腿盘坐在白色垫子上,胡须随着风的方向轻轻摆动着。

  “是,弟子牢记,徒儿拜别师父,望师父保重。”黑衣女子双膝跪地,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见白衣长者不在言语,遂抬起头深深的看了看,便转身离去。

  身后响起师父的声音:“心巧玲珑者,善抚长袖者,人面兽心者,巧舌如簧者,倾国倾城者,切记小心,心中留有一善,脚下行之千里”。

  黑衣女子背着简单的包裹,步履缓慢的像山下走去,她心中很是疑惑,师父为什么突然决定让她下山,并为何没有提下山之后做什么,红尘突然感觉心中空空的,山上的日子虽然简单,但每日读书,练剑,与师父品茶,下棋,日子过的还算充实,如今,前路漫漫,应向何处去?

  红尘行至山脚下,望远处一座村落,行至近前看,村民肩上扛着农具,正步履匆匆地向田间走去,彼此熟识,相互间皆是点头微笑。

  红尘向着一个长相憨厚,脸上因笑容用力而堆满了褶子的男人走去,

  “请问,这里是否有供人休息的地方?”

  憨厚男子笑着回答:“姑娘是想问客栈吧,我们这种小地方怎么能有客栈呢,你要是不介意,我们家那口子带着娃回娘家了,空着一间房没人住,您先在我那讲究一宿,如何?“

  “不介意,您肯留我住,我怎么会介意呢“,红尘赶忙摆摆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那你跟我走吧“,说着,憨厚男子便放下锄头,用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领着红尘向村庄里走去。

  路上行人很多,时不时的就有人上前来问男子,“这是谁啊?“

  憨厚男子大声热情的说:“这是客人,路过我们村,进来借宿一晚。”

  刚在远处,不曾仔细看村民,现在看来,村子里的人都是年轻人,男男女女的,手不自觉的向空空的腰间摸去,可能她是第一个来的陌生人,所以大家都好奇的看着她,窃窃私语着。

  红尘只想走的快一点,逃离这个热情的地方,憨厚男子指着前面一间草房说:“前面就是我家了,家里面没来过客人,有点简陋,你别介意哈”。

  红尘摸着瘪瘪的肚子,“不会,不会,您这里有什么吃的吗?我走了一天的路,有些饿了”。

  “您等一下,我家里有些腊肉,野菜什么的,我去拿给你吃”,憨厚男子推开大门,向右手边的一间屋子走去。

  红尘环顾四周,院中有三间草房,左右两间房子因年久失修,看上去要随时倒塌一样,中间的房子应该是修葺过,干净,整齐,应该是农户住的地方。院中有一个石桌,两个石头做的椅子,锄头,铁锹,钉耙,锈迹斑斑的七零八落的散在角落里。

  邻居间用土墙隔开,土墙不高,刚过人肩,随手就可翻过去,“看来村民间相处的很是和睦,隔着墙都能聊天。”红尘想着。

  憨厚男子拿出两碗饭菜,放在石桌上,“坐,家里也没什么吃的,你随便吃点,别嫌弃哈。”

  红尘感激的双手接过筷子和碗,“您不要这么客气,我随便吃点就行,很感谢您能供我住宿,这是一个金豆,您收下吧”,红尘从怀里拿出一个拇指大小的金豆,递给憨厚男子,

  男子赶忙回绝,“不用,不用,我们这个小地方招待不周,能有人来我们就很开心了,用不着给钱,你吃,快吃吧”,憨厚男子催促着红尘,并转身像中间的屋子走去。

  饭菜虽然简单,但还算可口,红尘吃了满满一大碗饭,才满意的放下筷子,下山的路坎坷难行,她到达村庄时,已经是体力透支了,还好遇见好心的村民,喂饱了肚子,渐渐的困意来袭,吃饱了才会感觉身体疲倦的厉害,红尘慢慢的合上双眼,趴在石桌上睡起来。

  也许太过劳累,这一觉睡得很实,醒来时天已亮的刺眼,红尘想用力的深深懒腰,却发现手脚已不能活动,红尘震惊的睁开双眼,身体被绳子捆的死死的,嘴被布堵得实实的,不能发出任何声音,红尘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明只是吃了顿饭,自己累的睡着了,难道有人要害那个憨厚的老实男人,那他不会有危险吧。

  正当红尘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那个憨厚的男子领着一大帮农民打扮的年轻男人进来,“你终于醒了,看来这个迷药下的重了,你睡这么久”,憨厚男子轻蔑地笑着说,刚才憨厚老实的模样,早已不见,嘴角带着奸诈的笑,眼睛透漏着狡黠的光。

  “还以为多厉害,下了不少的迷药,原来是一个不经世事的小丫头,早知道,一进村子就抓住了,省的费这么多事”,旁边的人附和着。

  一个骨瘦如柴,皮肤黝黑的男人上前,拿掉红尘嘴里的布,手里的剑指着红尘,问道:“说,红绫剑法在哪?”

