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章 罪人都得死

  “Why nobody fights~”

  洛尔哼着歌一走下楼,就瞧见一个女生背对着她站在小区门口,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腰际,头上那与洛尔别着的一样的新月发卡格外醒目。

  认出来人后,洛尔迅速收敛起还挂在脸上的痴笑,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慵懒的笑意喊道:“黎蓝!”

  话音落下,那个女生显然是怔住了几秒钟,而后立刻将目光从她的手机上移开,随即又摘下耳机转过身来,绽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看,依弦,黎明降临了……”

  倏地,风悄悄扬起了洛尔的长发,让本还有些晃神的洛尔忽的回过神来,配合黎蓝的表演抬起手臂,望向天空接道:“嗯,我看到了。”

  语毕,两个女生就突然莫名其妙的用双手捂住了脸,蹲在地上不顾一点形象的大笑了起来,笑声中还伴随着些许争论声。

  “洛洛,你演的也太夸张了吧~”

  “你才是好吧,我家云飞弟弟笑的才没你那么傻~”

  说完,二人又默契地同时把手给拿开,相视一笑后异口同声道:“果然,《卿尽天下》中还是“飞弦”cp赛高。”

  “对了,洛洛我还听说啊……”黎蓝说着激动的上前握住洛尔的手,想要继续和她交流看番剧的感受时,却猝不及防的被洛尔口袋里的手机提示音给打断了。

  “小尔、小蓝,七点了就别再聊天了,快去……”不等提示音播完,洛尔就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掉了夏至上周五特地为她录的闹钟提示音,然后带着些许尴尬的朝黎蓝笑了笑:“那个,走吧?”

  “嗯……”还处在状况外的黎蓝跟着懵懵的点了点头,接着和洛尔并肩一路沉默的走向了学校。

  哥哥,真是个可怕的生物,以上。

  那年挚爱骨科番的黎小姐如是说。

  “黎蓝、洛尔,你俩快过来!”铭溪高中北区教学楼内,黎蓝和洛尔从学校小卖部回来,刚一走上了六楼就被同班的班长郑涛给叫到了名字。

  “怎么了?这节不是音乐课吗?都堵在这干嘛?”黎蓝的视线越过郑涛,却看见不知怎的全班人都围在了音乐室门口,便难免有点疑惑的开口问道。

  “别提了,刚一来音乐室的门就没开,打算去隔壁办公室找刘老师时,门开着人却不在,而且连接着两个房间的门也锁了,就想着你俩会不会有钥匙咯。”郑涛说完无奈的摊了摊手,接着得到了她们也没有钥匙的回答后,又走回到音乐室前继续和其他同学一起干等着。

  “洛洛,这怎么办呀?”

  “先别急嘛,我记得上周最后一节是高二A班的课吧?我打电话问问时分看他们值日的有没有,有就叫他把钥匙送下来。”

  “那行,快问快问。”一听到有上音乐课的一线希望,黎蓝就马上催促着洛尔去打电话了,毕竟这群同学宁愿在这傻站着,也不肯去班级的原因估计和她一样:不想连一周一次的音乐课,也被数学课霸占吧。

  高二A班上,时分一接到洛尔打过来的电话后,就拿着手机吊儿郎当的来到夏至的桌子前坐下,向还在登记作业本上交情况的夏至询问道:“至哥,上周音乐室的值日生是你吧?”

  闻言,夏至依旧悠哉的等写完了最后一笔,才暂停了手上的一切工作,抬头看向时分问道:“对啊,怎么了?”

  “哎呀,还不是因为那个刘老师没来,洛儿班上的人现在都被关在外面了。”时分说着接住夏至朝他抛过来的钥匙圈,套在食指上转了一圈才握住它道:“那我先走啦,老班来了就跟他讲,我去拯救亲爱的学弟学妹去了~”

  “诶,等等,你不会又……”夏至的话还没讲完,得到钥匙的时分就已经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飞也似的蹦哒出了教室,只留下夏至独自在风中凌乱着:“得,又让他逃了一节课。”

  “洛儿~”

  时分?洛尔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立马转过头朝声音传来之处看去,只见时分在从窗户洒进来的阳光的映衬下,穿过人群向着她径直走过来,那双漆黑的瞳孔中只倒映着她的身影,没由来的让洛尔心跳一顿。

  “怎么回事?看着迷啦?”时分走到洛尔的跟前,趁其不备伸手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把她的思绪一下子从五百米开外拉了回来,及时反驳上了一句:“少臭美了,快去开门。”

  “行行行,真是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早知道就不给你们送钥匙了。”时分说着撇了撇嘴角,慢悠悠地甩着钥匙去开门了,丝毫没听到洛尔在他的身后,低着头小声嘟囔了一句:“切,注孤生……”

  “行了,门打开了。”时分开完门便主动退到了人群后头,倚靠着墙壁,正打算安静地刷下手机上的新闻时,就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打断了。

  “啊!!!”

  “发生什么事了?”一个女生的尖叫声响起,迫使原本还愣在原地的洛尔、时分习惯性地绷紧了神经,立刻冲过去挤开围观的人群走上前,却看见率先推门进去的一个女生登时跪坐在了地板上,神情惊恐、手指颤颤抖抖的指着一个方向。

  此刻,洛尔和时分心里同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但还是冷静下来在互相对视了一眼后,目光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过去。

  映入眼中的情景,是教室里一架纯白色的钢琴后头,坐着一个面部被烧焦的不成样子的人,那个人的手还搭在了钢琴琴键上,摆出一副弹钢琴的圣洁模样,身后的墙壁上用红色的油漆写上了:罪人都得死!

  十分钟后,四辆闪烁红蓝警灯的车停在了铭溪高中校门口,几名身穿警服的警员麻利的从车上下来,直奔铭溪高中北区教学楼的六楼音乐室去,引起校内学生、老师的纷纷侧目讨论。

  “时分!”

  一个严厉的声音从时分背后响起,不仅把正在现场随意走动的时分吓了一跳,还连带着把坐在音乐教室外的椅子上,专心玩手机的洛尔和夏至也给吓了一个激灵。

  “时叔叔好。”出于良好的教养,夏至在注意到时分的父亲时煊来了以后,立刻把身边的洛尔一并拉起来向他问了声好。

  闻言,时煊也礼貌性的朝他们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就风风火火地径直走到时分面前站立,强压着怒火问道:“不解释下?”

  “爸,事情不是……哎哟哟,疼啊爸、松手松手……”正当时分打算好好向时煊解释一下事情经过时,时煊就突然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厉声训斥道:“我有没有说过不想再在案发现场见到你了,你是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了吗?!”

  “时叔叔,时分这次可是与案子有关的第一发现人。”洛尔见时煊正在气头上,那恨不得把时分的耳朵拧下来的模样,赶紧上前替时分解释了一番。

  “就算是第一发现人,谁又允许你在案发现场随意走动了?”

  “调查现场不走动走动怎么行?而且我也有注意不破坏案发现场了。”

  “小兔崽子,还敢顶嘴啊?!”

  就在一场“家庭伦理大剧”即将在这上演时,得亏一名警员适时的来到了他们的面前,跟时煊稍作沟通后把洛尔和时分带去录了口供。

第2章 罪人都得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