  “你们都是什么人?怎么知道红绫剑法?”红尘惊诧的看着瘦瘦的男人,红绫剑法是师父穷其一生研究出来的剑法,剑法配合着红绫剑,剑气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所向披靡。

  剑法分为三层,直到下山之前,红尘仅仅领悟到第二层。

  “哈哈哈,我们在江湖上可都是小有名气的,听说红绫剑法精奇玄妙,世上功法无出其右,只要得到它,就可以争当天下第一,做江湖之王,武林盟主啊。”瘦男人两眼放着精光,声音越说越激动,手里挥动着红绫剑,像随时要刺穿红尘的胸口,张牙舞爪的。

  红尘不敢看向红绫剑,头侧着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会红绫剑法?我只是一个过路人而已。”

  憨厚男人一下夺过红绫剑,剑抵着红尘脖子,得意地看着她说:“我们看着你从白山走出来的,当然知道你是山上的人,况且我们从你身上搜出了红绫剑,你肯定会红绫剑法,快说,到底在哪?我们已经在这待了三年了,就是为了这一天,我们已经没有耐性了,快说,不然我就杀了你。”

  “你要是不交出来,我们就把你一块一块的割开,送到你山上的师父那里,看他是想要徒弟身上的手,脚还是要剑法”,憨厚男子恶狠狠的冲着红尘说,手里的剑抵着红尘的肩膀划到手指。

  红尘静静的看着他,从小到大,蛇蝎猛兽,她遇到过不少,熊爪抓伤,狼牙咬伤,马蜂蛰,钳子夹,身上多的是伤,对于这些畜生,只要多加小心就好,而这些人表面笑嘻嘻,对你很热情,实际上确一心想要害你,比山里的畜生更危险。

  红尘眼神变得冰冷,竟也不恨他们,只是觉得可怜罢了”好啊,给你们就是了,这有什么的,不就是一个剑法嘛”,红尘撇撇嘴,不在意的对这群人说道。

  瘦男人不相信的瞪大眼睛看着红尘,3年来,他们寸步不离的守在这里,每日谋划着窃取剑法,而实行计划的人,至今没有一个人回来,更奇怪的是,在他们打算放弃回各自的地盘的时候,这里的人竟陆陆续续的失踪,从最开始的几千人到现在是200多人,方圆百里变得人迹稀少,他们只能自己种一些粮食,蔬菜得以生存。

  现在这个女人竟然轻轻松松的说要交给他们,一时间瘦男人竟无法接受,其他人同样以怀疑的眼光看着红尘。

  红尘清了清嗓子,淡淡的说,师父教我剑法,只因怕我在行走江湖的时候受欺负,用剑保护自己,既然现在我因剑法被你们抓住,交给你们就可以脱身,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你们肯定也发现了,我的身上没有剑法,只因剑法只能言传身教,所以把你们必须将我解开才行。”红尘端坐起来,手抬起来,指着瘦男人,“给我解开,不然我没法教”,

  瘦男人挪到红尘旁边,慢慢解开绳索,嘴里仍是不放心的道:“我告诉你,你别想耍花样,我们这么多人,对付你一个小丫头,有的是法子,不想吃苦头,就老老实实的,听见了吗?”

  瘦男人恶狠狠的盯着红尘,身边的同伙同样紧紧的盯着她,手里不自觉的拿起剑,生怕红尘使用诡计逃跑。

  红尘揉了揉被绑红的手腕,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教可以,但是学不学的会,就不管我的事了,教完了,就要放我离开。”红尘谨慎的看着这些江湖人士,虽说逃过一劫,但这些人说话不算数就麻烦了。

  “好,你只要把你知道的剑法教我们,学不会只能说我们太笨了,那怪不得你,你只管走就是”憨厚男子自信的说,这些已学武功二三十年的人,虽说不能算江湖决定高手,但也算是在江湖中有一定地位的,一个小丫头都能学会的剑法,他们自信当然可以学会。

  红尘拿起自己的佩剑,大步流星的走到院中,大声道:“记住了,剑诀是心如明镜,剑如风,心之所想,剑之所到,剑之道,是一,是二,是万物”,红尘手中剑,时而轻如风,时而重如石,时而慢,时而快,时而似瀑布,顷刻间坠落,时而如丝绸,软绵无力。

  霎时间十九招剑法全部舞出,舞罢,红尘快速收起佩剑,静静站在原地,尘归尘,土归土,好像刚刚并未发生任何事,江湖众人已是傻眼,如此漂亮的剑法还是头次见,奇哉奇哉。

  “好了,我教完了,我可以走了吧”,红尘转身拿起包袱,不等其他人回答,已自顾自的走了,其实看完红尘舞剑,被剑法震惊没有缓过神,不如说没有人能拦下红尘,江湖众人已知这些人根本不是那个小丫头的对手,能抓到她,不过是因为她涉世未深,对于外面世界的奸诈手段不了解而已,真真是幸运啊。

  看着红尘走远的背影,众人从剑法的震惊中惊醒,这么厉害的剑法自己一定要先学会,然后……,各自拿起剑,飞奔回住处,仔细寻味刚刚的剑法奥妙。

一、第一个圈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